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三 蛇

章十三 蛇

        辰御天的确很吃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案,居然会与覆天教有所联系。

        虽然目前,尚不能确定那可疑之人与释洞机的具体关系,但,与释洞机走的那么近,难免会有问题。

        “如果此人,真的是覆天教教众,那么与他一起的死者凌战舞,自然也是。那么他们去武家庄园,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辰御天眉头微皱,微微沉吟。

        “他们去武家庄园,应该就是为了调查武乘天的死因。”

        一旁,唐凤玲微微眯着眼睛,略一沉吟后开口。

        “因为我记得,武夫人说过,他们只是问了一下武乘天死亡那天的行踪,在得到答案之后,便离开了。”

        “从这方面看,他们应该是从武夫人的叙述中知道了真正的凶手,达到了此行的目的后,便离开了。”

        辰御天轻轻点了点头。

        “你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我们必须考虑全面,任何的可能性,都不可以放过。”

        唐凤玲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那你可有其他合理的猜测?”

        “暂时还没有。”辰御天摇了摇头,如是说道,“不过我总觉得,事情应该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了。”唐凤玲点了点头,安静的离开了。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故意对辰御天说气话。

        因为,她知道,此时的辰御天,需要安静。他需要一个足够安静的环境,去思考那些问题。

        “或许,我们从一开始,便走错了方向……”

        唐凤玲离开后,独自坐在房间中的辰御天抬头看了看窗外,沉默了很久,开口说道。

        而后,他再次沉浸在思索之中。

        直到公孙敲响了他的房门。

        ……

        ……

        “大人,死者手腕上洗掉的刺青,基本上已经还原了。”公孙方一进门,便是对辰御天如是说道。

        辰御天目光猛然一闪!

        接着,公孙便是将一张白纸递了过来。

        辰御天接过来一看,只见纸上画着一颗笔画简单,却足显狰狞的蛇首。

        此蛇首双目阴寒,蛇鳞森森,让人一眼望去,便畏之胆寒。

        寥寥几笔,却能够将蛇首勾勒地如此栩栩如生,不得不说,当初设计此图案之人,必有大才。

        “他们手上的,都是这个么?”辰御天看了一眼白纸,抬头看着公孙问道。

        他没有去问公孙是如何将图案还原的,因为在他看来,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那都是公孙的自由。

        而且,那根本就不重要。

        公孙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还原了所有人的伤口,依据不同的伤口残留痕迹画下来这副完整的图案。”

        辰御天点了点头。

        既然这完整的图案,都是从四个人身上残留的伤痕刻画补全的,那么自然而然,四个人的刺青,应该是一样的。

        “不过,我比较在意的是它的图案。”

        公孙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那幅画,目中露出一抹沉吟,开口说道:“这与他们的玉佩一样,都是同一种东西,蛇。”

        是的,无论是这刺青图案,还是从死者身上以及疑似是凶手遗留之物的两块玉佩,都是蛇的形状。

        如此巧合,让公孙不由有些怀疑。

        “或许只是巧合吧……”辰御天微微有些不在意地开口。

        “不过现在我们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我思来想去,觉得事情应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尤其是还可能牵扯到覆天教这个势力。”

        公孙眼中蓦然闪过了一抹错愕之色。

        “大人所言,此案牵扯到覆天教?这是怎么回事?”

        听罢,辰御天这才想起,此案牵涉覆天教一事,除却他与唐凤玲之外,其他人尚不知晓,便叹了口气,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说完,公孙面色骤然变化!

        “竟有此事……既然他与释洞机私下会面,必然与覆天教有所联系,而凌战舞……应该也与覆天教,有所联系!”他斩钉截铁般,开口。

        “我也是如此想的!”辰御天点点头。

        “只不过,我怀疑的,不只是凌战舞一人而已。”

        公孙的面色倏然一变,目中涌上一抹极为明显的惊讶之色,看着辰御天,缓缓开口道:“大人的意思是……就连武乘天与岳凌霄,也在这怀疑之列?”

        辰御天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既然凌战舞有可能是覆天教教众,那么与其本就是故友的武乘天以及岳凌霄,自然也很有可能。”

        “甚至不光如此,就连那两个不知身份的死者,也很有可能。”

        “毕竟,他们的手腕上,都有相同的刺青!”

        辰御天拿起了那张画着蛇首刺青图案的纸,沉声开口。

        公孙闻言,微微点头,看了那刺青图案一眼,说道:“这的确不无可能。若是如此,我们恐怕需要先弄清楚这个刺青究竟代表什么意思了。”

        “不光如此,武乘天此人的过去,恐怕我们也需要了解一下了。”辰御天接口道,“只是不知道,武夫人对此,究竟知道多少?”

        公孙微微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那样的话,结果恐怕会让大人你很失望。我觉得此女,应该不太可能知道这些事情。武乘天,也不太可能让他知道这些事情。”

        “我明白。”辰御天点了点头,忽然间咧嘴一笑。

        “不过……不试试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公孙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着点了点头。

        但辰御天此时,脸上的苦笑之色蓦然间消失无踪,正了正色,问道:“不说这个了……邢叔叔他们张贴出的告示有没有什么收获?”

