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 善杀者动

章四 善杀者动

        一  一声清喝,让在场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倒不是说这声音究竟有多么好听,而是这说话的人,内力好深厚……

        江湖中人么,身为高手当然是行家,一听这虚无缥缈往外送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个高手。

        泪无悲眉头一皱,没想到,她竟然也在。

        随即他与众人便是顺着声音看向了铁索道那头,就见那里站着个女子,二十出头,皮肤白皙水嫩,明媚的眼睛大而有神,看着泪无悲,俏脸上顿时生出了一丝阴云。

        泪无悲的眼神更是早已变化,看着那精灵十足的女子,神色难看。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那女子的身上,秦无息看了一眼,转念一想,忽然“噢”了一声。

        “这不是武霖铃么?听说这小丫头很喜欢管闲事,老大,你招惹她了?”

        泪无悲不置可否,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武霖铃看,

        辰御天默默感受着武霖铃过铁索道的所散而出的内力波动,暗中赞叹,“这个女子年纪不大,内力倒是极为深厚,不知师承何处?”

        林刀站在一旁同样是有些莫名其妙,他也有段时间没有在江湖中走动了,眼前出现的这女子,他也不认识。

        “那是近几个月在江湖中名声鹊起的侠女武霖铃,此女的身份来历江湖中人也没有几人知道,只知道她喜欢管闲事,而且很难缠,凡是被她看上的恶人,无论逃到天涯海角,她都会一直纠缠下去。听说之前的西楚三圣就是被她缠的不行,所幸直接改邪归正,退隐江湖了。”昊乾在一旁给众人皆是道。

        林韬张大嘴,一脸惊讶的看着那女子,“啊……这也行?”

        昊乾也是苦笑起来,“不然为什么说她难缠啊……”

        辰御天等人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那“西楚三圣”的名头他们也曾经听说过,这三人的确是江湖中无恶不作之辈,这样的人都能被改邪归正,可见这名为“武霖铃”的女子究竟有多么难缠了。

        “对了,昊乾兄,你不去……”公孙说着用目光看了看泪无悲,又道,“他不是你的同伴么?”

        昊乾苦笑,“泪帮主的确是我的同伴不假,不过我很怕别人烦的,所以……还是让他自求多福吧。”

        说完,他直接果断的站到了众人的身边,示意和泪无悲彻底“划清”了关系。

        辰御天等人顿时有些无语。

        这队友卖的,也未免太果断了吧!

        武霖铃的一只玉足刚刚踏上了雪峰悬崖另一端的土地,略有些凶狠地目光便是直接盯住了泪无悲。

        “泪无悲,今日我就要为那大梁山五条人命,讨回血债!”

        ……

        ……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的神色皆是微微一变。

        泪无悲怒了,伸手一指她,“疯丫头,你不要胡乱冤枉人!”

        武霖铃满脸敌意,看他,“本姑娘怎么冤枉好人了,那大梁山下的五条性命,难道不是你杀得?”

        泪无悲神色难看,右手微微虚握,一只赤红铁爪顿时出现。

        武霖铃顿时叫起来,“咦?说不过我,打算直接动手杀人灭口了么?”

        众人都一愣!

        这女子看着挺漂亮的,没想到一张嘴也居然这么厉害!

        “丫头,你胡说什么?”泪无悲简直快要疯了。

        武霖铃却是大叫起来,“你看你,明明连成名兵器赤虎爪都拿了出来,还说不是打算跟我动手?”

        玄曦微微点了点头,辰御天与公孙在后头对视了一眼,心说这姑娘果然还记恨这刚才在铁索道泪无悲对她无礼的事情,显然是在为泪无悲幸灾乐祸。

        泪无悲晃了晃手中的赤虎爪,看武霖铃,“好吧,算你说得对,我现在就是打算跟你动手,怎么,你怕了?”

        武霖铃一挑眉,“谁怕了,有种你就来呗……”

        众人再度为这姑娘的话语愣了一下。

        这姑娘,果然是侠女啊!说话如此不拘小节……

        泪无悲神色微变,心说:丫头,你以为我真的不敢?

        江湖儿女么,说动手就动手,他就要挥爪上前,却听风雪山庄内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且慢动手,且慢动手!”

