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 十多年的噩梦

章十 十多年的噩梦

        “四弟……”看到乐无欢靠在树干旁的尸体,秦无息几乎在刹那间,悲呼一声。

        他目眦尽裂,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一股浓郁至极的杀机,蓦然弥漫了他的内心!

        森冷的杀意在虚空乱窜,他披散的头以及衣衫顿时无风自动,一道道凌厉剑气,骤然自其周身,爆射而出!

        剑气纵横虚空,令得周遭众人都是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辰御天神色凝重,就在这时,秦无息身形一晃,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残影离去,掠过之处,树顶积雪簌簌而落,惊人心魄。

        见此,林刀急忙欲追,但还未动身,便被辰御天拦了下来,“他暂且没有危险……让他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也好。我们还是此案专注此吧!”

        说完,他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了乐无欢已经断气的尸体上。

        林刀转头看了一眼尸体,点头,“好吧!”说完站到了古凰的的身后。

        辰御天这才想起来……好像他刚刚在找人的时候,也是和古凰在一起的吧?

        这……还真是尽职尽责啊!

        辰御天摇了摇头,目光放在了乐无欢的尸体上。

        和泪无悲一样,他也是死在了自己的成名兵器之下。也是“善游者溺,善骑者坠”的表达。

        唯一不同的是,泪无悲是死在了密室之中,而他,则死在了这渺无人烟的荒野雪林之内。

        “这……这一定也是夜归人下的手。”站在一旁的武霖铃,突然指着乐无欢信誓旦旦地开口。

        众人微微一愣,都看她。

        辰御天也不例外,就见他淡淡一笑,问:“何以见得?”

        武霖铃指着乐无欢,说:“你看他死在外面,而之前你不是也说过么?那个凶手夜归人也可能就隐藏在这山庄之外,所以凶手就只能是他了啊?”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几乎全部都笑了。

        武霖铃莫名其妙,问:“你们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么?”

        昊乾大笑着解释,“我的大小姐啊……我们之前也只是怀疑那个凶手可能隐藏在山庄外面伺机而动,但那只是我们的怀疑和猜测啊?我们并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确定那个凶手就在山庄外面啊?说不定外面那个人只是一个完全不想干的人呢?对吧?”

        闻言,武霖铃小脸顿时一滞,“原……原来是这样啊……哎呀,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的,反正我觉得这个人一定也是那个杀人凶手杀死的,你看他们两个人的死法多像啊,都是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下……”

        众人皆是无奈地微微摇头。

        但……他们表面上虽然对她的话不以为意,暗中却上了心。

        虽然刚才她的分析没有任何证据的支撑,但平心而论,还是有道理的。

        毕竟,他们早就怀疑那个游离在山庄之外的陌生人,便是真正的山庄之主,也就是杀人凶手夜归人了。

        ……

        ……

        公孙走到乐无欢的尸体前,蹲下身子微微看了几眼,随即伸出手摸了摸尸体。

        “尸体尚有余温,死亡应该不会过半个时辰。”

        听到这话,辰御天微微沉吟。

        “半个时辰,也就是说凶手应该还没有走远了?不知道秦无息前辈会不会遇到?”

        公孙微微摇了摇头,“应该不太可能,虽然乐无欢死亡并没有多久,但他与泪无悲相同,身上除了那一道致命伤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伤痕,应该也是被一击致命,如果泪无悲之死与你推测的一样,那么凶手在杀人之后应该会立刻逃遁才是。”

        辰御天点点头,“有道理。那依你之见,乐无欢也应该是被夜归人杀死的了?”

