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五 当年的真相

章二十五 当年的真相

        云太息来了,带着一声叹息,出现在宴会厅中。

        风雪没有注意到他,脸上依旧带着冷笑,望着公孙。

        事实上,不只是她,宴会厅内的众人,也几乎没能发现他的出现,这是云圣独有的秘法,以云烟的无形无相幻化,将自身掩盖,让功力不到之人,无法察觉。

        “她没事吧?”辰御天开口,虽然没有具体的指名道姓,但云太息明白,他问的是武霖铃的情况。

        云太息微微摇头,叹气,“不算是太好,公孙先生说她长期遭受致幻药物的侵袭,神智已经混乱不堪,很有可能永远沉浸在幻觉之中,无法苏醒。”

        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难怪公孙会如此生气了……

        这时,昊乾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风雪,质问道:“你为何要杀死泪帮主?”

        听闻此言,风雪笑了!

        她笑的很疯狂,就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为什么要杀死他们?这个问题,你去问他啊!”她笑着指着辰御天开口,“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身份,对于当年之事,应该也都了解了吧?”

        辰御天点头,叹了口气。

        “好……好啊……既然你不肯说出来,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风雪大笑一声,看了辰御天一眼,转而盯着昊乾,缓缓开口,“那三个畜生,在十多年前,为了赤龙主留下的宝物,竟不顾十多年的交情,对我父亲痛下杀手……若如此也就罢了,这三个畜生,在杀了我父亲之后,竟然还派人杀到了我的山庄之中,欲斩尽杀绝,我娘为了保护我,惨死在了那些贼人的手中……”

        “你们说,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兄弟么?亏他们平日里对我父亲以兄弟相称,可翻起脸来,却比任何仇敌还要心狠……你们说,这天下有这样的兄弟么?有么?”

        “我的爹娘,还有我的家,全部都毁在了这三个畜生的手中,你说,他们该不该杀?”

        风雪不停地质问着辰御天与昊乾等人,状若疯狂。

        “如果……如果当年不是义父偶然路过那里,恐怕也就没有了今天的我,所以,自从当年离开雪峰的那一刻,我便发誓,一定要将那三个畜生不得好死……”

        “可是当我用风雪的身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看到竟不是他们害怕的嘴脸,而是后悔……哈哈哈……后悔?与其现在悔恨,为何当年还要对我们母子痛下杀手?与其现在悔恨,当年为何还要见利忘义,对我父亲杀人夺宝?”

        “他们既然喜欢宝物,我就让他们,死在当年掠夺而来的神兵之下……”

        说到最后,风雪的脸近乎扭曲,目中杀意充斥,盯着众人。

        听到她的话后,辰御天怔住了。

        风雪所言之事,前半部分他已经从六都舒天的消息得知,但后半部分,却是从未听说过,若泪无悲他们当年的确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么……的确是该死!

        以江湖道义而言,风雪,并没有做错……

        但若以大玄王朝的律法而言,她却依旧犯下了杀人重罪!

        “杀掉他们,我从不后悔1”

        风雪大笑一声,旋即神色略微带着一丝遗憾,笑了。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昔年我父亲的结拜兄弟,还有一人,可此人我却至今,都没能知道的他的踪迹,只知其姓名,叫做贺无情……”

        “也不知他如今,是否还活着……”

        “唉……”

        几乎就是在风雪话音落地的一刹,在这宴会厅之中,辰御天与玄曦二人的身旁,骤然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叹息之音,那以云圣独门武学遮掩身形的云太息,他的右手轻轻一挥,身体顿时缓缓浮现而出,呈现在众人面前。

        看到他豁然出现,厅内的众人纷纷吓了一跳!

        风雪满脸敌意,心中暗自警惕,盯着云太息,“你是谁?”

        她目光闪动,似有无尽的恐惧隐藏其中,眼前之人竟然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不被此地的任何人发现而进入其中。

        这般功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她。

        云太息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凝视着她的脸,久久不放。

        片刻后,他叹了口气。

        “没想到你都已经这么大了……当年最后一次见你之时,你还是一个只会抓着膝盖叫我三叔的小丫头呢……一转眼就已经出落得如此标致了……”

        闻言,风雪的面色猛然大变!

