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四 真假武霖铃

章二十四 真假武霖铃

        风雪山庄,封锁的房间之前,云太息师兄弟骤然现身,看着站在门前的公孙,云太息微微开口问道。

        “阁下可是药圣传人公孙煜先生?”

        公孙回头,看着眼前二人,神色微微一愣,旋即微微作揖,开口,“正是,敢问二位是何人?”

        “在下云圣传人云太息,这位是师弟云叹息,我们是听了辰御天辰兄的话,特地到这里来帮助你的。”云太息道明原委。

        “原来是辰兄安排的。”公孙轻轻点了点头,他虽然已经知道辰御天叫他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但还是没想到,他居然还给自己安排了两个如此强劲的帮手。

        “不知辰兄可有跟你们说过要来做什么?”公孙微微沉吟了一下,看着二人。

        云叹息皱眉,微微摇头,“他只说是来救一个人,但并没有说明那个人的身份。”

        “哦?是么?”公诉神色微微一动,“他跟我说的是趁着他此刻召集众人分析案情的时刻,叫我进这个房间一探究竟!”

        “哦?那我们到底要做什么?”云叹息疑惑,摸着后脑勺,不会所措。

        云太息微微叹了口气,“不管做什么……看来我们的目的,应该就是这个被锁住的房间了……这里,当年似乎是弟妹的房间……”

        云叹息轻轻叹气,留下一脸懵的公孙,来到了房间门前。

        “弟妹的房间……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们还是打开锁看一看里面究竟有什么吧……”云太息摇头,一只手摸上了门上的铁锁,微微一用内力。

        只听得“咔”一声,铁锁应声而碎!

        公孙微微吃了一惊,看着云太息脸色微有异样,打开了房门。

        “吱嘎……”房门打开,一幕异样的场景直接呈现在了三人面前,令得三人瞳孔骤然收缩,紧接着,公孙以及云叹息的脸唰一下就红了。

        “我靠……这是什么啊……”云叹息骤然转身,捂住了双眼,一张脸通红一片。

        公孙虽然没有他那么夸张的表现,但一张脸依旧红的厉害。

        只有云叹息盯着眼前的一幕,微微皱起了眉头。

        只见正对着房门的地上,摆放着许许多多巨大的铜镜,铜镜从里至外错落放置,每一面铜镜面前,都摆放着两根巨大的蜡烛。

        在这些呈环形拜访的铜镜中央,一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女子,静静地躺在地上,眼神迷离,神智错乱。

        更加令人惊奇的是,此女的面容,竟然与武霖铃一模一样!

        “师兄,非礼勿视啊……”云叹息转过身来捂云太息的眼睛。

        云太息一把拍走了他的手,“别闹,这个姑娘似乎有些不对劲。”

        公孙此时也发现了,这姑娘明明睁着眼睛,可为什么见到他们打开房门,却没有丝毫反应,而且看她的眼神迷离混乱,似乎正沉浸在梦幻之中一般。

        云太息摸了摸下巴,脱下自己的外衫走到了房间之中,用衣衫将少女的一丝不挂的身体遮住,微微看了看四周。

        四周,每一面铜镜之上,都倒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摆设,对于一个赤身的女子而言,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这,不但是肉体的伤害,精神上的伤害,恐怕会更大。凶手,究竟与她有何深仇大恨,竟然要这么折磨这个女子。

        云叹息和公孙也走了进来,看着那些铜镜,微微摇头。

        云太息目光环视四周,神色微微一凝,盯着一旁的桌子。

        就见那桌子上,放着许许多多的草药,不少草药已经被捣碎,杂乱的掺和在一起。

        “公孙先生!”云太息连忙将公孙叫了过来,指了指桌子上面的草药,“你看!”

