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飞来杀机

章二十七 飞来杀机

        云太息话语落地,周遭所有人都愣住了。

        泪无悲三人没有派人杀人,那么杀人者,又是何人?

        他如此处心积虑的让风雪以为幕后主使是泪无悲三人,究竟有何种目的?

        一切的一切,都还是谜团。

        辰御天皱眉,风雪山庄的血案虽已经解决,但留下的,却似乎是更大的谜团。

        “你胡说!我爹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风雪在沉默良久之后,突然爆发,大喝一声,死死盯着云太息。

        “我爹他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你一定是在骗我!哈哈哈……你一定是在骗我!”

        她忽然大笑起来,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宴会厅内的所有人,一根手指死死地指着云太息,状若疯狂。

        “哈哈哈……你一定是在骗我……一定在骗我对不对?我爹他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不可能!”

        “你一定在骗我……一定在骗我……”

        她咆哮着,疯狂大笑着,转身离开了宴会厅……

        林刀本欲追赶,云太息伸手,将其拦下。

        “就让她去吧……我会将她带回来的……”

        说罢,云太息叹了口气,看向辰御天。

        辰御天微微点头,冲着云太息微微抱了抱拳,“那就有劳了。”

        云太息点头,旋即一步迈出间,脚下祥云飘升,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骤然消失在了宴会厅内。

        至此,风雪山庄的血案,真相大白。

        经历了连番惊讶的众人纷纷从各自的座位上站起了身,准备各自回房,或是去做应该做的事情。

        公孙也离开了宴会厅。

        他要去照顾与救治刚刚才被从封锁房间中救出来的武霖铃。由于风雪胡乱使用致幻药物,此女已经命在旦夕。

        “古凰姑娘,还请留步!”

        就在公孙离开之后,辰御天忽然出声叫住了正准备从房门离开的古凰。

        顿时,无论厅内还是厅外,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在了古凰的身上。

        古凰更是无奈回头,盯着辰御天,开口。

        “辰大人,还有什么事情么?”

        辰御天淡淡一笑,目中却是冷芒一闪,“虽然风雪的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但姑娘你的事情,我们都还没有好好算一算呢……”

        听到这话,古凰的面色骤然一变!

        ……

        ……

        风雪山庄之外,一条疯狂的人影,疾驰飞掠。

        云太息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深深叹气。

        他知道若说出当年真相,风雪势必无法相信,但若隐瞒下去,又绝非自己本心所向,再三思虑之后,他还是决定说出来。

        或许,当初死亡的三位哥哥,心中所悔恨之事,便是这个了吧。

        从云太息口中听到当年的真相之后,风雪感觉,自己十多年的所坚信的东西,瞬间崩塌了。

        她坚信父亲是被他的兄弟们背义所杀,结果真正背义之人,竟是父亲……

        她坚信泪无悲三人是当年屠杀自己和娘亲的幕后主使,但结果,似乎也不是这样……

        她更坚信义父当年所告知的真相,但现在看来,似乎也是虚假的……

        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坚信的东西,竟然都是虚假的?

        意识到这些的刹那,风雪顿时感觉自己的这十五年过的竟是那么的可笑……

        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十五年……

        这是多么可笑的悲哀……

        风雪疯狂大笑,一抹苦涩,浮现在嘴角。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云太息所说的一切,在云太息说道父亲风无惑背义忘恩抛弃兄弟情义的时候,她是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那样的事。

        但云太息说的又是那么真实……仿佛身临其境。

        所以她相信,如果不是亲身尽力过的话,是很难说的如此真实的。

        “这十五年,我都是在被人欺骗么?”

        风雪在雪地飞掠,掀起风雪飞扬,弥漫虚空,形成一幅壮观之景。

        她面露苦涩,但目中,却有着坚定。

        “不!我不相信义父这么多年来都是在骗我,我一定要回去,向义父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她脚下的速度陡然加快,向着断裂的铁索道直冲而去。

        后面,云太息皱了皱眉,同样加快了速度。

        很快,风雪来到了悬崖边上。

        而就在她踏足悬崖的一刹那,她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一股淡淡的杀机,骤然出现!

