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 眼见未必真实

章六 眼见未必真实

        雪峰山,断崖。

        原本悬挂在这里迎风摇晃的铁索道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只能看到一道如同天堑一般的鸿沟,横亘在面前。

        从风雪山庄赶来的众人见此,都是大吃一惊。

        “刚刚我本来是想要遣人下山去镇子上报官,谁知道来到这里,才现索道已经断了……”古凰满脸焦虑,对众人道。

        辰御天亦微微皱眉。

        这索道是风雪山庄与山下唯一的通路,如今断裂,就等于将他们与山下的世界完全隔绝。

        除非是他们之中有人会飞空之术,直接无视这天堑一样的断崖,踏空行到对面,否则别无办法。

        但飞空术是罡气离体圆满武者才能修炼掌握的秘术,眼下,风雪山庄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人物。

        这也就是说,眼下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被迫留在风雪山庄之中。

        最坏的情况果然生了。

        辰御天揉了揉眉心,来到断裂的索道面前。

        铁索道的大半部分都随着断裂的而坠入了下方的伸冤,只有很短的一部分依旧系在悬崖边的木桩上。

        他蹲下了身子,拿起了那截依旧残留在木桩子上的铁链,翻过来调过去地仔细观察。

        “嗯?这是……”忽然他眉头一皱。

        就见这铁链的断裂处极为平整,没有丝毫粗糙的地方,显然是被什么锋利的利器一下子劈断的。

        辰御天仔细地看了两眼,现这铁链足有拇指粗细,若不是神兵利器的话,决不可能一下将其切开。

        而且这断裂处,似乎还有被烈火灼烧的痕迹。

        看来,劈断这铁链的利器,其上应该还附带着火属性的外放内力才对。

        “看来这应该也是他做的……”辰御天轻轻放下了手中的半截铁链,微微摇头。

        他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令得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玄曦看了看他的脸色,问。“你说的是‘夜归人’?”

        辰御天微微点头,“除了他还能有谁?我想他应该是为了将我们全部都困在风雪山庄,所以才会毁掉索道,让我们与山下彻底断绝联系……”

        闻言,昊乾也是微微点头,“有道理,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莫非……”

        说到这里,他神色猛然一变!

        “嗯。”一旁,林刀微微点头,用毫无感情的声音低沉开口,“你猜得没错……”

        “他应该……还想杀人!而且目标……应该就在我们之中!”

        “什么?”

        林刀一句话,使得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是感到一阵寒,似乎有阴风,从背后呼啸而来。

        死亡的恐惧,渐渐笼罩每一个人的心头……

        辰御天微微苦笑,目光无意中在人群中一扫,才现凌若音、梦红颜以及原武极三人都不在。

        “他们三人,总感觉很神秘啊……”他心中自语。

        “罢了,先不管这些,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弄清楚凶手究竟是如何制造密室的……既然断了我们的退路,那就说明他一定还会出手,必须要在他下一次之前弄清楚这一切,否则就麻烦了……”

        摇摇头,他再度开始思考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希冀能从其中找到一丝有关制造密室手法的线索。

        其余几人站在悬崖边,看着面前的鸿沟,神色复杂。

        片刻后,大家66续续返回了山庄……

        唯有乐无欢与秦无息二人,依旧站在悬崖边,望着悬崖对面,沉默不语。

        “二哥,你说老大的死,会不会……和当年的事情有关?”良久,见四周无人后,乐无欢问出了心中似乎压抑了许久的问题。

        秦无息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

        “你和老大之所以回来这里,应该也是收到了那个人写得信,对吧?”乐无欢看着前方,叹了口气。

        秦无息依旧没有回答。

        “当年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们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所以在收到那封信后,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回来看看……说实话,在我现给我安排的住处就是以前我在这里的房间时,我真的吃了一惊,我甚至真的以为是他回来了……”

        乐无欢旁若无人,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地说着。

        “四弟,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

        秦无息终于开口了。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现在最应该的做的,就是向前看……你明白么?当年的事情,我们谈不上对与错……”

        听罢,乐无欢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明白……”

