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 太乙天府

章五 太乙天府

        辰御天自破庙中缓步而出,脑中仍在思考此案之中的诸多疑问。

        从之前玄烨给他的卷宗之中,他知道前两名死者,其头颅同样是被凶手割下带走,但他不明白的是,凶手为何执意要带走死者的头颅?

        一般而言,带走死者的头颅,无非不过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死者的身份,让人无从查起。

        难道凶手的目的,也是如此?

        但若真是如此,那么死者的身份,又有何特殊之处?凶手如此费尽周折的隐藏他们的身份,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这一切的一切,目前还都是谜。

        “想什么呢?”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辰御天神色一动,旋即才觉,这声音竟是如此熟悉。

        “爹?你什么时候来的?”

        看着眼前的慈祥的父亲,辰御天神色微微愣了一下,问道。

        辰公看着儿子微微一笑,“你这小子,回来了也不先回家,居然先来这里查案,你娘可是在家里等急了。”

        听到这话,想到母亲画月明在家中等的焦急的样子,辰御天神色微微凝滞,隐隐有些无奈之色涌上。

        要是被娘知道他回来之后先跑去查案,恐怕又会板着脸纠缠着整个晚上讲故事了吧!

        看着儿子无奈的表情,辰公哈哈一笑,“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这时候啊……看来以后取了媳妇恐怕也和你爹我一样啊!”

        “呃……”看着辰公“幸灾乐祸”的表情,辰御天微微无语。

        一向在案现场正经到一丝不苟的父亲,今天居然开自己的玩笑,这也未免太反常了一点吧?

        笑了片刻,辰公正色,开口,“好了,不说了……说说吧,你在里面现了什么?还有你刚刚又在想什么?”

        辰御天看了看父亲,旋即将自己在破庙中的所见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听完之后,辰公的面色也是微微有些凝重起来。

        “照你这么说,死者与凶手应该是在庙里面见面并生了激烈战斗,而战斗的结果就是死者不敌凶手被重创了脏腑,在他准备逃离此处之时被凶手追击上来并一剑斩,对吧?”辰公神色凝重,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点点头。

        “以武者的情况而言,的确是可以从破庙之中短时间移动到这里……由此看来,你的推断倒也没有错误。只不过这样看来,有一点的确是有些奇怪,既然死者的脏腑已经被凶手摧毁,那么他即便逃离,也不可能活下去,凶手为避免夜长梦多,用剑斩也无可厚非。但唯一的问题就是,为何凶手要带走死者的头颅,对吧?”

        辰御天再度点了点头。

        他只是告诉了父亲自己的推断,父亲便能根据这些信息准确的推断出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这样的能力,的确可怕。

        “一般而言,凶手带走死者的头,无非不过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死者的真实身份,继而查到他的身上。”辰御天看着那无头尸体,缓缓开口,“我在想,这些死者是不是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所以凶手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带走头颅,隐藏他们的身份?”

        “隐藏身份么?这的确也不无可能。”

        辰公微微沉吟,神色之中,隐隐有着一抹精芒一闪而过,就在这时,在现场四周搜寻线索的林刀沉默地走了过来。

        辰御天好奇的看了他一眼,“林兄,可是有所现?”

        “不错,你们跟我来。”

        林刀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向着距离陈尸之地的一处密林走去。

        辰公与辰御天以及刑恩铭都是好奇地跟了过去,就见在沿着密林深处的小道之上,点点猩红血迹刺目的点缀在路面之上。

        显然,这应该是凶手杀人之后,带走死者头颅之时,无意中留在路面上的血迹。

        因为这血迹,仅仅延续到了密林内一段距离之后,便没有了。看起来似乎是凶手在此时现了滴落的血滴,所以采取了措施。

        “看来这个凶手很不小心啊……”

        这时,分散四周的白凡、雪天寒、公孙等人也现了这里的问题,纷纷聚集了过来,看着那在密林之中断掉的血迹。

        辰公微微点点头,“虽然很不小心,但他还是没有给我们留下足够有用的线索。光凭这血迹,我们最多只能知道凶手杀人之后是从这个方向离开的,其他的还是一概无从知晓。”

