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一 擒凶之谋

章十一 擒凶之谋

        辰御天回头看了看发现的案发第一现场。

        对于他而言,那所谓的“十多年噩梦”其实并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处现场。

        虽然此处的大多痕迹,都已经被凶手可以抹除。但他不相信,凶手能够将所有痕迹都毫无遗漏地清除,但凡有一点遗漏,说不定便会成为破案的关键所在。

        公孙自然也明白他的想法,于是冲其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回去检验尸体去了。

        玄曦走了过来,望着辰御天看向现场的沉吟之色,开口,“怎么,你又发现什么了?这里的痕迹,看样子应该都已经被凶手抹掉了。”

        辰御天微微点头,旋即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玄曦冲其一笑,“怎么?很惊讶么?惊讶我能够看出来你心中在想什么?”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不是,只是奇怪你怎么会知道这里和凶案有关?”

        玄曦刚刚绽开的小脸顿时消失,气鼓鼓地看他,“我又不笨,这里很明显的被破坏过,可是地面上却又什么痕迹都没有,肯定是被人人为的改变过。再加上方才发现乐无欢的现场并没有发现丝毫的血迹,一看就知道那里肯定不是死亡的第一现场,而你有在这个时候跑到了这里,想来想去,这里应该就是乐无欢死亡的第一现场了吧?否则你一定不会露出那样的笑容。”

        听到这话,辰御天微微一愣。

        他这一次是真的吃惊了!

        没想到这姑娘这次竟然也能将事情分析的如此有条理,这可真是……

        “厉害厉害!!”辰御天由衷的拍了鼓了两下掌,“没想到你的分析能力现在也变得这么强了。”

        玄曦神色微微一沉,“听你这话,好像我以前的分析能力很弱一样。”

        “呃……”辰御天微微一愣,心中暗道,“以前的你,应该是没有分析这一项能力的吧?”

        这话,他也只敢在心中说说。若是宣之于口,恐怕往后的日子就难熬了。

        “你说得对,我的确怀疑这里就是乐无欢死亡的第一现场,所以想在这里找一些有用的线索。”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玄曦好奇,“那你找到了什么?”

        辰御天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我还什么都没有找到呢,也不知道凶手能不能遗留下一些东西来。”

        听到这话,玄曦的兴致一下子降了下来。

        “如此的话,就只能祝你好运了。”

        她兴致缺缺,微微拍了拍辰御天的肩膀。

        若是在之前的现场寻找线索,她说不定会感些兴趣,毕竟那里没有遭到破坏,说不定会很有收获。

        可这里明明已经被可以抹除了痕迹,在这样的地方寻找线索,她并不太看好结果。

        辰御天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勉强她。便在这里,一旁,昊乾走了过来,对她道:“曦姑娘,武姑娘似乎有话要说。”

        玄曦看了一眼武霖铃,发现后者也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于是她也走了过去。

        三人加上凌若音等人,聚成了一个小圈子。

        “你们听我说,既然我们怀疑那山庄外面的人时凶手,为什么不直接想一个办法把他抓到呢?”武霖铃看着众人,提议。

        众人听到他的提议,眉头皆是一皱。

        “这……不好吧,我们并不能确定那个人的身份,如果对方不是凶手,那我们岂不是抓错了人。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惊动真正的凶手。”

        玄曦眉头微蹙,想了想,开口。

        “可如果我们不去主动求证的话,又怎么会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凶手呢?”武霖铃反驳,“要真的不是的话,大不了再放了嘛,可如果真的是的话……那这件事情不就可以直接解决掉了么?”

        “这……”昊乾的目光微微闪烁起来。

        武霖铃又道:“如果我们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就是在被动的等死,说也不知道那个凶手接下来将要杀得,究竟会是谁。”

        “与其被动等死,还不如主动出击,先把疑凶擒拿,证实身份!大家说如何?”

        “这……倒也不是不可行之法。”

        武霖铃话音刚落,便听昊乾响应,言语中,完全同意了她的提议。

        “很好,你们三位呢?”

