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十一 闯府拿人

章五十一 闯府拿人

        从流枫楼回到馆驿这一路上,霍元极一句话都没跟辰御天说。

        辰御天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就随他而去。

        回到馆驿,两人依旧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各自回房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辰御天便是不由自主地微微叹了口气。

        他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自然知道后果如何,事实上,从一开始决定带着霍元极去流枫楼,他就知道霍元极会是这样的反应。

        要是最后霍元极没有如此反应,他倒要怀疑他是否是真的喜欢林霏霏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人果然还是真心喜欢彼此的。

        辰御天也不是个喜欢扫兴的人,他也不想好友难得喜欢上的人就这么被自己斩,所以才会提出那个戴罪立功的法子,但可惜林霏霏还是因为亲情拒绝了他。

        如此一来,他也没有办法了。

        当然,他其实还是有一个办法的,只不过这个办法能不能成,还要看看那玄天卫的情报网究竟有多么厉害了。

        因为他刚刚一出那流枫楼门口,便是给玄天卫们去了一条传讯,让他们帮忙调查一下当初林霏霏一家家破人亡惨剧的一切相关情报。

        当然,他照例将这个口锅结结实实地甩到了叶弘的身上。

        坐在床榻之上的辰御天,一边想着此事,一边心中也是有些担忧。

        “希望霍兄他不会真的去做傻事吧!”

        望着窗外,他微微叹了口气。

        而此时的霍元极,也同样望着窗外,叹了口气。

        方才霏霏和他说的那句话,此刻依旧历历在目。

        他相信她,一直都如此。无论她说什么,他都相信。所以,他相信她的确是喜欢他的。

        况且,方才她的那几句话,不但说出了自己的心意。还说出了其义父最初的计划,这与招供已经没有两样了。

        所以,就算冲着这句话,他也信她。

        霍元极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他的江湖人脉虽然极广,走到哪里都能认识那么几个江湖朋友,可是他交朋友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以心相交。他向来都认为,一个人如果对朋友都不能真诚以待以心交心,那算什么朋友?

        交朋友如此,对待喜欢的人亦是如此。

        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喜欢的人都要欺骗,那他绝对算不上是真心喜欢那个人的!

        这就是霍元极为人处世的准则。

        这套准则虽然简单,但却有效,也因此,霍元极才有了如今在江湖中的好人缘。

        辰御天的所作所为亦是如此。

        他没有瞒着霍元极,而是将自己的推论和猜测全部都当面告诉了他,虽然霍元极一时之间有些不快,可自心里还是认为辰御天一个可交之人。

        只不过此刻,林霏霏的事情,着实让他有些头疼。

        辰御天的性子,他很清楚。由于家庭遗传,他与其父辰公一般,嫉恶如仇且铁面无私,无论是谁,只要是触犯了王法,那就需要按律办事,谁也没有例外。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辰御天也不想林霏霏被绳之以法,所以才会提出那个戴罪立功的办法。

        只可惜,他们要林霏霏指证之人是其义父,出于亲情,林霏霏只能拒绝。

        这个举动,无论辰御天,还是霍元极,都觉得林霏霏做得对。

        毕竟,那是其义父,虽然没有父子之名,但却有父子之实,与一般父子无二,林霏霏此举,理当如此。

        可这样一来,辰御天在最后判罪之时,定然会依照律法宣判。

        而按照大玄律法,杀人者自当偿命,况且林霏霏在此案之中所杀不止一人,若是按律判刑,一个斩字肯定是跑不了的。

        可他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杀呢?

        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事情。

        霍元极亦然。

        但,他也不能直接让她戴罪立功指证其义父,这又有违人伦。

        一时之间,霍元极陷入了极大的纠结之中。

        直到两个时辰过去,日落西山之时,他也还是没能纠结出个头绪。

        最后,他咬了咬牙,决定放弃。

        “不管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死在我面前!大不了这官我也不做了,此后隐姓埋名找个地方隐居,一起双宿双飞!”

