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八 凌若音的话

章十八 凌若音的话

        辰御天抬起头来看了看公孙,“公孙先生,你来啦。”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坐在了辰御天的对面。他看了看桌上的那封地图信件之后,神色微微有些疑惑,问道:“大人,这是……”

        “噢。这是我昨夜在找到秦无息的尸体之前,接到的一封匿名之信。”辰御天从桌上拿起了那封信就递给了公孙,“多亏了他,我们才能找到秦无息的尸体。”

        “哦?原来如此……”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旋即,他拿起那封信微微看了一眼,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大人,这上面所写的地址,似乎正是我们发现秦无息尸体的地方啊!”

        辰御天微微一笑,“正是如此,不然我刚才也不会说‘多亏了这封信才能找到尸体’之类的话了。”

        公孙微微点头,旋即看向辰御天,“那……想必大人也不知道这个寄信之人究竟是何人了?”

        辰御天笑道:“你这不是无用之言么,本府若能知道那人究竟是谁,也就不会坐在这里望着这张纸发呆了啊。”

        “那不知道大人,是否有可以怀疑的人选?”

        辰御天微微摇头,“没有,若有人选也是好的,可惜……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那个被咱们当成了凶嫌的白衣人。”

        “大人怎么会想到他呢?莫非大人觉得他不是凶手?”

        公孙问这话时,嘴角带着笑意,目中也丝毫没有疑惑之色流露,顿时,看到这一幕的辰御天,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先生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听到这话,公孙顿时不自然地笑了笑,“看来还是没有瞒过大人你的眼睛啊……”

        辰御天淡淡一笑,“好了,公孙先生,你来找本官一定有正事吧?是不是尸体那边有了新的发现了?本官这就跟你过去看看尸体。”

        说着,辰御天便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公孙连忙劝他坐下,道:“大人莫急。此次前来,的确是有正事要告诉你,不过要告诉大人你的,不是我,而是他。”

        公孙说完,其身后,顿时便见林刀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

        辰御天看着林刀,微微一愣,“是林兄?不知林兄有何正事,快说来听听。”

        “其实……是这样的……”林刀说罢,便将自己和公孙所说的猜测全数告诉了辰御天,辰御天听罢之后,神色顿时震惊起来。

        与此同时,玄曦兴高采烈的拿着一封信走了回来。

        “御天,大家已经回信了。你在么?”说着,玄曦直接闯进了辰御天的房间,打开门,才发现居然连公孙和林刀也在房间之中。

        顿时,少女的俏脸微微红了一下。

        看到她这番姿态,公孙与林刀都是知趣地先后离开了房间,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辰御天,方才说的一以最好不要有其他人知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目送这二人离开后,目光看向了面前的玄曦。

        只见玄曦再看到公孙与林刀之后,俏脸便是微微发红,到了此刻,几乎整张脸都成了一片通红,羞涩的感觉,充斥心神。

        “好啦,现在房间里就你我二人,没什么好害羞的了。”

        看着少女的这幅模样,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

        而少女,在听到他的话后,俏脸之上原本还没红的地方,也全都变红了。

        这句话,听得怎么那么有歧义啊?

        抛开心中的想法不提,就在玄曦正要将手中九龙府众人寄来的信件交给辰御天的时候,外面忽然飞来了一只信鸽,

        正是辰御天用来给玄都的父母送信的信鸽。

        辰御天看了看那信件,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

        看的一旁的玄曦莫名有些吃昧。

        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堂堂大玄王朝唯一的公主,此刻居然在吃一只连话都不会说的鸽子的醋,这样的展开……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辰御天将信鸽腿上的竹筒轻轻打开。

        然后他整个人便是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一幕,微微一愣。

        只见,在那小小的信笺竹筒之中,居然装了不下四份卷成了纸卷的信笺,看到这些,辰御天顿时有些蒙了。

        不过随即他便想通了,兴许是风无惑此人的档案太多,所以才会用了这么多纸条吧。

        然而当他从竹筒之中取出那四五个信笺之后,便是再度蒙了。

        四五个信笺,除了其中一个写着风无惑的档案内容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是家中爹娘写来的家书。

