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 善游者溺,善骑者坠

章五 善游者溺,善骑者坠

        泪无悲居然死了……

        望着其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辰御天与公孙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他已经失去了生命光彩的眼睛圆睁着,胸口已经被鲜血彻底染红,一只手戴着他引以为傲的神兵赤虎爪,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心口……

        这情景,就像是他带着赤虎爪自杀一样。

        公孙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起来,他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泪无悲的尸体,看辰御天,“尸体还有余温,想来死了没多久。”

        辰御天微微点头,这时,其他听到尖叫的人也6续赶了过来,为的便是秦无息与乐无欢。

        “生了什么事?”看到泪无悲房间里的辰御天三人,乐无欢有些迷茫的问道。

        辰御天与公孙微微对视了一眼,而后很是默契的站在了两旁,露出了泪无悲躺在地上血泊中的尸体。

        二人顿时惊呆了。

        “老大……”

        乐无欢神色震惊,说着就要往房间里走去,但他还未踏进房门,便被辰御天伸手拦了下来。

        “你做什么?”乐无欢一脸愤怒地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面色凝重,看他,“此地乃是案现场,所有无关人员一概不准入内。”

        “什么?”乐无欢与秦无息顿时吃了一惊,

        与其一同到来的山庄其他人此时也看到了泪无悲的尸体,一些胆子小的山庄侍女顿时都是尖叫起来……

        古凰神色忧虑,完全没有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事,一时间也是有些愣神。

        昊乾同样站在人群中看着泪无悲的尸体,眉头微皱。

        玄曦、林刀、林韬以及韩桐则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了辰御天和公孙的身边。

        秦无息和乐无欢渐渐地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看向辰御天等人的目光顿时变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他们看着面前的六人,问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我之前便已经做过自我介绍,在下辰御天,目前是朝廷九龙府的府主。”

        “九龙府?!”乐无欢吃了一惊,随即目中满是迷茫。

        “什么时候江湖中多了一个九龙府?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他正嘀咕着,却见秦无息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而后了然,“原来如此……那此处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他直接拉着乐无欢走到了一旁……

        辰御天微微点头,而后看了公孙一眼。

        公孙点头,看韩桐,“桐桐,拿东西,咱们该开工了……”

        ……

        ……

        韩桐回屋将自己背来的包袱拿了过来,师徒两个便开始对泪无悲的尸体进行初步的检验。

        辰御天则是沉吟着,仔细打量着他的死状。

        死在自己的赤虎爪下,而且样子又像极了自杀,难道说……

        辰御天微微摇头,应该不会,今天白天他的表现非常正常,没有一点想要寻短见之人的特征。

        而且,即便是自尽,应该也没有人会选择利用爪这种奇门兵器吧?

        “死在自己最擅长的兵器之下……”辰御天沉吟着,脑中忽然灵光一现,浮现出八个字来:

        善游者溺,善骑者坠!

        正是出自那杀人预告信的第三组八字之言。

        “这两句话的原意,本就是指人往往都会栽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而眼下,他却死在了自己最擅长的兵器之下……这两者之间,何其相似?”

        “莫非……”

        他目光猛然一闪!

        “那杀人预告中的第三句,便是指眼前这种情况?”

        这究竟只是巧合,还是说……泪无悲根本就是死于他杀,而凶手,就是来预告信的“夜归人”!

        辰御天的面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了一旁正在向玄曦讲述现尸体经过的武霖铃。

        “会是她么……”

        公孙和韩桐师徒两个蹲在地上,仔细查看泪无悲的尸体。

        尸体的致命伤便是心口赤虎爪插进去的伤口,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韩桐在翻开泪无悲右手已经赤虎爪,准备对伤口进行记录的时候,却是忽然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师父,你看……”她指了指扎进胸口的赤虎爪造成的伤口……

        公孙看了一眼,目光中顿时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

        倒不是惊讶赤虎爪造成的伤口有多么严重,而是那赤虎爪插入心口的角度,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从伤口来看,那赤虎爪,竟是笔直地扎进泪无悲的心口的。

        这对于自杀的人而言,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人自己用利器插入自己的心口,由于一般人的心口都在身体的左侧,所以想要做到直接笔直的刺入,是很难的。

        最常见的情况,都会向右微微偏转一点角度,因为一般人的惯用手都是在右手,所以在做这个动作时,角度都会无意间偏向右侧。

        一般的利器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如赤虎爪这样的爪型奇门兵器,由于其造型原因,想要利用自己的能力笔直刺入,基本没有任何可能性。

        但泪无悲的伤口,便是如此。

        这只能说明,泪无悲,恐怕并非是死于自杀,而是……他杀。

        只有他杀,才能够造成如此角度没有丝毫便宜痕迹的伤口。

        公孙皱眉,然后把辰御天叫了过来,辰御天只是看了一眼,便明白了。

        “这么说,泪无悲果然是死于他杀。”辰御天点点头,如此一来,杀人凶手应该便是那“夜归人”了。

        “什么?老大是被人杀害的?”秦无息和乐无欢乍然听到这个事实,顿时吃了一惊。

        公孙微微点头,“是的,死者的伤口没有丝毫刺入角度便宜造成的痕迹,这在一般情况下很难以自己的力量造成,所以可以确定泪无悲应该是死于他杀。”

        二人沉默。

        下一刻乐无欢忽然激动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杀了老大?”

