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八 盒中的人头

章八 盒中的人头

        雪天寒他们并没有听过仙魔内力,但却听过类似的武功。

        太乙仙魔剑法。

        同样出自灭绝的太乙门,这两者之间,难免引人怀疑。

        “太乙仙魔剑法就是太乙门的绝学,当年凌霄武那个小家伙会引起几大门派的联手追杀,也是因为这个。”

        龙尊解释道。

        雪天寒点了点头,这一节他们也知道。

        只是邪剑老人既然已经遭杀,那为何时隔一百年后,他的武学又会重现江湖?

        莫非真的已经有了传人?

        霍元极面色微变,若此次凶手使用的真的是摧心剑气,那么想要将其抓捕归案,怕是难了。

        他们之中,可没有人能够破解这邪异的摧心剑气。

        “您说邪剑老人是被太乙门门主所杀,只是因为仙魔内力的特殊性么?”凌妙音沉吟片刻,问道。

        剑圣点了点头。

        “不错,仙魔内力与龙尊的龙战内力有相似之处,那便是他们都具备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力波动。这两种内力波动同出一源,却又完全可以当做两种内力来使用,所以成为了摧心剑气唯一的克星。”

        听到这话,凌妙音眼睛一亮!

        “既然如此,龙尊前辈或者辰兄是否也可以做到?”

        “不可能的。”

        开口的是龙尊。

        “龙战内力在进入罡气离体阶段之时便已经与暗龙劲相互融合转化为一种内力,已经无法像仙魔内力那般使用了。”

        三人有些丧气。

        “这样岂不是毫无办法?”霍元极问。

        “世间事本就不是完美的,如果此次的凶手真的修炼了摧心剑气,那么除了我们之外,普天之下,便唯有一人可以对付。”

        雪天寒点了点头,他知道剑圣说的是谁。

        而且很凑巧的,那个人与这件案子,也发生了联系。

        ……

        ……

        京畿道蜿蜒平坦,从京城玄都四通八达,沿途经过数个州县,是人们来玄都的必经之路。

        可除主干道外,京畿道另有数条分道。

        这些分道虽不及主干道平坦开阔,但却蜿蜒经过数个乡镇,成为了乡民前往京城的道路。

        此刻,在其中一条分道之上,一辆略显简陋的马车缓缓驶来。

        马车虽然简陋,但除却马夫之外,却另有四个佩刀的大汉随行在侧,看上去颇有些古怪。

        马车中坐着一位女子,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穿着一套简单的粗布衣服,身旁放着一个普通的木盒子。

        他们是附近一个镇子上的镖师。

        今日有个奇怪的客人来到镖局,放出高价,要他们在天黑之前,将这个盒子送到京城的某个地方。

        身为总镖头的女子本想拒绝,但看在那位客人出了高价的份上,决定亲自挑选镖局中的好手押镖。

        他们上午从镇子出发,在路上行了将近两个时辰。

        前面,已经可以看到京畿道了。

        “铁木,时间不早了,叫兄弟们休息一下,过了这阵再上路。”

        女子轻轻擦了一把汗。

        此时已经是初夏时分,春日的寒气还未完全退散,夏日的炎热也逐渐有了苗头。

        是以人们身上的春衣还没有彻底脱下。

        此刻又是正午,正是一日之中最为炎热之时,众人身上仍是春衣,衣物较厚,又走了这么长时间,早已满头大汗。

        “知道了,总镖头。”

        马夫轻轻应了一声,随即缓缓停下了马车。

        四个佩刀大汉同样停了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吓得。

        毕竟,这一趟镖的报酬太丰厚了。

        他们走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接过这么大的生意。

        是以他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总镖头,你也下来歇歇吧!”