        风雪神色一凝,长剑蓦然横聚至胸前,神色警惕,环顾四周。

        “是谁?快出来!”

        她冷哼一声,警惕地环顾四周,周身神经,在这一刻尽数绷直变紧,体内的内力,也是随着缓缓运转而开。

        一股浩瀚的内力波动,于虚空中回荡。

        但却没有任何人回应她的话语。

        风雪眉头微皱,她能感觉到,那股虚空中的杀机,已渐渐浓重。但散发杀气之人,却似乎始终,没有出现。

        跟在她身后的云太息也微微皱眉。

        他并未感觉到那股杀机,但从风雪的反应,却不难看出,她必然是遭遇了强敌。

        但四周,却并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存在。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云太息迟疑之际,天空之中,异变突生。

        就在风雪蓄足内力,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强敌之时,天空之上,却是有一柄长剑,携带剑道真意,破空而来。

        ……

        ……

        古凰看着辰御天,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僵。

        “辰大人说笑了,我的事情不是早就已经聊得很清楚了么?”

        辰御天眉头一挑,盯着古凰,开口,“哦?是么?那不知你联合风雪说谎欺骗我们,又是为何啊?”

        古凰笑了笑,开口,“大人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既然你已经知道那风雪就是此案的真凶,难道还看不出来我其实是被她胁迫而不得不跟着她一起说谎么?”

        “是么?”玄曦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盯着古凰。

        “当然了,其实当初,在还没有吃午饭的时候,风雪就先找到了我,她要我一会儿主动去给秦无息送饭,然后她再顺着我的话主动与我一起去送饭。这一切都是她事先就计划好的,我只是受她的胁迫,不得不从罢了。”

        古凰极为诚恳地表示。

        辰御天微微点头,嘴角一翘,目光别有深意地看着古凰,“只是这样么?”

        古凰疑惑,看着辰御天,问道:“难道辰公子你对我,还有另外的怀疑么?”

        “当然!”辰御天微微点头,指了指山庄后面,厨房的方向,微微回头,目现明亮之芒。

        “还记得我曾经向你询问过有关那封锁房间的事情么?”

        “当然记得。”古凰点头。

        “那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回答我的么?”

        辰御天目光一凝,定格在古凰脸上。

        古凰一笑,双目微弯,盯着辰御天,“当然记得。我告诉你那房间中放着一个牌位,牌位上的名字正是风无惑……这些我都是从那个不听从命令而偷偷看过那个房间的仆役口中听说的,难道这也不行么?还是说你觉得我当时对公子你说了谎?”

        辰御天嘴角一弯,笑了,“你当然是说了谎了!”

        此言一出,古凰顿时吃了一惊!

        周围还未来及离开的昊乾等人,也是有些惊讶地看着辰御天。

        只听辰御天解释道:“我想你应该从来都没有注意过,你的这句话中,一直存在了一个很大的漏洞。”

        “漏洞?”古凰心中一沉,面上不露声色,盯着辰御天。

        “正是!你这段话虽然编的真实可信,可你最大的败笔,就是将说这段话的人,推给了一个普通的仆役。”

        “哦?”古凰秀眉微挑。

        “众所周知,风雪山庄的仆役,清一色的几乎都是女子,你也曾说过,风雪只公开雇佣侍女,所以这风雪山庄中的仆役,都是女子。”

        “不错!”古凰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普通女子,在烛火昏暗的房间,是如何看清那封锁房间内的牌位上的名字的?”

        说到此处,辰御天的声音猛然提高!

        “这……”

        “你曾说她是透过房门偷看的,透过房门偷看不外乎两种方法,其一是捅破门上的窗户纸,其二是通过门缝,这两种方法,无论哪一种,由于视野的局限性,看到的东西势必不会太多,能够看到牌位已经是极限,更遑论是写在灵位上的字?”

