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四 意外的人,意外的事

章十四 意外的人,意外的事

        天朗。气清。

        辰御天独坐雪亭,思虑泪无悲死亡的密室之谜。

        这个谜题,他已思考多时,却一直想不通。

        凶手究竟是如何制造成那个密室的?

        现场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但根据武霖铃所言,当时泪无悲死亡之时,现场的确是一个密室!

        她没有必要说谎,但现场却又找不到任何制造密室遗留下来的痕迹。

        事情,究竟是怎样的?

        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微微传来了一阵动静,辰御天思绪被打断,未回头,嘴角便是微微翘起了一抹弧度。

        “你又在想密室的问题了?”

        玄曦的声音淡淡传来,一道活泼的倩影蹦蹦跳跳的来到了辰御天面前,坐在了他的旁边。

        辰御天看了看明显还有些睡眼朦胧的少女,淡淡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在想的是密室之谜,而不是其他的谜团?”

        少女俏生生地一笑,“我不知道啊,我只是随便猜了一下而已,不过现在看来,我应该是猜对了吧1”

        辰御天点点头,看她,“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昨晚折腾了一个晚上,你不累啊?”

        听闻其如此明显的关心之语,少女淡淡一笑,撒娇,“人家睡不着了啊,要不……你把肩膀借我让我再睡一会儿?”

        辰御天无语。

        “在这儿睡,你也不怕着凉得了风寒?”

        “不怕,好歹也是罡气离体巅峰境界的修者,还能害怕这区区的寒冷?再说了,有你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少女娇小的身子往辰御天这边靠了靠,两只手直接环抱辰御天的右臂,倚身靠在了辰御天的肩膀上,样子极为亲昵。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笑了。

        任由少女靠着自己的肩膀,他则继续思考方才未思考出结果的事情。

        密室,究竟是如何制造的?

        凶手,究竟是如何逃脱的?

        这两个问题,困扰了他许久,这也是他迟迟都不能解决泪无悲之死的主要障碍。

        除此之外,从乐无欢身上找到的请柬上所写的“十多年的噩梦”,也颇让人在意。

        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解决这次事件的关键线索!

        只是,不知这六个字,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所指所向,又是什么?

        他不由想起了当时问起秦无息此事之时,秦无息那冷漠的反应。

        很明显,秦无息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不知道为何,他却拒绝将这些事情告知,而且从其反应可以看出,此事恐怕与他还有泪无悲,也有一些关系。

        就在这时,肩膀上的少女忽然开口了。

        “御天,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辰御天思绪再度被打断,微微点了点头,“你说。”

        “此事关于昨晚我们捉拿凶嫌之事……”说着,玄曦将昨晚捉拿那白衣人的事情全数告知,并且还重点说了一下那白衣人的似云似烟的功体。

        听罢,辰御天微微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似云似烟的功体?这种样子的内力,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啊!不过听你的描述,倒是与天下第一等内力之中的云烟内力很像啊……”

        “你也觉得像云烟内力……可是那个凶手他怎么会云圣前辈的独门内力呢?难道他是云圣前辈的传人?”

        玄曦神色微微有些疑惑。

        “难道说……这一次的凶手居然是一名圣者传人?”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此事还不能直接下定论,不过若真如你所说的一般,那么至少在乐无欢遇害的现场,应该会有痕迹留下,只要稍稍调查一下,就可以确定了。”

        听到这话,玄曦的神色却是忽然苦涩起来。

        辰御天奇怪,“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一下子变得如此难看?”

        玄曦苦涩地笑了一笑,“有个不好的消息我必须要先告诉你……我们昨晚的战斗就是在那个现场现的,所以现在去调查的话,就算是原本没有,现在也应该有了。”

        “呃……”辰御天无语苦笑,“你们还真是会帮倒忙啊……”

        ……

        ……

        风雪山庄,临时建立的验尸房

        公孙站在两具尸体的面前,神情微微有些凝重。

        “呀……”

        下一刻,他猛然沉声一喝,强悍无匹的药灵内力自体内丹田处源源不断地涌出,凝聚在他右手的指尖,流转微弱的碧绿之芒。

        指尖轻轻触及虚空,碧绿之芒瞬间飞转!

