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十一 刀锋,箕水豹

章六十一 刀锋,箕水豹

        邢台之上的两人冷冷对视!

        而邢台之下,所有人脸上,皆是用无比震惊,且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台上被封绝禁锢起来的凌云天。

        在此之前,谁也不会想到,这欲劫法场之人,竟然会是这位身为幽州父母官的府尹大人。

        而邢台之上的事态发展,也是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谁能想到,身为死刑犯的花蝴蝶,居然会突然向劫法场的凌云天发难。

        更没有人能够想到,她居然会是一个专门埋伏在邢台,对付劫法场之人的暗手。

        则简直就是神发展啊!

        想了想,白秀山不由将目光望向了辰御天。

        林霏霏方才的话语,他虽然因距离较远,并未听清,但此时的他,那里还想不到,这一切,都是辰御天的手笔。

        只是,他究竟时如何知道,凌云天一定回来劫法场的呢?

        这个问题,不但是他,就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凌云天,也很奇怪。

        毕竟,林霏霏明显是以死刑犯的身份出现在邢台之上的,但她既然是对付自己的暗手,那么就证明,辰御天非常肯定自己一定会出现,但他怎么会这么肯定呢?

        而且,如果自己最终真的没有出现,那么身为死刑犯和暗手的林霏霏,是否也会和凌默一起,被斩首示众?

        即便如此,她也愿意?

        这个问题,凌云天想不通,也想不透。

        而林霏霏,也丝毫没有要解其疑惑的意思。

        于是,凌云天将目光望向了行刑官位置的辰御天。

        “辰大人果真是厉害!卑职心服口服!只是卑职仍有疑惑,还望辰大人告知。”

        听到凌云天这般话语,辰御天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冷声开口:“从此刻起,你已经不是幽州府尹,卑职二字,已不配从你的口中说出。不过看在昔日的情面之上,本府倒是可以为你解惑,说吧。”

        言罢,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旁的林刀、武动天一眼。

        二人见状,微微点头间,随即离开……

        “多谢大人!敢问,你为何会如此肯定,我一定会过来劫法场?”

        “你怎么会那么肯定,本府知道你一定会来劫法场的呢?”辰御天微微笑着反问道。

        凌云天笑了,“辰大人当我是小孩子么?如果辰大人没有绝对的把握,又怎会将对付我的手段假扮成一个死刑犯,要知道这可是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如果辰大人最后斩一个留一个,定然会引起民愤。以辰大人的智慧,自然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但辰大人依旧让她假扮成了死刑犯,也就说明,你非常肯定我一定会来,因为如果我不来,而你又不想引起民愤,那么就一定会将她一并处死。如此一来,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以你的智慧,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赔本之事。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你非常肯定,我一定会来!”

        听到此话,辰御天顿时咧嘴一笑,微微点头。

        “你说的不错,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果然!”凌云天道。

        “至于我为何会知道,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

        说话间,他别有深意地看了凌云天一眼。

        凌云天疑惑,“我?”

        “不错,就是你!”一旁,公孙微微点头,缓步而出。

        “不知在回答解惑之前,学生能否先请你回答几个问题。”

        闻言,凌云天眉头顿时一皱。

        但想了想,他还是点了点头,“好,有什么话。你问便是。”

        “既然如此,那学生就得罪了。”公孙点头间,嘴角微微露出一抹不为人察觉的莫测笑容。

        “敢问凌大人,那林明、王云、刘大海以及刑明等人所收到的封口费,可是你指使方镜所做?”

        听到这个问题,凌云天皱了皱眉,沉默起来。

        而周遭百姓,则哗然生变!

        但公孙,显然没有打算停止,只听他继续问道:

        “那李仁、刘方、田彻、林二等人,可是因不肯收下封口之金,而被你指使花蝴蝶,杀人灭口?”

        “那韩仵作,可是你以赌债相逼,在白秀秀的尸体上做下了手脚?”