        玄曦和林刀微微沉吟,相互对视了一眼。

        凌若音则是满面笑容,却不知她究竟在笑什么。

        至于原武极和梦红颜二人,则是完全没有被武霖铃算在其内。

        他们二人也同样没有参与的想法。

        “有意思……就像这位公子说的一样,这的确也是一个方法,我同意……”

        凌若音轻轻一笑,于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玄曦和林刀的身上。

        二人看了彼此一眼,微微叹了口气。

        在这等情势这下,他们也不得不同意了。

        武霖铃微笑着点头,“很好……不过我听说那凶手功力很高,光凭我们几个,恐怕还无法功成,还需要找秦无息前辈帮忙才行。”

        闻言,玄曦和林刀轻轻苦笑了一下。

        事到如今,也只好由他们去了……

        ……

        ……

        辰御天沉吟着,跨过了横七竖八的断木。

        一些战斗过的破坏痕迹,清晰可见。

        根据这些痕迹,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那曾经发生在这里的大战,究竟是多么的激烈与凶险。

        他仿佛看到了乐无欢与凶手的唯一一次交锋。

        然后,他的脚步缓缓停下,看向地面的积雪。

        此处的积雪,若是利用灵觉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比周围的积雪,要薄许多。

        此处罕有人迹,地面上的积雪理应一样厚度,但这里的积雪却比周围薄了许多,显然有问题。

        想来想去,他从怀中取出了一瓶药剂。

        这药剂,便是当初在幽州时为了逼凌默认罪而洒在其所居住小楼之上的那种。

        此药,可伶隐藏或者消失的血迹,重现。

        这一点,在幽州时,便已经见识过。

        辰御天轻轻拔开了瓶塞,将一股药剂倒入那薄薄的一层积雪之上。

        一炷香后,那层雪,赫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就见原本白茫茫一片的积雪中心,蓦然生出了一丝红色。

        这突然出现的红色,如同潮水一般,迅速蔓延整层积雪,片刻不过,积雪已经变得一片血色。

        看着这番变故,辰御天开心的笑了。

        而后他抬起头,微微望向了远处。

        那里,正是发现了乐无欢尸体的那棵树的所在地。

        公孙与韩桐,此刻依旧还在那里验尸。

        “凶手是在这里杀死了乐无欢,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将他搬到那个地方?”

        “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微微沉吟。

        “再者,他刻意抹掉此地的战斗痕迹,又是为了什么?”

        “通常抹掉自己作案痕迹者,往往不外乎一个目的:为了给别人造成自己没有到过现场的假象,避免被怀疑。”

        “但这种情况只适用于凶手隐藏在受害者之中时才有效。”

        “但从始至终凶手根本就没有在我们面前出现过,即便他留下了痕迹,恐怕我们也很难知道他究竟是谁……”

        想到此处,辰御天忽然如同被一道天雷轰顶一般,愣在了原地。

        “等一下,这么说的话,难道……”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目中电芒一闪,直接看向了聚成了一个小圈子的众人。

        半晌之后,他笑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里的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可是有一点我还不明白,凶手又是如何在杀害了泪无悲之后,制造密室脱逃的呢?”

        ……

        ……

        公孙回到陈尸的那棵树旁边时,就看见秦无息一言不发的坐在对面,深深地凝望着乐无欢死去的尸体。

        韩桐站在一旁,仔细打量着尸体。

        看到公孙返回,忙道:“师父,你回来了。”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秦无息一眼,而后又蹲下身子看了看乐无欢的尸体。

        然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乐无欢垂落在身体两旁的双臂上。

        之前他还没有发现,此刻看到之后,立刻觉得乐无欢的双臂似乎也有些问题。

        他轻轻捏了捏尸体的左臂,发现左臂骨折了。

        “又是骨折,这是巧合?还是……”想到此处,他神色一动,捏了捏尸体的右臂,惊讶。

        尸体的右臂,竟然骨折了。

        “双臂同时骨折,这绝非巧合……”

        “而且泪无悲死时,左臂也有骨折……同时他的惯用手也是左手,善使左手剑……”

        “这两者之间,一定存在了某种关联,可究竟会是什么关联呢?”

