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六 当年的真相(续)

章二十六 当年的真相(续)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毒雾中传来,令得贺无情等人,心神一跳。

        他们听得清楚,那叫声,似乎正是属于大哥泪无悲的。

        “大哥!”

        “老大!”

        几人心中担忧,各施手段,欲冲破这毒雾。

        只见秦无息神色一凝,右手赤龙剑隐现,一道火红电芒乍现虚空,竟直接将这笼罩周身的毒雾,劈成了两半。

        “二哥,好样的!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贺无情振奋一呼。右手紧握成拳,一拳向前轰出!

        “轰……”

        凛冽拳风呼啸,如狂飙席卷,竟是顷刻间,吹散了周遭大片的毒雾。

        随着毒雾吹散,眼前之景逐渐清晰,这时,贺无情双目收缩,他看到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二哥秦无息的身后。

        “二哥,小心!!”

        话语方才出口,就见身后那人影,举起了右手,其上寒光闪烁,竟是戴着一对铁爪!

        寒芒一闪,秦无息的身形顿时倒下,其身后的人影,则是在一闪之下,消失不见。

        贺无情神色一凝,警惕四周,他知道,对方的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就是自己。

        然而片刻之后,还未完全散去的毒物之中,传来了乐无欢的闷哼之声。

        紧接着更是有着兵器交接发出的金铁交击之声传来。

        显然,乐无欢与那神秘人影,正在战斗。

        贺无情眉头微皱,旋即汇聚全身内力,冲着那金铁交击之声传来的地方,奋力挥出一拳!!

        “呼……”

        拳风卷动尘埃,犹如在这平地之上,掀起了一股剧烈的暴风,那里的毒雾在触及的一刻,被尽数吹散,不留一丝痕迹。

        碧绿色的毒雾散开,隐隐可见两道人影在其中缠斗。

        “四弟!三哥来助你!”

        贺无情大喝一声,整个人直接向着那缠斗的两道人影冲去,同时右手虚握,一柄三尺长短的苗刀,出现在其手中。

        毒雾中,乐无欢长枪挥舞,一枪接着一枪,攻向对面的人。

        方才在毒雾之中,此人突然出现在其身后进行偷袭,如果不是自己衣服里面时常穿着一件软甲,此刻恐怕已被重创。

        即便如此,情况却依旧不容乐观。

        因为眼前的这个神秘人,功力实在强横,自己已经用尽全力,却依旧无法伤害到其分毫。

        “叮……”

        清脆的金铁之声不断响起,一道道神芒在碰撞之中闪现,残余内力波动化作劲风四射而开,四周无数山石不断崩裂。

        蓦然,一道冷锋从天而降,挤入这被双方内力封锁的空间!

        “四弟,闪开!”

        贺无情低喝,凌厉刀气从天而降,向着那戴着铁爪的人影,狠狠劈下!

        乐无欢应声而退,向后踏出三步,与神秘人影拉开了距离,神秘人影见状,不退反进,在乐无欢退后的一刹那,向前猛进三步!

        “来得好!”

        贺无情眼中冷芒一闪,手中的苗刀以一种无匹的威势,生生劈下,目标,正是那神秘人影前进三步后会出现的地方。

        然而,就在此刻,神秘人的嘴角微微裂开了一条缝隙。

        此时,他正要踏足第三步。

        “糟糕!”

        贺无情的眼瞳骤然一缩,他看到那神秘人迈出的第三步,比之前的步幅,略微小了半步左右。

        这半步,看起来虽微不足道,但却足以躲过自己的攻击。

        一刀斩空,贺无情不敢有半分迟疑,身影一扭,脚步一转,整个人直接横移出去七步距离,远离了落下的位置。

        而就在他离开的同时,铁爪带着赤红之芒,划破虚空!

        “反应很快嘛……”

        一道轻笑声忽然响起,听到这笑声,刚刚稳住身形的贺无情顿时愣住了。

        一道杀机猛然出现!

        “老三,小心!”