        “那房间一直紧锁房门,光线昏暗,虽然点着烛火,但却并不是很明亮,如此环境之下,上述两种方法中的任意一种,就算是功力高深的武者,目力怕也看不清晰牌位上的字,更何况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呢?这便是从一开始,我便对你这句话保持怀疑的原因。”

        辰御天字字掷地有声,看着古凰。

        古凰的面色微微有些难看起来。

        “且公孙方才告知我,被关在那个房间中的武霖铃,身上多处损伤,其中几处还非常新,根据伤势推断,应该就是近几日所留。而这几日,风雪一直都在我们面前假扮武霖铃,是以绝对没有机会去虐待她。那么那些伤势又是何人留下的呢?”

        “答案呼之欲出,很明显,那些伤势应该是你们这些侍女虐待她之后留下的。”

        辰御天伸手一指古凰身后的全部侍女,目中精芒爆闪!

        “而这么多侍女之中最有可能者,便是你!古凰姑娘!”

        古凰沉默,脸色沉凝,周遭气氛,一时再度严肃起来。

        所有人都是盯着古凰。

        就在这时,辰御天又开口了。

        “哦,对了,顺便一问,你……究竟是刀锋四象二十八星宿之流中的哪一位?”

        听到这话,古凰的神色,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变化!

        甚至,就连一直游离在案件之外,那名为原武极与梦红颜的两人,在听到这句话后,目中都是闪过一抹隐晦的震惊之色!

        “你在……说什么?”

        辰御天微微一笑,“你不用再装了,我知道风雪在你们组织当中应该是被叫做武智童女,对吧?”

        听到这话,古凰彻底震惊了!

        武智童女之事,即便是刀锋组织内部,也并不是人人知晓,为何眼前这个完全不算是与组织有关的人,会知道这样的隐秘?

        “你不必惊讶。”辰御天淡淡一笑。

        “我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了她的身份,而你的身份,我也有过猜测,还记得那被你砍断的铁索道么?”

        古凰再度沉默不语。

        “当时我在查看索道被毁的一端时,曾发现在其上有很浓郁的灼烧过的气息,并且留下了极为明显的痕迹,由此,我断定你在砍断索道之时,一定使用了火属性的内力,而在刀锋组织的四象二十八星宿之流当中,能够使用火相内力者,唯有四象朱雀或者是四火星宿。”

        “你既然能够使用火相内力,那么必然就是这五人之中的一个!说罢,你究竟是谁?”

        辰御天淡然一指,质问古凰。

        听罢,古凰忽然抬头,露出明媚笑容。

        “哈哈哈……辰公子,你真不愧是让箕水豹栽了跟头的人啊……”

        她疯狂大笑,属于古凰的气质瞬间消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别样的霸气。

        灼热雄浑的内力波动,自古凰体内席卷而开,令得周围众人,纷纷色变,向后暴退!

        凌若音眉头一挑,玉手伸出,霞光流转,化作护体罡气,抵御袭来的凶猛内力波动。

        原武极与梦红颜目光微凝,盯着辰御天,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辰御天手中,折扇化现,在虚空中旋转,喷薄神芒,在其与玄曦身前,凝结成了一面光盾,抵御内力冲击。

        林刀将林韬、韩桐护在身后,右手握刀,神色出奇冷静,但目光,却是微微有些复杂,看着原武极二人。

        内力波动,在宴会厅内横冲直撞,不少家具因承受不住住这股强猛之力,而四分五裂开来。

        古凰手中燃起虚幻的火焰,嘴角带笑,盯着辰御天。

        “辰公子,你猜的丝毫不错!”

        “本姑娘,正是四象二十八宿之中的四象朱雀,你满意了么?”

        “四象朱雀?”

        辰御天微微吃惊,这股内力波动,早已达到了罡气离体圆满层次,莫非刀锋四象之流,实力都是如此之强么?

        “之前我原本还觉得箕水豹栽在你的手中是他太笨,不过现在我明白了,不是他太笨,而是他的对手太聪明……”

        “你是一个有意思的对手,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

        说罢,朱雀身后内力卷动,一对虚幻的火之翼浮现,带着她化作一道赤红流光,骤然之间,已经掠入天际……...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9361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