        半晌无言。

        ……

        ……

        但就在这时,虚空平生一股怪异之风。

        悬崖边上的两人同时皱眉,乐无欢右手虚握,赤蟒枪便是闪现而出,横空斜指虚空,枪芒流转不停。

        秦无息亦是脸色凝重,手掌暗暗地握在了赤龙剑的剑柄上。

        就在那怪异之风传来刹那,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一股陌生而又强大气息,自虚空中逼迫而来。

        一股强大的压力随之排闼横扫而来……

        “什么人……”强大的压力,让悬崖边的两人心头震惊的同时,也是感到了一股无力之感。

        然而却并没有什么人出现。

        两人对视了一眼,疑惑不解。

        便在此时,虚空中的压力缓缓消失,片刻后,便丝毫不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乐无欢收起了长枪,问秦无息。

        秦无息微微摇头,“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刚才一定有人,而且是一个实力绝对不下于你我的强者。”

        乐无欢点点头,“的确,这股内力之强,已经过了我见过的所有罡气离体武者,如果不是圣境的话,那就只能是罡气离体圆满境界的高手了。可是山庄之中,似乎并没有这个级数的好手。”

        秦无息沉吟不语。

        乐无欢却是一下子变了脸色,“二哥,你说他会不会就是……”

        秦无息微微摇头,他明白乐无欢想说什么,可他也不知道此事,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想的一般。

        “不清楚……此地诡异,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嗯……好。”

        ……

        ……

        辰御天站在案现场,环顾四周,皱眉。

        再次调查这个现场之后,他又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现场并没有打斗或者挣扎的痕迹,显然,凶手应该是一击致命,杀害了泪无悲。

        但问题在于,泪无悲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的武功不弱。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凶手杀向自己而无动于衷。

        除非是凶手的度已经快到让他无法反应。

        但这也不对,泪无悲虽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向外展示过他的武功,但从他在山庄外与武霖铃险些打起来的时候所散而出的内力波动,此人的功力绝对已经达到了罡气离体大成阶段,这个级数的高手想要快到让他来不及反应,恐怕也就只有冰王他们这样的圣境强者才能办到。

        但凶手有绝对不可能是圣者。

        否则他就不必这般大费周章的杀人了。

        但如果凶手没有这般功力的话,他又是如何一击杀死泪无悲的?

        但凡有一点点的反应时间,泪无悲都可以直接催动护体罡气保住性命,但现场感觉不到任何的罡气波动,可以确定,案的时候,泪无悲并没有催动护体罡气,而凶手也没有动用任何的外放罡气。

        只是毫无花哨地用赤虎爪,一击致命!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赤虎爪明明是泪无悲的成名兵器,为何在案之时,会跑到了凶手的手中?总不可能,是泪无悲自己给他的吧?

        辰御天不由苦笑起来。

        原本他回到现场只是想要寻找一下有没有漏掉什么凶手遗留的线索,好让他揭开凶手制造密室的手法,结果线索没有找到,反倒是又让他现两个疑点。

        “唉……”他重重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

        自从这件案子生之后,他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揉眉心了。

        “咦?师父,这个人的左胳膊好像骨折了呢?”

        韩桐拿着泪无悲尸体的左胳膊,微微晃了晃,对公孙道。

        公孙皱眉,捏了捏,神色凝重。

        辰御天走了过来,皱眉看了看泪无悲,问道:“怎么了?”

        公孙捏了捏泪无悲的左胳膊,微微一使劲,只听“咔擦”一声骨裂脆响,从那只胳膊上传来。

        “他的左臂骨折了。”做完一切后,公孙道。

        “骨折了?”辰御天微微一愣。

        “是啊,之前只注意他的右手了,没想到他的左手居然还骨折了……”公诉苦笑,“看来日后检验尸体的时候还要更加细心才行。”

        “只注意右手……”听到这句话,辰御天神色微微一怔,他似乎抓到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抓到……

        忽然,他目光一闪,“就是这个!”

        公孙与韩桐同时抬头,疑惑万分地看着他。

        辰御天却是急切地问:“说起来,你们之前有没有注意过泪无悲的惯用手究竟是右手还是左手?”