        在场众人皆是愣了一下,随即看向石牌坊那里,就见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着,“且慢动手……”

        武霖铃和泪无悲手上的动作皆是一顿,就见这姑娘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众人面前,微微施礼,“二位且慢动手,大家都是我风雪山庄此次宴请的贵客,还望二位看在本庄庄主的薄面之上切勿动手……另外小女子名叫古凰,是此次负责接待各位贵客管事,山庄内已经摆好了接待各位的酒宴,还请诸位贵客移步前往。”

        泪无悲看了这自称是管事的古凰一眼,随即看了看武霖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

        “哼!疯丫头,这次算你命好,躲过一劫!”

        “是你应该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吧!”武霖铃嘴上依旧不肯吃亏,回道。

        “你……”泪无悲说着就又要动手,古凰眼皮一跳,连忙再度劝住了他,随即看了看周围众人,“接待诸位的洗尘宴已在山庄备妥,还望各位能够移步前往……”

        “诸位,请随我来……”

        说罢,古凰便是带着众人往山庄内走去……

        进了山庄,穿过了前院之后,古凰带着众人来到了中庭的一个偏厅内,这里早已摆好了丰盛的酒席。

        而在摆放着丰盛宴席的桌旁,正有两女一男三道人影晶晶坐着。

        那唯一的男子大概三十左右,穿着一身黑衣坐在那里,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样子,周身更是隐隐有着一道道冷冽的刀气存在着一般,让人不由自主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

        而其身旁的女子,则是一袭白衣,约莫二十五六,看上去虽然清冷绝艳,但其不经意间看向身旁那男子的目光中,却是有着一抹难以形容的柔情缓缓浮现。

        但另一个女子,却又与其截然不同,不但身段凹凸有致,就连整个人都是散出一种诱惑人心神的怪异感觉,令人还未靠近,便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此时,她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被古凰引来的众人、

        辰御天同样打量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看到这个女子的第一眼,就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而玄曦在看过那女子之后,神色却是微微一变。

        而后她的手,便是悄无声息的扭上了辰御天腰后的肉,“让你在看……你在看啊……”

        感受着后背传来的钻心的剧痛,辰御天微微苦笑。

        而那女子也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似她也将二人暗中的小动作,全数看在了眼里。

        “我来介绍一下,这三位也是本次宴会庄主请来的贵客……”古凰指着房间内早已在的三人,给众人一一介绍道。

        “这位是原武极前辈。”她指了指那一脸冷漠的男子。

        原武极顿时对着众人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古凰微微怔了怔,随即苦笑了一下,又指了指其身旁的白衣女子,“这位则是梦红颜小姐。”

        梦红颜极为礼貌地站起来,对着众人微微施礼,“见过诸位……”

        “这位……”古凰指了指那最后的女子,但还没等她开口,那女子便是主动站了起来,对着辰御天微微施礼,“小妹名为凌若音,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辰御天微微愣了愣,看着身旁玄曦微微有些吃醋的目光,淡淡苦笑了一下,抱拳,“在下辰御天,见过凌姑娘。”

        “辰公子太客气了……叫我若音就好。”凌若音淡淡一笑。

        辰公子微微一怔,就见一旁玄曦的眼中早已是醋海翻腾,连忙抱了抱拳,“凌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

        说罢,拉着玄曦坐到了另外一边。

        公孙拉着林刀以及韩桐、林韬两个小孩一起坐到了他们的旁边。不知道为何,林刀方才一进入这个房间,目光便是一怔,然后便是看向了名为“原武极”的男子,而且就连此刻,他的视线,还是时不时就会往那边飘。

        这让公孙感到非常的奇怪。

        后进来的秦无息、乐无欢以及辰御天等人各自自我介绍之后,众人基本都已经相互认识了,古凰微微对着众人施了个礼,便是以不便打扰众人用膳之由,借故离开了。

        临走之前,秦无息问她,“为何不见贵庄的庄主?既邀请我等前来赴会,为何还不见其出来迎客?”

        古凰略感歉意,微微施礼“我家庄主目前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等他处理完成之后,自然会过来见诸位贵客,还请诸位耐心等待。”

        说完,她便走了……

        泪无悲看了看满桌的丰盛菜肴,不满,“切……这什么庄主啊?大老远的把我们叫过来,又不肯亲自出来见面,这岂不是轻慢了我等?”

        “或许……他是觉得见你这个杀人狂魔有些掉价,所以故意不出来见你。”武霖铃笑了笑,看泪无悲。

        泪无悲顿时气得一拍桌子,“丫头,我说过很多遍了,那些人不是我杀的,你究竟还有完没完?”

        武霖铃看他,“你说不是你杀得就不是你杀得啊?这天底下哪有杀人凶手自己承认杀人的啊?况且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可是亲眼看见你们猛虎帮拿着刀在那些尸体周围晃悠,还说不是你们杀的人?”

