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七 古凰

章七 古凰

        辰御天目瞪口呆,凌若音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彻底颠覆了她在他心中的形象。

        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媚到了骨子里的女人,可如今看来,这个女人的周身,充满了迷雾,让人看不清真正的她,究竟是怎么样的?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接下来,就看公子你的了……奴家就在此处,期待着公子你的……再次到来……”

        凌若音抿着小嘴嘻嘻一笑一笑,莲步轻抬,离开了。

        辰御天望着她的背影,却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提醒我的么?”

        沉吟片刻,他微微摇头。

        叹了口气,辰御天直接离开……

        回到案的房间后,他神色微微一凝,房内的摆设依旧,甚至就连尸体都还没有移位。

        不过此时林刀与玄曦二人倒是回来了。

        之前辰御天为了确认整座山上除了他们这些被困在山庄里的宾客之外不会再有其他的人,所以便请她们两个绕着整座山的范围搜查了一圈,直到现在才返回。

        毕竟在没有确凿的证据确认前,谁也无法断定那夜归人是否真的就隐藏在这些宾客之中。

        不过现在的他并没有时间理会这件事。

        辰御天看了看现场四周,对着公孙耳语了几句。

        公孙听完,惊讶地看着他,“有这种事?”

        他这句话几乎是失声惊呼而出,在让边上的林刀和玄曦不由有些好奇辰御天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

        辰御天微微点头,低声道:“如果我的假设没有错,情况应该就是这样,只是目前还缺少重要的佐证。所以我才问你能不能做到?”

        公孙迟疑,沉吟,“虽然有些困难,不过也不是做不到,只是你能确定么?”

        辰御天重重点了点头。

        公孙叹气,“好吧,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那就有劳了。”淡淡一笑,辰御天仔细打量了一番泪无悲的尸体。

        倒不是尸体还有异样,而是他觉得尸体盖着的地面,应该会有异样。

        因为他在这个房间内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找到想要找到的东西。

        所以那个东西若是真的存在,那边只能是在此处了。

        公孙冲林刀使了个眼色,林刀微微点头,然后便走了过来,将尸体抱起来,放在准备好的担架上。

        而尸体被移开的一刹那,辰御天神色一动,双目顿时精芒爆闪!!

        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

        “果然如此……”

        只见在尸体被移开的地面上,已经渐渐干涸的血泊中,有这几个并不是很明显的小洞状的痕迹。

        玄曦在一旁好奇,“你要找的东西就是它?”

        辰御天微微点头,“是啊!”

        “可这些是什么?”玄曦更加好奇了,完全搞不清楚这些小洞究竟是做什么。

        “秘密。”辰御天嘴角一勾。

        玄曦顿时皱眉,随后嘴角微微一扬,“是吗?那我也不告诉你我们刚才在山上调查的结果了,这也是秘密哦。”

        说完,她故意偏过了脸,不去看他。

        辰御天苦笑起来,看她。

        “哼……”玄曦傲娇地一仰脸,轻轻哼了一声。

        二人就这么对峙了一息的时间,然后……辰御天果断地认输了。

        “唉……”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告诉你好了。这个痕迹在死者泪无悲的身上也有,你觉得会是什么?”

        “死者的身上也有?”玄曦微微一愣,“公孙说过,死者的身上除了一处骨折和致命伤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痕迹了。难道说……”

        想到这里,她目光一闪,直接看向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的杀人凶器,泪无悲的成名神兵赤虎爪。

        辰御天点点头,“你猜的不错,这个痕迹确实赤虎爪造成的,之前在现泪无悲左手骨折的时候,我现赤虎爪没有染上血的部分有些微的尘土附着,而这房间内有尘土的地方,便只有地面了。”

        “所以你猜想赤虎爪很有可能在地上留下了痕迹,可是就算你找到了这个痕迹,又能说明什么呢?”玄曦道。

        “呵呵……”辰御天高深莫测地一笑,但是在看到玄曦渐渐再度蹙起的峨眉,笑意顿化成了无尽的无奈。

        他只好将自己的推测和盘托出。

        玄曦听完,同样惊讶,“有这种事?”

