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四 武乘天的遗物

章十四 武乘天的遗物

        当辰御天与玄曦,再度来到武家庄园之时,所见到的,竟然是无数仆役们背着包袱离开的情景。

        看到这一幕,辰御天顿时明白,他们,应当都是被遣散了。

        毕竟,家中唯一的男主人已经身亡,这偌大的家业,光凭武夫人一介柔弱女子,是绝无可能撑得起来的。

        所以,遣散仆役,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虽然,辰御天并不认为,这是处理事情的最好方法。

        二人看着那些仆役们三三两两背着包袱离开,或面带喜色,或满面愁容,芸芸众生百态,尽皆浮现眼前。

        辰御天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走进了庄园,就见仅有的几个仆役拿着扫把扫地,不过显然,他们都没什么干劲,只是装模作样的扫着,敷衍了事罢了。

        更有几人,望着那些被遣散回家的仆役们,露出羡慕的眼神。

        但他却并为发现,那被他羡慕的对象,此刻正苦着脸,愁眉不展,如同大难临头一般向门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辰御天叹气声更重了。

        玄曦也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虽然,她第一次来,但看这庄园的格局以及规模,以及那成群结队一般被遣散的仆役,便能知晓,这座庄园以前,究竟是如何一副热闹盛景。

        而眼下,一切的繁华,皆成了过往。

        留下的,是满眼的迟暮。

        二人怀着别样的心情,来到了中庭。

        方一进门,便看到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在教训几个偷懒的仆役,神情之中,显得很是气愤。

        辰御天走上前去。

        “这位管家有礼,在下是负责侦办贵府老爷遇害一案的九龙府捕快,有事情要与尊夫人相询,不知夫人可在否?”

        那管家一听他是负责侦办老爷命案的人,眼睛便是一亮!

        “在在在!我家夫人此刻正在这内苑歇息,请两位稍等片刻,我这就找人通报夫人。”

        “那就有劳了。”辰御天拿着玉骨折扇微微拱了拱手,目光不动声色地,向着周遭环顾一圈。

        管家派了一个负责端茶的侍女前去通报。

        辰御天看着她匆匆跑去内苑的背影,目光微微一凝,而后又问那管家,道:“对了,管家,我们进来时,看到不少贵府仆役似被遣散一般,往外面走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提及此事,管家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别提了……因为我家夫人决定在老爷的案子结束之后便搬回京城去住,而且因为老爷的死,导致整个庄园都有些人心涣散,加上夫人也觉得已经用不了这么多仆役了,便决定先行遣散一部分,等到搬离此地之时,再遣散掉全部……”

        “原来如此。”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玄曦却是有些好奇,问道:“原来,你们在京城也有房子么?”

        管家点了点头,说道:“有的。那是老爷年轻时候买下的地方,距离夫人的娘家也近,回家探亲也极为方便……想来夫人想要搬回去住,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说道最后,他叹了口气。

        辰御天自然没有心思关注这些事情,但他从管家的话中,发现了一处让他极为感兴趣的地方。

        “夫人的娘家?”

        “是啊,夫人的娘家就在京城之中,她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京城人氏,只是福缘浅薄,嫁给老爷还没有几年,便要守寡。”

        管家言语之中,微微带着一丝惋惜之意。

        但辰御天却从他的话中把握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点。

        他下意识地与玄曦对视了一眼。

        玄曦显然也发现了他所发现的东西,冲着其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问道:“你说你家夫人嫁给老爷不过几年时光,可你家老爷不是都已经是知天命之年了么?不过夫人的年龄,倒的确不大。”

        管家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老爷比夫人大了太多,这也是当初夫人娘家一直反对这门婚事的原因,不过老爷最终还是打动了夫人的父母,让他们同意了这桩婚事。说起来,也不过是几年以前的事情。”

        辰御天和玄曦再度对视了一眼。

        “不过,在下很好奇,这些属于你家老爷与夫人之间的密事,你这个管家,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呢?”

        听到辰御天的这个问题,管家微微一笑,说道:“不瞒二位,老朽本来是夫人娘家一个仆役,随夫人嫁到这边之后,才成为了这里的管家,故而对当年的事情略知一二,倒是让两位见笑了。”

        此时的他,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对着外人说漏了嘴,便不再开口。

        辰御天和玄曦也从他的口中知道了足够多的信息,便也没有再与他交流。

        不多时,负责通报的侍女回来了。

        “请二位大人移步内苑,夫人此刻正在花厅等候。”

        ……

        ……

        辰御天和玄曦跟着侍女,来到了内苑的花厅。

        说是花厅,但此处的装饰,却丝毫不比中庭的大厅差,更比大厅多了一分幽静淡雅,让人称道。

        花厅虽然不大,但每一处桌椅,都是采用上好的梨花木打造,散发着阵阵木香味的同时,也令人忍不住心旷神怡。

        周遭,更有几幅大画悬挂于墙壁之上,隐隐从其上,散发出清淡的墨香味。

        木香混杂着墨香,交织在空气中,形成了一种令人心醉的香气,让人闻之,便感到心神宁静。

        看到这些,辰御天忍不住吃了一惊!

        此处的装饰,无论是那大画上的墨水,还是上好的梨花木,都是天下最为名贵的东西,向来价格不菲,即便是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也未必全都使用得起。

        而这一间小小的花厅,却居然全部都集齐了。

        “这武乘天究竟究竟有多富裕,竟可以随意使用如此奢华的装饰?他的钱,又从何而来?”

        环顾四周,辰御天目中露出一抹沉吟之色。

        而后,他的目光,便停在了花厅主位之上,那一道雍容华贵的倩影之上。

        正如之前管家所言,武夫人比老爷武乘天要年轻太多,因此,他们二人虽然早有准备,但当他们看到武夫人之时,还是不由吃了一惊!

