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七 摧心剑气

章七 摧心剑气

        “你就是辰御天?”

        柳煌翠惊讶地打量了眼前的辰御天几眼,随即露出了好奇地神色,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和我想象中的不太像啊,完全没有威严感……”

        “呃……”闻言,辰御天微微苦笑,一阵无语。

        周遭几人,也是无语地望了少女一眼。

        “煌翠,不可造次,辰大人可是我们太乙天府的贵客啊!”剑星寒在一旁出声提醒,柳煌翠闻言,愣了愣,随即冲着老者做了个鬼脸,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听我们府主说,你有事情找我,是么?”

        辰御天微微一笑,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个穿着男子服饰的少女,随即目光又微微扫了扫其身旁的另外几人。

        太乙天府五大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辰御天暗暗点了点头,目光在新进来的雨潇潇、剑星寒以及夜萧寒三人身上打量了一番后,再度看向柳煌翠。

        “不错,在下此番前来,是想要从柳姑娘这里,得到有关于发现那无头尸体的具体情况,不知柳姑娘还记得多少?”

        “用记得多少这样的问句来询问?未免太失礼了吧?以本姑娘的记性,当然是一切都记在了脑海之中了啊!否则我又怎能称得上是太乙天府智囊呢?”柳煌翠微微有些不高兴地看了辰御天一眼。

        “这倒是在下疏忽了,抱歉。”辰御天连忙赔罪一笑,“既然姑娘全部都记得,那不知可否将当时的情况详细告知在下可好?”

        “当然……不好!”柳煌翠微微摇了摇头。

        “哦?这是为何?”辰御天被她的回答微微惊了一下,随即好奇地看着她,开口询问。

        “世人都说,有付出必当有回报,想得到必当先付出。我既然要付出当时的详细经历,那么我又够得到什么回报呢?或者说,你既然想要得到我的线索,又准备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柳煌翠轻摇羽扇,带着一丝古灵精怪的语气道。

        “这?”辰御天手中的折扇轻轻一收,抵在眉心之间微微沉吟片刻,脸上竟是不由自主露出了一抹为难。

        “看样子你似乎并不打算付出代价来得到我这里的消息,不过这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辰公子,你说呢?”柳煌翠微微一笑。

        她知道,面对自己如此蛮不讲理的刁难,眼前之人,定然已经没有办法回答了。

        “看样子也只是名不副实啊……”她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目中不自主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之色。

        一旁,太乙天府的几人对于柳煌翠的心思洞若观火。

        身为太乙天府的智囊,柳煌翠平日里最为骄傲的,便是自己的智慧,而辰御天如今在江湖中最为人称道的,也是他能够侦破无数悬案的智慧。

        当两名智者相遇,对于智慧的对决,自然不可能避免。

        是的,智慧的对决!

        从柳煌翠开口的那一刻,一场无形之中的智慧对决,便已经展开,而这次场对决,除却对其性格深知的凌霄武四人之外,恐怕很难有人,能够看得出来。

        但辰御天……显然是个例外!

        就在柳煌翠心中念头方落的一刻,辰御天忽然笑了起来,轻轻挥了挥手中的折扇,笑着开口道:“且慢!”

        “柳姑娘此言差矣。且不说将案件实情告知官府本就是律法规定的天经地义之事,就算是正如姑娘所言,此事又岂会没有回报?”

        “哦?那你倒说说,我这回报在何处?”柳煌翠饶有兴趣地笑了笑,随即看了辰御天一眼。

        辰御天笑了笑,开口,“这好处有三,其一,姑娘将发现尸体的详细情况告知与下,等日后在下侦破此案,缉拿到凶手的那一刻,姑娘便是整个案件的功臣,那些案件死者的亲属定会对你感激涕零,而这就是你的第一份收获:百姓的感恩之意。”

        “哦?那你倒是再说说,这第二点回报又是什么?”

        辰御天呵呵一笑,“呵呵……这第二点回报么自然便与姑娘的你的声望有关……只要姑娘你肯将此事告诉我,待我日后破案,定会将姑娘你标榜为最大的功臣,到时,整个江湖都会流传你行侠仗义帮助我们破获无头案之事,当然,这一份收获,若是姑娘能够帮助我等擒拿到最后的凶手,那便可来的更加正大光明一些。此为第二份收获:同道崇敬之意!”

        听到这话,周遭凌霄武以及剑星寒等人,都是目光一闪,不住地点了点头。

        “好个辰御天,面对煌翠的如此无理取闹的刁难,不但能够从容应对,话中之意更是想要反利用煌翠来帮助破案……”

        “这份气度,天下罕见……”

        柳煌翠听到这话,捂着小嘴微微笑了笑,“咯咯……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不过江湖人的崇敬对我而言可有可无,算不上是什么太大的收获,你还是说说第三份收获是什么吧?”

        辰御天微微一笑,“这第三份收获,比之前两份,有些低俗,但却实在的多……大玄律法规定,凡是想官府提供关键线索的证人,能够在案件侦破之后得到一大笔的赏金,不过我想柳姑娘既是江湖侠客,想必对于财物这种身外之物,应该没有多少兴趣吧……”

        辰御天话音一落,却见原本面色相对平静的柳煌翠,在听到“赏金”二字之后,目中立刻闪过两道雪亮无比的明亮精芒!

        “有赏金?大约有多少?”她问。

        听到这个问题以及柳煌翠的此时超乎寻常的反应,辰御天也是不由自主微微一愣!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听到赏金之后,竟然这么大反应?

