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 真凶,在我们中……

章二十 真凶,在我们中……

        幽静梅林之中,玄曦与白衣人云叹息静静对峙着,忽然,数道破风声自远处呼啸而来,如同一阵狂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道人影,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云叹息顿时愣住了。

        而玄曦却是略带着些许惊喜之色地看着突来的三人。

        “御天,公孙、林刀,你们终于来啦!”

        来者正是从风雪山庄急速追来的辰御天三人,此刻,林刀微微看了一旁的云叹息一眼,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顿时微微收缩了一下,“是你?”

        “居然是你这个刀疤脸?!”

        云叹息也认出了林刀,毕竟那一晚,林刀与凌若音曾与他交过一招,彼此都有些印象,故而此刻见面,便是将彼此都认了出来。

        云叹息看了看林刀,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冷笑,看着林刀,“好啊,小爷我正愁没地方找你们呢,没想到你们就直接出现了,小美人,看来你应该也是那一晚伏击我的那些人里面的一个吧?”

        玄曦沉默不言。心想这家话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没想到倒是也不笨么……

        林刀在认出云叹息的第一眼,脸色也是冷了下来。冷哼一声,“不错!我们的确都是那一夜在雪松林中伏击你的人,你要如何啊?”

        “如何?”云叹息咧嘴一笑,“那一夜你们一群人伏击小爷,今天也该小爷讨回来了。”

        “哦?你确定你真的能够讨回来?”林刀淡淡道,脸上浮现出一抹戏谑嘲讽般的笑容,盯着云叹息。

        云叹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一旁的玄曦,眉头微微皱起。

        伏击自己的那天晚上,云叹息对于林刀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此人的功力,不下于自己,而他旁边的那位小美人,那一夜虽然没有出过手,可就凭她方才轻描淡写地便化解了自己利用步伐控制其心跳一幕,也足以说明其实力,亦不弱于自己。

        一个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云叹息自认还是能够获胜的。

        可若同时对上两个如此的对手,即便自己真的是天才,恐怕也不太可能。

        况且其身边的小美人,那么年轻便已经拥有了如此高深的功力,恐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再者,对方那边出了这两人之外,尚且还有两人在场。那个书生打扮的或许没有么威胁,可面前这个做公子打扮之人,虽然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内力气息波动,但他,却是四人当中,唯一一个让自己直觉到危险的人。

        由此看来,此人,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或许他,才是这些人中,实力最强劲之人!!

        云叹息的神色缓缓凝重了起来,久久凝望了辰御天一眼后,便是发现后者,忽转过了脸,对着他淡淡一笑。

        “哼!这次小爷就先放你们一马!!”

        云叹息愤愤地冷哼了一声,随即看向玄曦,“那你还走不走啊?我师兄还在等着你呢……”

        听到这话,辰御天顿时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玄曦。

        公孙和林刀也是颇为迷茫的看向了各自被带出来的小孩。

        “这位叔叔说他是云圣的传人,还说他师兄想要了解一下山庄内发生的事情,所以想要玄曦姐姐跟着去一趟。”

        韩桐指了指云叹息,微微一笑。

        云叹息听罢,脸上没有一丝高兴,脸色反而非常难看,看着韩桐,开口,“事情就跟这个小姑娘说的一样,不过……小姑娘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我明明应该是帅哥哥来的,怎么到了你的口中就变成了叔叔了?”

        韩桐不在意地笑了笑,微微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而林韬则是一脸不善地将云叹息给盯着。

        敢说我的桐桐眼睛有问题,该打……

        公孙苦涩地笑了笑。

        辰御天闻言,却是微微沉吟起来。

        他还记得之前龙尊就曾经说过,这一次的血案,似乎牵扯到了云圣的一个传人,而眼前云叹息自称自己是云圣传人,还说他的师兄想要了解一下山庄血案的详细经过……莫非,那个牵扯进了这件事情的云圣传人,便是云叹息的师兄?

        若真是如此,那么此行,就非去不可了!

        一瞬间,辰御天已经在心中打定了主意,于是问云叹息,“这一趟我们可以去,不过让她一个女儿家单独前往我不放心,不如就让在下也一同前往,如何?”

        闻言,云叹息微微一怔,旋即看了辰御天两眼后,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好啊……我无所谓,多一个人,也能把事情讲的更清楚一些……”

        “好,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我们这边启程吧!还请云兄头前带路。”辰御天缓缓一笑,手中的玉骨折扇微微一摇,向着云叹息抱了抱拳。

        与此同时,他微微看了一旁的公孙与林刀二人,对着二人试了一个眼色。

        二人立刻会意地点了点头。

        “这可真是太好了……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云兄,听起来总觉得有些假惺惺的……”

        “呃……”辰御天微微无语,“那……我们,要如何称呼你?”

        “直呼名字就可以了啊。我叫你们也是这样,对了……还没有问你们呢,你们的名字叫什么啊?”云叹息一拍脑门,尴尬地笑了笑。

        辰御天和玄曦微微无语地对视了一眼。

        “在下辰御天,这是师妹玄曦。既然你喜欢直呼名字,那就直接叫名字就好了。”辰御天抱着玉骨折扇,缓缓道。

        “好的,”云叹息欣然应允,“那我们这就走吧!”

        “好!”

        辰御天与玄曦点了点头,三人随即离开。

        梅林内,公孙与林刀微微对视了一眼,目光皆是有些凝重,带着韩桐和林韬,返回了风雪山庄……

        ……

        ……

        辰御天、玄曦跟着云叹息来到了其师兄目前居住的地方。

        这一路上,辰御天也从云叹息的口中,大致的了解了他师兄。

        据云叹息所言,他的师兄叫做云太息,入门比自己要早的多,现在已经是半只脚迈入圣境的绝世高手,此番出山,也是为了替他斩断与过去的牵连,为证圣之道铺路。

        听完云叹息的介绍,辰御天二人不禁对这位尚未谋面的云圣传人而感到震惊!