        公诉神色一凝,抓起一把草药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蓦然面色大变,走到那眼神迷离混乱的少女身前,一把掀开了衣衫的一角。

        透过掀开的缝隙,公孙看到了许多长针留在身体上的伤口。

        微微沉吟片刻,他双目闪动,从身上取下银针包,从其中取出一枚银针,轻轻注入一丝药灵内力之后,刺入了少女的玉臂之中。

        片刻,他拔出了银针。

        银针之上,淡淡的青紫色神芒微微流转,公孙见状,灵觉直接笼罩少女,一只手掌轻轻抓住了少女的纤手,微微注入内力。

        随着内力的注入,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又过了数息,他轻轻收回了内力,深深舒了一口气。

        “果然是制造幻觉的药物!”公诉双目闪动,一丝凝重之色一闪而过,“原来她打得竟然施展这个主意,还好发现得及时,不然恐怕就晚了。”

        “公孙先生,这是……”云太息和云叹息都是疑惑加迷茫地看着他。

        公孙指了指桌上的那堆药物,“这些是摄心丹的炼制药材,二位的师父既然是云圣前辈,想来应该知道这种丹药吧?”

        “摄心丹?就是五十年前那个摄天教研究出来的摄心丹?”云叹息大吃一惊!

        公孙点头,神色凝重地看着他。

        “可是我听说摄天教早就已经被灭门了啊!为什么这里还会出现这种邪恶的丹药?”云太息摸了摸下巴,目露古怪之色。

        “摄天教的确已经被灭门了。”公孙点了点头,虽然五十年前的浩劫并没有让这个教派覆灭,但当年的那些余孽,也在白水县的那桩案子里伏法,如今的江湖中,的确已经没有了摄天教。

        而且,公孙也发现,这里的摄心丹配方并不完整。

        “凶手应该是想要利用这摄心丹控制她的心智,让她彻头彻尾地成为自己的替罪羔羊,只是这摄心丹配方不完全,药力不强,所以她才会不停地折磨这个女子,甚至给她服下过量致幻药物,目的应该就是要直接摧毁此女的心理精神防线,再配合摄心丹的药力,达到目的……”

        公孙凝重地开口,听得一旁二人心神震惊!

        究竟是怎样的穷凶极恶之辈,才能想到这样的方法?

        “她的精神防线恐怕已经濒临崩溃,必须尽快让她先脱离药物制造的幻觉,否则危矣……”公孙皱眉。

        云太息师兄弟闻言,连忙抱着少女离开了房间……

        ……

        ……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宴会厅上,武霖铃一脸无辜,目中,却是闪过一抹极为隐晦的震惊之色。

        “你就不要再装了,你的底细我们都已经清楚了……”玄曦眉头微皱,手中拿着那柄左手剑,俏脸似笑非笑,看着武霖铃。

        厅内,众人一脸茫然之色,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玄曦会叫武霖铃风雪?又为何武霖铃在听到那风雪二字之后,神色竟突然变化!

        “辰兄,玄曦姑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昊乾一头雾水,看着辰御天。

        “昊乾兄,稍安勿躁。”辰御天微微摆手,淡淡一笑,开口,“很简单,因为我们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武霖铃,而是这座风雪山庄三十年前的主人风无惑的女儿,风雪!”

        “什么?”所有人听罢,都是大吃一惊!

        武霖铃不是真正的武霖铃,而是风雪?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一些。

        “武霖铃”的面色却是在这句话之后,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

        玄曦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神色微微一动,似笑非笑地开口,“怎么?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你一定很奇怪我们是怎么会知道你的身份的吧?”、

        “武霖铃”神色微动,冷冷地望了她一眼。

        辰御天却是微微笑了笑,看着她,开口,“其实也很简单,这一切都是因为古凰曾经跟我说过,在后院的那个房间之中,封锁着一个名为‘风无惑’之人的灵位,此后我又在三名死者的那封请柬之上发现了这个名字,便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好奇,于是便顺手调查了一下。这一调查,终于让我们发现了你杀害那三人的动机。”

        “赤龙主的洞府,对么?”