        泪无悲气愤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

        辰御天看着两人,却是有些好奇。

        大梁山之前鬼镇那个案子的时候他们去过,自从江淮盟的势力连根拔起之后,那里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危险才对啊,怎么会突然死那么多人呢?

        公孙则是微眯着眼睛,看着泪无悲。

        之前听到名字还没注意,此刻听到武霖铃说出“猛虎帮”三个字,才让他终于明白过来。

        猛虎帮是江湖黑白两道之上黑天盟下的一支帮派,属于黑白两道之中的黑道,帮主泪无悲那是帮中一等一的好手,其手中的神兵赤虎爪更是在那天下百兵榜上排名第六十二,在江湖中也算是赫赫有名。

        想着,公孙又是看了看一旁的乐无欢。

        他记得之前林刀介绍此人时曾经明确说过此人乃是黑白二道白道中的赤星坛七星之一,可之前泪无悲与他竟然称兄道弟,黑白二道向来势不两立,乐无欢这个白道之人却与黑道之人称兄道弟,此事,有些奇怪。

        这一顿宴席从中午一直吃到傍晚,风雪山庄之主却始终没有现身。

        傍晚之后,古凰带着仆从前来收拾饭桌。

        秦无息再次趁机问她,“贵庄庄主为何还不见人影?莫非真是要轻慢于我等,还是说以我等的身份,还不够资格见他?”

        这一次,他显然已经有些生气了,辰御天甚至能够感觉到一道道蕴含着杀意的剑气在其周身肆虐不休。

        古凰连忙向着众人行礼,抱歉,“很抱歉,刚刚接到我家庄主的传书,由于在路上耽误了些时间,所以他今晚很有可能赶不回来了,要我先安排诸位贵客在这里小住一晚,房间也已经安排好了,诸位请。”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神色皆是微微一变。

        秦无息的面色更是阴晴变幻了许久,方才缓缓地叹了口气。其周身蠢蠢欲动的剑气也在同时平息下来。

        泪无悲与乐无欢则相互对视了一眼,却是微微松了口气。

        看到他们这幅模样,一旁的辰御天却是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

        ……

        ……

        辰御天望着窗外并不是很好的夜色,皱眉。

        今夜的天象并不是很好,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他微微叹了口气。

        “公孙,你对这风雪山庄之会怎么看?”

        他没有回头,问坐在自己身后品茗的公孙。

        公孙想了想,“四个字,各怀鬼胎。”

        辰御天笑了,他轻轻转过身,看着公孙,“说来听听。”

        “先从此次宴会本身而言,今日下午主人一直没有露面便可以看出,这场宴会应该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结合我们之前收到的杀人通告,我觉得这尚未露面的山庄之主,应该便是那‘夜归人’。”公孙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有道理,继续。”

        “其次便是秦无息等人了,最后的时候,学生可以肯定他应该已经动了真怒,但不知为何他竟是强行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同意了古凰的要求。”公孙眉头微微皱起,“从这一点看来,此次风雪山庄之会,他应该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来的,这个目的若是达不到,他应该不会善罢甘休。而从今日下午他两次询问主人行踪以及最后强行压下怒火之举,达成其目标的关键,应该就是与那素未谋面的风雪山庄庄主见面,这也应该是他最后为何会同意古凰住在这里的原因。”

        辰御天点点头,“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你说漏了两个人,不只是他,这两人,应该也是抱着相同的目的来的才对。”

        “哦?”公孙好奇,“谁呀?”

        辰御天微微一笑,正欲开口说出泪无悲与乐无欢的名字,却听屋外猛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啊——”

        声音响起的一刹那,两人便是面色一变,旋即身形一闪,直接冲出了房间,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而去。

        周围房间的众人也纷纷被这一声尖叫惊动,纷纷冲出房间……

        ……

        ……

        辰御天二人顺着尖叫声,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

        看了看房间的位置,公孙记得此处似乎正是古凰安排给泪无悲的房间,只是此刻房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一个女子身影站在房间中,神色微微有些惊恐。

        辰御天和公孙对视了一眼,怎么是她?

        此女,正是白天与泪无悲极为不和的武霖铃。

        “武小姐,怎么了?”二人同时来到武霖铃身边,呈现在眼前的一幕,顿时令得他们,骤然色变!

        只见,在房门前的地上,一具尸体躺在血泊之中!

        看其面容,正是这个房间的主人,泪无悲!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4422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