        乐无欢神情一变,长枪以刁钻的角度刺出,带着一丝丝凝聚而起的微弱枪势,直接刺向贺无情身后。

        然而贺无情却好似完全没有发现这逼近的威胁,目光死死盯着眼前最后一丝毒雾笼罩着的人影,目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长枪破空,带起一连串血花!

        毒雾溃散,露出了其后的人影。

        贺无情面色剧变,望着眼前的人影,嘴角微微扯出了一抹悲哀的笑容。

        “我猜,你应该是没有想到会是我吧?三哥?”

        一个人淡淡一笑,手中铁爪滴着鲜血,盯着贺无情。

        乐无欢在看清那偷袭者的容貌后,同样是面色剧变!

        “老五,竟然是你?!”

        此人,正是他们结拜兄弟中排行最小的……风无惑!

        ……

        ……

        宴会厅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无比惊讶地看着云太息。

        真正背义负恩的,居然是风无惑?

        如此真相,就连辰御天等人都惊讶了,这转折也未免太戏剧性了吧!

        “你胡说!”

        风雪暴喝,一股强横的内力爆发开来,冷冷瞪着云太息。

        “我父亲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休要颠倒黑白!”

        云太息叹气,目光微微看了风雪一眼,笑了,“当时的我,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等背义之事,可现实,却狠狠打破了我的幻想……”

        “你胡说……”

        一股劲风自风雪体内席卷而开,代表着她此刻极端愤怒的内心。

        云太息缓缓叹了口气。

        ……

        ……

        望着眼前朝夕相处的兄弟,此刻竟成为了背义负恩的刽子手,贺无情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无声的痛,蔓延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一丝嘲讽苦笑,涌上脸庞。

        其面前,是伤害了兄弟的罪魁祸首,是背弃了兄弟情义的刽子手,是眼前一切的始作俑者。

        但贺无情,去下不了手。

        即使他明知道,眼前人绝不可能放过他们兄弟四人。

        “你为何……要这么做?”

        贺无情迟疑着,开口质问!

        泪无悲与秦无息拖着残躯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目光复杂,盯着风无惑。

        风无惑笑了笑,看了看面前伤的伤,残的残的兄弟四人,微微开口。

        “三哥,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贺无情顿时面色一变,一抹阴沉之色用上了眼眸。

        泪无悲与秦无息沉默无言,微微低下了头,握紧了拳头。

        “果然……你的目的就是赤阳心法……可区区一本心法,就足以让你将我们之间的兄弟情义置之不顾了么?”

        泪无悲微低着头,沉声开口。

        风无惑哈哈大笑起来,就像是听到了这是金额上最好听的笑话一样。

        “兄弟情义?!恐怕也就只有你们这样的笨蛋才会相信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吧?”

        “什么?”

        泪无悲四人纷纷神色一变1

        “兄弟情义?这种东西在我这里,不值一文!”风无惑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兄弟四人,哈哈大笑起来。

        “所谓的兄弟情义,不过是你们这十多年来的自作多情罢了!”

        泪无悲与秦无息相视一眼,目中露出苦涩至极的目光、

        “既然你这么轻视兄弟情义,将其贬低的一文不值,那你当年又何必要执意与我们四人结拜?既然你如此轻视兄弟情义,那你为何又要与我们演十多年的戏,你不累么?”

        乐无欢悲愤地质问,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风无惑。

        然而风无惑闻言,却是再度哈哈一笑。

        “你不说我倒是快要忘了……四哥,当年我与你们结拜,只不过是想要借助你们四人在江湖中的名气,成为让我进入江湖的跳板罢了……”

        “而如今,你们已经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

        风无惑的话语,字字诛心,如同一把剔骨尖刀,一刀一刀,割在贺无情、乐无欢、秦无息以及泪无悲的心上。

        使得他们的心,千疮百孔!

        “够了!”

        贺无情陡然大喝,目中满是阴沉之芒,手中的苗刀,更是爆发出一股极为冷冽的杀意1

        “我们,都看错了你!从一开始,便看错了你!既然你不把我们的兄弟情义当一回事,那么从今往后,你与我们之间的兄弟名分就此断绝!从今往后,我们与你之间,再无任何情义可言!”

