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十 花蝴蝶(补坑无止尽的加更)

章五十 花蝴蝶(补坑无止尽的加更)

        辰御天这一句话一出,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又是一变!

        只见从气氛变化之后就没有开口说过话的林霏霏再度神色一变,脸上终于涌现出了一丝隐晦地难以置信之色。

        霍元极脸上亦然,只是他的这一丝神色,与林霏霏脸上的含义,却是截然不同。

        他难以置信地打量了林霏霏几眼,又看了看辰御天。

        以往若辰御天说出这种话,他必定会无条件地相信,因为那时候面对的是一个素昧平生之人,而且他也知道辰御天绝对不会犯错。

        但今日却有些不同。

        虽然辰御天同样是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出口的,但霍元极在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却并不是选择去相信,而是截然相反地去选择不相信。

        因为他坚信林霏霏绝对不会是花蝴蝶!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只见他摇摇头道:“辰兄,虽然你以往的判断一直都十分准确,但我觉得你这一次实在是太不智了。霏霏,她怎么可能是花蝴蝶呢?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嘛。”

        “不说其他,如果霏霏真的是花蝴蝶的话,那么那个被你抓住的又从馆驿出逃之人,又是何人?”

        闻言,辰御天笑道:“问得好,霍兄你既然提起了,那我不妨告诉你好了,那个人,也是花蝴蝶。”

        霍元极终于忍不住笑了,道:“辰兄你这次可真是在说笑了,你刚才还说霏霏她是花蝴蝶,此刻又说那女子也是花蝴蝶,那她们两个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花蝴蝶?还是说这个世上有两个花蝴蝶?”

        听到这话,辰御天却是忽然一笑,道:“霍兄所言甚是,这个世上,的的确确有两个花蝴蝶。而且一个为主,一个为次,我们之前所抓的那个,只是个次要人物,而林姑娘,才是那个主要人物,所谓封龙族后裔的,也是她。”

        霍元极却是摇了摇头道:“辰兄此言差矣。且不说两个花蝴蝶之言真假,那夜我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霏霏可是与花蝴蝶同时出现在了长街之上,而且当时叶弘的飞虫,明显是追着那个花蝴蝶而去的,也就是说,当时身上有千里香的,明显是那个花蝴蝶,而非霏霏。如此看来,霏霏又怎么可能是花蝴蝶呢?”

        闻言,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

        都说关心则乱,这话果然是对的。此时的霍元极便是如此,因为涉及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平日里的精明劲儿此刻全都丢了,其所说之事,明明便蕴含着一个极大的漏洞,可他却硬是没有现。

        这是断案之人的绝对大忌!

        辰御天道:“霍兄,你说的虽然不错,但是有一点儿你可能忽略了,那就是叶弘的千里香并没有撒到花蝴蝶的身上,只是撒在了她的衣服上,只要她将那件衣服脱掉,千里香自然也就无法追踪了。当时花蝴蝶不也正是利用这个破绽逃走的么?”

        霍元极顿时一愣。

        “既然这个破绽她可以利用一次,又何尝利用两次呢?我想当晚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先,两个花蝴蝶同时来到了长街,然后由其中具有封龙族血脉的林姑娘先到约定地点与叶弘战斗,之后战败而逃后,便在中途将花蝴蝶的装束全都卸下来,由另一人继续扮演花蝴蝶,而林姑娘则回归本来面目。”

        “毕竟江湖中人从来都没有见过花蝴蝶摘下面具的样子,是以其本来面目究竟是什么样的,没人知道。更不会有人将这样一个人畜无害且毫无功力的小姑娘当做花蝴蝶。如此,便能够巧妙地从叶弘手中逃出生天。”

        “原本她们就是这样打算的,但是那一夜,却出现了多个意外。”

        “先,就是她们没能料到叶弘暗中在花蝴蝶的衣服上洒下了千里香,以至于让他们出乎预料的追到了她们的藏身之地,并且对林姑娘产生了怀疑。”

        “第二个意外,则是我们的出现,不过这个意外引的结果是好的,那就是你出手救下了林姑娘,并且让她对你动了心。而这,也是第三个意外。”