        而且四个之中,有三个都是母亲画月明写给辰御天的话。

        “儿啊,听闻你近日在雪州办案,雪州此地不及玄都,天气严寒,娘知你功夫高深,不怕寒冷,但防万一,你千万记得多带些衣服,莫要冻坏了……”

        “……听你爹所言,你在那里似乎又碰上了棘手的案子,娘一介武人,又远在玄都,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以浅薄之言告诫,莫要如你爹年轻之时一般,为了想通一个问题,便废寝忘食,这样容易伤身,切记,切记……”

        “娘知你如今背负圣上旨意出巡天下,应以圣上之命为重,不应拘于儿女情长,但娘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么多,另外,我与你爹一切都好,勿念……”

        一字一句,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位母亲的拳拳爱子之心。

        辰御天看着这些纸条,一时沉默无言。

        一旁的玄曦看的分明,在他的目中,有着一丝极为罕见的泪光,于眼眶内不停地打转,却始终……不肯流下来……

        ……

        ……

        风无惑的官方档案,并不太多。

        辰御天打开那个记载着档案的纸条,发现上面也仅仅只有寥寥几言。

        “风无惑,杭州人氏,通圣三年由杭州搬迁至雪州,在雪州雪峰镇落户……”看着纸上的内容,玄曦的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通圣三年,算算时间,那已经是爷爷当天子的时候了,距今至少,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吧。

        辰御天微微抹去了眼角的泪光,凑过来看了看,微微皱起了眉头。

        “在雪峰镇落户……难道说……”

        他的目中猛然闪过一抹雪亮的精芒,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来之前曾经查过雪州的地方志,似乎这风雪山庄,就是在三十多年前建起来的。

        是巧合,还是……

        辰御天摸了摸下巴,随即看向下方,……其后无特别记录,有一妻一女,妻子李氏,女儿风雪,”

        “风雪……风雪山庄……这两者,会不会有关系?”

        “想知道他们有没有关系,来看看这个不就知道了。”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辰御天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就见龙尊竟然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

        “师父?你怎么来了?”辰御天愣了愣,看着龙尊。

        一旁,玄曦微微咳嗽了一声,“我刚刚就想跟你说的……雪兄他们的回信到了,而且与回信一起到来的,还有师父。”

        辰御天微微一愣!!

        呃……这是不是说,他们的回信是师父送过来的?他在心中安暗忖。

        事实也的确如同他是所想的一般,九龙府的回信的确是由龙尊帮忙带过来的,而且为了不惊动山庄里的所有人,他老人家还特意隐匿了自己的全部气息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山庄内部找玄曦,也因此玄曦一开始在房间里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为师是特意给你送这个东西过来的。毕竟通往这里的索道都已经断了,除了我们这些个老家伙们,你们之中又有谁能够成功把东西送过来呢?”龙尊指着玄曦手中的回信,微微一笑。

        辰御天点了点头,“这个我明白,可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师父你会亲自过来送信?这种事情我想他们应该不敢直接要求你的吧?”

        龙尊微微一笑,“这个是当然,不过这次的确是为师主动要求过来的,毕竟这次的事情,牵扯到了云圣那个老家伙的徒弟啊。”

        辰御天惊讶地看了玄曦一眼,那样子,像是在问:你在信中写明了那个凶嫌疑似是云圣传人的事情了?

        玄曦微微摇头——没有啊!

        辰御天顿时疑惑了,既然没有,那师父他是怎么知道的?

        龙族看着自己的徒弟淡淡一笑,“都别瞎猜了,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你们请他们帮忙调查的人,当年云圣那个老家伙曾经在自己的大徒弟口中听到过一次,后来他与我们闲谈的时候无意中提到过一回,昨日听到你们要调查那人,我便想起了此事。”

        听到龙尊的话,辰御天顿时微微楞了一下。

        这么说,那个使用云烟内力的凶嫌,真的就是云圣前辈的徒弟了?

