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八 暗中的人

章八 暗中的人

        “你们,还有完没完?”古凰看着完全忽视了自己的辰御天和凌若音,忍不住开口道。

        玄曦在一旁同样是一脸幽怨地望着辰御天,银牙咯吱咯吱的紧咬着,心想等一会儿人都走了,一定有你好看的。

        见她这副模样,辰御天心中顿时叫苦不迭。

        凌若音则是看了看古凰,又看了看辰御天,微笑,“咯咯……一个帮凶还敢这么大口气?辰公子,看来你这官家身份的威慑力不足啊?”

        辰御天苦笑,也不理她,直接看古凰,“凌小姐和我说过,这风雪山庄在一个月之前还是一座无人的废庄,可在一个多月之前,却突然冒出了一位所谓的庄主,而且这位庄主还从来都不在人前露面,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呢?这引起了我的怀疑。”

        “而我又进一步想到,如果这所谓的风雪山庄庄主有问题的话,那么你这个管事以及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山庄仆役们,又何尝没有问题?想到这里,我便趁着昨夜你们山庄中人全部沉睡之时,将他们召集了起来。也幸亏昨夜生了许多的事情,让大家基本失去了睡意,所以很快我便召集齐了人。”

        辰御天一边说,一边描绘当时的情景……

        当时已经是三更多点,毫无睡意的武霖铃、秦无息、乐无欢、昊乾以及九龙府还有凌若音三人全部都集中到了辰御天自己的房间。因为在宴会厅里见面的话目标太明显,难免引起山庄仆役的注意,故而辰御天想到了将众人集中到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这房间原本便是单人住的,此刻一下子涌进了将近十人,瞬间变得无比拥挤起来,辰御天几人甚至都只能站在地上。

        昊乾看了看辰御天,第一个开口,神色凝重“辰大人,深夜召集我们来此,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武霖铃则是看了看几乎和自己贴身而坐的玄曦以及梦红颜,埋怨,“是啊……有什么话不能去大厅里面说么?为什么非要挤在这里面?”

        辰御天看了看她,点头,“你说对了,就是因为不能去大厅里面说,所以我才会召集你们到这里来。只是没想到,原前辈你们居然也来了。”

        说着,他看了看依旧一脸冷漠的原武极。

        原武极依旧没有开口。

        反倒是白衣女梦红颜淡淡一笑,“辰大人说的是哪里话,我们毕竟也是这件案子的关系人啊。”

        “说的也是。”辰御天微微点头。

        此时,乐无欢道:“辰大人,闲话就不要说了,你深夜召集我们到此,究竟有什么要事?”

        辰御天看了看他,微微一笑,“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今夜召集大家到此,是因为我怀疑这山庄内仆役,包括那位古凰姑娘都可能有问题。”

        一语出,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每个人都微微皱着眉头,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辰御天看着众人,继续开口,“你们听我说……”说着他便将风雪山庄一月之前突然冒出了一位从不露面之事告诉了众人。

        他在说话时,坐在一旁的凌若音,嘴角不经意间微微挑起了一抹弧度……

        而听完他的话,一旁的公孙摸了摸下巴,沉吟,“所以,大人是在怀疑那所谓的风雪山庄庄主,便是凶手夜归人了么?”

        辰御天微微摇头,“不是怀疑,根本就是!想想看,如果他不是夜归人的话,为何会突然召集这么多完全不熟悉的江湖中人来这山庄举行宴会?难道你们之前对着风雪山庄很熟悉么?”

        听到这话,秦无息与乐无欢目光隐晦的变了一变。

        而昊乾与武霖铃则是摇摇头,“的确,我们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座山庄。”

        辰御天点点头,“这就是了。我想他邀请你们这些江湖人的目的,应该就是杀人无疑!”

        武霖铃的面色顿时变了,“你是说?我们都会被他杀死么?”