        公孙顿时笑了,“大人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辰御天也笑了,他看着公孙,微微点头,“知我者先生也。我的确也怀疑此事亦是夜归人所为,但公主他们现的陌生人究竟是不是他,现在我还没有办法完全肯定。当务之急,是找到证据。”

        公孙点头,“我明白了。”随即,带着韩桐开始初步验尸。

        而辰御天则开始一如往常地勘察现场。

        由于地面满是积雪,所以此刻现场的地面脚印极为杂乱,这都是众人方才聚集过来之时踩踏而出的。

        不过在他和公孙的要求下,尸体周围三尺的雪地倒是比较干净,除了自己与公孙进来时的脚印外,就只有一行从尸体脚下通向雪松林外面的脚印。

        想来应该是死者所留。

        突然,他的心头猛然有着一道电光划过。

        不知道为什么,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突然现这个现场,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可究竟是哪里呢?

        他的神色凝重,沉吟地目光微微打量着现场中的一切,雪地、脚印、尸体……究竟是哪里?

        究竟是哪里不太对劲?

        辰御天一遍又一遍地扫视着现场,最终他的目光,聚焦到了乐无欢尸体的伤口上。

        此刻,韩桐正将插在他胸口的那把赤蟒枪拔出。

        “噌……”的一声,长枪被拔出,洞穿的伤口带着凝固的血液呈现在辰御天的面前,顿时让他心中一动!

        他终于明白这个现场究竟是那里不太对劲了!

        是血迹!

        乐无欢的心口被长枪洞穿,照理说应该会喷溅出大量的鲜血才对,可现场根本找不到一片被大量鲜血染红的雪地。

        这很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辰御天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旋即,他便现了这个现场第二个不太合乎情理的地方。

        “死者之所以会被一击致命,想来应该是与凶手进行过打斗,可这现场,为何连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就算死者根本没有动手便被秒杀,但这个级数的武者动手,就算只是释放各自的气息,也足以毁掉周围的树木,可为何此处完全没有这些痕迹?”

        辰御天神色认真,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忽然,他的目中,一道亮丽的精芒闪电般掠过!

        “难道说……”

        想到此处,他急忙看向尸体脚下的那行脚印,目光顺着朝前看去。

        “脚印通向外围,可我们就是从那里来的,所以应该不可能。”

        他暗自摇了摇头,看了看树下的尸体,目光不由看向了其背后。

        “如果这个脚印是凶手故意设下的迷魂阵,难道……”

        辰御天的眼睛里,蓦然浮现丝丝缕缕的精芒在其中凝聚流转,似给人一种看透了一切般的感觉。

        下一刻,他立刻跑向了雪松林深处。

        周遭众人见他一声不吭便跑了,觉得好奇,于是纷纷跟了上去。

        片刻后,一群人来到了雪松林的尽头。

        看到眼前呈现而出的一幕,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而辰御天则微微低下了头,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只见这雪松林的尽头处,几棵雪松拦腰而断,树干无力的倒落在地上,稍远的几棵虽未断裂,但朝向这里的一半枝干却是光秃秃的,似其上的松针全部消失不见了一样。

        “这……这里怎么会是这副模样?”武霖铃震惊。

        “果然如此,这里,才是案的第一现场!”

        “虽然雪地上的脚印和血迹都已经被刻意的清除过了,不过这些爆内力在这些树上留下的痕迹,却是没那么容易可以消除。”

        辰御天微微一笑。

        现现场没有血迹的那一刻,他的心中便已经有了猜测。

        之后现场没有打斗痕迹这一点,更加加重了他的怀疑,。

        知道此刻现了这片地方,他才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案第一现场是在这里,那么死者与凶手,也是在这里见面的?但乐无欢又为何主动出来见凶手?”

        “是他与凶手认识?还是说他已经洞悉了凶手此番,就是为了杀他们而来?”

        “亦或者是别的原因?”