        一抹震惊,伴随着惊惧,出现在她的眼中!

        “你是……贺无情?”

        云太息再度叹了口气,旋即目光微微闪动,看着风雪。

        “你如果愿意这么叫的话,我不会介意。但三叔必须告诉你,你错了,这么多年,你一直都错了!”

        “错了?”

        这两个字,如同一道雷霆,骤然在风雪的心中炸响,让她的心,猛然一颤!

        “我错了?我哪里错了?”

        “你根本没有理解,大哥他们目中的悔恨,究竟是什么意思……”云太息叹气,望着风雪,目光复杂。

        他,便是当年在赤龙主洞府销声匿迹,与风无惑等人共同结义的最后一人,贺无情。

        这一点,在山洞之中见到他之后,辰御天他们便是从其口中得知。

        也正是因此,辰御天才会拜托他们师兄弟前来帮忙,因为他很清楚,这次的事件,恐怕只有当年的贺无情出面,方才能够圆满化解。

        而现在,也到了化解的时候。

        “我没有理解?”风雪疯狂大笑,神色狰狞,看着云太息,“你说我没有理解?那你倒是说,他们若不是悔恨没能够对我斩草除根,又是在悔恨什么?”

        云太息的叹息更加沉重了。

        “光凭这句话,我便清楚,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悔恨,究竟是什么?”

        “你少给我在这里装模作样?当年赤龙洞府一事,你无故消失,说不定我父亲的死,你也有一份责任,原本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但我没想到在我杀死乐无欢报仇的时候,他竟然说见到过你,所以我在杀死了秦无息之后,刻意将尸体移至断魂崖,目的就是想用那具尸体引你出现,却不想……让秦无息留下了指证我的死亡留言!”

        风雪狞笑,一股磅礴之力,自其体内爆发而开!

        “既然你此刻又出现了,那就为我父亲偿命吧!”

        话落,风雪身影如电,手中寒芒乍现,一柄长剑,闪现而出!

        长剑寒锋闪烁,一抹杀意,扩散而出,直冲云太息的胸口,暴刺而来。

        云太息痛心地叹了口气。

        他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轻轻一甩!

        “啪……”

        磅礴内力呼啸而至,风雪只觉得脸上一疼,一个火辣辣的掌印,骤然出现!

        “你——”

        “偿命?若说偿命,我才应该让你的父亲,偿命!”

        云太息的语气骤然一变,神色阴沉,盯着风雪,吐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为之愕然的话1

        “你……什么意思?”

        风雪被打蒙了,满脸茫然,目中隐隐有着恐惧攀爬而出,盯着云太息。

        云太息再度叹气,看着风雪,目光之中,露出追忆,“我本不愿再想起当年之事……但却有责任,让你知道这一切……”

        “那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随着他的讲述,众人的思绪,也仿佛跟着他,回到了十五年前的赤龙洞府,回到了那个令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变的下午……

        ……

        ……

        “前面,便是赤龙主坐化陨落之处……”

        泪无悲带着满身伤痕,看着前方一座尘封许久的洞府,面露喜色。

        其身后,秦无息、贺无情、乐无欢、风无惑四人同样遍体鳞伤,望着眼前的洞府,神色惊喜万分。

        穿过无数危险机关,他们终于……来到了这里……

        赤龙洞府的周遭,有无数阻止人入内的机关,但真正到了赤龙主坐化的位置,却是没有了半分危险,五人没有费半分力气,便进入了这座宝库。

        洞府空荡荡的,五人走进洞府,迎面便是看到了一句风干了的枯骨,盘坐在石台之上。

        这自然便是赤龙主的遗体。

        没想到这么一个绝代强者,最后的归宿竟是如此。

        一行五人盯着赤龙主的骸骨,心中不由有些唏嘘。

        “赤龙前辈,我等无意打扰,若有冲撞之处,还望见谅……”

        泪无悲领着一干兄弟们对着那骸骨拜了两拜。

        秦无息、贺无情、风无惑以及乐无欢四人同样对着骸骨拜了两拜,这是对于前辈的尊重,也是他们对于强者的尊重。

        即便这强者已经作古。

        然而,就在五人对着骸骨拜过的一刹那,地面骤然剧烈摇动起来,轰隆隆作响。

        “轰……”

        五人连忙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神色警惕,看着周围,

        地面的摇动持续了许久之后,方才缓缓停息。

        而在这摇动停止之后,一道石门骤然开启,一个石室,出现在了五人的面前。

        “这是?”

