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二 覆天教的动作

章十二 覆天教的动作

        唐凤玲的离去,并没有引起在场任何人的诧异。

        甚至在场几人,除却九龙府等实力较为高的众人之外,几乎都没有人能够察觉到她的离去。

        辰御天望着那可以之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了一物之上。

        此物,便是从无头尸体身上找到的那块玉佩。

        辰御天看着那块玉佩,神色微微有了一丝波动。

        而后,他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了一块碧绿色的玉佩。

        那是从之前的案发现场捡到的,疑似是凶手遗留在现场之物。

        辰御天拿出那块玉佩,仔细看了看,又看了看那块从尸体身上找到的,竟发现这两块玉佩几乎一模一样!

        似乎是某种信物一般!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凝视着手中的玉佩,陷入了沉思。

        手中的玉佩,是一条微吐着信子的碧绿小蛇,小蛇整体晶莹剔透,栩栩如生。

        辰御天目光灼灼地盯着手中的玉佩。

        论外形,它们几乎没有丝毫不同,唯一有所区别的,便是在这玉佩之上,刻着一个微小的字样。

        从怀中取出的那块上面写着一个小小的“九”。

        而从尸体上面发现的那块则写着一个小小的“二”。

        “这些数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辰御天沉吟更深,望着手中的玉佩,陷入了深思之中。

        从现场的情况,以及乞丐们对昨晚的描述来看,死者来到这间破庙,应该是约了什么人。

        毕竟,他昨夜曾亲口告诉乞丐,他约了朋友在此见面。

        那么,他口中的朋友,会不会就是凶手?

        想到这里,辰御天目光微闪,随着此念头的浮现,他的心中,出现了新的想法。

        如果说,凶手真的就是死者口中的“那个朋友”的话,那么一切,便都有了解释。

        但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那就是死者,为何要独自一人约凶手来此境地?

        “武家庄园!对了,唐凤玲曾经说过,此人以及方才那人,都曾经去过武家庄园吊祭武乘天,更是自称为武乘天故旧,莫非,他是为了替武乘天报仇,所有才会将凶手约到此处?如此,也能够解释其怀中为何会带着毒针与毒药了。”

        “因为,他来此的本意,便是要杀人!”

        随着这明悟,辰御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既然能够约凶手至此,那就说明他应该已经知道杀害武乘天的凶手究竟是谁了,而且他与凶手,应该也足够熟悉。甚至可能,他们彼此之间,也是故友。这一点,我手中的玉佩,便是明证!”

        “若如此而言,凶手是岳凌霄的可能,便更大了。毕竟,他也恰好正是武乘天的故旧,而且武乘天死前,也只跟他见过面。死者应该是从武夫人那里听说了此事,才会如此行事。”

        “看来……这一切的原点,很有可能,还是武乘天一案……”

        “但武乘天死亡的现场,我们已经多次探查,却并未发现什么决定性的证据……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沉吟中,辰御天神色中露出果断,看来,那武家庄园,还是要再走一趟了。

        就在这时,公孙的验尸也终于告一段落。

        “死者骨龄大约五十五岁左右,死因之前便已经说过了,和之前的尸体一样,都是中了摧心剑气被摧毁内脏而亡。”

        公孙简洁地对众人做初步验尸报告。

        “除此之外,我还在死者身上多处受到了暗伤,还有不少陈年旧伤分布在身体四处,据推测,死者年轻时候应该经常会受伤,而且大多是利器所致。”

        雪天寒与霍元极对视了一眼。

        一旁,凌妙音眯着眼睛想了想,开口:“如此说来……他应该也是江湖中人?而且还应该是老一辈中人。”

        公孙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另外我发现他有随身携带毒针以及毒药等剧毒之物的习惯,想来应该是一个用毒的高手。”

        武动天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用毒的高手?这在江湖中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有毒圣前辈珠玉在前,江湖中习练毒术之人亦是不少,不过毒术难练,能够练成的人倒是没有几个。”