        昊乾微微摇头,“他的目标应该不可能是我,因为我并非是因为请柬而来的……而且也不可能是你,否则在泪帮主的死的时候,也不会让特意引你去案现场了。”他看了看武霖铃,“不过我想他应该是打算在杀完人之后,将杀人的罪名嫁祸到你的身上。这一点应该不会有错。”

        武霖铃暗自松了口气。

        秦无息想了想,看辰御天,“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怀疑山庄里的这些仆役,就是他安排在里面的内应,或者是……帮凶。”

        辰御天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想要证实还需要大家帮我一个忙才行。”

        “哦?什么忙?”乐无欢眼睛一亮,问。

        辰御天高深莫测般的笑了笑,随即地上对着众人耳语起来……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定下了今天的行动计划,而你,也如我计划的一般,露出了马脚。”

        辰御天看着古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古凰的神色微微有些震惊,她看着辰御天,满目难以置信,“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今日会传信于他?”

        辰御天没有说话,但他身边的玄曦却是笑了。

        “这就要说到我的功劳了……”

        “你?”古凰疑惑地看着她。

        “没错。”玄曦咧嘴一笑,随即说起了昨夜在密谈之前,自己和辰御天在现场说到的有关山中调查的结果的话……

        “你说你们现山里还有一道陌生的气息?”

        辰御天目光微微一闪,颇有些惊讶地看着玄曦。

        玄曦重重点了点头,“没错,虽然那道气息很淡,但是我和林刀都是感应到了,那是一个绝对陌生的气息,我们都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山庄里那几人中的任何一个人。这绝对是一个从未露过面的人。”

        “这样啊……”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从她这里知道山中还有外人之后,我们推测此人有很多大的可能性便是那夜归人,而他既然是这整个杀人计划的策划者,就没有理由不想知道山庄内的一举一动,但他身居庄外,又要如何实地掌握山庄内的一举一动,仔细思考之后,我想到了你,从你昨天给我们的表现来看,非常适合这个报信人的身份。”

        “但从泪无悲的死可以看出,凶手是一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所以我想即便是你这个担当报信人的人,恐怕也不会知道他便是杀人凶手。而昨夜你在现场的表现也恰好证明了这一点。可昨夜山庄又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以你并不知是他下手杀人的心理,最可能采取的行动便是向他报信。所以我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跟踪了从宴会厅出来的你,而结果也果不出我的所料。”

        辰御天看着古凰,耐心地解释。

        古凰淡淡苦笑,“原来如此……可你又是怎么知道是我砍断了索道?”

        “这就更简单了。”辰御天微微一笑,“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方才那句话,只不过是为了给你造成心理压力,而故意那么说的。”

        “什么?”听到这话,其身后昊乾众人也都是大吃一惊。

        之前辰御天那句“果然是你”说的底气十足,他们还以为他早就知道索道是眼前人弄坏的呢。

        结果搞了半天,居然是这样?!

        古凰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一股自嘲的意味,“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我还真是……有些笨呢。”

        辰御天看了看她,认真的点了点头,“嗯,你很有自知之明,这很好。”

        ……

        ……

        众人无语。

        古凰尴尬。

        但辰御天却是一笑,“我没有说错,有自知之明的人往往比较聪明,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选择。”

        古凰苦笑,“你真是一个可怕的人。也是一个可爱的人。”

        辰御天笑了,“前一句我经常听到,不过后一句我倒是第一次听到,谢谢你的夸奖,看在它的面子上,只要你如实招供,我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任何罪状,如何?”

        古凰脸上的苦笑更加浓重了。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么?”