        所有人的脸上布满了狐疑,看着眼前的石室,面面相觑。

        泪无悲沉吟片刻,紧了紧手中的兵器,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向着石室靠近。

        一步,两步,三步……

        在石室内小心地踏出三步之后,泪无悲方才微微地松了口气,正欲喊兄弟们过来,地面却再度摇晃了起来。

        “大哥……”外面的几人面露担心,握紧手中兵刃,准备随时冲进去。

        泪无悲神色同样凝重,但却对着兄弟们轻轻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数息过后,摇动停止,石室地面,出现了一道暗门,暗门下方,一个高台缓缓升起。

        泪无悲以及外面众兄弟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这是……”

        就见那从暗门下缓缓升起的高台上,放着三件流转着赤红神芒的兵器以及一本泛黄的古书。

        五人的目光,尽皆被那本古书所吸引。

        它看上去已经很破旧了,也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书页已经泛黄,一种时间的沧桑感,在打开书的一瞬间,扑面而来。

        赤阳心法!

        这是赤龙主生前所修炼的功体秘籍。

        也是天下人最想要从此地得到的东西之一。

        五人目光火热,盯着古书。没想到全天下都疯狂寻找的东西就这么被他们兄弟们得到,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泪无悲看了看自己的兄弟们,脸上同样掩饰不住地高兴。

        “兄弟们,此番我们得此至宝,势必会引起天下人觊觎,这赤阳心法,大哥提议,就由咱们五兄弟共同参悟修炼,也好对抗即将来临的无止境杀机!你们觉得如何?”

        “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兄弟们绝无二话。”贺无情第一个开口,表示同意。

        其他人陆续开口表示同意,泪无悲点了点头,随即和兄弟们一起,将目光投向了石台上的那三件神兵。

        那分别是一杆长枪、一柄长剑以及一对赤红色的铁爪。

        这三件神兵每一件都弥漫着赤红的霞光,一看便知绝非凡物。

        “这三样东西,大哥我就吃亏一些,就不要了……你们几个看看有没有趁手的。”

        “这三样东西没有一样与我合适,我也不要了。”贺无情微微摇了摇头,站到了一边。

        秦无息看了看那红色长剑,轻轻将其拔出,一道剑气骤然爆射而出,脚下的石板,断作了两截。

        “好锋利的剑,此剑正合我意,我就不客气了。”秦无息眼睛一亮,赞叹道。

        乐无欢拿起了那长枪,试着挽了几个枪花,道道赤红枪芒闪现,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危险气息。

        “这把枪很好,我要了。”

        “既然二位兄长都找到了自己所需之物,那这对铁爪,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风无惑上前,拿起了那一对铁爪,微微一笑,将铁爪戴在了手上,比划了两下,数道爪芒电光般激射,在附近的石墙之上,留下了几道深刻的痕迹。

        “很好,既然各位兄弟都找到了各自所需,那我们就先离开此地吧……”

        泪无悲冲着三人微微点了点头,接着率先离开了洞府。其他四人见这洞府也再无其他宝物可寻,纷纷跟着离去。

        然而,就在他们离开赤龙主陨落之地,来到洞府的最外围之时,异变忽然发生了。

        一阵诡异的绿色烟雾骤然飘来,将洞府前的空旷地带尽数笼罩。

        “大家小心,此物有剧毒!”

        泪无悲连忙提醒众人,随即封闭鼻息,以防自己将那毒物吸入体内。

        而这时,一道人影,诡异的来到了他的身后,举起了锋利的铁爪。...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9044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