        “褚玉海、刑明、管材等四人,可是你指使方镜,威逼利诱举家搬迁京城?可又是你,指使那贼人,在半路设下埋伏,屠杀全家?”

        “还有那嫁祸刘敬言杀害白秀秀的祸水东引之计,可也是你一手策划,并执行的?”

        一句一句,如同钢刀,每一句落下,都如同在凌云天的心中,狠狠剜上一刀。

        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对方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让他在这全城百姓面前,承认所犯下的一切罪行!

        他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毕竟,劫法场已经是一条死罪,既然如此,又何怕他们知道这些事情?

        想到这里,他直接点了点头,“不错,这些事,的确都是我指使的,但这,与我所问之事,有何关系?”

        听到这话,下方的众多百姓皆是大吃一惊!尤其是那些受害者的家属们,更是用一种满是仇恨的目光,狠狠地剐在凌云天的脸上!

        凌云天对此视而不见!

        但行刑官位置的辰御天却是笑了。

        让凌云天当众承认自己的罪行,这,才是他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而现在,这个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

        “当然有关系!”他忽然道。

        “哦?”凌云天看他。

        辰御天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继续道:“你所做的这些事情,皆是为了掩饰凌默杀害白秀秀的事实,无论是使用封口费让刑明等人隐瞒白秀秀当日出现在客乡居的事实,还是指使方镜、花蝴蝶杀人灭口,甚至是以赌债之事,威胁韩冷在白秀秀尸体上做手脚,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你,不否认吧?”

        “不错!”凌云天点点头道。

        “既然你肯为自己的儿子做那么多的事情其隐瞒他杀人的罪行,那么我据此大胆推测,你一定很爱他,否则也不会为了他,而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事情。而这样,你也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斩首示众,所以,我知道,你一定会劫法场的!”

        “原来如此!”凌云天此刻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只见他微微点了点头,看向辰御天,笑了。

        “看来,我的确有些失败啊!竟然被你将我的内心摸透了。”

        “呵呵……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虽然是兵法之上的话语,但用在其他地方,也同样适用。好了,该说的已经说了,现在,你们父子,可以一起上路了。”

        辰御天微微一笑,声音蓦然冰冷起来。

        “上路?辰大人现在说这话,未免还太早了一些吧?”凌云天忽然得意地笑了笑。

        “哦?”辰御天眉头一皱。

        就在这时,一旁神色始终淡然的林霏霏蓦然神色一变!!

        “这是……”

        “不好!”

        她低喝之间,只见凌云天狂笑起来,伴随着笑声,一道恐怖的内力波动蓦然而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化作气浪,排山倒海间,一道道锋利气刃,划破虚空!

        唰唰唰……

        风刃若无形之剑,将虚空切割,林霏霏的封绝,在这般疯狂的切割之下,不消片刻,便轰然崩溃!

        “噗嗤……”

        林霏霏身形,在风刃攻击之下,轰然暴退之间,嘴角处,一抹新红,悄然浮现。

        倩影倒射间,人群中蓦然有一道红色身影闪电般而来,顷刻之间,已经将其紧紧拥入怀中。

        感受着温暖的怀抱中散发而出的熟悉气息,林霏霏微微一愣,旋即微微仰起脸庞,果然便是见到,那熟悉的笑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别怕,有我在呢!”

        霍元极淡淡一笑,抱着佳人轻轻落在邢台之上,右手虚握间,红莲业火锋芒乍现,掀起一道耀眼刀芒,斩向凌云天!

        凌云天笑了笑,右手抬起间,一道暴风骤然成形,飞速旋转间,切割着虚空,迎向了那火红刀芒!

        霍元极目光顿时一凝,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股暴风的实质,其实是一道道高速旋转的风刃,凌厉刃锋,若索命凶器,逼命而来!

        “斩!”

        一字吐出,霍元极手中刀势陡变,锋锐战刀,携带灼热刀气,对着披靡暴风,横斩而来!

        一斩!