        辰御天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了。

        “那就好,不过此地并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说罢,他直接走向了风雪山庄。

        古凰脸上的苦涩不再,目中却是微微闪烁过一抹奇异之芒……

        ……

        ……

        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

        房间的摆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绣榻木床之外,就只有一个看起来有些阴森,且沾着些血污的十字架。

        阳光透过紧闭的门窗,投下一片昏暗的光亮。

        在这昏暗的光线中,就见那十字架上,绑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少女。

        她的身上只有简单的肚兜小衣,大片大片的光洁皮肤裸露在了昏暗的光线下,粗大的绳索穿过她身体的各个部位,将其皮肤累出一道道青紫色印痕的同时,也把她紧紧的钉在了十字架上面。

        此时的她仿佛在熟睡,臻微微低垂,看不清面容。

        但从她的身段以及皮肤等其他条件看,也知其绝对是一个天生的美人。只是不知为何,竟会被困在了这昏暗的房间中。

        房间的门紧紧闭着,但若能从外面看去,便会现,这个房间的房门,竟是被人用铁链以及大锁,紧紧的锁着的。

        而房门的对面,正是风雪山庄用来做饭的厨房……

        ……

        ……

        “将你知道的一切全都说出来吧。”

        宴会厅内,辰御天看着古凰,微微笑道。

        古凰叹了口气,开始说道:“你刚刚说的没有错,我的确不知道人是他所杀,他的心思的确如你所说的一样非常缜密,因为从始至终,就连我,都没有与他真正的见过面。”

        听到这话,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不可能!你既然能够被他选中担任这风雪山庄的管事与报信人,就说明他至少还是信任你的才对,怎么可能连面都没有见过呢?”玄曦皱着眉头,一脸难以置信。

        古凰叹气,“我知道你们很难相信,不过这的确是事实。至于你说的信任……我想在他的心中,恐怕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字吧。”

        “哦?这话是什么意思?”昊乾好奇。

        古凰笑道:“我就跟你们直说了吧。我真的没有见过他的面,至于为何会成为风雪山庄的女管事和报信人,那是因为他在明楼的公开亭上布了一条找人在风雪山庄做仆役的通告,我看到那上面的报酬还算是丰厚,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了这边。然后我就被选上了,而且还成为了整个山庄仆役中的管事。”

        听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辰御天微微皱眉,“然后呢?你又是如何成为他在山庄的内线的?”

        “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经过,当我和其他应征仆役的姑娘们来到这里时。桌子上已经放着一份详细的选拔规则,上面说只有有人能够解开他留在这里的谜题,就可以成为仆役之中的管事,并且可以获得与他联系的资格。而幸运的是,我做到了,所以我就成为了管事以及你们口中的报信人。”

        “不过我只与他联系过一次,还是他主动联系的我,他要我想方设法将来到山庄的客人留下,只要我能够做到,他就会给我三倍的报酬。而我当时财迷心窍,便答应了他的要求。”

        “所以你就砍断了索道,让我们被迫困在了山庄里?”辰御天问。

        古凰点了点头,“是的。刚才我正是要打算向他邀功请赏来的。没想到却是被你们抓了个正着。”

        听罢,玄曦依然有些难以置信,“这么说,你并没有见过那个雇佣你的人究竟长什么模样,甚至真的就连面都没见过?”

        古凰苦笑,点点头,“虽然这听起来让人很难相信,不过这的确是真的。”

        秦无息淡漠地看着她,“你的话,我们一时半会的确很难相信,不过考虑到凶手缜密的心性,这么做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不明白,既然你们第一次联系是他主动联系的你,那他又是如何知道成为了这些雇佣仆役里面的翘楚了呢?”

        听到这话,古凰笑了笑,无奈开口。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我也不明白他为何知道我是仆役中的管事,明明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什么外人在啊。”

        “或许……他其实来了,只是你们谁都没有现而言。”

        玄曦摸了摸下巴,沉吟。

        “我们之前感应到的那股陌生气息很淡,想来那应该是一个高手,这样的高手你们无法现,倒也无可厚非。”

        古凰叹气,“或许吧……”

        辰御天更是深深叹了口气。

        原本以为能从古凰这边得到一些关夜归人的线索,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

        “这家伙,还真是谨慎过头了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5937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