        一旁的凌霄武暗中冲着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

        辰御天这才知道,原来柳煌翠虽然是江湖中有名的高手,但却极为爱财,只不过她虽爱财,却取之有道,并不会行那龌龊之事,所获取的财物,皆是通过正当途径取得,是以众人并不在意。

        但此时,辰御天却歪打正着,刚好击中了她的这个弱点。

        “有赏金你早点说嘛,你要是早点说,我就不这么刁难你了……”柳煌翠怪罪般的狠狠瞪了辰御天一眼。

        辰御天苦笑不已,这种事情莫非还成了自己的错不成?

        一旁的雨潇潇则是连忙拉住了柳煌翠再继续败坏自己的“形象”,对着辰御天抱歉般的笑了笑。

        “煌翠性子本就如此,失礼之处,还望辰公子海涵一二。”

        辰御天看着雨潇潇如花一般的笑颜,轻轻点了点头。

        “那不知柳姑娘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了。”

        “当然可以。”柳煌翠轻轻点了点头,便将当初发现那具无头尸体的详细情况告诉了辰御天。

        那一日柳煌翠发现尸体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凌霄武等人报官,而是将几人唤了过去看了看那具无头尸体。几人都看过之后,发现死者死因非常明白,就是被人一道砍掉了头颅而死,并没有什么蹊跷,唯一让凌霄武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死者手臂上洗去了刺青后留下的疤痕,这个疤痕,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他又想不起来为什么会觉得熟悉。因为当时众人尚且还有要事在身,并不想横生枝节,合计之后,决定报官将事情交给官府处理,于是便派了轻功最好的柳煌翠报官。

        官府到来之后,几人便只是站在一旁乖乖看着辰公他们查探现场,最后做了一点简单的笔录之后,便离开了。

        听罢柳煌翠的讲述,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柳煌翠的讲述与他们留在案件卷宗的笔录基本上相同,可以排除说谎的可能性,但她所说的事情,都是辰御天已经从卷宗了解过的事情,并没有半点新线索。

        这让辰御天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边的调查不会有什么新的进展了……不知道武家庄园那边又如何?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

        ……

        ……

        白凡四人略带着一丝失望之色走出了武家庄园的大门。

        在过去的几个时辰里,他们不仅将整个案发现场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了一遍,还几乎问遍了包括武夫人在内的所有庄园之人,但却没有发现丝毫新线索。这让白凡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还不够细心。

        可是现场已经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而且庄园内能够询问的人也都问了个遍,白凡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是疏漏的了。

        莫非线索并不在现场之中?

        一个念头忽然跳入了他的脑中,但却被他在下一刻直接打消,开玩笑,如果凶案的线索不在现场,那还能在哪里?

        就在这时,唐凤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猛然一闪,回头看了看送他们出来的武夫人,急促问道:“对了夫人,方才我们来到这里之时,曾遇到两个人从庄园中离开,他们是何人啊?”

        武夫人微微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困惑,开口,“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说时老爷的旧识,还给我展示了和老爷手臂上面一模一样的伤疤,说以前没有洗去的刺青,便是他们和老爷相识的铁证。”

        听到这话,一直眯着眼睛思考问题的白凡,两条眼缝之中猛然爆闪出一连串的精芒,连忙问道:“夫人,你说什么?他们的手臂上,也有和你家老爷一样的洗去了刺青的伤疤?”

        武夫人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白凡的眉头顿时皱的更加厉害了。三具无头尸体的右臂,都有类似的洗掉了刺青而留下的伤疤,而这两个陌生人的手臂上,居然有着同样的伤疤,这会是巧合么?

        ……

        ……

        “邪剑老人?”

        九龙府后院,从四圣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雪天寒等人顿时微微一愣,他们搜遍了脑中所有江湖中的高手,却从未听过这样一个名号。

        龙尊微微叹了口气,笑道:“你们不知道是很正常的,毕竟他在我们几个还年青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不过他却是我们年轻时候江湖上,最强大,但却也是最凶恶的剑客!没有之一!”

        霍元极与凌妙音脸上流露出了更为震惊的神色!

        四圣年轻之时江湖中最厉害的最凶恶的剑客?四圣如今的早已百岁有余,这邪剑老人在他们年轻之时便已经死去,岂不是已经死了足足小一百年?

        如此人物,他们自然不可能听说过!

        “这邪剑老人当初在江湖中凶名赫赫,最大的原因,便是他有一门自创而出的剑法,摧心剑!这门功夫极为诡异恶毒,并不会自己直接伤害的对方的肉体与护体罡气,但却可以穿过这些东西直接摧毁人最为脆弱的内脏,是以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对手与其对战,都几乎毫无例外的死在了他的摧心剑气之下。”

        炎尊叹了口气,目中露出了一丝追忆之色,看着三人,凝重道。

        “而他的摧心剑气所造成的效果,便与你们方才描述的那名死者很是相像,不过邪剑老人被杀死已经足足有一百多年,或许也只是相似罢了、”

        雪天寒目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震惊之色!

        或许霍元极他们还没有在意,但他却听得清清楚楚,炎尊方才所言,分明说道,邪剑老人,是被杀死了的!

        “掌握了如此强悍的摧心剑气,这位邪剑老人居然会被杀?杀他的人,又是何等高手?”他在心中暗想。

        冰王似乎是看破了他的心思,不由微微一笑道:“就算是天下最强的的武功,也总有冥冥中的克星存在,摧心剑气同样不例外,摧心剑气虽然能够突破肉体与内力防护直接摧毁别人的内脏,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内力防护,最多只能够穿透一层!你们也知道,武者一生体内最多都只能够容纳一种内力存在,除非是同源内力,方可共存,但这江湖中,还有一种特殊的内力,它天生便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力,而这两种波动交织的内力,正好就是摧心剑气的克星!这门内力,便是当时太乙门不世秘学仙魔内力。”

        “仙魔内力?”雪天寒微微一怔!...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1847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