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七 两封信

章十七 两封信

        “风无惑!!”

        再次见到此名,出现在请柬上,辰御天顿时意识到了,此事的不简单!

        沉吟片刻,他目中精芒绽放,对玄曦道:“曦儿,你能不能帮我去泪无悲的房间里,将他的请柬也带过来?”

        “哦?请柬?”玄曦看了看他手中的请柬,先是有些不明所以,但旋即,便是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说罢,她离开了。

        片刻之后,她便是拿着一张同样为金色的请柬,回到了房间。

        辰御天接过了请柬,打开看了一眼,双目之中,一缕雪亮精芒一闪即逝,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丝弧度,“果然如此。”

        玄曦好奇地凑了上去,看了一眼,明媚大眼之中,绽放明亮异芒!

        只见在那从泪无悲房间中取出的金色请柬之上,原本应该写着宴会之主的位置上,同样写着风无惑的名字。

        除此之外,在这请柬的下方,还有一行夜归人写下的小字。

        “你们当年所做之孽,吾全数知晓,不想事迹败露,便来风雪山庄一会!”

        “这是……什么意思?”玄曦略微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一行小字,不知其所指,究竟是何意。

        “不清楚。”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句话具体是在指什么,但他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泪无悲此番会来这风雪山庄,应该就是因为这句威胁。

        只是,这句话中的“所做之孽”,指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四个字,与当初在乐无欢的请柬上看到的那“缠绕了十多年的噩梦”,是否有关?

        或者说……他们所指代的,是同一件事情?

        这不是没有可能,辰御天心中暗想,既然乐无欢与泪无悲的请柬上都有着这样的一行小字,且他们在来到之后都遭到了杀害,那么或许,这两行小字所代表的,便是同一件事情!一件十多年前,他们共同做过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或许……也正是凶手之所以杀人的原因!!

        “看来,我们有必要去调查一下此人的底细了。”辰御天盯着请柬之上的风无惑之名,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风无惑……么?”玄曦好奇地看着那个名字,目中掠过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

        ……

        验尸房内,公孙皱着眉头,看着正在火架子上烤着的秦无息尸体。

        尸体在雪地了冻了太长的时间,以至于浑身上下都满是冰晶渣子,这样的尸体,根本就无法进行检验。唯有先将其解冻。

        一旁,韩桐这个小丫头看着那在火架子上烤着的尸体,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其身旁,林韬也是一脸无语。这个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要把秦无息给烤了一样啊……

        林刀走了进来,看了看两个小家伙,微微摇头,而后看向一旁的公孙,“公孙先生。”

        公孙抬头,看到是林刀,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道:“林兄,你怎么来了?”

        林刀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淡淡道:“公孙先生,我有一些事情一直想不通,想请先生为我分忧解难,先生意下如何?”

        “哦?”公孙哦了一声,目光微微看了林刀一眼,“林兄莫不是因为那位原武极前辈而苦恼?”

        听到公孙这话,林刀的神色顿时微微一变,而这一幕,自然是落在了公孙的眼中。只见他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看着林刀。

        “先生怎么会这么想呢?”林刀迟疑片刻,开口。

        公孙微微一笑,“无他。只是对你当初第一眼见到原武极前辈的眼神感到奇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认识吧?”

        林刀叹了口气,幽幽开口。

        “果然瞒不过先生你的眼睛……那位前辈,的确是我的故旧,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他……不过我今日来,并非因为他。”

        “哦?不是么?”公孙目光中微微黯淡了一下,随即又道,“那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

        林刀再度叹气,开口,“唉……我今日找先生你,其实是为了目前遇到的案件而来,我想我可能……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什么?”公孙惊呼出声,“你说你知道谁是凶手了?”

        听到这话,一旁看着尸体的两个小孩儿同时带着惊奇的目光,看了过来。

        林刀微微苦笑,道:“先生不要误会,我只是说我可能知道了,至于此人究竟是否为真凶,我可不敢保证啊!”

        “误会什么?你尽管把你的推断说出来,说不定便对了。”公孙微微皱眉,催促林刀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林刀沉默片刻,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明白了……其实……”说罢,林刀便将自己的猜测丝毫不落地全数告诉了公孙,公孙听完,眉头微微皱起,脸色一片凝重……

        ……

        ……

        玄都城,镇国公府邸。

        一只洁白的信鸽自遥远的地方缓缓飞来,向着府邸前院的一个人影轻轻落了下去。

        信鸽轻轻地落在了那人的肩膀之上,一只略显苍老犹如枯枝一般的手,从信鸽的一条腿上,轻轻地解下了一个信笺竹筒。

        此人,正是镇国公府唯一的管家,腾春。

        腾春轻轻地从竹筒之中取出信笺,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面色微变,随即带着信笺,来到了后院镇国公的书房。

        “老爷,公子来信了。”

        书房内,辰公正坐在桌子后面,用笔写着什么,听到这句话,手中的笔杆子猛然一顿,片刻后,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

        “在哪里?在哪里?快快呈上来!!”

        腾春连忙将信笺奉上,辰公连忙打开一看。

        信笺并不是很大,因此上面的字迹也不是非常多,只有寥寥数行。除却问候爹娘的诸多言语之外,信中还明显的拜托了一件事。

        “风无惑?”看着信笺,辰公低声喃喃自语。

        辰御天在信笺中拜托父亲,希望他能够帮忙到户部那里调查一下这个人的底细。

        “这小子,离家那么久都没个音信,如今好不容易写了封信回来,没想到还是想要使唤老夫啊……”辰公拿着那份信笺,半开玩笑般的自言自语。

        “看信中如此急切的口吻,想必公子又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案子了吧?”腾春开口,“毕竟公子如今是奉旨出巡啊!”

