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 凶案再发!

章二 凶案再发!

        从武家庄园出来,已经是子时。

        辰公与刑恩铭同乘一轿,往玄都方向而去。

        在过去的一个时辰内,辰公向武夫人以及阖府仆役详细询问了死者武乘天的行踪,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相似。

        根据武夫人所讲,昨日上午武乘天起床之后,便如往常一般出去散步,当时众人只以为他和往常一样只是去外边遛弯,不久便可以返回。但没想到,他这一去,便是去了整整一个上午加中午的时间,直到下午,才返回来。

        他也并非是独自一人回去的,跟他一起回去的,还有一个人,据武夫人交代,那人自称是武乘天的故友,名叫岳凌霄。

        而根据仆役们告知的供词,武乘天与这个岳凌霄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因为他们曾经听到他们二人曾在书房之中发生过争吵,只不过迫于武乘天的禁令,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过去查探。

        争吵发生了不久后,那岳凌霄便气冲冲地离开了房间,甚至在出门之时,嘴上还骂骂咧咧的。

        此后书房门便一直紧锁,直到晚上小丫鬟送茶,才再度打开,也就是这个时候,发现了武乘天的尸体。

        听罢,辰公立刻问仵作,“能确定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么?”

        仵作点点头,“虽然失去了头颅,但从这身体已经完全僵硬并出现尸斑等迹象开来,死亡至少已经超过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么……”

        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辰公微微眯起了眼睛,皱眉。

        “时间不是很贴切……看来应该不会是我所想的那样……”他微微摇头,看了看一旁冥思苦想的学生。

        “恩铭,此案你怎么看?”他问。

        刑恩铭沉浸在思绪中,似完全没有听到辰公的话。

        辰公也不着急,静静地看着他认真思考问题的模样,目中露出欣慰的笑意。

        “恩师……您,您刚才说什么?学生方才一时入神,怠慢了恩师,还望恩师见谅。”片刻,刑恩铭回神过来,连忙对着辰公施了个礼,以表达自己怠慢恩师的歉意。

        辰公哈哈一笑,“恩铭,你我师徒之间,还用得着这种虚礼么?况且你能够凭借自己的所见所闻去思考问题,这一点为师夸赞你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还是说说你对这件案子到底有什么看法吧!”

        “是,恩师!”

        刑恩铭再度恭恭敬敬地对着辰公拜了拜,随即开口,“恩师,学生以为,此案的凶手,最有嫌疑者,应该便是那武乘天所谓的故交岳凌霄了!此人不但与武乘天发生了口角之争,而且还气急败坏地走出了武乘天的房间,难保他不会动了杀人之念。”

        “哦?你认为他很有可能就是真凶,原因为何?不妨说来听听。”辰公淡淡一笑,看了看刑恩铭。

        刑恩铭胸有成竹,开口,“首先是杀人动机!这岳凌霄与死者在房间内发生了口角之争,这是庄园内仆役们都有目共睹的事实,而且他更是气冲冲地冲出了死者的书房,从这一点足以看出,此人与死者关系并不是很好,甚至有些恶劣,所以此人难保不会在离开之后返回,潜入死者的房间并将其杀害!”

        辰公微微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从这一点看,岳凌霄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

        “不过你莫要忘记,武乘天的书房门正对着中庭,而案发之时中庭那里一直都有仆役来来往往走来走去巡逻,即便他们在武乘天的严令下不靠近书房,但若有人偷偷摸摸潜入,势必还是会被发现的……”

        “而且……我们也曾经看过,死者书房的窗户都没有任何从外面破坏的痕迹,能够让凶手进出的地方,便只有未上锁的房门。”

        “如果凶手真的选择从那里进出,中庭巡逻的仆役们,应该没有理由看不见吧?”

        辰公微笑开口,神色平静,盯着刑恩铭。

        刑恩铭同样微微一笑,“恩师,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觉得这只能有两种可能性!”

        “哦?说来听听!”