        半只脚跨入圣境的强者啊……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二人跟着云叹息进了山洞,走过一条长长的隧道之后,来到了一处宽阔的洞府内。

        洞府,虽然处于隧道之内,但却因洞中的篝火,使得这洞府,略显明亮。

        方踏进洞府,辰御天便是看到,在那燃烧着的篝火旁,坐着一道挺拔的人影。他穿着洁白却略有些泛黄的粗布衣,肩膀宽阔厚实,尽管只是一道背影,但在他看来,眼前的人,却是如同那巍峨挺拔深入云层的高峰,不知其高度,究竟位于何处。

        辰御天的面色不由自主变得极为凝重起来,随即上前一步,恭敬一拜!

        “在下龙尊传人辰御天,见过前辈!”

        这一声落下,整个山洞内,顿时寂静无声!

        玄曦看了辰御天一眼,目中闪过一抹坚定无比的光芒,随即亦是恭敬地一拜,“小女子龙尊传人玄曦,见过前辈!”

        云叹息满不在乎地喊了一声,“师兄,你要我找的人已经找来了。接下来应该就没有我的事情了吧?”

        话落,只见篝火旁的背影,缓缓转身。

        一个看起来温厚敦实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辰御天与玄曦面前,对着二人缓缓一笑。

        “二位免礼……”

        ……

        ……

        当辰御天和玄曦,从云太息的山洞回到风雪山庄之后,辰御天便是对着玄曦微微使了一个眼色。玄曦会意,直接众人所居住的房间走去。

        而辰御天,则径直来到了这几日一起吃饭的宴会厅内。

        然而,当他步入宴会之后,便是见到,山庄内的所有人,甚至包括被雇佣的众多侍女,此刻都集合在这里。

        见状,他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自然是他吩咐林刀和公孙做的。

        而他如此做的目的,便是要在这个宴会厅内,揭破造成这一连串血案的连环凶手的真面目!

        为此,他特地在随同云叹息离开的时候,对公孙和林刀传音吩咐了此事。

        公孙看到他回来,顿时走上前去,也没有说话,只是冲着辰御天微微笑了笑,便是径直离开了宴会厅。

        这一幕,让厅内的所有人都是有些奇怪!

        辰御天目光微微扫过这里每一个人的脸庞,,淡淡一笑,开口,“在下明白,想必大家直到现在都应该很糊涂吧?不知道他们二人为何这么着急的将所有人都集合了起来,更不知道为何公孙先生又会如此突然地离开,对吧?”

        众人微微点了点头。

        辰御天轻轻点了点头,缓缓一笑,“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接下来,就要在这里,揭破在这个山庄以及周遭犯下了连环杀人案的凶犯的真面目!!”

        “什么?!”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皆是大吃了一惊!!

        旋即,凌若音脸上微微勾起了一抹颇为感兴趣的神色,修长的玉指轻轻敲了敲下巴,微微一笑。

        “辰……辰兄,你说得似真的?”昊乾脸上挂着一抹难以置信地神色,“你真的知道那个凶手真面目是谁了?”

        辰御天点了点头。

        昊乾的目中,顿时爆闪出一连串的精芒,盯着辰御天,情绪略微有些激动。

        “是谁?凶手,到底是谁?”

        “是啊,辰大人,你就说吧,凶手究竟是谁啊?”一旁,古凰和一些雇佣来的侍女们纷纷应和。

        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笑道:“大家先安静一下……这个杀人凶手究竟是谁,容我先卖一个关子,我们现在先来看看乐无欢遇害当时的情况。”

        说着,辰御天从韩桐的手中,接过了一份乐无欢尸体记录的尸格。

        “我想大家应该都记得,乐无欢前辈是我们在雪松林内发现的,而且我们之后还发现,发现前辈尸体的那个地方,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我们找到的真正的第一案发现场,不但十分狼藉,而且还没有丝毫有关凶手的痕迹留下,很显然,那里,凶手应该早就已经清理过了。说到这里,第一个问题便出现了,凶手,为何要那么大费周章的将自己在现场的痕迹全部都清除掉了呢?”

        “这当然是为了避免被怀疑到自己的身上啊……这种事情,还用想么?”武霖铃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的确,以一般情况而言,的确是这样。但问题随之又来了,那就是现场,明明只是一处荒野之地,而我们的手中,又没有掌握任何有关凶手的线索,可以说,凶手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一个神秘无比的人物。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线索被发现,我们,也未必能够因此,锁定凶手的身份,因为毕竟当时的凶手在我们看来,应该就是那个游离在山庄外的白衣陌生人,对吧?”

        众人微微点头。

        凌若音瞧着下巴微微看了辰御天一眼,问道:“可是这些和你说的又有什么关系么?”

        辰御天道:“很显然,我们当时都认为凶手是那个陌生人,所以即便是在现场发现了有关凶手的痕迹,第一个联想到的,也应该是此人,对吧?”

        众人点头,确实,如果是以当时的情况,若是在现场中发现了疑似凶手的痕迹,大家多半都会认为是那个凶嫌的,除非……

        “难道……”昊乾似是意识到了什么,面色突变!

        “不错,唯一的可能,便是那所留下的痕迹,能够直接指明凶手的真实身份,而且这个身份,还会死一个我们所有人的熟悉的人!!”

        什么?

        这一次,所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你的意思是……凶手,就在我们这些人之中……”凌若音目光微微有些凝重,看了辰御天一眼。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正是!”

        一刹那之间,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1

        所有人都是提心吊胆地看着周边的人,生怕周围之人,便是那个隐藏着的凶手……...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8328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