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九 决意

章九 决意

        秦无息微微点了点头,看向古凰,“你的话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我们无法相信你,不过……我们可以不追究你的罪责,但这段时间,你无论任何行动,都不可离开我们所有人的视线,能做到么?做不到的话,我们就只好先将你囚禁起来了。”

        闻言,古凰苦笑,“我还有选择么?”

        秦无息淡漠地点了点头,“很好,你最好记住现在的选择,不要妄想玩什么花样!!”

        古凰点头,目中闪过一抹狡黠笑意,“此事当然没有问题,只是我有个疑问,若我想要如厕的话,也需要在你们的视线之下么?”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就连提出这个建议的秦无息也是愣住了,千算万算,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是啊,如果对方如厕,难道也要跟着?

        “当然。”这时,一道非常肯定的声音忽然响起。

        众人再度一怔,旋即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一旁的辰御天。

        看着众人诧异地目光,辰御天笑的更开心了,“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你们忘了我们之中也是有女人的啊?她如厕的时候只要派个女子跟进去不就好了……如果她在如厕的时候逃脱的话,那么负责监视的人定然也有问题,倒是正好可以一起解决。”

        闻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变得有些复杂。

        尤其是几个女孩子,看向他的目光,几乎都已经可以用仇视来形容了。

        女儿家么,都是爱干净的,可这天下的如厕之地那个不是脏乱不堪,甚至是臭气汹天,哪有女孩子愿意去那种地方?

        辰御天却无动于衷。

        “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不必要的意外,你必须主动让我将你的内力封印起来。”

        封印内力?

        在场众人都是恍然大悟,在内力被封印的情况下如果古凰还能从厕所逃跑,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负责看守之人故意放了她。如此一来,追究那看守之人的责任,倒也说得过去。

        毕竟,在场的女子也都是身怀高深内力的江湖中人,如果让一个不能使用内力的人从手上逃掉,就是说与她没有关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吧!

        得知了辰御天的打算,在场众人的脸色才微微好看了一些。

        不过也仅仅只是对于在场的男人们而言。

        女子们的脸色依旧很难看,看着辰御天,几乎连将他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

        古凰看了看大厅之中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的四女,促狭一笑,“好吧……我答应你们的要求就是。”

        武霖铃、玄曦二女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凌若音则是颇有兴趣地打量了几眼辰御天,嘴角微微带着几分不喜之色。

        就连一向恬静的梦红颜,都是不由皱起了秀眉。

        辰御天轻轻点头,“那接下来你就暂且交给林兄看管,我等还有要事,便先离开一步了。”说完,他像林刀微微使了一个眼色。

        林刀重重点头。

        辰御天微微一笑,带着公孙、玄曦先离开了大厅,片刻之后,众人6续离开,厅内,只剩下了林刀与古凰二人。

        就连儿子林韬,都没有留下,而是跟着韩桐去了临时建立起来的陈尸间。

        辰御天则带着玄曦再度回到了现场。

        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没有头绪。

        凶手,究竟是如何制造密室的?

        按照武霖铃对现尸体之前描述,死者泪无悲是死在了门窗尽皆反锁的房间之中。

        显然,案现场是一间密室。

        可凶手,是如何在杀害了泪无悲后,让这里变成了密室?他制造密室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带着这个疑问,辰御天第三次来到了现场。

        经过前两次的勘察,对于这个现场的大致布局,辰御天已经非常清楚了,这一次来,主要就是想要找找看,到底有没有关于密室制造的一丝丝线索。

        结果依旧是失望的。

        他和玄曦再次将现场搜查了个底朝天,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那凶手究竟是利用了什么方法制造了这个密室?

        他又是如何离开的?

