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十三 是他!

章五十三 是他!

        辰御天这话一出,凌云天的眉头顿时便是一皱。

        “辰大人此言何意?为何下官有些听不懂了呢?”他义正辞严,目中微微带着一丝疑惑。

        “凌大人还不明白么?那些有关小女的物件,自然是真正的凶手在杀人之后,故意扔在路边的等人捡去的。其目的,便是想以此为自己找一个替罪羊,刘敬言也只不过是恰好撞到了他的刀口上罢了。”

        白凌言起身说道。

        凌云天一听,恍然大悟,道:“噢,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这杀人凶手的确是另有其人了。但这又与小儿有何关系?”

        他疑惑之余,不由愤愤地指了指被五花大绑的儿子。

        辰御天微微笑道:“凌大人莫急,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说罢,他看了看白凌言,问道:“白将军,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当日小姐与玉儿出门,是去城外不远的观音庙看庙会,对吧?”

        “是的。”白凌言点了点头。

        点点头,辰御天忽然把目光望向了凌默,凌默身子一颤,目中不由露出一丝慌乱。

        “根据观音庙的僧人所讲,当日她们在离开时,曾经与你发生了冲突,这你不会不记得吧?”

        “什……什么庙会?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什么观音庙!也没有赶过任何的庙会!”凌默的目光不停闪烁,口中更是矢口否认辰御天所说的一切。

        看到他这副模样,堂上的凌云天都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

        如此模样,就算是你真的什么都没做过,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啊……

        辰御天不慌不忙淡淡一笑,随即再度看了凌默一眼,“哦?是么?那我们不妨来个当堂对峙好了!”

        说完,他直接对着大堂外面高声叫到:“传观音庙了然大师上堂!”

        话落间,一个年轻和尚来到堂上,他身上穿着灰色的僧衣,脚下蹬着草鞋,手握一串佛珠,对着凌云天喊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贫僧见过大人。”

        凌云天微微打量了一下此僧,又看了看凌默,发现后者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神色变化,依然是一副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辰御天问道:“了然,你看看此人,可是当日在观音庙里打了你的那人?”

        了然和尚一听,仔细看了看凌默,凌默也很配合,还嘲讽道:“你最好仔细看看,好好看看,看看本公子,到底有没有,打过你!”

        仔细看过之后,了然点了点头道:“回大人,正是!”

        这两个字一出,辰御天笑了!

        但凌默,却是如同遭逢晴天霹雳一般,直接愣在当场!

        凌云天更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说你打了人家也就罢了,为何在人家辨认之时还要说那样的话?生怕别人认不出来你?

        他这话,倒是有些错怪凌默了。

        毕竟凌默大少爷身为幽州恶少,所被他打过的人何止千万?区区一个寺庙的小和尚他有怎么会记在心中?

        了然初看他时,他是真的不记得自己有打过这个和尚,他还以为辰御天随便叫过来一个和尚准备诬陷他呢!

        直到了然看完,准备开口之前,他才猛然想起来,自己……似乎真的打过这样一个和尚……

        “和尚,你再仔细看看,真的是他么?”凌云天一拍惊堂木,带着一丝质疑的语气开口。

        了然和尚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大人,出家人不打诳语,他正是当日在寺里打过贫僧的凌默少爷!”

        凌云天默然点头,原来这和尚认得自己的儿子……

        “不,不,爹,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啊……”凌默连忙叫道。

        “住口!”

        凌云天更是有些恨铁不成钢起来,再度一拍惊堂木,神色猛然一变!!

        凌默顿时不敢说话了。

        辰御天又问道:“了然,可否将那日的情况说一下。”

        了然和尚点了点头,接着就将那日跟辰御天和白凡说过的情景又在堂上说了一遍,当听到凌默大放厥词那段,凌云天的脸当即铁青起来。

        白凌言一家更是死死地盯着凌默,目眦俱裂!

        尽管他们已经从玉儿口中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但此刻再听了然和尚说起这件事,却依然忍不住心头火起,尤其是听到凌默调戏白秀秀那段,白老将军登时脸色就不好看了。

        区区一个府尹之子,竟敢调戏老夫之女,竖子安敢如此?

        白凌言心头火烧,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以他的脾气,早就将凌默凌迟处死了……

        了然和尚说完了当天的情况,便停了下来。

        他是如实照说,没有半分添油加醋,但纵然如此,凌云天的面色却依旧难看至极,不见半分缓和。

        凌默更是有些面无人色。

        辰御天道:“了然,你方才说到凌默公子与那对主仆陆续离开了观音庙,那你可知道他们之后去了何处?”