        旋即,公孙的指尖在虚空中飞划动,一笔一划间,一道看起来玄异晦涩无比的符文在虚空中缓缓出现。

        “敕!”

        一声清喝,公孙右手隔空对着符文轻轻一点,符文顿时闪烁微芒,落在了泪无悲的尸体上。

        泪无悲的眉心顿时浮现出一枚奇异的印记。

        与此同时,其身体之上的伤口,竟是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愈合起来。

        “桐桐!”

        韩桐应声而来,将早已准备好放在桌前的药瓶拿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将其中的药水尽数倾洒在了伤口之上。

        顿时,愈合的伤口长出来的新肉,竟是瞬间结了疤。

        韩桐看着这奇异的一幕,神色吃惊无比!

        她自幼跟随韩冷接触各种各样的尸体,也懂得不少的医理,因此也明白,一旦人死之后,由于体内生机不存,故而无论任何伤口,都不会如同人活着之时,可以随着时间而愈合。

        这乃是医理之中,最为基本的常识。

        然而此刻这一幕,却完全颠覆了她以往的医理认知。

        明明已经死亡的泪无悲,体内早已生机不存,但临死之时遭到的致命伤口,却不知从何而来的生机,此刻竟在神奇般的愈合。

        这简直……就是神迹!!

        韩桐大吃一惊!!

        片刻,泪无悲胸口之上的致命伤口竟是完全愈合,只是因为之前洒在了伤口之上的药水,这伤口虽然愈合,但却留下了疤痕。

        韩桐神情越震惊!1

        公孙则是微微眯起了双眼,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已经结成了疤痕的伤口。下一刻,他的眼睛猛然睁大,瞳孔一缩!

        只见,泪无悲的胸口之上,有着五个如同黄豆大小的疤痕。

        这正是那赤虎爪形成的五个血洞愈合结成的疤痕1!

        但,就在这五个黄豆般的疤痕之间,还有一道平整的疤痕!

        这道疤痕并不宽,也不算太长,看样子应该是刀剑之类的利器造成的伤口。

        看到这一痕,公孙的眼睛再度微微眯了起来,嘴角微微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意……

        “果然如此啊……”

        公孙微微一笑,不由回想起了当初辰御天从昊乾的房间回来之后,和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当初,辰御天回到现场之后,便是将自己对于泪无悲死亡的猜测告诉了自己。

        当时的他,在从昊乾那里证实了泪无悲的惯用手为左手并且擅长使用左手剑后,便怀疑他极有可能并非是简单的死于赤虎爪之下,而是先被自己的左手剑刺伤,接着又被凶手用赤虎爪穿透了心脏,最终造成失血过多而死。

        只是,当时的现场并没有找到那把造成剑伤的凶器。

        所以对于这个推测,辰御天也只能是怀疑,而没有实际的证据能够证明。

        所以,他希望公孙能够从尸体方面着手,找到相关的证据!!

        不过由于死者身上的两道伤口太过接近,所以即便是洗干净了伤口之后,依旧无法从中看出任何端倪,这让公孙感到有些难办。

        最终,他查阅了诸多医书和仵作笔记,最终在师父所传授一本药典之中,找到了一个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利用伤口结疤的情况,来查看伤口的形状。

        只不过此事他又面临了另一个难题,那就是虽然他的药灵内力能够快愈合伤口,但却并不能留下疤痕。

        而且死人身上由于生机不存,也无法令伤口愈合。

        正在烦恼之时,他在一本记载着各种各样失传的药方典籍中,找到了一种名为“天痕散”的毒药。

        根据典籍记载,此毒药并不会要人的性命,但却能够令正在愈合中的伤口留下清晰的疤痕,原本此毒乃是一位药师为了报复抢走了自己的丈夫的小妾而配置的,但公孙在却在典籍中见到一段记载仵作利用此药判断凶器的事例,这让他心中有了决定。