        辰御天目光环顾四周,微微沉吟。

        一旁,玄曦很不高兴的盯着他看,一方面是由于他和凌若音“不清不楚”的谈话,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竟然让自己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监视别人如厕。

        尤其是后者,这种事情是一个女孩子该干的么?就算对方也是一个女人,那也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可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断案狂也还是一心扑在自己的案件之上,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不开心。

        这让玄曦更加生气。

        “死木头,烂木头,真是气死人了……”她在心中不停的埋怨着辰御天。

        就在这时,辰御天忽然转过了脸,看着脸色相当不好看的玄曦,微微一笑,“你是不是正在心里面骂我呢?”

        听到这话,玄曦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看向辰御天。

        辰御天轻轻一笑,“你这脸色骗不了我的,从小到大你只要一生气就会在心里面疯狂的骂人,我想你心里现在一定已经把我骂的狗血淋头了吧?”

        玄曦的小脸顿时微微一红。

        “胡……胡说,我才没有这么野蛮呢!!”

        “小傻瓜,我都说了,你的脸色是骗不了我的。”

        辰御天淡淡一笑,随即伸出手,亲昵地刮了少女小巧的瑶鼻一下。

        玄曦顿时愣住了。

        “你说,从小到大,你有哪一次是真的骗到我了?”

        玄曦默然,的确,从小到大她没有一次说谎是骗到他的,反倒是他经常会说谎骗到自己。

        这么一想,好像自己一直在吃亏啊!

        “你还好意思说,从小到大你骗过我多少回?而且我可是大玄唯一的长公主,你居然敢对我如此不敬,身为臣子,你说你该当何罪?”玄曦张牙舞爪,扑向辰御天,“既然你敢刮本公主的鼻子,那本公主也来刮一刮你的鼻子好了。”

        说着,她伸手一探,直冲辰御天面门而来。

        辰御天笑了笑,连忙闪身躲开。

        “公主饶命啊,臣再也不敢了……”

        “你休走……”玄曦咬了咬小银牙,再度扑了过来。

        “公主饶命,饶命啊……”辰御天笑着闪躲,一边故意大叫着求饶,一边向着房间外面跑去……

        ……

        ……

        乐无欢走在幽寂的雪山丛林中,神色凝重。

        他准备去做一件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情,他想了很久,也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去做。

        因为他认为这件事如果不去做,那么他的良心,恐怕真的一辈子都难以安宁了。毕竟当年的事情,已经折磨了他许多年。

        如果这一次真的是他,那么这或许,就是一个机会。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离开了风雪山庄,走进了这片丛林。

        丛林的树很高,上面都和雪峰一样堆积着薄薄的一层雪花,银装素裹的样子,看起来颇为漂亮。

        地面的雪也很薄,靴子踩踏在上面,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乐无欢走的并不快,脚步很稳。

        他的内心也一如这步伐,坚定不移。

        但他握着赤蟒长枪的手,却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因为他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或许将是一个满腔怒火的复仇者,又或许,是一个从地狱爬回来的魂灵。

        无论是哪一种,都意味着此次的路途,充满了危险。

        按理说,以神火枪在江湖中的声名,理应不该畏惧这样的危险,因为在其闯荡江湖的那几年里,他经历过的危险,比这厉害的多。

        “或许我真的是老了。”他在心里自嘲般的笑了笑。

        但他心中清楚,他的身体或许已经不复当初了,当那一颗心,却一如当年那般豪气千云,任何的危险在他的面前,他都无所畏惧。

        但眼下即将面临的危险,他却没有把握。

        倒不是没有把握度过,而是没有把握,在面对注定要面对的那个人的时候,他的神火枪,还能如往日一般毅然刺出么?

        他不知道。

        所以他很激动,也很害怕。

        激动,是因为他极有可能见到当年的那个人,而害怕,则是由于他不知道见到那个人,究竟该用怎样的态度对待他?

        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很多年。

        但直到现在,都没有答案。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要去。

        即便二哥之前便已经说过,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人,始终是要往前看的。

        但他过不去。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往前看的人,所以,他先选择了向后看。

        “当年的事,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但我一定要将真相告诉他。”

        想着,他的步伐渐渐变的更加坚定了。

        而就在这时,一丝微风在虚空中凭空而生,夹杂着一丝丝淡淡的内力波动,自雪松林深处传来……

        他的神色一下子振奋起来。

        “没错,就是这道气息!!”