        辰御天与公孙同时摇头,“目前还不清楚,我们只知道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自称‘夜归人’的人。”

        “夜归人?”昊乾好奇。

        “此人是谁?为什么你们那么肯定是他杀了老大?”秦无息也是有些疑惑。

        辰御天叹了口气,“不瞒诸位,其实我们九龙府在半个月前,曾经受到了一封预示今日将在风雪山庄杀人的预告信,那信上的落款,写得正是‘夜归人’三字。而且招待我们到此的请柬,也是随那封预告信一起送过来的,我们此番到此,也正是为了调查此事,只是没想到……”

        说到这里,辰御天忽然沉默了。

        秦无息听完,看他,“这么说,你们也应该不知道这个‘夜归人’究竟是什么人了?”

        辰御天微微点头。

        然而一旁的昊乾却是笑了。

        辰御天看了他一眼,就问,“昊乾兄你笑什么?”

        昊乾笑道:“辰兄,我知道你口中的那个‘夜归人’究竟是谁了。”

        “哦?你知道?”辰御天诧异地看他,秦无息与乐无欢的脸上,亦是有些惊讶之色,一闪而逝。

        “当然”昊乾点头,伸手一指旁边的一个人,“不就是她么?”

        众人都是一愣,接着顺着他手指的指向看去,才现他指的竟然就是第一个现尸体的……武霖铃!

        武霖铃难以置信,看昊乾,“喂,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本姑娘明明是尸体第一现人,怎么在你口中就成了凶手了?”

        昊乾微微摊手,“因为通常第一个现尸体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啊!而且我们大家都有目共睹,和白天里和泪帮主关系最差的人便是你,而且你一直喊着要杀了他为大梁山下的五条人命讨债,难保不是你……”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了下来。

        而众人则是微微点点头。

        从某方面而言,昊乾的分析的确很有道理。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最有嫌疑杀死泪无悲的人,的的确确就是武霖铃没有错。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武霖铃的身上。

        看着众人满怀深意的视线汇聚而来,武霖铃连忙摆手,“别看我,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杀他,而且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了,而且我来的时候门还是反锁着的,我废了好大的劲才破门而入……”

        “等等……”

        这时,辰御天忽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你刚才说你来到这里的时候,房门还是反锁着的?”他问武霖铃。

        武霖铃点点头,“是啊,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撞开门,然后就现他死了。”

        “那你大半夜的,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辰御天纳闷,“你的房间明明在另一角的啊!”

        提到这个话题,武霖铃便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哼……我也不想来的啊,不过之前我回房间的时候收到了他写给我的字条,叫我这个时候到他的房间里来,所以我才过来的啊,没想到一过来就看到这种事。”

        说着,她从怀中将字条取出,交给辰御天。

        “你看,这就是他写给我的字条。”

        辰御天接过仔细查看,就见纸上写着几个字:

        今夜子时,房中一见,吾会给你答复。

        下方的落款写着“泪无悲字”。

        这字条乍一看之下,的确像是泪无悲写给武霖铃的,不过……

        “这不像是泪帮主的笔迹啊……”旁边凑过来的昊乾插嘴。

        另一边的玄曦看他,“你确定?”

        “当然确定,这的确不是泪帮主的笔迹。他的笔迹我一下子就能认出来的。”昊乾肯定地点点头。

        辰御天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说到笔迹,他到真觉得这字条上的笔迹有些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可究竟是在哪里呢?

        想了想,其目中忽然一道精芒一闪即逝!

        然后,他从怀中再度拿出了那张“夜归人”所写的杀人预告信。

        将杀人预告信与字条放在一起,辰御天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

        “呀……这两者的笔迹……竟然是一样的。”玄曦惊讶。

        “这岂不是说明……这两张纸上的字,都出自一人之手,也就是那个所谓的凶手‘夜归人’。”林刀诧异,幽幽开口。

        辰御天微微点头。

        昊乾则是好奇地看着杀人预告信上面的内容,“这就是你们之前收到的杀人预告信?”

        辰御天点头,“这两者的笔迹基本相同,可以肯定是出自一人之手,也就是说,这张字条也是‘夜归人’所写,我想他写这张字条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你成为现尸体的人而遭到怀疑,因为正如昊乾兄所言,我们所有人当中唯独你是最有可能杀害泪无悲的人,一案泪无悲死亡,而你又恰好出现在现场的话,定然会第一个引起怀疑。”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了武霖铃。

        武霖铃心有余悸,拍了拍胸口,对辰御天一笑,“还好有你这样明断是非的人在,不然我今天一定要冤枉死了。”

        辰御天微微点头。

        旋即,武霖铃颇有怨气地瞪了昊乾一眼。

        昊乾摸了摸鼻子,微微苦笑,看样子好像被记恨上了呢……

        ……

        ……

        辰御天环顾四周,目光微微停留在门口旁断裂的两片门闩之上。

        根据方才武霖铃所言,她方才进入房间之前房门是反锁着的,而且他刚刚也检查过房间的其他窗户,也都是从里面锁得好好的。

        也就是说,在武霖铃进入房间之前,这个房间,是一个密室!

        那么凶手又是如何离开的呢?

        他究竟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制造了这个密室?

        辰御天的目光在房间每一个角落搜索而过,企图从中现一些蛛丝马迹来帮助自己思考。

        然而却一无所获。

        就在他为此愁眉不展之际,外面的却是忽然传来了嘈杂声。

        就见被吩咐等候在外面山庄仆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焦急的神色,似是生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一般。

        留在现场的众人也觉得有些好奇,便出去询问。

        然而这一问之下,所得到的答案,却让在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大吃了一惊。

        “大事不好了,离开山庄那条唯一的铁索道,不知怎么的断掉了……”

        古凰脸上颇为忧虑,回答众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4567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