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五 危月燕

章十五 危月燕

        毒烟爆开的时机太过突然,辰御天和玄曦几乎是刚刚感应到危机的降临,那些弹丸已经彻底爆开。

        毒烟更是在无声无息之下,已然顺着二人鼻息,潜入体内。

        “不妙……”

        毒烟入体的刹那,辰御天骤然感受到一缕缕烟气顺着自己的鼻息,深入四肢百骸,一股深深地无力之感,从其中滋生而出,传遍全身的神经。

        更有一股莫名异力,深入丹田,将其内浩瀚的内力波动,尽数封锁起来。

        玄曦亦是如此。

        她更是在毒烟侵体的一刹那,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头晕目眩之感,随即,顿感眼前天旋地转起来……

        “御天,我头好晕……”

        “撑住,我这就带你出去……”辰御天一把拉住少女的手,强行运转内体为数不多的内力,企图依靠武力强行冲出!

        但,房间中早已充满了毒烟,且外面,对手的行动,也并没有停止!

        依然有着无群无尽的弹丸激射而来!

        辰御天强运内力,抵抗毒烟的侵袭,但结果,却是让自己和玄曦中毒更深,瞬间,眼前的一切,都似乎黯淡了……

        “御天,先不要管我了,你快走……”

        玄曦奋力推了辰御天一把,但由于中毒至深,浑身乏力,几乎没有丝毫效果。反而她自己因为用力过猛,摔在了地上。

        “说……说什么傻话……我走了,你怎么办?”辰御天微微苦笑,终于强撑不住,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我们不是说过么,无论什么,都要陪着你一起……况且,敌人这次布计之深,凭我们现在的状态,恐怕根本就逃不了。既然如此,我何不就这样陪伴着你?无论最后什么结果,都有我们一起承担……”

        玄曦趴在地上,听到这番话,顿时笑了。

        “真……真是个傻瓜……你……你平时的聪明,都去哪里了?”她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却最终撑不过那毒烟的影响,倒下了……

        “呵呵……傻就傻吧,精明了一辈子,偶尔傻这么一回,也不错……”

        辰御天的脸上泛起一丝即为满足的笑容,看着昏倒在地上的佳人,嘴角微微一翘,随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

        当辰御天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武夫人!

        她正带着满意而且开心的笑容,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辰御天知道,她盯着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她对自己有意思,也知道眼前此女,绝非这座庄园的武夫人!

        但,他却不知道她究竟意欲何为。

        书房遇袭的一幕幕依旧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辰御天下意识的环顾四周,看到玄曦就被绑在一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发现自己似乎置身于一个昏暗的空间之中。

        巨石所构筑的墙壁十分冰寒,四周昏暗的烛火填补着空间唯一的光亮,显然,他们此时应该被人囚禁在了一座深入地下的密室之中!

        而囚禁了他们的人,毫无疑问,正是眼前的“武夫人”!

        此刻的她,身后站了十数名蒙面黑衣人,这些人每一个的周身都散发出强悍的内力波动,显然都是高手。

        除此之外,他们的身上,还若有若无散发着些许淡淡的香气。

        男人的身上往往不会有这样的香气,这只能说明,这些黑衣人都是女子。

        他的心中猛然一惊道:“这些人都是女子,而眼前的这个武夫人又如此精通易容变化之术,莫非……”

        就在此时,“武夫人”笑了笑,终于开口了。

        “你终于醒了。”她的声音很好听,甚至落在辰御天的耳中,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诱惑之意,在隐隐勾动着他的心神。

        辰御天定了定神,心中的那个猜测,更加确信了几分。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他望着眼前的女人,开口问道。

        “武夫人”却忽然笑了,用更加勾人的声音开口道:“辰大人,你真的很有趣啊……一般人面对如此情况,不都应该先询问我们的身份么?你为何会如此反常?或者……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辰御天微微一笑,说道:“你猜啊……你猜我知不知道你们的身份……”

        “武夫人”笑道:“猜谜么……奴家可比不过解决了多起悬案的辰大人,不过以辰大人的聪明机智,想必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吧?”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看来你还是很聪明的,则也难怪,否则你有怎么撑得起在江湖中的那偌大家业呢……红颜冢之主,柳三娘?”

        武夫人的面色骤然一变!

        见状,辰御天嘴角微微一翘,笑道:“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在江湖上,手下全是女子而自身又极为精通易容变化之术,甚至就连我都没能发现丝毫破绽的女子,便唯有江湖传说中的红颜冢之主了。”

        他笑的极为自信,好似揭破了眼前此女的身份,就等于扳回了一局一般。

        但柳三娘笑的更加自信!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她是红颜冢的主人,但却不知,其实,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而这个身份,才是她之所以会对付辰御天的原因。

        此时,玄曦也醒了过来。

        听到辰御天揭破眼前的女子便是江湖中红颜冢的主人,她顿时大吃了一惊!

        红颜冢,乃是江湖最传奇的几个势力之一!

        说其传奇,并非在于实力有多么强大,或者势力多么有影响力,而是因为,这个势力,是江湖中最著名的只收女子的武林门派!

        而且,在江湖传闻中,更是有“一入红颜冢,终生无红颜”的说法,将红颜冢,描绘成了一个属于女子的地狱。

        据说,红颜冢的女子,终生不得与男子交往,而且她们非常憎恨天下间的有情人,一旦遇到,男子往往直接遭杀,而女子,则会被带回红颜冢,受尽地狱般的折磨,最终要么香消玉殒,要么成为红颜冢的一份子,同样的变得憎恨天下情侣。

        这,就是江湖传闻中的红颜冢!