        “死者都是死在了自己的兵器之下,而且使用兵器的手都存在骨折的迹象,难道说……”

        看着乐无欢骨折了的双臂,他双目一亮!

        就在看到乐无欢的骨折双臂之后,他蓦然回想起了一门曾经在书中看过的功夫。

        那是一门可以借力打力的神奇功夫,据说这门功夫若是练到一定境界,便可以用敌人手中的兵器杀死敌人。

        这与此案两个死者的死状极其相似。

        而这门功夫,便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太极推手。

        不过太极推手虽然是江湖中流传较广的一门普通功夫,但若想要修炼到借敌之兵器杀敌的境界,却并不容易。

        所以,江湖中能够将太极推手修炼到这种境界之人,也并不多。

        “如果他们真的是死在了太极推手之下的话,那么凶手的范围就能大大的缩小了。”

        公孙双目微微一眯,目中闪过一抹亮丽的精芒。

        “只是,若想要破案的话,恐怕还是要先弄清楚这里面的‘噩梦’指的,究竟是什么吧?”

        说着,他看了看手中的那张请柬,微微看了秦无息一眼。便在这时,武霖铃等人陆续地从那边走了过来,来到了秦无息的面前。

        秦无息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众人一眼,立刻有垂了下去。

        “前辈,打搅了。”林刀对着他微微抱了抱拳。

        秦无息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武霖铃见状,立刻开口说明来意,“秦前辈,我们有事找你。”

        秦无息看了看她,并未抬头,淡淡开口,“何事?”

        “我们准备今晚设法将那个嫌犯先抓回来。”武霖铃开门见山。

        “呵呵……抓回来?不自量力!!”秦无息毫不犹豫地冷笑着拒绝,“以老夫的实力,尚且没能将其抓住,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毛小子毛丫头又能成什么事?”

        听到这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语,武霖铃一反往常直接炸毛的性格,反而笑嘻嘻道:“嘿嘿……就是因为我们知道自己不是那家伙的对手,所以才会来找前辈你呀?以我们的计划,在加上前辈你的武力,是比可以将那个家伙捉拿归案!”

        “哦?计划?你们有什么计划?”秦无息好奇。

        “嘿嘿……不瞒前辈,我们准备……”说着,武霖铃便将自己想好的计划对秦无息和盘托出,没有一丝保留……

        ……

        ……

        风雪山庄,封锁的房间。

        绑在十字架上的女子依旧昏迷着,如海棠春睡。

        忽然,封锁的房门打开,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端着汤缓缓地走了进来。

        她的脸上写满了不悦,仿佛为这困在此处的美女送食物,是一件极差的差事。

        “吃东西了……”

        她厌恶地看了一眼绑在十字架上的女子,从桌上随手拿起了一根长针。

        “吃饭了……”

        长针狠狠地刺入被绑女子的肌肤,顿时其身体一阵抽搐,整个人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

        一阵茫然后,她看着面前的侍女,眼中涌现出一丝绝望。

        “不……”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早在被抓来的第一天就被弄哑了。

        “吃饭的时间到了……”

        侍女厌恶地看了她一眼,端起了拿来的碗。

        碗中,没有菜,只有汤。

        被绑女子眼中涌现浓重的绝望,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侍女掰开自己的嘴,将那清淡如水的汤灌入。

        汤水下肚,只觉腹似火烧。

        女子的脸上流露出丝丝痛苦之色,但那侍女对此,却视而不见。

        侍女放下了手中的碗,打量了一下被绑女子妙曼的身躯,恶毒一笑。

        “庄主有令,从今日开始,你的身上,就不必再有衣物了……”

        “因为你这一生,恐怕都只能在这里度过了……”

        说罢,她直接抓住了被绑女子身上的最后防线,轻轻一撕……

        ……

        ……

        “我答应你们,只要你们的计划真的能把那个家伙引过来。”

        雪松林,秦无息考量许久,对着武霖铃等人微微点了点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7310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