        辰御天无奈,叹气,“现在只是推测,还需要公孙那边进一步的佐证,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调查的结果了么?”

        玄曦嘴角一翘,看着他吃瘪的模样,明媚双眼微微弯起,“好吧……本公主就大慈悲,告诉你好了……”

        章七古凰

        ……

        ……

        夜色渐浓。

        一缕微风自虚空中而生,席卷山崖上的积雪,向远方而去。

        雪花纷纷扬扬,借风力在空中起舞,此情此景,恍如一副绝佳的雪景之画,给人无限遐想之感。

        “唰……”

        略微刺耳的音爆声微微传来,打破了画中的宁静。

        只见风雪漫天之间,裹夹着一道白影,若一片白云,在这漆黑的夜空尤为显眼,

        白影轻轻落在了悬崖边上,随着他的落地,风渐渐地停了,失去了助力的雪花,渐渐回归了大地的怀抱。

        一切都平静下来,恢复如初。

        伫立在悬崖边上的人,也仿佛融入了这片天地,融入了这新一幅的雪景之画当中。

        雪地、弯月、人影……

        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如同出自丹青妙手笔下。

        良久,白影轻轻转身,望向了远处。

        视线所及,是依旧灯火通明的风雪山庄。

        ……

        ……

        朝阳初升,一抹鱼肚白浮现天际。

        风雪山庄的众人,终于熬过了这个难熬的夜晚,迎来了新的一天。

        辰御天早早地起了床,简单的洗漱后,来到了昨日下午众人在一起吃过饭的宴会厅。

        由于通往山下唯一的铁索道已经断了,所以这几日众人也只能被破困在此地,幸好山庄的厨房为了这次的宴会准备了不少的食物,故而众人这几日的吃完问题倒是不必担心。

        来到宴会厅,辰御天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古凰也已经吩咐仆从将做好的早饭端了上来。

        只是此刻除却原武极与梦红颜、凌若音三人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胃口。

        毕竟昨天晚上生了那样的事情。

        看到辰御天,无精打采的武霖铃方才微微提起了一点精神,连忙问,“辰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辰御天叹了口气,摇头,“没什么头绪,可用的线索太少了。”

        武霖铃失望地微微点头,“噢,是这样啊。”

        另一边的秦无息与乐无欢也是在心中叹了口气。

        辰御天看了看他们,似是想起了什么,就问,“对了二位,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泪无悲的仇家都是些什么人?”

        “仇家?”秦无息与乐无欢对视了一眼,前者开口,“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看看这些人里面有没有符合凶手的人物,我想了很久,觉得凶手除了可能与他有仇之外,想不到其他任何杀人动机。”辰御天道,

        闻言,两人再度对视了一眼。

        秦无息沉吟了许久,方才缓缓道、;“不知道,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对于彼此的近况,了解很少。”

        辰御天眯着眼睛看他,笑了笑,“没关系,就是很久以前的仇家也可以,我只是做个参考。”

        “那就没有了。”秦无息摇头,“以前的仇家大部分都已经不再人世了。”

        “是这样啊……”辰御天失望地点点头,目光看向一旁的昊乾,“那昊乾兄你可知道?”

        昊乾摇头道:“我的确知道他有几个不死不休的仇家,不过我想应该不可能是那几个人。毕竟那些人大都是一帮之主,杀人不过是头点地的事情,应该不会这样大费周章的布局杀人。”

        “原来如此。”辰御天点点头,适时的止住了这个话题,他知道再问也应该问不出什么了。

        这时,身后不远处,古凰款步走了进来。

        “诸位,由于昨夜生的事情,我家庄主短时间内恐怕是无法回来了,此次的宴会也只好取消了。不过诸位不必担心,即便宴会取消,在索道还未修好的时间里,山庄里还是能够提供各位食宿的。等到索道修好,诸位便可下山离去了。抱歉给各位造成如此多的麻烦。”