        听到这话,风无惑笑得更厉害了。

        “往后?你们还有往后的日子么?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若是乖乖地交出赤阳心法,看在兄弟一场份上,我或许还可以请首领为你们留一个全尸,否则……”

        “统统去死吧!”风无惑冷冷一笑,手中的铁爪闪现寒芒。

        “和你这样的人,真的没有任何话可说!”

        “赤阳心法,我们绝不会交给你,至于想要杀死我们,也要掂量一下你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才行啊!”

        贺无情冷冷一笑,手中苗刀划开虚空,掀起了新一轮的战幕1

        “哦?我到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1”

        风无惑冷冷一笑,一步踏出间,手中赤虎爪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一刀一爪,迅速在虚空交击1

        叮……清脆的金铁之声响彻虚空,刀与爪一触即分,电光闪烁间,两道人影已经交手了数十回合。

        风无惑的神色渐渐地变了。

        贺无情的功力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显然,对于这个朝夕相处的兄弟,他并不太了解。

        风无惑目中渐渐显现出了杀机!

        “三哥,没想到你藏的也很深啊!”风无惑冷冷一笑手中铁爪不停,直接攻向贺无情周身各大要害。

        贺无情神色冷静无比,手中的苗刀冷静的在虚空中微微舞动着,精准而准确的进行防御,直接将铁爪阻拦。

        风无惑微微冷笑。

        其手中的铁爪,如闪电一般,化作一道道凌厉爪芒,直接在贺无情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贺无情渐渐落入了下风。

        手中的苗刀也渐渐有些支架不住风无惑的攻击。

        眼看自己就要落败,贺无情目光无意间扫向了周围一个陡峭的悬崖,悬崖之下,乃是万丈深渊,任何人掉下去,都必死无疑。

        贺无情目光微微闪动,似在迟疑,旋即一道精芒微微闪过,手中苗刀化作一道模糊刀影,狠狠地斩在了风无惑的身上。

        然而被斩中的风无惑却是一阵模糊之后消失不见。

        竟然只是一道残影。

        贺无情来不及多想,身形暴退,而他退后的方向,正是方才看到的那处悬崖。

        风无惑显然没有发现悬崖的存在,看到贺无情后退,下意识的迈步追了上去,却见贺无情嘴角微微露出一抹冷笑,整个人渐渐朝着悬崖靠近。

        风无惑紧追不舍,欲他置于死地!

        贺无情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很快,便来到了那处悬崖的边上。

        一旁的泪无悲、乐无欢、秦无息见状,神色骤然一变,“莫非,老三是想……”

        此时,风无惑也终于发现了悬崖的存在。

        “难道说……你想……”

        然而已经晚了,只见贺无情咧嘴笑了笑,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向着悬崖下方,纵身一跃!

        “你猜得没错!既然杀不死你,那就让你与我一起共赴黄泉吧!”

        贺无情脸上绽放出灿烂无比的微笑,右手却是如同铁钳一般,紧紧抓着风无惑的手,向着悬崖下方坠落而去……

        “不……不要……”

        风无惑的眼中满是恐惧,但他却挣脱不了贺无情的钳制,眼睁睁随着他坠落悬崖……

        泪无悲、乐无欢、秦无息三人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一般,泪水,渐渐模糊了三人的双眼……

        撕心裂肺的呼喊,传遍悬崖……

        “老三……”

        ……

        ……

        听完云太息的讲述,所有人都愣住了。

        原来当年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么?

        “后来当我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被师父救了,原来他刚好偶然间从山下经过,发现我竟然命大没有摔死,便将我救了回来,我也曾经询问过他关于你父亲的尸体的事情,他告诉我他发现我的时候,你父亲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我一直以为你父亲当年没有死,却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遭遇道莫名的刺杀,……我虽然不知道那刺杀是从何方而来,但却可以确定,当年的大哥他们,并没有买通任何人要你们母女的性命……”

        “你们恐怕,被人欺骗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9258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