        之后,他又在化生大法中,找到了一个能够赋予生机的生灵印记。

        于是他想到了方才的方法,在药灵内力借助生灵印记赋予的短暂生机愈合伤口之时,迅洒下“天痕散”致使其结疤,这样便形成了之前所看的那两道疤痕。而后在经过观察疤痕,便能够肯定泪无悲,是否真的先是遭到了自己左手剑刺伤。

        而现在,结果已经很明了了……

        “桐桐,你在这里看着,我这就去找大人过来……”

        说罢,公孙直接走出了验尸房……

        ……

        ……

        雪亭内。

        辰御天与玄曦安安静静地坐着,一者轻轻依偎在对方的肩膀上,一者则闭目凝思,沉吟不语。

        忽然,一道奇异之芒自辰御天怀中绽放而出。

        二人同时神色一动,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牌,正是那块用来给玄天卫布命令的奇异玉牌!

        其实这玉牌,与那虚空钮相同,都是圣武时代的铭文法器,这玉牌名为传讯令,乃是用来圣武岁月武者彼此相互交流信息的法器。

        只是圣武岁月破灭已久,再加上铭文术基本已经失传,故而即便是这种在那个时代最简单的法器,在如今的江湖中同样也是珍贵无比。

        辰御天取出传讯令,灵觉微微侵入其中。

        随即,便见一大段信息顺着他的灵觉进入脑海。

        辰御天看了一下,大致是说之前要玄天卫寻找的那些太极推手练到了借力打力极致境界的人已经找到了。

        他仔细查阅了一番,现整个江湖符合条件的,也只有四个人。

        而且这四个人中除了两位都是赫赫有名的圣者,一人是江湖中名震天下的武林名宿之外,尚有一人,从未听说过姓名。

        “武智童女?刀锋组织成员?”

        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他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按照凌云天之前的描述,这个刀锋组织,应该是一个极为神秘的门派才是,但是不知为何,玄天卫却似乎一直都能得到这个组织的一些极为详细的情报。

        就像上一次有关刀锋组织的底细,还有这一次的这位“武智童女”。

        难道说玄天卫这个大玄王朝第一的地下情报组织,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个组织的一举一动不成?

        这也不太可能!

        辰御天微微摇头,总觉得有些奇怪。

        “刀锋组织成员,目前下落不明……四个人之中,唯一一个明确标识出现在所在的位置的人,便是此人,难道说,凶手就是她?”

        辰御天沉吟着,神情略微有些凝重。

        玄曦看着他这副模样,知道他一定是又得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故而知趣地没有打扰。

        “若真是她,难道这次的事情,还和那个刀锋组织有关?”

        “若真如此,那倒是有些麻烦了。”

        听到这话,玄曦微微愣了愣,随即苦笑道。

        辰御天思绪微微一停,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少女冲着他微微一笑,臻轻轻离开了他的肩膀。

        “如果这次的事件真的和那个神秘的组织有关系,那么我们恐怕将会面对当初在幽州刑场时,那离奇的天外一剑了。”

        她轻轻伸了个懒腰,盈盈一握的腰肢顿时展现出动人的曲线。

        而听闻其话语,辰御天的神色也越凝重起来。

        “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幽州一事,隐隐说明,这个组织,似乎与覆天教一样,也在追求八大圣地,如果此案与这个组织有关,我在想会不会……”

        “你是想说会不会在其中隐藏着八大圣族后裔?”

        “不错!”辰御天微微点头。

        “这的确需要注意。”玄曦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什么需要注意啊……”就在此时,一个温文尔雅带着几分高兴之意的笑声缓缓传来,二人回头一看,只见公孙正满脸微笑的走了过来。

        ……

        ……

        风雪山庄,男厢。

        秦无息自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虽昨晚一夜未眠,但功力深厚,只是睡了两个时辰,精神已经恢复。

        忽然,他看着窗前的桌上,神色微微一变。

        只见那桌子上面,放着一封写着“秦无息亲启”的书信。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7310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