        “即便如此,江湖中毒术有成的几个人中,也并无一人叫做凌战舞啊……”林霏霏托着下巴想了想,疑惑开口。

        一旁,刑恩铭说道:“也许是化名吧!此类情况很常见的,尤其是死者这样年纪的人,说不定已经退隐江湖,易姓改名也是常有之事。”

        他虽然不是江湖人,但对于江湖事也并非一无所知。

        “的确,这不无可能。”

        公孙点了点头,随即看了一眼死者右臂上的伤疤,略一沉吟,缓缓开口说道:“关于死者的手臂上的抹去的刺青,看来我也要加紧时间将其还原了……眼下关于死者的情况便是如此,不知大人那边可有发现?”

        说着,公孙将目光望向了辰御天。

        见状,辰御天微微一笑。

        他看着众人,缓缓开口道:“说到发现,我这里的确是有了重要的发现,不过此处人多眼杂,我们还是等回到府中再行商议为好。”

        听到这话,众人皆露出狐疑的神色。

        他们彼此纷纷互相对视了一眼,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于是众人开始撤离现场,不过,毕竟此处发生了命案,短期内,自然不能让任何人进入了。

        那些栖居在此的乞丐们,自然也不例外。

        为此,刑恩铭特地给他们重新寻了一块地方,特许他们暂时居住在那里,等待着案件结束那天的到来。

        离开破庙之后,众人齐齐返回九龙府,刑恩铭也跟着来到了这里。

        回到府邸后,众人齐聚议事厅,刑恩铭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看着辰御天二话不说,将两块玉佩从怀中取出,拿给众人观看。

        “这是……”

        看到那两块玉佩之后,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两块玉佩,长得也太像了吧……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武动天微微带着一丝疑惑看辰御天,问道:“辰兄……这是……”

        “左边那一块,是我之前在城外的那个废弃庙宇里面找到的,我怀疑很有可能,是凶手疏忽之下遗留在现场的……而右边这一块就是公孙从今日的死者身上找到的。”辰御天慢条斯理,缓缓开口答道。

        雪天寒与公孙神色一动,互相对视了一眼。

        白凡身后的天影则是带着一丝惊讶,开口:“居然一模一样?莫非它们是一对的?”

        辰御天点点头,微微一笑道:“它们是不是一对,我的确不知,不过我可以肯定,这玉佩绝对不止一个,你们看,仔细看的话,可以从它上面看到两个数字字样……”

        辰御天话音甫落,便见白凡拿着那两个玉佩,凑到眼前仔细观察,片刻后对着众人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有数字……一个是二,一个是九。”

        众人微微吃惊!

        “而且这两块玉佩上的字迹十分相似,想必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白凡又道。

        “出自同一人之手?”

        听到这几个字,刑恩铭大吃一惊,因为,他已经想到了这个信息,背后所代表的含义。而它,又是那么让人,难以置信!

        同样明白的,还有雪天寒与公孙。

        几乎是在听到那辰御天说出这两块玉佩分别来自何处之时,他们便意识到了此事。

        继而,是霍元极与林霏霏。

        凌妙音目中渐渐泛起了明悟之色。她也想清楚了。

        武动天最后反应过来,看了看众人,缓缓开口:“如此说来,这岂不是表明……凶手与今日的死者,他们原本就相识,而且还应当极为熟悉。”

        众人点头。

        是啊……一模一样的玉佩,以及玉佩上相同的字迹,都表明了死者与疑似是留下这块玉佩的凶手,关系匪浅。

        否则,他们绝不会拥有如此相似的玉佩。

        当然……也并非不是没有例外的可能性,只是……

        “还记得那个乞丐曾经说过,死者说他要在那里与朋友见面……”刑恩铭目光微微闪烁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芒。

        众人都明白他话中之意,纷纷点了点头。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

        ……

        ……

        “可是,死者又为何要一个人约凶手去那间破庙呢?”天影问道。

        这也是目前众人都想不通的地方。

        辰御天清了清嗓子,微微一笑。

        “关于此事,我倒是有一些想法……”他将自己方才在案发现场的推测给众人说了一遍,听罢,众人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某些方面来讲,辰御天的推测,无疑是最合理的。

        而,从这方面推测,岳凌霄的嫌疑,无疑越来越大。

        莫非他真的凶手?