        辰御天陷入了沉思之中。

        ……

        ……

        公孙神色平静,按部就班对乐无欢的尸体进行初步检验。

        “死者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在今日上午巳时到午时这段时间,死因是遭遇长枪洞穿心脏而亡!”他一边检查尸体一边道。

        韩桐则站在一旁拿着纸笔在尸格上做记录。

        下一刻,公孙轻轻地解开了乐无欢血染的衣衫,就在这时,一样东西从他的衣服里掉了出来。

        韩桐眼尖,连忙将那东西从地上捡了起来。

        “师父,你看。”韩桐轻轻将那样东西递给了公孙。

        公孙看了一眼,现这东西竟然是一份请柬,而且其造型与他们收到邀请到风雪山庄的请柬一模一样吗,想来应该也是相同的作用。

        “嗯?这是……”

        他接过了这封请柬,打开。

        但他只看了一眼,整个人的神色便是轰然大变,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韩桐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师父如此激动地时候,顿时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那请柬中写了什么,居然让师父如此。

        “大人……你快来看!!”公孙站起来张口惊呼,但喊了一声之后,才现四周无人,于是连忙问韩桐,“桐桐,大人他们去哪了?”

        韩桐指了指树林深处,“那里,刚刚辰大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直接跑了过去,然后其他人也一起跟了过去。”

        公孙看了看树林深处,有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四周,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容。

        “桐桐,你在这里等我,我先过去找大人。”

        说完,他便急急忙忙跑向了树林深处。

        韩桐更加纳闷了,到底那个请柬里面写了些什么?为何会让师父这么激动?

        ……

        ……

        辰御天看着面前遭到了破坏的松林,顿时明白了此地才是真正的案第一现场。

        只是……虽然找到了这个地方,但此地的大部分痕迹都已经被凶手刻意清除,想来应该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还是仔仔细细地在这周围搜查了一遍。

        结果果然如同他所料的一样,并没有任何有用的现。

        而就在这时,公孙带着一个金色的请柬跑了过来。

        见到他如此激动地模样,辰御天也是有些疑惑,虽然在一起查案已经好长时间了,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公孙如此,究竟是什么事情,竟让他这样的激动?难道是尸体上有了重大的现?

        他倒也没有猜错,公孙的确是在尸体上有了重大的现,只不过不是尸体本身就是了。

        “大人……大人……”公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辰御天面前。

        一旁玄曦也是有些奇怪,打趣,“公诉先生,到底生了什么事,你怎的如此激动?莫非是尸体被你医活了过来?”

        公孙苦笑,“公主说笑了,若我真的有那种本事,那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杀人血案了。我之所以如此急忙,是因为在乐无欢的尸体上,有了重要现。我在他的身上,现了这个。”

        说着,他拿出了那封请柬。

        辰御天和玄曦同时好奇地看了那请柬一眼,“哦?这不是风雪山庄之会的请柬么?有什么重要现?”

        “大人你看过就知道了。”公孙道。

        辰御天看了他一眼,从其手中拿过请柬,只是打开看了一眼,他的眉头便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玄曦也是吃了一惊。

        “这……这是……”

        公孙微微点头,“很惊讶吧?我刚才看到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辰御天与玄曦微微点了点头。

        只见那请柬之上的内容,大致都与一般的请柬相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那上面有一句特别奇怪的话。

        “若想要解除这缠绕了你十多年的噩梦,便来风雪山庄吧!”

        在请柬的最下方,写着这样一行小字。

        小字下方的署名,同样是“夜归人字”四个字。

        看到这些,辰御天顿时明白了凶手要杀死他与泪无悲的真正原因。

        “缠绕了十多年噩梦么?”

        “看来十多年前应该生过什么?”

        他微微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轰……”

        就在这时,一道破风声陡然传来,随即便见一道身影携带着滔天的杀意轰然而至,正是方才一个人冲出去的秦无息。

        看他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找到那个行凶的凶手。

        辰御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中的请柬,微微一笑,随即走上前去,道:“前辈,你回来了!!”

        秦无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但在看到其手中金色请柬之时,目中不经意间掠过了一抹隐晦的震惊。

        辰御天心中一笑。

        他打开了请柬,指着那些小字,问:“前辈,不知道你可知道这上面所写的‘十多年的噩梦’究竟是在指什么?”

        秦无息看了看那些小字,沉默片刻,摇头,“我不知道。”

        说完,他也不管辰御天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辰御天看着他的背影,与公孙微微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个家伙,果然有问题……...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6597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