        辰公豁达一笑,“此事我当然知道,腾春,你这就带着我的手令去户部跑一趟吧!记住,一定要最详细的情报!”

        “是,老爷!!”腾春重重应了一声,带着手令直接离开了府邸……

        与此同时,远在雪峰镇内停歇的九龙府驻地,此刻也有一只信鸽轻轻地飞至。

        “是公主殿下的鸽子!一定是府主大人那边有事情安排我们了!”李青、孟刚带着各自的龙卫看着那信鸽,神色微微有些振奋。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报告神捕大人们!”李青吩咐了一声,径直走进了客栈,来到了白凡所在的房间。

        辰御天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九龙府的一切都是由他来直接打点的。

        毕竟除了他之外,九龙府的其他人全部都是江湖儿女出身,谁也不喜欢做这种事情,于是你推我我推你之后,便推到了白凡的手中。

        而白凡毕竟曾经是白水县县令,对于这种事情虽不热衷,但也不反感,见众人谁都不肯,便只好自己接了过来。

        此时的他看到李青进来,立刻疑惑地问道:“李青,生了何事?”

        “大人,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的鸽子飞回来了!!”

        “哦?”白凡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震惊之余,不忘吩咐,“快去通知其他人,另外叫孟刚把信笺送进来。”

        “是!”李青应了一声,退出了房间。

        片刻后,九龙府的其他人都听说玄曦的鸽子飞下来了,纷纷高兴地聚集在了白凡的房间之中。

        而白凡在看过信笺之上的内容后,神色便是缓缓平静了下来,隐隐还有着一抹凝重之色一闪而过。

        众人见状,纷纷好奇。

        白凡便将信笺传给了每个人看,看罢,所有人的眉头都是微微一皱。

        “风无惑?你们在江湖中听说过这个人么?”武动天喃喃的念了一遍信笺上的名字,神色微微有些迷茫。

        玄曦来的信笺,便是要众人调查一下此人在江湖中的底细。

        但武动天搜遍了脑中所有的江湖中各路高手,却没有一个人叫做这个名字。

        难道此人是一个无名小卒不成?

        “我也不曾听过此人之名,江湖之中,似乎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凌妙音微微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见不得光的杀手?或者是化名?”唐凤玲微微沉吟,开口。

        林霏霏秀眉微蹙,轻轻摇了摇头,“应该不是,江湖中有名的杀手我十有八九都有过交集。没有一个人叫做这个名字。”

        “那我们要如何调查?”武动天微微有些急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此事简单,我们只要找一个人就可以了。”

        闻言,众人微微一愣,旋即六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一个白衣人淡淡的开口,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

        “不知雪兄有何高见?”白凡连忙问道。

        雪天寒淡淡一笑,却也不说话,只是微微地往霍元极那里看了一眼。

        “霍兄?!”众人目光随即陡转,同样看向了霍元极!

        霍元极登时被吓了一跳!

        “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霍兄,你……有办法?”白凡微微迟疑了一下,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

        霍元极微微点头,顺便恨恨地瞥了雪天寒一眼,“我确实有办法,不过那个人有些……财迷。想从他的口中知道事情,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不过他在江湖中,的的确确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此人的底细,问他的话准没有错。”

        听到霍元极此言,众人心中皆是生出了一丝好奇。不知道他口中这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林霏霏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看着霍元极,问道:“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人称智通追风的六都舒天吧?”

        “正是此人!”霍元极微微点点头。

        众人微微点了点头。

        但白凡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若是此人的话,他的消息的确是没有问题,只是我听说此人贩卖消息要价极高,动辄动乱就要上万两白银,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钱啊11”

        霍元极摆了摆手,笑道:“放心吧,那是针对外人的要价,对我,他至多只会要一成。”

        听到这话,众人神色皆是有些古怪起来,仔细盯着霍元极。

        霍元极看着众人,奇怪,“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武动天神色微微变了变,开口,“没什么……只是在想,六都舒天对你只要对外人的一成银两,难道你对他而言,不是外人,而是……内人?”

        听到这话,霍元极顿时无语。

        ……

        ……

        风雪山庄内,辰御天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中。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其上只有三个字,下面是一幅地图,正是昨天在寻找秦无息之时,那份通知他们尸体在断魂崖的信。

        “观此信的笔迹,并非夜归人所写。那么此信,又是何人所写?为何他会知道,秦无息的尸体,就在断魂崖上?”

        辰御天喃喃自语,摸着下巴微微沉吟。

        “如今这千雪峰之上,除却山庄的这些人之外,只有一个疑似云圣传人的白衣凶嫌,如果此信是他所写,那么杀人之人,便应该不是他。可他又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千雪峰之上?”

        “如果只是为了观赏雪景的话,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节,凶手应该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进行他的杀人计划。毕竟一旦到了雪景绝佳之时,前来观赏雪景的游人必然会增多,那时一定会徒增许多的变数。”

        “那么这个疑似云圣传人的白衣人,这个时候突然来到这千雪峰,总觉得有些可疑啊?”

        “还有,若此人不是凶手的话,那么凶手,便应该就在山庄这些人之中了,可究竟会是谁呢?究竟是谁,一连杀害了这三条人命?”

        辰御天不停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便在此时,公孙从门外走了进来。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7776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