        马夫扶着车里的女子下了车,四个大汉看见女子,面色上都是涌现出恭敬之色。

        能够以女流之辈成为这间镖局的总镖头,这本就说明这个女子的不简单。

        一行人歇息了一下,女镖头望着那马车,怔怔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夫走了过来,他是这个镖局的副总镖头,也是总镖头的丈夫。

        “你在想什么?”他问。

        总镖头回答道:“我总觉得这一趟镖,有些问题。”

        “有什么问题?”副镖头看了一眼马车,不解。

        总镖头摇头道:“你不知道,我年轻时曾经跟我爹去过京城,那个地址,是一个很大的水池。我和爹在那里看过放烟花。”

        副总镖头知道她口中的地址指的是这次送镖的地址。

        没有人会将镖往水池里面送……除非他心怀鬼胎。

        副总镖头的眉头皱了起来。

        总镖头继续道:“而且这一路上我一直抱着那两个盒子,总觉得有一股淡淡血腥味从里面传出来。”

        “血腥味?”副总镖头更吃惊了。

        女镖头点了点头,道:“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趟镖,恐怕不是什么发财的差事,而是丢命的差事。”

        副总镖头张大了嘴。

        总镖头缓缓站了起来,看了看注意力丝毫不在这边的四个镖师,向着马车走去。

        副总镖头连忙跟了过去,他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而那也是想做的事。

        盒子依旧完好无损地放在马车上。

        女总镖头的秀眉微微蹙了起来,看着木盒,目中似有着犹豫与迟疑闪过。

        副总镖头看了看她,拿过了盒子。

        “如果你不敢动手的话,那就由我来。”他说。

        女总镖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他笑了。

        “你是我最心爱的人,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包括你最珍视的镖局。”

        女总镖头的脸微微一红。

        旋即她眼中的所有神色一扫而空,心平气和,盯着那盒子。

        盒子上的封条已经被副镖头撕开。

        总镖头再度看了他一眼,二人四目相对,副镖头的手,缓缓揭开了神秘的木盒子。

        随着盒盖的打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骤然散出。

        总镖头的美眸下一刻突然睁大,一抹难以置信的恐惧之色,一闪而过!

        副总镖头的手亦颤颤发抖。如果不是怕惊动身后休息的镖师,他恐怕会惊叫出声。

        下一刻盒盖猛然合上。

        “你说的没错,这真的是丢命的差事。”

        副总镖头魂不守舍一般苦笑了一下,方才看到的一幕太过吓人,以至于他此刻还没有恢复。

        总镖头的脸色也很难看。

        但她比丈夫要镇定的多。

        “这趟镖我们不能送了,必须立刻移交官府。”仅仅片刻,她便做出了应对的策略。

        副总镖头点点头道:“这样最好。”

        总镖头道:“你现在骑上快马直奔京城,将盒子里的东西面呈官府,然后把一切都跟他们说清楚……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副总镖头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明白。”

        ……

        ……

        “看来你们那边的调查也并不顺利。”

        辰御天看着愁眉苦脸白凡四人,带着一丝调侃道。

        白凡看了看辰御天,亦是苦笑道:“看来辰兄与我们的遭遇也差不多。没有得到什么新的线索。”

        唐凤玲却笑道:“不过还好,至少我们去武家庄园。也不是一无所获。”

        “哦?你们发现了什么?”辰御天好奇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去庄园的时候遇见了两个奇怪的人……”

        唐凤玲说到这里,却戛然而止,让辰御天一阵错愕,

        “剩下的还是等一会儿天寒他们到了再说。”

        少女故意卖了个关子,让辰御天不由得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

        难道这丫头还在记恨当初在白水县的事情?

        就在此时,雪天寒他们来到了厅中。

        公孙也来到了厅中。

        九龙府中除了陈璟,几乎全员到齐。

        辰御天目光在众人脸上逐一扫过,发现从后院回来的几人心情似乎欠佳。

        “雪兄,发生了何事?”他问。

        雪天寒罕见地露出了一抹苦笑,将四圣所言有关邪剑老人与摧心剑气的事情,告知众人。

        众人闻言一惊!

        凶手所使用的,竟是如此高明的武功?

        那这天底下,岂不几乎无人是其对手?