        听到这话,宴会厅内的众人顿时面色各异。

        辰御天看着古凰,双目微眯,心中不由回想起了昨晚凌妙音说过的话。

        “一月前尚且无人的山庄,突然凭空冒出了一位从不露面的神秘庄主以及大量的仆从……”

        “此事,倒是有点意思……”

        想着想着,辰御天在心中微微一笑。

        看来这风雪山庄的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啊……

        古凰言罢,微微向着众人施了个礼后,便是再度离开了。

        出了宴会厅,她并未回自己的房间,而是一路之下,出了风雪山庄,来到了那索道断裂的悬崖边上。

        看着断裂的索道良久,她的嘴角,微微浮现出一抹罕见的笑容。

        随即一声口哨响起,天边蓦然飞过来一只黑鹰,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将早已准备好的信放进黑鹰脚边的竹筒里,她轻轻抚摸了一下黑鹰的羽毛,“小乖乖,早去早回……我等着你给我带来好消息。”

        说完,她肩膀上的黑鹰展翅飞起,掠上虚空。

        但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道黑影如光似电一般,眨眼间掠过古凰的眼前,她只觉眼前蓦然一花。黑鹰已经不见了踪影。

        “果然是你啊!”

        一个声音猛然传来,令得古凰大吃一惊!

        就见其身后不远处,方才在宴会厅内吃早餐的所有人都在,每个人在看向她的时候,目光都是涌动着一抹冷意。

        辰御天从林刀手中接过那只黑鹰,从竹筒中取出了那封信。

        古凰则是惊恐乃至于难以置信地望着众人,“你……你们……怎么会?”

        辰御天接着她的话说道:“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吧?按照你的猜想,我们此刻应该是在宴会厅里吃早饭对吧?”

        古凰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辰御天笑道:“在解释这一切之前,我们还是先来看看你在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吧。”

        说着,他打开了那封信。

        只见纸上写着这么一句话:我已毁掉唯一下山的路,他们已成功被困在了山庄中。

        看到这句话,辰御天目中涌现出一抹了然的笑意,仿佛他早已知道这一切一样。

        “果然如此……”他微微点头,将信传给众人阅览。

        看过之后,除却一直都漠不关心的三人之外,其余众人,目中皆是有着愤怒之色一闪而过。

        “原来索道居然是你破坏的……好个贼喊捉贼啊!”乐无欢咬牙切齿。

        秦无息面色冰冷,一缕剑气环绕在其周身,看古凰,“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老大是不是你杀得?”

        见状,辰御天连忙运转内力,一把抓住了秦无息的右手。

        其周身环绕的剑气顿时消失不见。

        秦无息心中讶异,看了辰御天一眼,完全没想到他年纪看着不大,功力居然如此深厚。

        “前辈,你且稍安勿躁,此女交给晚辈即可。”辰御天微微一笑,随即看向了古凰,“我想你现在一定满脑子都是疑问吧?没关系,我现在就来告诉你好了。先,你需要感谢一个人,如果不是她专门提醒了我,我也不会将这件事情想到你的身上。”

        听到这话,一旁的凌若音顿时噗嗤一笑。

        “哎呦……辰公子,你就这样把奴家给卖了么……”

        闻言,玄曦顿时皱着眉,瞪了一眼辰御天,那意思……你跟她,生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了?

        辰御天苦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啊!

        “凌姑娘此话就有些严重了,在下这可不是出卖,而是在表扬你,若不是凌姑娘你的那一席话,在下还真的想不到古凰姑娘会有问题啊!”

        凌若音抿嘴偷笑,“哦?这么说来,奴家还要感谢公子你对奴家表扬了?”

        玄曦眼中的光芒越凌厉,见状,辰御天只得微微摆手苦笑,“这就不必了,姑娘的这份心意,在下心领了。”

        对面,古凰看着二人,顿时满脸黑线。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5507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