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九 圣女

章二十九 圣女

        风雪的亡故,为风雪山庄的一连串事件,划下了句号。

        案件结束的三日后,一个清冷的早晨,九龙府众人协同冰王、炎尊、龙尊、剑圣一同来到了千雪峰上。

        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

        恢复朱雀毁坏的铁索道。

        有了四圣的帮忙,仅仅半盏茶的时间,铁索道便恢复如初,被困在山庄内数日的众人,终于能够离开此地了。

        “辰兄,这次能够结识你们,是我的荣幸,可惜此次事情太多,无暇与诸位把酒言欢,是在有些可惜……”

        铁索道前,昊乾微微抱拳,面带笑意。

        “昊乾兄太客气了……”

        辰御天同样抱拳,淡淡一笑,“此行能够结识昊乾兄这样的少年英豪,也是我等之幸,至于把酒言欢之事,这一次虽无暇,但下次见面,我等大可不醉不归,昊乾兄以为如何?”

        “好……下次若有缘相见,我定要与诸位不醉不归……”

        昊乾眼睛一亮,重重点头,旋即抱拳,冲着辰御天等人,郑重一拜!

        “诸位,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昊乾兄……”

        众人纷纷抱拳回礼,见状,昊乾开怀一笑,转身踏步在那索道之上,不再回头。

        这时,凌若音走了过来。

        “辰公子,奴家这就要先走一步了哦……”

        她笑吟吟地走来,水汪汪的明媚大眼盯着辰御天,透出一股玩味的笑意,令得辰御天身旁的玄曦,神色一变。

        “凌姑娘保重……”辰御天抱拳,淡淡道。

        “就只有这些了么……”凌若音双目如滴出水一般闪动,似有一抹幽怨流转,望着辰御天,可怜巴巴。

        辰御天微微一愣,不明所以。

        “难道……你就那么不想再见到我么?”

        凌若音开口,目光幽怨,莲步微移,身子不经意间,微微靠近辰御天。

        然而,就在其娇躯微微凑近辰御天之际,一个带着醋意的身影,出现在辰御天身前。

        此人,正是玄曦。

        “你是没有骨头么?那么喜欢往男人身上靠?”

        她微瞪着双眼,夹枪带棒地开口,盯着凌若音。

        凌若音一愣,见她如一头发了怒的小老虎般瞪着自己,不由噗嗤一笑。

        “哟……小妹妹生气了,是怕自己的夫君被我抢走么?”

        “你胡说什么?”

        听到“夫君”二字,玄曦俏脸猛然一红,微跺玉足,银牙轻咬,直接向凌若音扑来。

        凌若音闪身躲开,盯着小脸微红的少女,笑得更厉害了。

        “咯咯……被我说中了吧……小妹妹,姐姐劝你最好把握住机会哟,否则小心你的夫君,被别人抢走了……”

        “你……你再说……”玄曦大叫一声,红着脸再度扑了过去。

        凌若音笑脸盈盈,再度躲开,向着那铁索道方向,飘掠而去。

        “咯咯……辰公子,奴家期待与你的下一次见面哦……”

        凌若音回头看了一眼辰御天,微微眨了眨眼,嘴角一弯,竟是浮现一抹迷人的笑容。

        那笑容,足以倾倒众生!

        辰御天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头皮微微发麻。

        这女人,真是个妖精!

        正想着,突然,一张微微泛红但却满是醋意的俏脸,陡然出现在了眼前。

        辰御天顿时被吓了一跳!

        旋即才看清,这张脸的主人,正是玄曦!

        此刻的她,俏脸微红,又夹杂着些许怒意微生,竟是给辰御天一种别样的可爱之感

        “御天,你听不听我的话?”

        “呃……”辰御天微微一愣。

        “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要是不听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玄曦道。

        辰御天连忙点了点头,“当然听了!”

        玄曦点了点头,道:“那好,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以后要是再见到那个女人,不能和她说一句话!”玄曦眼睛微眯,重重开口。

        “呃……好吧。”辰御天迟疑了片刻,点头。

        “嗯?你那个呃是什么意思?不乐意么?”玄曦皱眉,美目微眯,死死盯着辰御天。

        “好的,我知道了,以后再见到她,我一定不会和她说一句话!”

