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十五 又一位证人

章五十五 又一位证人

        辰御天一言既出,满堂皆惊!

        荆无命与管材,白凌言父子三人,刘敬言母子二人,饱含震惊之色的目光,便是汇聚在了辰御天的身上。

        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辰御天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白凌言愣了一下,开口问道:“辰大人,你说什么?”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我是说……无论是以钱财封口,还是威逼利诱刑明等人举家搬迁,甚至是那些死于花蝴蝶的十三条人命,都是由凌大人一手策划并指使的,其目的,都是为了包庇其子的杀人罪行!”

        听到这话,几人更加震惊!

        甚至于,堂下的众多衙役们都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什么?那些人都是凌大人指使凶手杀死的?”

        “怎么可能?一定是弄错了!”

        “是呀,是呀,咱们大人可是官,怎么可能指使杀手杀人呢?”

        听着这些话,辰御天笑看众人。

        九龙府众人由于之前便已经猜到了此事,故而脸上的神色变化并不怎么明显,反倒是荆无命等人,此刻皆是讶然以对。

        辰御天笑道:“我知道你们一定拥有无数的疑问,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好了。”

        几人沉默良久,白凌言开口道:“你为何会如此认为呢?”

        点了点头,辰御天道:“问得好!我之所以会说凌大人便是这一切事情的幕后主使,其原因有三。”

        “愿闻其详。”白凌言抱拳道。

        辰御天微微回了一礼,笑道:“第一,便是身份。先,我们知道,死者白秀秀从高处被推下而摔死的,但是州衙在现死者的尸体时,死者呈现出的死状却是像是被人活活掐死一般。”

        众人点头。

        这是目前所有人都清楚的事。

        “之所以会如此,完全是因为死者的尸体,早已被人动过了手脚,而此人,最终被我们调查出,正是韩仵作。”

        “除此之外,刘敬言一直都说是自己趁死者不注意之时将其掳到了案现场。若真是如此,那么现场应该留有他们二人的脚印才对,但很可惜,我们在调查过现场之后,却只现了四组不停地男子脚印,并未现任何属于女子脚印。”

        闻言,白凌言眉头一皱。

        没有女子脚印,也就说明,秀秀她并不是走到那里去的,而是被人抬着去了现场,再加上现场一片平坦,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够将人从高处推下来的地方。

        如此说来……那里,并不是案件生的第一现场,而是死后抛尸的现场!

        白凌言目中闪过一道炽烈精芒!

        正好此刻辰御天也讲到了此处。

        “……这足以说明死者应该是在其他高的地方滚落下来摔死而后抛尸于此。且在抛尸之前,凶手还故意取下了死者身上的财物,置于路边,寻找替罪羊。”

        听到这里,刘敬言吃了一惊!

        如此,那他之所以被屈打成招,也并不是因为这位大人急于立功,而是一早便计划好了的。

        这也未免太可怕了!

        辰御天继续道:“之前说过,在尸体上做手脚的人便是已经去世的韩仵作,而方才我们也知道,负责以钱财封口的人,便是我们这位方主簿。而在这幽州,能够同时让这两人办事的人并不多。”

        “韩仵作兴许还有可能会因为赌博之事受到一些人的要挟,但方主簿绝对不会,那么是什么原因会让这两个人同时为了一件事而犯罪呢?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们二人的直属上司,凌大人!”

        闻言,白凌言微微点了点头。

        这种说法,倒也有些道理。

        辰御天继续道:“其二,死者乃是死于凌默之手,但以凌默平日里的表现,又如何能够想得出如此精妙绝伦的嫁祸之计?毫无疑问,想出这等计策的,必然是另有其人,而此人之所以如此,目的,必然是为了掩护凌默所犯下的罪行!“

        “而这样的人,必然是与凌默有着非同一般关系之人,否则必然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做这种事情。”

        “而这样的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身为其父亲的凌云天凌大人!”

        听完这话,白凌言等人皆是点头。

        唯独荆无命微微皱了皱眉头。

        “可是,辰大人,您这两个原因都是建立在凌默公子便是此案真凶这个推论的基础上的啊!那万一……”

        他话虽未说完,但辰御天已经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了。

        不得不说,这位不愧是曾经叱咤江湖的北侠,反应果然够快,一下子便找到了他这段推理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不知情的缘故。

        若是白凌言等人,便不会说出如此之言,因为他们早已从玉儿以及其他途径,知道了这凌默,就是凶手!

        这时,一直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的凌云天终于开口了。

        他一开口,便是爽朗一笑。

        “哈哈……辰大人说故事的能力堪称一绝啊!不过很可惜,你说的那些,本官全然不知。而默儿,也绝对没有杀人!”

        闻言,辰御天冷笑更甚。

        “哦?是这样么?不过你们到底有没有做过这些事,自己心里清楚!”

        “哈哈哈……辰大人说话不要那么刻薄么……咱们官府审案,一向重证实据,既然大人认为我便是此案的幕后主使,那么就请大人拿出相关的证据如何?只要大人有证据能够证明此事,那卑职就是想不认罪,都难啊!”

        辰御天冷冷地道:“证据?以你凌大人的行事手段,又怎会留下这种可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东西?”

        “如此说来,辰大人怕是拿不住证据了!既然如此,那么还请辰大人收回刚才的话。”凌云天的神色也冷了下来。

        此时,二人已经撕破脸皮,也没有必要再客气什么了。

        辰御天却是再度冷笑起来,“凌大人,莫着急啊!本官虽然拿不出证据来,不过本官却是可以请出一位证人来!来呀,请证人上堂!”

        话落,霍元极当即走了出去。

        而凌云天的目光则是微微一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他人则是窃窃私语,居然还有证人?这个家伙到底找了多少个证人过来啊?

        很快,霍元极领着一个人进了大堂。

        看到此人,无论是荆无命等人,还是九龙府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因为来人,正是林霏霏。

        林霏霏花蝴蝶的身份,目前来说,只有辰御天与霍元极知道,其他人并不知道。

        也因此,当他们看到林霏霏以证人的身份出现在大堂之上,都是吃了一惊!

        而凌云天在看到林霏霏走进来的那一刻,目光不由自主地闪烁了一下。

        辰御天微微一笑。

        “民女林霏霏,拜见大人!”林霏霏向着凌云天以及辰御天深深一拜。

        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

        林霏霏站了起来。

        辰御天指着林霏霏,问凌云天:“凌大人,不知此女,你可认得?”

        凌云天冷笑一声,道:“流枫楼大名鼎鼎的女厨神,本官怎会不认得!”

        “哦?莫非凌大人你只认得她的这一个身份?”

        听到这话,九龙府众人的神色皆是一动。

        他们的心中,在这一瞬间,皆是有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

        凌云天则是笑了,“哦?听凌大人的意思,此女似乎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啊!”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而此时,林霏霏的目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精芒。

        “义父,你难道忘了么,我除了是流枫楼的女厨神外,还是那个江湖中的杀手花蝴蝶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8577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