        也是让玄曦无比惧怕的红颜冢!

        柳三娘看着辰御天,脸上带起了一抹更加灿烂的笑容。

        辰御天看着她的笑容,不解道:“你笑什么?”

        “辰大人虽然聪明,不过……也只说对了一半。”她忽然正色,目中闪过一抹高度凝重的光芒,开口道,“我固然是红颜冢之主柳三娘,但我,却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想来辰大人应该也听说过。”

        闻言,辰御天的心中猛然生出了一丝不详。

        却听柳三娘微微一顿,继而凝重至极地说出了五个字:“刀锋,危月燕!!”

        ……

        ……

        辰御天面色骤然大变!

        玄曦也是满脸惊讶!

        刀锋,危月燕!

        这简短的五个字,却道出了柳三娘的真正身份!她,竟然是刀锋组织四象二十八宿之一的危月燕!

        堂堂红颜冢之主,居然也是刀锋组织的成员!

        这实在太过惊人!

        辰御天不由回想起了以往见过的几个刀锋成员……

        幽州府尹,箕水豹凌云天、武智童女,风雪山庄之主风雪、还有功力堪比半步圣境,四象之一的朱雀古凰,在加上眼前的危月燕红颜冢之主……这些在江湖中都足以称霸一方的强者,竟然全部都是刀锋组织的成员,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他的幕后首领,有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时间,无数念头疯狂涌入辰御天的脑海,让他心神无比震动,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看你的样子,果然是知道我们的。也难怪玄武如此重视你了!”

        看着辰御天的反应,柳三娘微微一笑。

        辰御天看了看她,目中第一次涌现出无比迷茫的神色,开口问道:“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何区区一个武乘天案,竟会同时引动你们和覆天教这两大神秘势力的同时行动,莫非这件案子背后,另有隐情?”

        柳三娘看着他,微微有些惊讶,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覆天教,看来玄武说的不错,你们都已经深入这件事情之中,无法脱身了。不过,我们有什么目的,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

        辰御天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既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武夫人是柳三娘假扮的,那么真正的武夫人又去了哪里?是否已经落入了柳三娘的手中……不过他们为何要抓武夫人,难道武乘天的死,真的另有隐情?

        他不知道!

        他看了看柳三娘,忽然问道:“我们来之前看到这里的仆役不少都被遣散回去,想来也应该是你假冒武夫人的杰作吧?既然你假冒了武夫人,那么真正的武夫人又在何处?她对武乘天的事情一概不知,你们抓她也没有丝毫作用!”

        柳三娘微微一笑道:“她是否知道,这自有我们来判断,至于你,这也并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

        闻言,辰御天心中惊道:“果然……武乘天的死果然另有隐情,只是不知究竟是什么,竟然能够让覆天教与刀锋组织,同时展开行动!”

        他方才的话语,是一个陷阱,一个用来套柳三娘的话的陷阱。

        但柳三娘也是一个精明之人,太复杂或者太简单的陷阱,都会被其察觉,所以他故意说出了一件让柳三娘觉得不应该有自己关心的事情,顺其方才说过的话,让其以为自己已经知道武乘天之死的隐情,并正在为武夫人开脱。

        如此一来,柳三娘心中笃定自己已经知道了隐情,且由于为武夫人开脱的举动,会让她觉得武夫人定然知道一些什么,在如此心理之下,自然对于武乘天之死有隐情这件事毫无防备,脱口而出。

        甚至,不会有丝毫察觉。

        柳三娘并未发现辰御天话语里的陷阱,但她看着辰御天,却时忽然一笑,开口道:“知道么,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很多人都这么说过。”

        “是啊……你的确很有意思,一般人如果陷入了你这样的境地,首先关心的必然会是自己的生死或者境遇,而你,从苏醒之后,却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自己的遭遇,真不知道你是太过自信,还是太不自爱。”

        柳三娘微微摇了摇头。

        辰御天则是淡淡一笑:“或许,两者皆有。”

        听到这话,柳三娘笑得更厉害了,她的目中,隐隐闪过了一抹饶有兴趣地神色。

        见状,辰御天心中却是陡然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面色猛然一变!

        “你知道么?过度的自信,便不再是自信,而是自负,这种自负,不但会毁了你,还会毁了……”

        说到这里,柳三娘的目光微微一转,看向了一旁身子微颤的玄曦。

        “你身边的人!”

        见此情景,辰御天面色豁然一变!

        “你想做什么?”

        看到他终究变了脸色,柳三娘的神色之中立刻涌上一抹无比兴奋的笑容,

        “你问奴家想要做什么?其实很简单。从你们在书房的表现,我看的出来,你们二人,应该一对互生情愫的有情人,对吧?不要否认,从你们在毒烟中的反应,以及这位公主殿下看你的眼神,我都能够看到满满的情愫,这种东西,瞒不过我的眼睛,因为我曾经,也拥有过。可最终,还是失去了。”

        她的情绪一下子有些低落起来。

        辰御天看着她,目中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警惕之色!

        “知道红颜冢的女子都必须仇恨情侣么?因为她们都曾经被她眼中那种虚假的感情所欺骗,我也不例外!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精通易容变化之术么?甚至发展到江湖中,都没有一个人见过我的真面目。”

        柳三娘看着辰御天,目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疯狂之色,自说自话道。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

        说到这里,柳三娘猛然伸手撕下了脸上武夫人模样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让辰御天无比震惊的面容!

        这是一张足以倾国倾城的绝美俏脸!

        如果……能够忽略掉其脸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狰狞伤疤的话。...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3029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