        辰御天连忙点头,听罢,玄曦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挽着他的胳膊,轻轻点了点头。

        “这还差不多!你一定要记好了,日后不可以和她说一句话。”

        “好……知道了……”

        凌若音走在铁索道之上,回头看着辰御天和玄曦之间打闹,微微笑了笑,但当其目光无意间在对面九龙府众人脸上一扫而过之后,心头却是猛然一跳!

        随即,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对面,一个白衣女子的身上!

        那,正是凌妙音!

        而当凌若音的目光,落在凌妙音身上的那一刻之时,后者似也生出了感应,目光顺着感觉,望向了凌若音!

        四目相对,一种莫名之感,同时出现在两人心间!

        凌妙音心头一跳,盯着凌若音,目露奇异之芒。

        凌若音目光微微一闪,神色刹那间恢复如常,淡漠地走过了铁索道,毫无波澜地从九龙府面前走过,走向了山下……

        凌妙音盯着她,目光却是有些迷茫起来。

        与此同时,对面,原武极与梦红颜二人直接施展飞空术,化作两道光虹,消失在天际……

        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剑圣首先皱了皱眉。

        “你们……有没有觉得刚刚离开的那两个人,他们的气息有些熟悉啊?”她试探性开口,盯着天空,问身旁的三圣。

        龙尊神色凝重,微微点头。

        “的确,他们的气息,给了我一种极为熟悉之感,但仔细去感觉,又好似非常陌生……这种情况,不多见啊。”

        “他们的气息时隐时现,似乎在可以隐藏变化,难道是不想让我们看出端倪?”

        “这就不知道了。”冰王摇头,“我感觉他们的身形倒是很像刀疯子和食圣妹子很像……说起来,这两个人也好像消失了很久了啊。”

        听到他的话,另外三人都是有些沉默。

        似冰王谈及的两人,在他们心中,有一种特别的地位。

        “老鬼,你会不会看错了?”良久,炎尊第一个开口,问道。

        “我最多会记不住了,但绝对不会看错。他们两个的身形,和那两人十分相像。而且又都是圣者境界,应该不会错。”

        冰王瞪了炎尊一眼,悠悠开口。

        炎尊颇为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这时,辰御天六人带着昏迷不醒的武霖铃走过了索道,来到了众人面前……

        ……

        ……

        凌若音离开了九龙府众人所在的索道悬崖,来到了一处罕无人迹雪地。

        “你终于出来了……”

        方到这处雪地,忽听一个略带着稚嫩的声音骤然响起,凌若音微微皱眉,目光循着声音源头,停在了一处雪丘之上。

        在那里,有一个赤足孩童,缓缓走出。

        孩童身后,还跟着一人,此人年纪尚轻,身着黑衣,望着凌若音,原本恭敬的目光中,顿时出现了一抹柔和。

        他,正是释洞机!

        其身前的孩童,虽然看上去不过七八岁模样,唇红齿白,极为可爱。但其目光深邃,犹如河海,给人一种怪异之感。

        此人,正是覆天教圣境最强者,一祖!

        “一祖爷爷,你怎么来了?”

        看到一祖出现,凌若音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容,莲步轻移之间,直接扑向了一祖。然后,一祖便被她抱在了怀中,不停地蹭着。

        “喂……丫头,快停手!早知道老夫就不拿这幅面孔来见你了……”

        一祖无奈至极地被凌若音抱在怀中不停的乱蹭,苦笑。

        “不要嘛,一祖爷爷,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多可爱呀……”凌若音娇笑着,丝毫没有放开一祖的迹象。

        一旁,释洞机看着这一幕,顿时无语一笑。

        整个覆天教内,也就眼前这个女子,敢对一祖这样了吧?

        “好了,好了……丫头,跟爷爷说说,你这次特意去见那个叫辰御天的小子,有什么收获么?”

        又过了片刻,一祖宠溺一笑,这才好不容易制止了凌若音继续抱着自己乱蹭,随即,连忙开口,向她询问正事。

        “收获么……怎么说呢?”