        实在是太年轻了!

        辰御天惊讶地看着,端坐主位上的那道倩影,她的样子,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岁,正处于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年华。

        虽然她的头发已经盘成了发髻,但因此,却让她原本就美丽的俏脸,更加动人,明眸皓齿,柳眉凤目,瑶鼻樱唇……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最完美的搭配一般,组合在了她的脸上,就像是,造物主最得意的作品一般。

        更重要的是,她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一看便知是大家闺秀。

        但,如此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怎会甘心下嫁给一个大了自己将近二十多岁的人的呢?

        这个问题,如同一座大山,在见到武夫人的第一眼,便横亘在了辰御天与玄曦的心头,久久无法放下。

        “二位便是从九龙府来的捕快大人么?”武夫人看着二人,开口。

        辰御天点了点点头,对着武夫人微微拱了拱手,道:“正是,我等二人此番前来,是有些问题想要向夫人你询问。”

        闻言,武夫人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略带着一丝激动之色,说道:“大人但问无妨,只要是与老爷的案子有关系的,妾身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辰御天连忙摆了摆手,笑道:“夫人客气了……在下方才在外面听说,夫人是几年之前才嫁给老爷的,对么?”

        武夫人点了点头,重新坐下,说道:“是的,妾身嫁给亡夫,才不过五年的时间。”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又问道:“原来如此……那不知夫人当年遇到武老爷之时可还记得他当年是做什么的?又是什么人?”

        武夫人闻言,皱着眉头想了想,答道:“他当时似乎刚刚从扬州搬来此地,生意似乎也刚刚才在京城起步,这也是当初他去我家提亲的时候,会受到我爹娘刁难的原因之一。”

        玄曦心想,或许你们之间的年龄差距才是你爹娘刁难的真正原因……

        “不过你们问这些做什么?”

        武夫人略带怀疑地看了二人一眼。

        辰御天连忙解释道:“夫人不要误会,一切只因我们在调查武家老爷的案子时,发现与他年轻之时的一段经历很可能有关,便来此向夫人询问一番,不知夫人可知道老爷年轻时候的事情?”

        闻言,武夫人半信半疑地看了二人一眼,知道确信他们说的是真的之后,方才皱着眉头想了想,叹了口气。

        “很抱歉……我对于老爷年轻时候的事情一无所知,而且他也从来没有主动与我说过类似的事情……他不说,我自然不会去多问。”

        “原来如此,这倒是我们唐突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在打扰夫人了,就此告辞。”

        辰御天站起身来,微微叹了口气。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却还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失望……

        但,就在他们二人起身,准备离开花厅之时,武夫人却突然开口,叫住了他们:“二位且慢!”

        “不知夫人还有什么事情么?”

        武夫人迟疑片刻,咬了咬牙,开口道:“我虽然不知道老爷年轻时候的事情,但却见过他经常一个人在书房里写些什么东西,而且每一次我一进去,他都会像是做贼一般的连忙收起来,我想……或许那些东西,能够解答你们的疑惑。”

        听到这话,辰御天与玄曦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目中,发现了一抹显而易见的惊喜之色!

        “那还请夫人帮忙,将那东西取出。”辰御天道。

        武夫人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取不出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老爷写得那些东西究竟在什么地方,唯一知道的,就是它应该还藏在老爷的书房当中,一切,还要靠二位的运气了。”

        闻言,辰御天与玄曦都大吃一惊!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一抹无奈的苦笑,从目中,缓缓浮现而出……

        “二位大人请随妾身前来……”

        说罢,武夫人莲步轻移,当先走出了花厅,辰御天与玄曦互相看了看彼此,随即跟了上去。

        片刻,三人已经来到了武乘天的书房。

        这里,也正是第一宗无头案发生的命案现场!

        “此处,便是亡夫的书房,二位请……”武夫人直接打开了书房的房门。

        辰御天和玄曦再度对望一眼,然后走进了房间。

        这间书房并不大,只有方才那间花厅的四分之一的大小,而且装饰十分简朴,与花厅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且,这书房中的书,也并不是很多。

        辰御天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间书房,但此处毕竟是武乘天死亡的命案现场,卷宗之上早已有了详细的记载,是以,他对于此处,并不陌生,甚至恰恰相反,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他微微走过这书房的每一个角落,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脚下的地面。

        毕竟是命案现场,在命案还没有解决之前,一切的行动都应当小心谨慎,以免破坏现场的完整性,忽略掉重要的线索。

        “夫人,你说的那些东西,到底在哪里啊?”辰御天随口问了一句。

        但他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书房的房门,“嘭”的一声,猛然合上了!

        “不好……”

        辰御天心中猛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还未有所动作,就见玄曦面色骤然大变,只见书房四处,所有的窗户上,数道黑影骤然降临,冲破窗户纸,直接射入了书房之中!

        书房中的二人来不及多想,辰御天手中折扇挥舞,直接击中了那袭来的几道黑影!

        玄曦亦是掌风呼啸间,准确地拍向那些黑影!

        也就在这时,他们才发现,这些黑影,竟然都是一些铁质的弹丸。

        “嘭……”

        沉闷的声响猛然间响起,大片的烟雾从爆开的弹丸之中弥漫而出,顷刻之间,便笼罩了整个书房。

        辰御天与玄曦神色大变,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烟雾之中,居然有剧毒存在。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当弹丸爆开的一瞬间,烟雾已经顺着他们的鼻息深入体内,此刻即便是屏住呼吸,也已经,没有了丝毫作用。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2894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