        “应该是右手吧!我记得在山庄门口他和武霖铃姐姐打架的时候,这个爪子是从右手出现的。”想了想,韩桐道。

        公孙却是摇了摇头,“不,是左手。”

        “啊?左手?”韩桐疑惑,看自家师父。

        公孙道:“他在宴会厅吃饭的时候是用左手抓筷子的。其实对于吃饭这种日常的事情,一般人都会下意识地选择自己最习惯使用的那只手抓筷子,但战斗就不一定了,有很多左撇子故意苦练右手功夫,让自己的右手能够和左手一样熟练的使用兵器,这样一来就会给对手造成他善使右手的错觉,然后再在关键时刻,用左手出其不意给予对方致命一击。这种情况在江湖中并不少见。”

        “就是这个!”辰御天笑着点了点头,“我想泪无悲也应该是这种情况,只是事情究竟是否与我想的一样,还要去找人验证一下才行。”

        “找谁呀?”韩桐好奇。

        辰御天神秘一笑,“秘密。”

        ……

        ……

        “你问我泪帮主平时惯用的手究竟是左手还是右手?”

        昊乾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辰御天,就在刚才这个家伙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问这个做什么?”

        辰御天严肃道:“此事关系着能不能解开泪无悲被杀的真相,昊乾兄,还望你能够告知。”

        “原来如此……”昊乾点了点头,想了想,“他平时都是用右手戴着赤虎爪战斗,所以江湖中人都以为他是一个右撇子,可是我却知道,其实他最为惯用的手是左手,而且他的左手剑丝毫不比赤虎爪差劲。”

        “果然如此!”

        辰御天目中闪烁出一连串的精芒,“多谢昊乾兄的帮忙,我另有要事,先告辞了。”

        说完,他就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昊乾站在房间,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良久,才微微苦笑着叹了一口气,随即拿起了房间内的纸笔,开始写信……

        辰御天出了昊乾的房间,便是直奔现场而去,通过昊乾的回答,如今完全可以断定死者泪无悲其实是一个左撇子。

        那么接下来,只要能够证实那一点,那么泪无悲的死亡之谜,基本上就可以解开了。

        只是关于密室一节,依旧没有丝毫的线索。

        辰御天快步向着现场走去,但走了没有多久,却是忽然停下了脚步。

        就在方才,他忽然感应到虚空中有一股内力凭空而生,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凌姑娘,别躲了,我知道是你。”

        “咯咯……”一旁的树丛中蓦然缓步走出了一道人影,正是那凌若音,只见她粉颊带笑,淡淡地望着辰御天。

        “辰公子怎知是小妹?小妹应该没有在你的面前释放过内力吧!”

        “此处正巧是你的住所附近,且姑娘你身上的胭脂水粉的香气比较浓郁且特别,而在下的鼻嗅觉还算是可以。”辰御天淡淡一笑。

        “原来如此。”凌若音笑了笑。

        “不知姑娘半路拦截在下,有何事情?”辰御天问。

        “呵呵……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起一件事,想要告诉公子你罢了。”凌若音风情一笑,莲步轻移间,婀娜多姿百媚生。

        辰御天连忙一躲,“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凌若音幽怨地瞪了他一眼,“公子真是的……奴家是想要告诉公子,这风雪山庄在半年以前,还是一座空无一人的废庄,但在一个月之前,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所谓的主人,只是只是周围的人也只是听说过这个主人的名头,却从未见过此人的真面目。奴家本以为此次赴会便能一睹这传闻已久的主人风采,不想他却依旧没有出现。唉……”

        说完再度婀娜移步,向辰御天而来。

        辰御天连忙再躲。

        凌若音捂着小嘴“咯咯”笑了。

        辰御天无奈,“如果姑娘只是想要告诉在下这些的话,那在下这就先……告辞了。”说完,他就要闪人。

        实在是不能再和这个女人待下去了。

        “公子着什么急啊……”凌若音“咯咯……”一笑,“奴家还想要告诉公子你一句话呢!”

        辰御天皱眉,回头看她,“不知是什么话?”

        只见凌若音一改之前嬉笑的神色,目中满是严肃与凝重的光芒,沉声开口,“有时候,耳听未必为虚,眼见未必真实。而且有时候,先入为主,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辰御天顿时惊呆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49832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