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 再添一具

章十 再添一具

        清晨,朝阳初升。

        休息了一整晚的辰御天睁开眼睛,起床洗漱。

        窗外阳光明媚,一缕缕的带着温热,透过窗户缝隙,倾洒在房间之中。

        自从昨日从那总镖头李秀娘口中得知委托人的右手手腕之上也有一个类似无头尸体身上的伤疤之后,辰御天的心中,便是浮现出了一个惊人想法。

        而这个想法,也更加坐实了岳凌霄的凶手身份!

        “莫非凶手,真的就是岳凌霄?”

        他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秀美的风景,喃喃自语。

        虽然从一开始所有的矛头便指向了这个武乘天的故友,但他却始终无法肯定,此人究竟是否便是真凶,

        而现在发现的证据,则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希望那画像能够帮上一点忙……”

        他微微叹了口气,昨日返回京城之时,他便看到那画着人头的画像已经贴满了玄都的大街小巷。

        如今只能希望有人见到这画像之后,能够说明此人的身份。

        如此,他们也能够知道死者之一的身份,而不至于如现在这般抓瞎。

        但他却不知,就在此时,在京城的某个角落,一个行色匆匆的人影,路过京畿府张贴的画像之后,前行的脚步猛然一顿!

        他望着那画像之上的面容,目光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但他似乎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只是深深看了那画像一眼,将其上的信息记在心中之后,便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所有这一切,都没有惊动周围的任何人。

        九龙府内,众人都已经起了床,林韬和韩桐在公孙的教导下正在温习早课,林刀、武动天以及唐凤玲三人则站在后院的练功场之中,彼此你来我往的切磋武艺。

        雪天寒与凌妙音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另一边,冰王、炎尊、剑圣以及龙尊四圣目光同样望着三人切磋的场面,时而露出笑意,指点几句。

        “这丫头的内力倒是尽得老偷儿那一身真传,一旦施展虚空遁法,恐怕其他二人都难以撼动啊……”

        炎尊望着在场中从容施展身法的唐凤玲,赞许般的点了点头。

        “是啊……不过如果武动天能够结合他两位师尊的所长,在进一步的话,结果可就不一定了啊。”

        剑圣微微点了点头,却是有不同的见解。

        随即,她的目光,从武动天的身上,转移到了林刀的刀法之上。

        看到林刀舞刀的动作,她的目光顿时微微一凝。

        她想起了昔日的一个人。

        其余三人也是看着林刀,微微叹了口气。

        “当初在天机府的时候,我们何尝不是如此?”龙尊忽然开口,叹了口气。

        “是啊……不过时间从来无情,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那个时候了……”冰王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落寞之色。

        其余三人见此相互对视了一眼,叹气。

        当年在天机府之时,那人与冰王、武狂二人最为要好,而当年那件事发生之后,冰王与武狂也最是遗憾。

        “唉……”

        回想起当年之事,四人目中顿时有着无穷无尽的悔意流露而出。

        一旁,从前面走过来的辰御天,看着对面几个长辈唉声叹气的样子,不由有些好奇。

        就在这时,身后猛然传来一声。

        “开饭啦!”

        一声落下,院子里的所有人,无论是切磋的还是观战的,都纷纷以最快的速度坐在了院子里的那张石桌旁边。

        这张桌子是昨日现做的,专门为了众人吃饭。

        毕竟,如今九龙府多了一个女厨神,在吃过她做的饭后,众人都不想再吃外面饭馆的饭菜了,于是霍元极便特地利用雪天寒的家族关系,现做了这样一张石桌。

        陈璟看着众人如同闪电一般的反应,顿时愣了愣。

        见状,辰御天也是苦笑了一下。

        片刻,林霏霏与霍元极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走了进来。

        虽然只是早饭,但林霏霏却依旧做得很丰盛,四五个菜,几轮小笼包子,加上一锅热气腾腾的馄饨,立刻便将众人的馋虫勾了起来。

        陈璟闻着空中弥漫的饭菜香气,也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饭菜上桌,所有人立刻动手。

        十数双筷子齐齐向着那几盘色香俱佳的饭菜夹去。

        陈璟顿时被吓了一跳。心想这些人都是怎么了?怎么像是好久都没有吃过饭的样子?