        辰公眼睛微微一亮,带着一丝饶有兴趣的语气,开口。

        刑恩铭轻轻伸出了一根手指,“首先,第一种可能,或许是因为当时夜色昏暗,巡逻的仆役们并没有看清潜入房间凶手。”

        辰公微微点头,“这个假设不无道理,不过可能性不大,毕竟当时书房内亮着烛火,一旦房门打开,势必会出现亮光,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除非凶手是抓住了巡逻队刚好走过书房的一刹那,如此一来,凶手的确可能得逞。”

        刑恩铭笑着点了点头。

        “恩师说的不错,学生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这第二种可能,便是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与师母还有小天他们一样的武林高手,身手敏捷,速度奇快,能够以超乎常人的反应,抓住巡逻队经过书房之后刹那,潜入书房。”

        闻言,辰公眼睛微微一亮!

        “不错!这的确极有可能,只有这种在刀口上过惯了生活的江湖中人,割头的手法才能如此熟练,刀口才能如此平整……只不过,你还忽略了一种可能。”辰公微微一笑,目中闪烁奇异之芒,盯着刑恩铭,开口。

        刑恩铭目中顿时涌上了些许惊讶之色!

        看着疑惑加好奇全部写在脸上的学生,辰公淡淡一笑。

        “这第三种可能性,便是死者武乘天,在岳凌霄气冲冲离开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一语落下,刑恩铭猛然吃了一惊!

        沉吟片刻之后,他目中微芒爆闪,似有着明悟之色涌现,“恩师的意思是……”

        “不错!”辰公点头,“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如果死者在岳凌霄走之前便已经被其杀死,那么岳凌霄离开之后,即便仆役们真的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出那间书房,但在打开房门之后,还是会看到死者无头的尸体,因为早在岳凌霄离开之时,他就已经是那个样子了。”

        “您的意思是……岳凌霄离开前气急败坏的样子,是他故意装出来的?”刑恩铭沉吟片刻,开口。

        辰公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毕竟他们之前曾经发生过争吵,而且还被仆役们都听到了,只要他假装气急败坏的从房间中走出来,那么看到他的人自然都会认为他是和武乘天吵翻了才被轰出来的。根本不会联想到他其实是杀了人。”

        “而且如此张扬的从房间中走出来,也会给中庭的仆役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更能够给他们造成随着当时还活着的假象,简直就是一举多得!”

        听罢辰公的分析,刑恩铭的目光越来越亮!

        但旋即,他却忽然皱了皱眉头。

        “可是恩师,学生还有一事不明,那就是凶手,为何要带走死者的头颅?”

        辰公微微叹了口气。

        “你问的很好,这也是我现在想不通的地方。如果岳凌霄只是一时之气而过失杀人,那他完全没有必要带走死者的头颅,但他现在却是将其带离了现场,这一点,确实有些奇怪。”

        辰公掀开轿帘看了看昏暗的夜色,目中露出沉吟之色。

        刑恩铭叹了口气,同样陷入了深思之中。

        ……

        ……

        在距离武家庄园三十多里外的一处的密林之中。

        一个身影慌里慌张地飞奔着。

        他的喘息很急促,就像是跑了很久一般,但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打算,而是向着前方,毫不停歇的跑去。

        夜色暗淡,看不清他的脸,但从他的动作以及呼吸来看,也知道此刻的他,一定很焦急,很疲惫。

        但他却不敢停下来。

        仿佛自己的身后,有什么看不见的猛兽正在追击,只要一停下,便可能被其追上,陷入必死之境。

        他背后的包袱,不知背了什么,沉甸甸的,鼓鼓囊囊,随着身体移动而不停晃荡着。

        甚至,还有奇怪的液体,是不是透过包袱的外皮,滴落下来……

        他很快远去了。

        彻底消失在了这片密林之中。

        而……原本他离开的地方,在几株枯树的下方,一道人影,静静地躺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天空,被浓雾笼罩的圆月渐渐露出了脸庞。

        淡淡的月华洒下,借着这微弱的光芒,依稀可以看清,那枯树下方的,根本就不是人,

        或者说,那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因为此人,已经没有了头颅……

        是的,这是一具无头尸体!

        一具与武家庄园发现一模一样的,无头尸体!