        他迈大步子飞快的向着丛林深处而去,当来到雪松林尽头后,他看到在那雪天一色的美景中,站着一道仿佛与大雪融合在一起的白衣身影。

        他散披肩,长在微风中肆意飞扬,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

        看着眼前的身影,乐无欢神色蓦然凝重起来。

        握着赤蟒枪的双手,不由得紧了一紧。

        就在这时,那白衣人轻轻一笑,出声,“好久不见了……”说完,他轻轻转过了头。

        而看到其面容的乐无欢,顿时一脸震惊!

        他的双眼一下子瞪得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之人。

        “你……竟然是你?”

        ……

        ……

        泪无悲房间外面,玩闹了一阵的辰御天和玄曦坐在庭院的石桌上,彼此笑着看着对方。

        “怎么样?现在你的气应该消了吧?”辰御天看着俏脸喘得通红的少女,微微一笑。

        “没有,最多只消了一小半……”玄曦撅着小嘴,故意不去看他,“除非告诉我你和那个叫凌若音的究竟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辰御天好笑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不高兴啊!那我告诉你好了,我们就只是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说了几句话,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做,这下可以了吧?”

        “真的?”玄曦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骗你天打五雷轰。”辰御天赌咒,但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玄曦伸出玉手给堵住了。

        “别说了,我相信你。不过既然如此的话,那为什么那个女人总是在看你呢?而且每一次看你的眼神都很有问题?”

        “哦?有什么问题?”辰御天问。

        “就是……”玄曦俏脸微微有些泛红,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就是什么啊?”辰御天纳闷。

        “就是……哎呀,就是我平时看你的眼神啊!”

        说完这句话,玄曦的脸色顿时更红了。

        看着她如此娇羞的模样,辰御天感到有些好笑,打趣,“那……你看我的时候,是什么眼神啊?”

        “这……”玄曦的脸几乎已经快成了红苹果了,正在这时,她看到秦无息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秦前辈,走这么急,可是有什么急事?”她连忙转移话题。

        辰御天也看向了秦无息。

        只见秦无息看到二人,立刻走了过来,急道:“不好了,乐无欢他独自一人离开山庄去外面了!”

        听到这话,辰御天一下子站了起来。

        ……

        ……

        “乐前辈……乐前辈……”

        从秦无息那里得知乐无欢独自离开的消息后,辰御天立刻召集山庄众人外出寻找乐无欢。

        毕竟,根据他们的推测,那个所谓的杀人凶手夜归人,此刻很有可能就潜伏在山庄外面,乐无欢此时离开,恐怕会凶多吉少。

        “乐前辈……”

        “四弟……”

        众人在山庄周围四处找寻,却没有任何现。

        便在此时,远处雪松林附近,一道赤虹直略天际!

        这是事先约定好的信号,只要任何一人找到了人,都要出这个信号来通知其他的人。

        看到信号后,所有人都急急忙忙赶往了雪松林。

        辰御天和玄曦距离雪松林最近,先其他人一步来到了信号出的位置。

        刚刚走近,便看到梦红颜与原武极二人静静地站在一棵树前方,辰御天连忙大声问道:“怎么样?什么情况?”

        原武极与梦红颜听到后微微转身,原武极神色依旧,但梦红颜的目中,却是有着一抹无奈的惋惜之色一闪而过。

        看到这个,辰御天心中顿时掠过了一抹不详的预感。

        而当其看清二人面前那棵树下的一幕时,他与玄曦的双目,都是不由自主,微微缩了一下!

        就见乐无欢背靠着那棵树,已经断气了。

        他的胸口上,插着那支让他在江湖中传荡出赫赫威名的神兵,赤蟒枪!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6250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