        他随手将自己碗中的一个馄饨喂进了嘴里。

        随即,一股难以形容的美妙感觉,涌上味蕾。

        陈璟愣了一下,随即再度吃了一个。

        美妙的感觉再度涌了上来,而且比起上一次更加强烈,让他的目光不由自主为之一亮!

        “妙!妙!这简直就是老夫一生之中吃过最好吃的馄饨了……”

        他赞不绝口,听得一旁的霍元极目中闪过骄傲的光芒。

        那当然,毕竟是出自我的霏霏之手么……他心中暗想。

        随即他也不甘落后的拿起筷子,细细地品尝起来……

        众人这边吃的兴起,却听门外忽然传来周林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又有尸体被发现了……”

        众人眉头顿时一皱,一抹苦涩,掠上眼眸。

        不会这么凑巧吧?

        ……

        ……

        周林三步并作两步,一边大喊着,一边来到了后院。

        待来到后院,他便是被眼前的一幕愣住了。

        只见辰御天拿着一个咬了半个的小笼包微笑着看向他,问道:“周捕头,发生了何事?你为何如此着急?”

        周林愣了片刻,一股浓浓的饭菜香味,冲入鼻孔,让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咕……”

        辰御天笑着看了他一眼,从桌子上面拿起了一个小笼包,塞到了他的手中。

        “还没吃早饭吧?来,拿着。”

        周林愣愣的接过了包子,旋即才反应过来自己来这里究竟是作什么的,连忙开口叫道。

        “大人,不好了,今早接到报案,在城东的一处破庙中,又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

        辰御天皱了皱眉头,旋即点了点头,平静地将手中的包子吃了下去,一脸早已料到的神色。

        “好,麻烦转告邢叔叔,我们这就过去。”

        说罢,他拿起手帕轻轻擦了擦手。

        随即又看了众人还在吃饭的众人一眼,微微有些无语。

        ……

        ……

        尸体是在玄都城东,一座废弃的城隍庙里面发现的。

        这里很久之前便没有了香火,向来都只是一些乞丐流浪者的栖身之所,偶尔也会有一些身无分文的过路客在此凑合一个晚上。

        发现尸体的便是在这庙里栖身的乞丐。

        昨夜赶上玄都最繁华的夜市开幕,所以这些乞丐并未休息,而是在夜市之中乞讨了一夜,直到黎明夜市罢市,方才返回。

        然而,他们方返回平日的栖身之所,便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横倒在城隍庙的神像之前,极为可怕。

        乞丐们都被吓坏了,纷纷不知所措地向后退去。

        更有胆小的,当即便晕了过去。

        京畿府得到消息之时,距离发现尸体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来报案的并不是那些乞丐,而是一个平日里与这些乞丐交情不错的泼皮混混,名唤刘二。

        这刘二虽然是个混混,可却重情重义,而且也比一般的混混精明,而且幼时曾经读过一些书,认识一些字。

        他昨日在街上游走之时,恰好看过官府张贴的画像公告。

        当时见到庙里的尸体后,他立刻想起了这个告示,便与带着几个大胆的乞丐来到了京畿府报案。

        接到报案之后,刑恩铭立刻带着人马来到了庙中。

        看到倒卧在破碎的神像面前的无头尸体,他的眉头顿时一皱。

        与之前见过的尸体一样,死者没有了头颅,身上穿着一件纯黑的丝绸袍子,倒卧在被鲜血监满了的地面。

        从其身上衣物的材质来看,死者应该非富即贵。

        但和之前一样,由于没有了头颅,已经很难确定他的身份了。

        仵作一如既往来到了尸体面前,开始验尸。

        刑恩铭则看着那报案的刘二,问道:“刘二,本官问你,你说这具尸体是这些乞丐们发现的?”

        刘二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大人。这里本来是我这些乞丐朋友们的住处,平时偶尔也会有身无分文的流浪者前来过夜……昨夜适逢夜市,所以我的这些乞丐朋友们一夜未归,直到今日黎明回来,便发现了这个无头尸体倒在这里……”

        “哦?”刑恩铭神色微微一动,转而看了那几个乞丐一眼,问道,“那你们可曾见过此人?”