        ……

        ……

        天空复明。

        灿灿朝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沉睡了一夜的大地,终于苏醒了。

        远处,微微传来一阵银铃一般的悦耳笑声。

        “潇潇姐,你来追我呀……”

        循声而去,就见在距离密林数里之外的小路上,走来了三男两女五个人影。

        其中两个少女,正在小路之上追逐打闹,玩的不亦乐乎。

        两女都是绝色之姿,但比较起来,却又各具特色。

        跑在前面的黑衣少女,年纪不大,但穿着打扮却与一般男子无异,只是那胸前的鼓囊与纤细的身形,却是暴露了她身为女子的实质。

        但她本人似乎也不是刻意要扮成男装,因为她的身上擦了胭脂香粉。

        一般男子,身上是绝对不会擦这两样东西的。

        不得不说,此女虽然穿了男装,但却没有给人丝毫男人的感觉,反而给她增添了一种另类的女子之美。

        而其身后紧追不舍的白衣女子,正值俏丽年华,姿容绝色,倾国倾城。

        她的身上,虽然只有一件简单的白色衣裙,但在他人看来,这件白衣,却是完美的将她的美丽,呈现了出来。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美丽,勾人心魄。

        真真是好似天上谪仙人一般,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潇潇姐,你追不到我,追不到我……”

        前方的黑衣少女娇笑着,冲着后方的那名为“潇潇”的少女做了个鬼脸。

        潇潇佯装神色一沉,一只玉手缓缓伸出,双臂以及背后那根白色缎带,登时飞出,如一条游龙,带着不可匹敌的气势,冲着黑衣少女狠狠而去。

        黑衣少女见状,神色顿时一变!

        “潇潇姐,你耍赖……居然动用缎天带……啊啊……”

        一声惨叫,黑衣少女顿时被后面激射而来的白色缎带缠住,下一刻那缎带飞舞间,竟是将这少女,五花大绑起来。

        “死丫头,看你还敢乱说……”

        潇潇不紧不慢的从身后上来,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少女,丝毫没有为她解开的迹象,而是故意冷哼一声,看着她。

        “府主……”

        见潇潇不肯吃自己这一套,黑衣少女立刻转向目光,可怜巴巴地看向了一旁的微微扶着额头的白衣青年。

        这白衣青年的年纪也并不大,约莫二十三四,剑眉星目,生的英武不凡。

        但此刻,他看着那黑衣少女,却是微微有些头疼。

        在其身旁,一个老者笑眯眯地看着黑衣少女。

        “嘿嘿……叫你这丫头再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这下受到教训了吧?”

        “受到了,受到了……剑老,求求你帮帮忙,我以后一定不会乱说话了……”黑衣少女可怜巴巴的看着老者。

        老者却是淡淡一笑,“求我可没有用,解铃还须系铃人么!”

        黑衣少女只好将目光再度看向了潇潇。

        潇潇盯着她看了几眼,噗嗤一笑。

        “行啦……这次就放过你好了……不过你要记住,下一次要还敢乱说话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知道缎天带的真正威力……”

        黑衣少女神色一窒,“不敢,不敢……我这身子骨怎能承受得住潇潇姐你那神兵的真实威力呢……”

        潇潇噗嗤一笑,“瞧你现在的样子……要是现在跟别人说你就是咱们太乙天府的智囊柳煌翠,恐怕没人会相信吧?”

        “切……我管他们会不会相信……不相信的尽管来试一试我的羽扇嘛……”柳煌翠满不在乎地开口。

        就在这时,白衣青年身旁一个沉默寡言的男子忽然目光一闪。

        白衣青年连忙问道:“萧寒,怎么了?”

        “有血腥味!”夜萧寒神色凝重,一字一句道,“在那里!”

        说着,他指了指前方密林方向!

        白衣青年目光微微凝重了起来。

        柳煌翠却是微微撇了撇嘴,“那有什么血腥气?哑巴你又在危言耸听了!”

        白衣青年看了她一眼,“煌翠,那你就去看看吧”

        “我?”柳煌翠指了指自己。

        白衣青年点点头。

        柳煌翠本来还想争辩几句,但看到他的神色,只好不情不愿的施展轻功来到了密林深处。

        “切。死哑巴一定又在危言耸听,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血腥味?”

        她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环顾密林四周。

        突然,她的视线钉在了前方某个地方!

        随即,她的眼睛猛然睁大,一抹惊讶之芒,微微掠过!

        只见一具无头尸体,赫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0375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