        了然和尚摇了摇头,“贫僧不知。”

        辰御天点点头,道:“好,本官明白了。”

        转头看了看凌云天,“不知凌大人可听明白了?”

        凌云天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但即便了然和尚说的话都是真的,这最多也就只能证明我儿与死者主仆之间有仇怨,又不能证明我儿他便是杀人凶手!”

        凌云天此言出口,凌默苍白的面色才略微好看了一点。

        辰御天笑道:“话虽如此,了然小师傅虽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但并不代表别人不知道,接下来,就有本官接着说下去好了……其实,白小姐主仆二人在离开观音庙后,便回到了她们当时租住的客栈,也就是客乡居。”

        “但是,她们没想到的是,此时,我们的凌默公子,已经先她们之前来到了此处。”说到这里,辰御天直接用手中的折扇一指凌默!

        凌默颤抖着身子,继续嘴硬道:“你……你胡说八道!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一家叫做‘客乡居’的客栈,更不要说是取过了!”

        “哦?是么?”辰御天一挑眉。

        “当然。”凌默依旧嘴硬,丝毫没有发现在他这句话落下的刹那,辰御天的嘴角便是翘起了一丝弧度。

        但他看不到,不代表凌云天也看不到,凌云天的心猛然一沉,心中暗叫一声:“不妙!”

        果不其然,就在这个念头升起来的刹那,就听辰御天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再请证人上堂了。来呀,请证人上堂!”

        话落之刻,堂外已有两道人影候着,二人齐齐来到大堂之上,先是对着凌云天深深一拜:“草民拜见大人!”

        堂上,位于主簿之位的方镜在看清二人的相貌之时,便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无比诧异的惊讶之色。

        看其样子,就如同见鬼一般。

        凌云天也是不动神色地皱了皱眉头。

        这出现在堂上的两名证人,正是被公孙捡回了一条命的荆无命二人。

        “草民见过大人,钦差大人!”

        “啪……”凌云天一拍惊堂木,问道:“堂下所跪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草民刑明……”

        “草民管材……”

        二人再次一拜,异口同声道:“拜见青天大老爷,钦差大人!”

        辰御天点点头,问道:“刑明,管材,你们二人当日可是就在那客乡居内?”

        “是的,大人!”二人同时点了点头。

        “那么可否将哪一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凌大人?”

        荆无命和管材相互对视一眼,前者叹了口气,道:“好。那一日,我们本在客乡居内吃酒,当时我与管先生还并不相识……”

        荆无命开始讲述那一日的情况。

        “我吃酒吃了一半,便见到这位公子大摇大摆的上了二楼,由于幽州府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所以当时也没有当回事……“

        荆无命指了指凌默。

        “可是这位公子上了二楼不久之后,就见一对死者主仆二人一同进了客栈,和一个伙计打了个招呼后,直接上了二楼……当时,我也没有在意。”

        荆无命继续道:“不过,我这酒吃得快要结束的时候,凌公子这才摇摇摆摆地下来,本来我们也没有在意,可是这次凌公子下来的时候,身后的随从们明显扛着两个大布袋,这一点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我一介布衣,又怎管得了凌公子的闲事……后来我明白了,原来凌公子随从身上的那个布袋子,装的竟然就是白家小姐主仆二人!”

        听着荆无命的讲述,管材也是连连点头。

        他看到情况与荆无命差不了多少,因此也就没有再单独说。

        听罢荆无命的讲述,凌云天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方镜的神色亦是有些变化。

        但就在这时,辰御天沉吟之后,突然问道:“你们所说,可是真的?”

        “草民所言句句属实,大人!”荆无命肯定道。

        “那为什么之前我们去找你们之时,你们却是一口咬定那日从来都没有见过白家小姐?”

        辰御天此言一出,不光荆无命和管材二人愣住了,就连堂上的方镜,也是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

        凌云天的眼睛则是微微眯了一下。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明白,原来辰御天今日,并不是单纯的只打算将白秀秀遇害一案弄个清楚明白……

        “唉……”听到辰御天此言,荆无命和管材皆是叹了口气。

        “不瞒大人,之前我们之所以那般说,是因为有人曾经给了我们一笔钱封口,要我们不可将那日见过白家小姐的事情说出来!”

        辰御天讶道:“哦?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大胆?”

        “是他!”荆无命和管材异口同声的指向了堂上的一个人。

        辰御天顺着他们的指向看去,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只见那堂上,主簿方镜神色大变,看着那两根齐刷刷指向了自己的手指,面如土色……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8483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