        乞丐们摇摇头,道:“没见过,而且这个人连头都已经没有了,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听到这回答,刑恩铭叹了口气。

        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

        死者没有头颅,无法确定身份,自然也就无法向周围人打听线索。

        就在这时,刘二身边的一个小乞丐看着那死者的黑色衣服,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刑恩铭见状,目中精芒一闪!

        “这位小兄弟可是有什么发现?”

        小乞丐吓了一跳,畏畏缩缩地看了刑恩铭一眼,带着一点结巴,说道:“大人……我觉得这个人的衣服,和昨天晚上过来过夜的那个人有些像啊……”

        听到这话,周围的乞丐们都是神色一动。

        刑恩铭看了那小乞丐一眼,眼睛一亮,看了那几个乞丐一眼,说道:“哦?你确定么?”

        周围的乞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之中微微有了一丝恍然之色。

        一个乞丐忽然说道:“没错!就是那个人,这个衣服一模一样!应该就是那个人!”

        刑恩铭神色之中微微露出了一抹激动之色,正欲详细询问,却听庙门之外猛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哦?是哪个人啊?”

        听到这笑声,刑恩铭顿时神色一动。

        刘二以及乞丐们也纷纷朝后面看去,就见一个手持玉骨折扇的白衣年轻人面带笑意走了进来。

        其身后,还跟着一个白衣书生和一个好看的不要的白衣青年。

        再往后,则是三个貌美如花的少女,一个同样好看的红衣人和一个看起来平凡但却粗犷的年轻人。

        最后,则是一个看起来和蔼的白衣年轻人和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的黑衣刀客。

        那年轻人脸上满是笑意,给人一种亲近之感。

        而那黑衣刀客则一脸冷漠,让周围的乞丐们都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些人的出现,顿时令刑恩铭露出了笑意。

        “御天,你们终于来了。”

        这些人,正是接到了周林通知以最快速度赶来的九龙府众人。

        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看了那个胆大的乞丐一眼,笑道:“这位兄弟,这个死者的衣服究竟是那个人的啊?”

        胆大的乞丐茫然地看了辰御天一眼,又看了看刑恩铭,发现他并没有生气,便是开口道:“就是昨天晚上到这里过夜的那个人啊!”

        辰御天眉头微微一皱,问道:“过夜的人?”

        “是的,昨夜我们离去之时,就有一个穿着与这个人一模一样衣服的黑衣人来这里过夜,他还说在这里约了朋友,问会不会打搅到我们,我们还叫他放宽心,告诉他我们都要去夜市里面乞讨,大概晚上都不会回来了。他知道以后还显得非常高兴。”

        胆大的乞丐说道。

        闻言,辰御目光微微一凝,沉吟片刻之后,问道:“那你还记得那个人的相貌么?”

        “当然!”乞丐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虽然的相貌我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我记得他的脸颊上面有一道很大的伤疤,就跟这位大哥差不多。”

        他指了指一旁的林刀。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多谢你的配合,之后若是想起了什么的话,记得及时告诉我们。”

        “好。”乞丐点了点头。

        辰御天转而看向地上的尸体。

        公孙正在与京畿府的仵作一起验尸。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京畿府的仵作显然学聪明了,在公孙来之前,并没有直接下结论,而是将自己的结果暂时放在了心底。

        公孙伸手轻轻摸了尸体一把,眉头微皱。

        很显然,死者与之前一样,同样遭受了摧心剑气,内脏破坏严重,但外面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看了辰御天一眼,随即拿起了死者的右手。

        下一刻,他将死者右臂的衣服袖子捋了起来。

        顿时,其目光猛然一闪!

        只见,在那尸体右手手腕处,同样有着一个类似洗掉了刺青的伤疤出现。

        看着那伤疤,辰御天的目光也是微微一闪,就在这时,其身后的唐凤玲突然开口,叫道:“我终于想起来了,难怪我觉得这个家伙的一副很眼熟呢,原来是他啊……”

        众人目光顿时一闪!

        辰御天好奇地看了她一眼,问道:“何人?”

        “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两个在武家庄园门口遇到的神秘人,当时有一个人穿的衣服就和这个尸体的一模一样!”

        唐凤玲如是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2310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