        听到这话,公孙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目前还没有任何收获,那颗人头的主人似乎也不是京城人氏,也没有家属前来认领。”

        辰御天也叹了口气,目中露出一抹早知如此的神色,缓缓道:“看来,突破口就在这里了。希望此行,能够有些收获……”

        闻言,公孙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动。

        “希望如此吧……我也会抓紧时间调查一下刺青图案的事情……可惜大人你一回京城,玄天卫的控制权便交回到了陛下手中,不然此事就能够稍微轻松一些了……”

        辰御天闻言微微笑了一下。

        身为大玄王朝最精锐的情报网,玄天卫的使用权,在他回到京城的那一刻,便再度移交回了天子玄烨的手中。

        这也当初出巡之前便定好的规矩。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毕竟他们已经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啊。”

        “谁说不在的?”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清脆又不失特点,在房间外响起,令得屋内的两人,同时大吃一惊,目光不由自主望向了房门。

        “吱嘎……”房门应声而开。

        一道熟悉的倩影,出现在门后面,笑脸盈盈地看着他们。

        屋中二人的面色顿时变了。

        尤其是辰御天,在打开门的一瞬,整个人便是直接怔在了原地,随即一抹喜出望外之色,混杂着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呈现在他的目中!

        是的,来者……正是从皇宫内回来的玄曦。

        ……

        ……

        玄曦的出现,令辰御天与公孙大吃一惊,但最让他们吃惊的,还是她在进来之前,在门口说的那句话。

        “谁说不在的?”

        这简短的五个字,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无比庞大。

        辰御天和公孙都是狐疑地看着她。

        玄曦看着二人如此,神色中略有一丝不喜,问道:“你们干嘛如此看着我?难道我的脸上有花么?”

        二人同时摇了摇头。

        玄曦的脸上当然没有花。

        不过她的身上,却真的有花。

        直到此时,辰御天才发现,玄曦这一次从皇宫内回来,穿得竟然不是普通的便服,而是一身淡粉色的宫装。

        宫装剪裁得体,淡粉色的轻纱布料配上略带着深粉的花朵布饰,将少女的可爱,衬托的淋漓尽致。

        如此装束,足以说明,这一次,她竟然不是偷偷从皇宫内苑偷跑出来的。

        这不禁让辰御天大吃一惊!

        “公主殿下,你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公孙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玄曦,微微一笑,说道。

        只见玄曦神秘莫测地笑了笑,看了辰御天一眼,说道:“本宫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猜猜看,是什么?”

        听到这话,公孙顿时苦笑起来。

        这要如何猜?完全没有线索,就算是想要分析,也不太可能吧?

        但辰御天的面色,却在这一刻猛然变了!

        他略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玄曦一眼,问道:“真的么?”

        玄曦明白,他已然猜到了那个好消息,于是微微点了点头,开口:“是的,虽然和你想象的有一些出入。”

        说着,她将一块传讯玉牌交给了辰御天。

        看到这玉牌,公孙的面色也变了。

        显然,他也猜到了那个好消息究竟是什么了。

        “这……不可能吧?”

        玄曦轻轻摇了摇头,说道:“的确不可能,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队,大概只有十几人,不过皇兄也说了,从此之后,他们便只需要听从你的命令。”

        听到这话,辰御天以及公孙皆是大吃一惊!

        是的,玄曦带来的好消息,就是玄烨已经批准将玄天卫的一个小队,完全交给九龙府去使用!

        这,早在玄曦开口说出好消息三个字的时候,辰御天便已经猜到了。

        因为,玄曦进来之前说出来的那句话,提示了他。

        当时,他正说到“玄天卫已经不由自己使用了”的时候,玄曦突然在门外说出了那句“谁说不在的”。

        而且,今日的玄曦所穿的宫装,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宫装,对于大玄王朝的女子,尤其是玄曦这种王公贵族的女子而言,便是类似于男子官服一般,因女子无法做官,故而宫装对于她们,便有了更加重要的意义。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便是用做礼服!

        即是礼服,那么很明显便应该在正式场合穿着,而玄曦此番既然穿着宫装而来,那边说明她此次来九龙府,所代表的身份并非是九龙府的九龙神捕,而是大玄王朝唯一的长公主。

        因此,在看到玄曦一身宫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辰御天便断定她来这里,定是有事情要代替天子宣布。

        其次便是玄曦说出的好消息三个字了。

        联合之前的两条线索,所得到的结论就是……玄曦此行前来,是为了代替玄烨宣布事情,而其宣布的事情,必然与玄天卫有关,且是一个好消息!

        而当前对于他来说算得上是好消息,且又与玄天卫有关的,便只有一个,那便是玄天卫的使用权限!

        如此一来,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是略有一些偏差,不过对于辰御天而言,这的确算得上是一个绝顶的好消息了。

        握着手中的令牌,辰御天目中依旧还有着残余的难以置信之色一闪而过。

        玄曦看着他如此模样,笑了。问道:“怎么了,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么?”

        辰御天笑了笑,说道:“是啊,毕竟这个消息太过震惊了。这可是天下最精锐的玄天卫,就这样随随便便交给我一只小队,难道天子就不怕引起其他大臣们的非议么?”

        玄曦看了看他,心想怎么可能会怕那些非议呢?毕竟你的身份很不一般了啊。

        不过,辰御天显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即便他知道了,恐怕也不太会明白玄曦所想的意思。

        毕竟,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太后已经秘密召见了自己的父亲。

        更不知道,他们在那次秘密的会面当中,到底谈了些什么。

        ……

        ……

        阳光明媚,天朗气清。

        凌霄武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之中,微闭着双目。在他身前的木桌上面,放着一张白纸。纸上,画着一个图案。

        那,是一个十分狰狞的蛇首造型!

        若此时辰御天或者公孙二人之中有一人在场,看到这纸上的蛇首图案,定然都会为此大吃一惊!

        因为,眼前的图案,与公孙所还原的刺青图案,一模一样!

        忽然,凌霄武双目猛然睁开,一缕精芒,爆闪而出!

        他望着纸上的蛇首图案,冷冷哼了一声,说道:“无论你们在哪里,还剩几人,我都会将你们找到,一一杀死……这,是我当年在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便发下的毒誓,如今,终于可以实现了……”

        最后一字落下的时候,房门忽然打开了。

        房中的人,也随之消失不见……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2755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