        公孙听罢,点点头,开口,“说的也是,我刚才查看了一下,死者的预估死亡时间至少应该是昨夜午夜时分,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六个时辰,就知道了凶手逃离的方向,也是无济于事。”

        “如此说来,这现场之中岂不是没有任何线索了?”武动天微微皱了皱眉,他们已经将这现场周遭里里外外搜了个遍,除了这里的血迹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线索残留。

        这倒不是说凶手谨慎小心,将所有的线索全部清理掉了。而是凶手出手极其果断迅,而且杀人之后便立刻逃遁离开,是以根本没有在这附近停留太长的时间,故而留存线索并不是很多。

        “倒也不能说全无线索,至少从尸体上我们能够判断出来,凶手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剑者,而且所修炼的功夫极其特殊,经能够在不破坏外体的情况下直接奔溃对手的内脏,如此奇特的功夫,武林中必不多见。”

        霍元极摇了摇头,开口。

        “你的意思是……从凶手施展的奇特武功来追查其身份?”听到这话,林霏霏灵机一动,看着霍元极,开口。

        霍元极点了点头,“正是!反正咱们手中有外公他们几个在,我想江湖中的武功,他们应该还没有不知道的吧?”

        听罢,众人微微一怔,随即极为赞同的微微点头。

        开玩笑,那几个人可是这江湖中真正的老怪物,这江湖中,恐怕还真的没有什么秘密是能够瞒得住他们的!

        “这的确是一个方法,也是一个值得试探的突破口。”

        公孙听完,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目光微微闪烁,看向那死者右臂之上洗去刺青留下了疤痕的位置。

        “另外三名死者身上共有的刺青,我想应该也能够作为此案的一个突破口。”

        众人微微点了点头,唯独辰御天神色之中带着一丝疑惑,问道:“什么刺青?”

        公孙微微一笑,解释道:“之前忘记和你说了,我们在死者的右臂手腕出现了一个疑似是洗去了刺青而留下的伤疤,而且根据刑大人以及辰老国公的描述,之前那两具尸体的同样位置,也有着相同的伤疤。我怀疑这应该并非是巧合,极有可能是凶手故意为之。”

        “哦?”

        闻言,辰御天目光蓦然闪过一抹极为耀眼的精芒,心中不由自出又想起了方才从破庙之中思考的问题。

        “莫非这刺青……便是凶手杀人的动机?”

        辰御天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公孙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如此想的,不过具体情况还是要等我们将这个刺青复原之后才能够确定。”

        “哦?这刺青还能够复原?”

        听到公孙这句话,不光是辰御天,就连其身边的九龙府众人以及刑恩铭等人都是好奇地看着他。唯独京畿府仵作以及辰公无动于衷,望着眼前一幕,微微一笑。

        “这是自然!不过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毕竟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公孙神秘莫测地笑了一下。

        众人见他信心满满,有不肯说出复原的具体方法,也只好断了知道的念想。

        每个人的目中,都是微微掠过了一抹失望之色。

        辰御天沉吟片刻,对公孙道:“如此,那这刺青复原之事便全数交给你了,趁此时间,我们也正好消息了解一下之前两起案件的始末。邢叔叔,之前两起案件的卷宗,能劳烦你给我们看看么?”