        “唯有凌兄的仙魔剑法能够克制么?”听到雪天寒的说法,辰御天目中精芒微闪,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旋即他看向了公孙。

        自现场回来,公孙便一直窝在验尸房内,也不知他有什么样的发现。

        “听雪兄你的描述,死者的情况的确与之相似,但这只是针对于第三具尸体。”他道。

        听到他的话,众人一愣。

        只适用于第三具尸体,那言下之意就是……

        “第一、第二具尸体经过我的详细检验,可以肯定,他们的身体没有找到任何损伤,只有被砍去了头颅的伤口。”

        果然!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以凌霄武和太乙天府四大高手的实力,如果死者身上真的有内伤,他们必然能够看得出来。

        但他们在和自己讲述此事时,却从未提过。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知道,或许第二具尸体的身上,真的没有任何内伤。

        眼下,公孙的话也得以证明这一点。

        “刺青呢?他们抹掉的刺青还原之事可有进展?”辰御天问。

        公孙微微摇头,“我一直都在做尸检,没来得及做那种事。”

        “哦。”辰御天点头,这的确是公孙的风格,只要一有了尸体,便什么都不顾了。

        “说到刺青,我们这边倒是有些发现。”开口的是白凡,他看了看辰御天,说道:“我们去武家庄园的时候,遇到了两个人,据武夫人所言,此二人自称是武乘天的故交,而且他们身上也有着和武乘天相同位置的刺青伤疤,他们还说那是他们与武乘天年轻时交往的见证。”

        “交往的见证么?”

        辰御天目光微微一闪,露出沉吟之色。

        旋即,他的目光与公孙、雪天寒的同时一闪,异口同声道:“你的意思是……另外两名死者,很有可能也是类似此二人一般,是武乘天的故友?”

        白凡微微点头,再次感叹三人的默契与智慧。

        “若真是如此,那你们今日遇到的那二人,恐怕便是接下来的遇害对象。”

        公孙微微皱眉,神色凝重道。

        雪天寒微微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辰御天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他想的比其余二人都要深远。

        在武乘天遇害之后,他昔日故旧接连遇害,而且所有人的右臂上都有刺青伤疤……

        这个刺青究竟有何意义?

        与武乘天他们的被杀又是否有着直接的联系?

        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他苦笑了一下,如果武乘天他们的被害与刺青有直接联系,那么凶手又为何要杀死他们?

        他的动机又是什么?

        正在辰御天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李青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他带来了一个极为震撼的消息。

        ……

        ……

        死者被割掉的头颅出现了!

        这是刚刚从京畿府派来的衙役,说出来的原话。

        他说这话的时候气喘吁吁,似乎非常着急。

        辰御天详细询问了一番,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刚才,一个人突然带着一个木盒来到了京畿府击鼓鸣冤,

        刑恩铭照例升堂问案,但击鼓之人来到堂上之后,还不等发问,便是跪在了堂前,口称大人做主。

        刑恩铭详细询问了一下,方知此人乃是附近乡镇的一个镖师,此番接到一趟诡异的镖,出于谨慎,在还未将镖送到目的地前,擅自开镖盒检查了一下,谁成想打开盒子之后,看到的却是……

        说到此处,那汉子不再开口,而是将面前的盒子轻轻打开。

        盒子打开的一刹那,刑恩铭便愣住了,不光是他,两边衙役、捕快,一侧的主簿捕头,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的恐惧!

        因为,就在那盒中,有着一颗面目惊恐,鲜血淋漓的人头!

        听到这里,辰御天以及厅中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颗人头,究竟是新的死者出现?还是说是那三具无头尸体的头颅现身?

        此事,现场谁也无法肯定。

        毕竟,除却武乘天之外,其余两名死者至今身份未知,眼下即便已经发现了头颅,也很难判断这头颅究竟是否属于这二人。

        这也是刑恩铭如此着急通知辰御天的另一个原因。

        而就在辰御天准备与九龙府众人前往京畿府一观之时,异变突发!

        一股浩瀚的内力波动,从后院的某个方向轰然扩散开来!

        辰御天回头盯着那股能量扩散的中心,眉头微皱。

        那个位置,似乎正是武霖铃的房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2021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