        他的目中闪过了一抹决绝之色,决定今晚就去流枫楼将霏霏劫走,从此两人隐退江湖,做一对闲散鸳鸯。

        想到这里,他开始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

        毕竟趁夜行动,夜行衣必须是要有的,还有一些不常用的暗器之物,都是需要准备一下的。

        只是,他刚把夜行衣从包袱里面拿出来,辰御天便是推门走了进来。

        霍元极顿时一愣!

        辰御天也楞了一下,但当其看到霍元极手中的夜行衣之时,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霍元极连忙把夜行衣藏到背后。

        辰御天看了看他,一言不,径直走到了房间中央的茶桌旁,坐下。

        霍元极一看愣了,问道:“辰兄,你有事么?&#o39;

        辰御天看着他笑了笑道:”霍兄,难道我没事就不能到你的房间里串个门么?“

        霍元极一愣,微微笑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辰御天轻松一笑,对他道:“霍兄,你放轻松一些,其实我过来,是有正事要和你说的。不过说正是之前,我想先请你看看这个。”

        “哦?这是?”

        霍元极见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了几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白纸,便带着一丝疑惑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才现这竟然是一份出自玄天卫的情报奏章。

        又仔细看了几眼之后,他猛然怔住了,旋即眼中闪现出浓烈的惊喜之芒!

        “辰兄,这……”

        辰御天点了点头,他一开始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感觉。

        “这次我可是将机会彻彻底底摆在她的面前了,至于怎么取舍,就看她自己了。”

        霍元极又仔细看了几眼那份公文,眼中的惊喜之芒越浓重。

        ”辰兄,多谢了……我们还是快点把这个拿给霏霏看吧。“霍元极站起来就要走。

        辰御天却是微微一笑道:“霍兄,那你现在是否可以把那件不合时宜的东西收起来了呢?”

        霍元极一愣,旋即才反应过他说的是自己手中的夜行衣。

        顿时,他老脸一红,都不好意思再看辰御天了……

        ……

        二人来到流枫楼,林霏霏果然如辰御天白天所说的一样,一步都未曾离开过流枫楼。

        二人来到楼上,直接将那份奏章交给了林霏霏。

        林霏霏先是愣了一愣,而后打开那份奏章看了起来。

        初看时,她的眼睛便是猛然睁大,而随着她一页一页地看过去,其目中,逐渐被一种难以置信的惊诧之色充斥,但就在这时,也不知道她又看到了什么,只见其眉头一皱,目中竟是有着一抹隐而未的怒意,缓缓浮现。

        这抹怒意,在其后越来越浓越来越浓,到得最后,竟是化作一股滔天之怒,充斥了整个眼球。

        这怒意之中,隐隐还有着一股血海深仇般的恨意,夹杂其中。

        辰御天和霍元极都没有说话。

        他们都看过那份奏章,对于其内所记录的内容也很清楚,也能够猜到,林霏霏在看到这些的反应。

        只是让二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姑娘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看来当年那件事情,在她心中留下的刻痕,不可谓不深啊……

        片刻后,林霏霏看完了这份公文。

        她微微平息了一下一波三折的心绪,看向二人,略带着一丝疑惑地道:“这上面所言之事,可是真的?”

        虽然她话语中语气较为平缓,但辰御天看得出来,她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以至于此刻说话间,身子还在微微有些颤抖,眼神中还隐隐带着一丝急切。

        辰御天极为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当然,这可是我们九龙府最为精锐的情报网调查到的事情,如果不是真的,他们是绝对不敢向我报告的。”

        林霏霏微微点了点头,眼神蓦然有些黯淡起来。

        但在这黯淡之中,还夹杂着一些愤然失望以及讽刺等神色交织而成复杂光芒流转,让辰御天二人一时唏嘘。

        但他们来此并不是单纯让她看这些东西的。

        “东西我已经让你看过了,接下来的取舍,就交给你自己了。”辰御天淡淡道。

        林霏霏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但辰御天对此确实一点都不担心,说完话后,便直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但霍元极的心显然没有那么大,他的目光从始至终便停留在林霏霏的身上,没有一丝偏离。