        刑恩铭淡淡一笑道:“这有何不可?既然陛下已经将此案全权交由你们九龙府负责,有关此案的卷宗也应当有你们掌管,稍候回府之后,我便遣人将那两案的详细讲过送到九龙府去。”

        “如此甚好!”辰御天开心地点了点头,也笑了。

        随即众人再次搜寻了一遍现场无果后,便带着那无头尸体各自打道回府,辰公本打算带儿子先回国公府见一见母亲,但又见他公事繁忙,最终也只好作罢。

        不提辰公这里,单说辰御天等人带着尸体回到九龙府后,雪天寒便连同凌妙音以及霍元极三人共同来到了四圣平日里最喜欢的庭院之中,三人方到庭院外,隔着老远便感受到了一股浑厚的气息传荡开来。

        不愧是武林圣者,即便不是刻意促动内力,周身却也无时无刻不在散内力威压,让人还未靠近,便感受到了他们的强大。

        走近一看,三人才现四人此刻似乎是正在切磋各自的功夫,四股浩瀚无匹的内力气息充斥在之中,让三人在距离庭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便不得不停下了脚步,不再往前。

        因为他们很清楚,再靠近一步,必然要面临四股力量碰撞产生的可怕冲击,那等力量,还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抵抗的。

        四圣此时也现了他们的到来,彼此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那充斥在庭院内的四顾气息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四人的周身也不再有威压散,一切都变得和平常所见没有任何的区别。

        “师父,三位前辈!”

        见到四圣收功,三人这才来到了庭院内,对着他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出去查案子去了么?”龙尊看了三人一眼,神色微微有些奇怪,问道。

        “正是在查案途中产生了疑问,所以过来向外公还有几位前辈请教。”霍元极微微苦笑了一下。

        “哦?疑问?”

        冰王饶有兴趣地凑了上来,冲着雪天寒勾了勾手指,挑眉,“天寒,什么疑问啊?说出来让为师听听,这江湖之中,还没有为师解决不了的疑问呢!”

        雪天寒直接无视了他的这番动作,冰王顿时气得跳脚,心中愤愤道:“死小孩,一点都不可爱……”

        看着这师徒两日常的相处模式,凌妙音微微叹了口气。

        随即,她看着自己的师傅剑圣,开口问道:“师尊,还有各位前辈,你们知不知道这江湖中有一种奇特的武功,能够在丝毫不损伤外皮以及功体的情况下直接摧毁对手的内脏的?”

        “哦?不损伤功体,直接摧毁对手的内脏?”

        听罢,四圣目中皆是掠过一抹思索之色。

        ……

        ……

        刑恩铭的确没有食言,在众人回到九龙府之后不久,他便派遣周林带着几个衙役将之前两宗无头案的卷宗以及无头尸体整个送到了九龙府内,这也意味着他彻底将这个案子的主导权,交到了九龙府手中。

        拿到卷宗的九龙府,除却公孙带着两具尸体以及今天的那一具,与韩桐开始了详细的检验之外,其他人全部集中到了大厅,阅读着前两宗案件的卷宗。

        卷宗之中详细的写明了案的时间、地点以及现尸体之人的姓名,甚至还附上了无头尸体的尸格,可谓是极其的详尽了。

        “第一宗案件生在武家庄园,现尸体的是庄园内的一个负责端茶送水的小丫鬟,死者武乘天白天时曾经与一个名为岳凌霄的男子在自家书房之中见面,而且生了争吵,此后岳凌霄气急败坏地离开了书房,武乘天则一直待在书房之中,直到晚上被人现死在了书房里……”

        武动天看着手中的那一卷卷宗,念道。

        “所以刑大人和辰公都怀疑,这个岳凌霄极有可能就是真凶……”

        听罢,辰御天也微微点了点头,“从杀人动机来看,此人的确有很大可能就是真凶……”

        就在这时,唐凤玲捧着第二宗案件的卷宗,忽然惊叫起来。

        “不会吧?尸体第一现者居然是他们?”

        众人闻言皆好奇,纷纷凑了过来,就见那卷宗之上,在尸体现者之后跟着几个醒目的名字。

        凌霄武、夜萧寒、雨潇潇、柳煌翠、剑星寒……

        看到这几个名字的一瞬间,在场的江湖人全部都是愣在了原地!

        这几个名字,他们并不陌生。

        或者说,凡是在江湖中行走的人,便绝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五个人。

        因为他们,正是江湖大派之中最为兴盛与强大的几个门派之一,太一天府的掌门以及四大高手!...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1229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