        刀影与风影错身而过,刹那间,时空宛若凝滞一般。

        身影、刀影、风影,彼此静止不动。

        倏然……狂猛劲风骤现,静止的风,在一声巨响之后,轰然崩溃,消散不见。

        “啪啪……”

        “好,好刀法!”凌云天抚掌大笑,赞赏般地看了看霍元极,“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能够劈开飓风的刀,你的刀,的确很强,不过,还不是我的对手!”

        “哦?是么?”霍元极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呵呵,年轻人,你可不要太自大了。这世间的高手,可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凌云天笑道。

        霍元极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这种话,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作用,因为我很清楚,这个世间的高手,究竟是怎样的。”

        说到此处,他微微看了一眼站在辰御天和玄曦等人旁边的冰王炎尊四人。

        看到这四人,凌云天不由大吃一惊!

        他虽然去过馆驿,却从未见过四圣,但他很清楚霍元极和雪天寒二人的出身,因此此刻一看到冰王炎尊二人,便是下意识地认出了他们。

        “的确。你很清楚,这一点,我必须承认。”凌云天苦笑了两下,道。

        霍元极淡淡笑了笑。

        这时,其怀中的林霏霏开口了,只见她一脸难以置信且疑惑道,“你,怎么可能挣脱我的封绝?根据我族祖籍记载,这世间,应该没有人能够破除血脉封绝才对啊?”

        这次终于轮到凌云天笑了。

        “你既然认出了我和你师父时同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清楚么?”

        林霏霏的脸色顿时变了。

        “难……难道说……”

        “不错,当初我给你的封绝修行之法,并不完整,其实你这些年所施展的封绝,一直以来都有一个致命的破绽,而这个破绽,只有我知道。”凌云天淡淡道。

        林霏霏难以置信道:“所以……你刚才,便是利用了这个破绽攻破了我的封绝?”

        “不错,你的封绝,说白了只能禁锢虚空,并不能如圣武岁月的封龙族那般封印内力,甚至封绝生机,而我的巽风内力,本就有针对虚空的特性,加之你不能封绝我的内力,自然不可能困得住我。”

        凌云天继续淡淡道。

        林霏霏目中,涌现一抹深深地失落,随即看着凌云天,一字一句,道:“当年师父传授我封绝之时,我便怀疑他很有可能是致使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但现在,你既然承认你就是我的师父,那么你,也就是我的杀父杀母的仇人了吧!”

        凌云天点了点头,道:“不错。从你出现在公堂指证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一定知道了此事,只不过我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照理说,知道这些事的人,基本上已经都不在这个世上了。”

        “此事,其实是本府告诉她的。”一道声音传来,只见辰御天摇着玉骨折扇,缓步来到了邢台之上。

        “你?”凌云天疑惑的看了辰御天一眼。

        “不错,不知你可曾听说过玄天卫?”辰御天点点头,笑道。

        “玄天卫?”凌云天吃了一惊,“那支由太祖一手建立起来,常年潜伏在大玄庙堂与江湖中,号称‘天下第一情报网’的神秘组织?”

        “不错,那些事情,正是玄天卫调查出来之后报告于我后,由我告诉林小姐的。”辰御天道。

        说着,他将那夜的情形告诉了凌云天……

        ……

        “这是……”

        流枫楼内,林霏霏看着辰御天放在桌子上的一大叠白纸,微微有些疑惑。

        “你看过之后,就明白了。”辰御天微微一笑。

        林霏霏带着一丝疑惑,拿起了其中一张,只见上面写着:“凌云天,燕州燕山人氏,八年前文科举士,官拜阴山县令,三年后,转调淮水县,又三年,因政绩突出,升为幽州知府,一直至今。然而凌云天做官之前的履历,并不清楚,燕山一地,也并没有此人居住生活过的痕迹,窃以为,此乃一个假身份。”

        “此人真实身份,经多方查证,可证实应是江湖中一支名为‘刀锋’的神秘组织的一员,该组织成立于十五年前,组织成员以星宿之名代称,而凌云天的在组织中的代称,便是二十八宿之一的箕水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50258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