        难道那个人,真的是凶手?

        龙尊看着他沉吟思虑的神色,微微笑了笑,“哈哈……具体的情况你们自己判断吧,反正我能提供给你们的线索就只有这一条,另外有关那名为风无惑之人的信息都在这里了,这些都是他们从那个六都小家伙口中打听到的,真实性应该可以保证。”

        听到这话,辰御天微微惊讶!

        智通追风六都舒天,没想到他们还真的从这人口中打听到了消息,想必这应该够是霍兄的功劳了吧……

        当初自己命令玄曦让众人帮忙调查风无惑在江湖中的底细,目的就是为了从此人口中得到消息,只是当时自己也只是猜测霍元极这个朋友遍布江湖的人应该和此人有交情才对,现在看来,自己当初还是猜对了的。

        “好了,东西和线索都已经送到了,我就先回去了……冰王老鬼那家伙昨晚输了说要请客,老夫可不能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龙尊说罢,整个人隐匿气息,直接离开了风雪山庄。

        留下辰御天和玄曦两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懵。

        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

        龙尊走后,辰御天和玄曦打开了九龙府众人的回信。

        这封回信相比玄都方面的,要详尽了太多,而且这回信的第一页的第一行字,便是让辰御天与玄曦,同时大吃了一惊!!

        只见那行字是这么写着的:

        “风无惑,风雪山庄庄主,三十年前,与黑天盟猛虎帮帮主泪无悲、赤龙剑客秦无息、神火枪乐无欢以及另外一人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五人时常聚在一起谈论武道,切磋武艺,而他们聚会的地方便是风无惑位于千雪峰之上的风雪山庄。”

        看到这番话,辰御天与玄曦目光顿时猛烈一闪!

        果然,三十年前风雪山庄的庄主,便是风无惑!

        看来他应该是在搬来雪州之后,便建造了这座山庄。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此人与那三名死者,当年居然还是异姓兄弟,看来此人,果然与发生在山庄内的一系列血案有关!

        辰御天继续看下去。

        只见上面写道:“二十年前左右,风无惑与自家四位异姓兄弟一同前往赤龙主的遗迹冒险探宝,但却不知途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最终走出遗迹的,只有泪无悲、秦无息和乐无欢三人,风无惑与另外一人自此销声匿迹。此后,风雪山庄遭遇不明人士的围攻,风无惑妻子在此次围攻之中身亡,女儿风雪却自此不知所踪。”

        赤龙主,那是五十多年前一位陨落了的罡气离体高手。

        辰御天记得,当初自己曾经听师父龙尊说过,当年赤龙主作为最强罡气离体高手,情形冲关圣境不成终至陨落,成为当年江湖中的最为震撼的消息。而赤龙主死后,江湖中无数人纷纷赶赴他坐化陨落之地,想要分刮其留下的秘宝与秘籍。

        只是赤龙主死亡前已经留下了手段,导致去的人经常是有去无回。

        直指二十多年后,那些手段渐渐被触发,江湖中人才有开始打起了那里的主意。

        只是没想到当初的那批人之中,便包含着风无惑他们这些人。

        “最终走出遗迹的只有死去的三人么……”辰御天微微眯起了眼睛……

        另外两人去了哪里,这还用说么?恐怕是早已死在了这三个人的手中,

        如此说来,这次的血案,应该就是为了替风无惑报仇而做下的了吧?

        那么凶手,应当就是风无惑那不知所踪的女儿了吧?

        想到这里,辰御天的心中猛然闪过了一抹电芒!

        “等一下,女儿……难道……”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响起了当初凌若音说过的两句话:“耳听未必为虚,眼见未必真实……而且有时候,先入为主,反而是最可怕的事情……”

        再度回想起这两句话,辰御天终于明白了,凌若音想要表达的意思。

        同时,他也想通了整个案子的关键!

        “原来如此,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简单……竟是一开始,我便落入了凶手设下的圈套么?这么说来,凶手应该就是……那个人了吧!!”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7998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