        提到这个问题,凌若音之前嬉笑的面容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无比严肃的面孔。

        “他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对手,仅凭一祖爷爷你告诉我的那两句话,便看透了一切,甚至就连凶手每一步的计划,都被他分析的清清楚楚,的确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如果他一直和我们作对的话,恐怕日后圣教的行动,会艰难许多。不过他的功力尚弱,目前还不足以让我圣教苦恼太多,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闻言,释洞机眉头微皱,目光微微阴沉下来。

        一祖也是皱眉,双目微眯,微微闪烁光芒。

        “能得到圣女如此评价,看来那个小子的确了不得,既然圣女说他的功力尚弱,我们是否要趁其还未成长起来,将他和九龙府扼杀与萌芽之内?”

        沉吟许久,一祖开口,语气之中,满是杀意!

        凌若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一祖爷爷,你知不知道,用你现在这幅面孔说这种打打杀杀的话,真的很违和啊……”

        一祖无语。

        “此事不可,而且也没有必要扼杀他们。毕竟,这群人都是圣者传人,一旦出现意外,恐怕与他们有关的圣者都会出手对付圣教,倒是麻烦的,还是我等。”

        释洞机微微沉吟片刻后,恭敬开口。

        凌若音看着他笑了笑,点了点头,“洞机说的没有错……我们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完成父亲的计划,光复圣武,一旦圣武得以复兴,那些所谓的武林圣者,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祖闻言,沉吟片刻,轻轻点头,“说的也是……话说回来,前不久,四祖传回信息,说是在大玄京城玄都,有了新的发现……”

        “哦?四祖爷爷有了新发现?是什么?”

        凌若音回头,目中充满好奇。

        一祖摇头,“不知道……他语焉不详,没有细说,只有去玄都与其会和才能知道详细情况……”

        凌若音点了点头,看了看一旁的释洞机,“那这一切就有劳洞机你了……我还要和一祖爷爷先回圣教主持大局……”

        释洞机点点头,“圣女尽管放心,这次的任务,我保证漂亮得完成!”

        “很好……”凌若音微微点头,旋即目中灵光一闪,竟是浮现出了在那索道之上,与凌妙音对视的一幕。

        “对了洞机,我问你一个问题。”她道。

        “圣女但问无妨。”

        “你可知道九龙府的那个白衣佩剑女子,是何许人也?”

        “白衣佩剑女子?”释洞机一听,微微沉吟,“九龙府中女子共有四人,圣女所言白衣佩剑者,相比应该是指凌妙音了。她是剑圣传人,目前同样而是九龙府九龙神捕,掌握着剑圣的锋芒内力,一身剑术出神入化,可与凌冰媲美。”

        “原来如此。她叫凌妙音么……”凌若音目光微微一闪,沉吟起来,“剑圣传人么……”

        ……

        ……

        望着躺在床榻之上的武霖铃,公孙微微叹了口气。

        从风雪山庄下来也已过了五日,但武霖铃,却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意识越发沉沦于药物制造出的幻觉。

        再这样下去,恐怕就真的没救了。

        公孙望着眉头时而皱起的少女,微微咬了咬牙,目中漏出一抹决绝之色。

        再次之前,他为了救助武霖铃,查遍了九龙府此次出巡携带的所有典籍,最终在师父所留下的化生大法之中,找到了一个救治的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利用圣境强者修炼而出的心识,强行进入武霖铃的心神深处,将其唤醒。

        但这个方法,颇具风险。

        因为,圣境强者的心识,力量极为强大,冒然进入武霖铃心神深处,很有令心神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而自行崩灭。

        到时,武霖铃便只有死路一条!

        但眼下,她沉沦幻觉的情况越来越厉害,一旦完全沉沦幻觉,同样必死无疑。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么不妨一试!

        公孙打定主意,但为了避免圣者心识对心神造成极大伤害,他特地上了一趟雪峰山将云太息师兄弟请了下来,企图利用云太息的虚心识,去唤醒武霖铃的意识。

        “云前辈,可以开始了。”

        云太息微微点了点头,神情肃穆,体内凝炼而成的虚心识在心念驱动之下分出一丝,笼罩武霖铃身体的同时,缓缓潜入其心神深处。

        然而就在其虚心识潜入心神深处,准备唤醒意识的刹那,异变,陡然发生!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9675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