        只见林霏霏目中的光芒明灭不定,脸色亦是阴晴变换了数次,如此沉吟不语良久后,猛然间,其目中的一切光芒在一瞬间尽数消失。

        取而代之的一片平静。

        辰御天与霍元极都知道,她已经有了决断。

        只见林霏霏轻轻抬起了头,叹了口气,问道:“你们想我怎么做?”

        听闻此言,霍元极与辰御天顿时相视一笑……

        他们知道,他们已经成功了……

        ……

        翌日,朝阳初升。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洒在幽州大地之上,整个幽州的街市,顿时沸腾起来。各种各样赶早市摊贩纷纷拿着各自的拿手买卖开始了叫卖,各种各样的吆喝声,让整个街市变得异常热闹。

        此外更有不少打把式卖艺的敲锣打鼓招揽生意,亦有不少看热闹的拍手叫好,使得街市更加喧闹。

        便在此时,远处猛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

        街上的人纷纷驻足观望,只见远处一队官兵护卫浩浩荡荡地冲了过来,唬得路人纷纷往旁边一闪。

        这队官兵顿时视若无睹地自街市上走过。

        路人还奇怪,今日怎么会突然出现一群官兵?而且这群官兵的穿着打扮,似乎跟幽州兵马司里的那些还有些不太一样?而且看他们所行的方向,似乎正是……凌默私府?

        难道这群官兵是去抓凌默那个恶霸的?

        这个念头一起,便被百姓们纷纷压了下来。怎可能呢?幽州几乎就是人家凌默的天下,有他那府尹父亲在,幽州内又有那些官兵敢抓他?

        最多也就是想想罢了。

        想过了,大家也都没有在意,继续各行其是去了。

        不过他们此时还并不知道,今日的的幽州,会掀起一场怎样的可怕风暴!

        之前那队官兵,自然就是辰御天麾下的龙卫精锐,而他们此刻,正在雪天寒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地向着凌默私府而去。

        此行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杀人凶手凌默,捉拿归案!!

        凌默私府。

        此时私府内的众人还丝毫没有意识到灾难的来临,依旧如同往日一般,该玩儿乐的玩儿乐,该干活儿的干活儿,一切都是一副井然有序之态。

        但这情况没有持续多久,便听前院大门口处,猛然传来一声巨响,守门的护院们一惊,然后就看到一群威风凛凛的官兵杀将进来,为的是一个好看的有些邪气的白衣公子。

        此人,自然便是九龙神捕,冰天雪剑雪天寒。

        雪天寒微微扫了一眼周围,就见几个护院家奴正手持水火棍,一脸不善地看着这些闯进来的官兵。

        只是,他们的双手却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雪天寒看得出来这些人心中都在害怕,索性也就不再理会他们,而是按照辰御天来时的指示,带着官兵直奔后院的小楼。

        沿途虽然也遇到了不少阻拦的家奴,但却都不是龙卫们的对手,很快,他们便将小楼包围了。

        雪天寒亲自上楼逮捕凌默。

        凌默本来还在熟睡,他的床头更是还有着一个美貌丫鬟也在熟睡,雪天寒看着那姑娘微微皱了皱眉,然后一把将凌默睡梦中拽了出来。

        凌默还没搞清楚生了什么事,慌里慌张道:“怎么了?怎么了?”

        等了一会后好不容易定了神,才现竟然有一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白衣人就站在自己床前。

        “你是何人?”凌默奇怪问道。

        雪天寒拿出了自己九龙神捕的腰牌,冷冷一笑道:“我是九龙神捕,现在奉九龙府府主之令捉拿杀害白秀秀之真凶凌默归案!”

        听到这话,凌默的脸色顿时变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746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