        最后一句话落地,“武霖铃”的神色顿时猛然一变!

        “你,居然连这个都知道了……”

        “不只如此,我们还知道你将真正的武霖铃关押在了后院的那个封锁的房间之中。不过我想现在,她应该已经获救了。”

        辰御天说着,目光望向了宴会厅外,向着这边飞奔而来的一道身影。

        公孙走了进来,手中拿着那些从房间中找到的药材,来到了武霖铃的面前,神色阴沉。

        看到他手上的那些药材,“武霖铃”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她的神色顿时也阴沉了下来。

        “这些东西,你应该不陌生吧?”公孙神色阴沉至极,直接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了假武霖铃的面前。

        “居然……连这些东西都被你找到了……”假武霖铃神色阴沉中冷冷一笑,随即右手在脸上一抹而过,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顿时被撕了下来。

        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是愣愣的看着这张脸。

        相比武霖铃的可爱,这张脸多出了几分冷艳之美,虽然容貌并非倾国倾城,但却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让人不由眼前一亮。

        “咯咯……不错!你们说的都不错1我的确不是武霖铃,我的真名,叫做风雪!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这么快便怀疑到了我的头上,在我的计划之中,你们本应该过几日明白才是……”

        假武霖铃冷冷一笑,一脸阴沉之色,盯着面前的三人。

        公孙的脸色越发阴沉,冷冷道:“到时候,恐怕我们抓到的凶手,就不会是你这个罪魁祸首,而是一个被你控制了心智的可怜人了。”

        风雪冷冷一笑,无所谓地看着公孙,“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一切。”

        “是的,我已经知道了你最后的打算。我想你一定是想用这些东西来控制真武霖铃的心智,让她从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就是犯下这一连串血案的真凶,最后成为你的替罪羔羊,认罪伏法。对吧?”公诉神色越来越冷冽,一股怒火在其心中乱窜。

        身后,辰御天和玄曦、林刀都是吃了一惊。他们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公孙发这么大的火呢!

        即便是第一次见面时发现那些死于虎画案的死者都是被人生生要死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的火气,今日这究竟是怎么了?

        “公孙先生不愧是药圣传人,看来你应该是从这些药物之中发现端倪的吧?”

        风雪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即目光微微闪动,似在迟疑与犹豫,更是时不时地向着人群中的某一个地方看过去。

        公孙并没有发现她的这一个小动作。

        事实上,在发现了风雪的残忍计划之后,他几乎都快要被气炸了,武霖铃体内存在了太多的致幻药物,如此多的分量,稍有不慎,便可能让她彻底沉浸在幻觉之中,无法苏醒。

        如此随便的使用危险药物,这正是公孙一生中最大的忌讳,同时也是他最为讨厌的事情之一!

        而风雪的如此作为,正是触犯了他的这一底线。

        不过,公孙没有发现,不代表辰御天也没有发现。

        就在风雪目光看过去的那一刹那,辰御天便是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只是……他并不确定,风雪这个目光,究竟是在看谁。

        毕竟那里人太多,很难确定目标。

        但辰御天在扫视了一圈之后,目光停留在了最有可能的三个人身上。

        原武极、梦红颜、凌若音……

        这三人,是这次风雪山庄之会中最为特殊也最为神秘的三个人,如果风雪刚才的目光确定是在看这里的某个人的话,他们三个人的可能性无疑是最高的。

        然而就在这时,风雪却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三人一眼。

        “不过……若非是我为了引出那第四个人而利用了秦无息的尸体,一时不查让他竟然留下了关于我的死亡留言的话,你们恐怕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吧?”

        听到这话,辰御天的神色蓦然一动。

        第四个人?莫非就是当年与泪无悲、秦无息、乐无欢、风无惑一起结拜的最后一人?

        正思考间,忽然又有一人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宴会厅。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8882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