        刑恩铭略带着一丝疑惑,目中闪过一抹沉吟之芒。

        他不是不相信岳凌霄就是凶手,只是觉得这一切未免太凑巧了。

        总觉得似乎有一双莫名的黑手,将这一切都推向了岳凌霄……一切,都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

        辰御天同样明白他心中所想。

        但眼下的一切证据,都多多少少的,指向了岳凌霄。

        不过就目前来看,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疑惑没有解开。那便是凶手为何要割去并且带走死者的人头?

        之前他们推测凶手是想要隐瞒死者的身份。

        但他接连的两个反常举动,却是让这种猜测不攻自破。

        那么他带走人头的目的,究竟又是什么?

        这是眼下最困惑辰御天的一个难题。

        如果能够将此事解开,此案,便可轻易告破。但眼下,却是一筹莫展。

        ……

        ……

        时间慢慢的流逝,转眼已经到了下午时分。

        辰御天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思考着凶手带走头颅的目的。

        便在这时,一个人影蓦然在其眼前一闪而过,辰御天微微一愣,旋即淡淡一笑道:“你回来了。”

        其身后,一个声音微微叹了口气。

        “还是没有瞒过你。”

        随即,只见辰御天身后的虚空微微有些扭曲形成,一道倩影,在那虚空扭曲之处。一步走出。

        正是去跟踪那可疑之人的唐凤玲!

        “结果如何?”辰御天笑着回头看了她一眼。

        说道此事,唐凤玲充满疲惫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兴奋至极的微笑,开口道:“说出来你一定不会相信,你猜我跟踪那人见到了谁?”

        “哦?”辰御天目光微微露出一抹好奇。

        唐凤玲轻轻笑了笑,随即说起了今日跟踪的所见所闻。

        跟着那可疑之人离开破庙后,唐凤玲便是来到了一处条件尚且不错的客栈,那人显然就住在这里。

        唐凤玲看着他进入了一个房间后,随即那房间中爆发出了一股难以想象的可怕内力波动!

        “想来是因为同伴身死,让他觉得怒火冲天了吧!”辰御天如是开口。

        他想起了之前在破庙里见到那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眼中便充满了怒火,只是当时四处都是看热闹的百姓,不好发作。

        唐凤玲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随即她继续开口讲述……

        那可疑之人在客栈内待了足足半个上午的时间,唐凤玲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内力气息渐渐平息了下来。

        等到房间内的内力波动完全平息了下来之后,那人终于离开了房间。

        而此时,时间也几乎到了中午时分。

        就在此刻,客栈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的出现,顿时让在暗处监视的唐凤玲,大吃了一惊!

        “释洞机?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那渐渐走进了客栈的熟悉人影,唐凤玲目中的神色无比凝重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释洞机。

        莫非是覆天教又有什么新的动作了?

        怀着这样的好奇心,唐凤玲身形微微一动,无声无息来到了客栈门口,目光透过敞开的店门,往里面看。

        然而看到的情景,却是令她的心中,犹如掀起了翻天巨浪一般,几乎吞没其心神。

        久久,无法平静!

        只见,在那客栈中,释洞机平静的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其对面坐着一个人,正用毕恭毕敬的态度开口说话。

        而这个坐在释洞机对面的人,正是她今日负责监视的那个可疑之人!

        此人,居然与释洞机有关系?

        听到唐凤玲的讲述后,辰御天也是大吃了一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2649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