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十四 幕后主使!

章五十四 幕后主使!

        大堂之上,所有人惊讶的目光皆是集中到了方镜的脸上!

        辰御天更是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道:“噢……原来是方主簿啊!”

        方镜吓坏了,在位子上愣了一下,随即连忙跪在堂下,高呼道:“冤枉啊,大人!小人冤枉啊!”

        “哦?你有何可冤的?”辰御天问道。

        方镜指着荆无命与管材二人,叫道:“他们诬蔑我啊!大人,你要相信小人啊!小人绝对没有做过他们那些事情啊!这……这是诬蔑!这绝对是诬蔑啊!”

        “哦?是这样么?”辰御天眉头微微一挑,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份东西,道,“那你不妨看看,这是什么!“

        方镜下意识地接过了那张白纸,只看了一眼,便是如遭雷劈一般,愣在了当场。

        其双目圆睁,双手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个不停,险些拿不稳手中之物。

        见此,辰御天微微一笑,问道:“很惊讶吧?”

        方镜点点头。

        “没想到,是么?”辰御天又问。

        方镜下意识点头。

        一旁,公孙好奇地凑过来看了看,看到那白纸上面的字迹之后,饶是他的心性,也不由吓了一跳!

        这,竟然是一份几日内方镜行踪的记录!

        “二月十八,辰时,方镜独自去了褚宅,待了将近一炷香时间后,离开……二月十八,辰时三刻,方镜去了刘峰家中,带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后,离去……巳时二刻,方镜去了刑明宅邸,盏茶即离……二月十八……午时三刻,方镜去了管府,足足待了一个时辰,离去……“

        看着纸上的内容,莫说方镜,就是公孙也不禁有些吃惊!这份记录极为详尽地记录了方镜这几日的全部行踪,甚至就连他几时吃饭、吃的是什么、几时上茅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样详细的记录,是怎样得来的?

        一想到这几日来无论做什么,暗中都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尤其是你发现不了对方,但对方已经连你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底裤都知道的这种情况,公孙便是不由自主地倒抽一口冷气!

        这简直就是背后灵啊……

        想到这里,公孙不由同情地看了方镜一眼。

        随即,他又疑惑万分地看着辰御天,因为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辰御天居然还派了人日夜监视方镜。

        不光是他,恐怕九龙府除了辰御天和那个执行之人,其他人也全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情。

        因为,此刻大堂上的九龙神捕皆是直勾勾地盯着辰御天,想要他给个解释,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辰御天看着众人,苦笑了一下,道:“那什么……那份记录是天影给我的。”

        白凡一听,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几日都看不到他,原来是去执行你给的任务去了。可是,天影是我的影卫吧,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允许就私自给他派遣任务呢?”

        “呃……”辰御天想了想,道:“没事,反正你现在都是我九龙府的人,你的影卫自然也是如此,我堂堂九龙府府主,自然有资格调用他了。”

        闻言,白凡一阵无语。

        这叫什么逻辑?

        什么叫做我是九龙府的人,我的影卫就是九龙府的人?

        他本来也没有真的生气,只是打趣一下罢了,不过,看到辰御天如此无赖的一面,还是不由有些无奈。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发现方镜有问题的?”

        众人看辰御天。

        后者笑道:“就是在林明他们被杀的时候,我那时不是怀疑那泄密之人就在他和韩冷二人之中么?所以就派遣凤玲和天影分别去监视他们二人。”

        闻言,雪天寒点点头。

        “但,我们不是已经证实了,那泄密之人就是韩冷么?“武动天疑惑。

        辰御天点头道:“是啊!当时的确证实了韩冷便是那个泄密之人,本来他死之后我就应该放弃监视,但我仍然觉得他有问题,便令天影继续监视,然后就得到了这份记录。当时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后来褚玉海一家的尸体被发现……”

        众人点头。

        “的确!二月十八正好是褚玉海、刑明他们这些人举家搬迁的前一日,也是褚玉海一家尸体被发现的前两日……所以,在褚玉海一家尸体被发现后,你怀疑他和这些人的搬家有联系?”

        凌妙音想了想,问道。

        辰御天点头道:“正是!于是我便在他们二人恢复的当天,问了问这个问题……”

        听到这儿,荆无命也是点了点头。

        ……

        时间回到一天前。

        辰御天推门走进了房间,房间内的荆无命、管材以及媛儿三人皆是一愣!

        “大人!”媛儿行礼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荆无命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媛儿立刻解释道:“这是钦差大人。就是他派恩人救了我们!”

        荆无命与管材齐齐欲起身,辰御天连忙伸手,“别动,公孙先生说了,你们需要好好休息。就不要乱动了。”

        荆无命笑着抱了抱拳。

        “如此,就多谢大人了!不知大人来此,有什么事么?”

        辰御天开门见山道:“不瞒二位,我的确是有些事情要问问你们。”

        “大人但问无妨。”管材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说了……”辰御天点点头,问道,“我想请问你们,你们两家之所以会如此突然地举家搬迁,是否是方主簿说的?”

        闻言,荆无命神色一震。

        管材更是惊讶地看着辰御天,“大人怎会知道此事?”

        看到二人的反应,辰御天便知道自己是猜对了。

        荆无命叹了口气,道:“大人说的没错。”

        “那么当初给你们封口费的人,又是谁呢?”辰御天又问。

        闻言,荆无命更加吃惊了,看了看辰御天后,叹气道:”大人果然厉害,连我们之前收了封口费的事情都知道。小人也不瞒大人,那给我们钱的人,也是方镜。“

        “哦?”辰御天眉头一挑。

        ……

        公孙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这么说你在此之前便知道是他给的封口费了?“他笑道。

        “没错!”辰御天也笑了。

        堂上,凌云天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在此之前便知道了是方镜给的封口费,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方才辰御天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故意的!他的目的,就是想要借此扰乱方镜的心神,令其露出马脚。

        这个计策毫无疑问是成功的!

        此刻,那跪在堂下的完全不知所措的方镜,就是最好的证明!

        “方镜,本官问你,你为何要这么做?”凌云天望着方镜,问道。

        辰御天笑道:”凌大人问这个问题,难道就不觉得有些自欺欺人么?“

        白家父子以及刘敬言母子听得此言,面上皆是有些疑惑。

        凌云天祖师不动声色地吃了一惊,旋即笑道:“辰大人此言何意,本官为何有听不懂了呢?”

        辰御天冷笑道:“听不懂么……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替你问一下吧方镜好了。”

        说罢,他蹲下了身子,问道:“方主簿,本官问你,你为何要让他们举家搬迁?又为何要用钱财封住他们的口,不让他们泄露有关白家小姐的行踪?”

        “我……我……”

        方镜支支吾吾,抬头微微看了一眼凌云天,还是没有选择了闭口不言。

        辰御天脸上的冷笑更甚,道:“你说不出口么?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官替你说吧……”

        “你之所以让他们举家搬迁到京城,目的也是为了防止白家小姐的行踪泄露,与你给他们封口费是一样的目的,只不过……”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

        “……这一切,都是凌大人指使你做的,对不对?无论时用钱财封口,还是逼迫他们举家搬迁,都是凌大人要你去做的,对吧?”

        此话一出,大堂内的气氛,倏然一变!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8483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