        说到此处,霍元极顿时微微一愣。

        而一旁沉默的林霏霏,俏脸也是不由自主微微红了一下。

        “而且这个意外,也直接导致了你身份的泄露。”辰御天微微看了一眼林霏霏,笑道。

        霍元极狐疑地看他。

        林霏霏也是不由自主看了他一眼,这个动作,基本上已经证实辰御天的说法,并没有错。

        辰御天暗自点了点头,又道:“那就是之后在韩冷的那个事件中,花蝴蝶明明可以一击杀掉霍兄,可她却在关键时刻停了手。由此,我们推测,花蝴蝶,应该是一个和霍兄有渊源的人,加之前次白秀水已经告诉过我们花蝴蝶应该是一个女子,故而我们觉得,花蝴蝶应该是一个和霍兄渊源极深的女子。”

        “原本我们并未联想到你,直到今日我捡到这个玉佩,并确认了你与霍兄的真实关系后,我才确定你便是那个在韩冷家杀害了韩冷的花蝴蝶。”

        听到这话,霍元极再度愣住了。

        但他还没有开口说话,辰御天便又说开了。

        “想通了这一点,我终于明白原来江湖中声名赫赫的花蝴蝶并非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而那一夜,由于前三个意外直接导致了叶弘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你的身上,因此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不得不违反原定计划从藏身之处跑了出来,也是恰巧,当时她刚好穿着撒着千里香的花蝴蝶装扮,因此她一出现,叶弘用来追踪千里香的飞虫便被吸引走了,叶弘等人的注意力也随之被从你的身上引走,也因此让我们和叶弘相信了,你并非是花蝴蝶。”

        “只是,她在引走我们的注意力之时,第四个意外生了。”

        “这个意外,就是白氏兄妹的出现。他们的出现,既让花蝴蝶真正的逃过了叶弘等人的追踪,也让我们知道了这个在江湖中雌雄难辨的赏金杀手,其实是个女儿身。然后再加之我前面说的诸多原因,让我真正确定了林霏霏姑娘你,便是那个真正的封龙族后裔花蝴蝶!”

        听到这里,霍元极神色微微一变。

        辰御天的这些推论,听起来有理有据,极难反驳,但他还是无法相信林霏霏会是那样的人,于是继续出口反驳道:“可是辰兄你不要忘了,花蝴蝶是一个凡脱俗级别的高手,可是霏霏她的体内毫无内力波动,怎么可能是花蝴蝶呢?”

        辰御天微微点头道:“好友所言不错,此事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或许,那封龙族内力的封绝属性,不仅可以作用于虚空和时间,也许该可以作用于内力之上,借此封绝内力,从而让我们无法感应到波动,误以为她是一个没有武功的弱女子。”

        “若真如此,那么证据呢?”霍元极道,“辰兄你说了这么多,全部都是你的主观臆测,没有一条可以拿出实际的证据来证明你的推论。如果辰兄你只是光凭借这些就说霏霏是花蝴蝶的话,那我绝难相信……”

        说到此处,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林霏霏终于开口了。

        “元极,你不必说了。”

        “霏霏……你……”

        霍元极顿时一愣,扭头看向她,只见少女脸上此刻浮现出了一抹从未见过的镇定自若之色,微微松了一口气后,她道:“他说的没错,我的确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花蝴蝶!”

        话落一刻,一股雄浑无匹的内力波动如潮水一般自其瘦弱的身体内迸而出,观其气息,正是达到了凡脱俗的级别。

        “什么?”

        霍元极神色一震,目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复杂光芒,旋即叹了一口气,瘫坐下来。

        他并不笨,在辰御天方才说完那些推论之后,他其实已经相信了他说的话,只是他无法接受,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都想要捉拿归案的重要凶犯!

        他不能,也不敢接受!

        所以他才会要求辰御天拿出证据来,因为他知道此案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证据,只要辰御天拿不出证据来,那他就可以继续欺骗自己,他说的都是假的……

        但那终究只是自欺欺人……

        林霏霏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坦然大方地在他们面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她不想自己喜欢的人,活在那种自欺欺人的痛苦之中……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认清自己,断了念想……

        辰御天看着林霏霏,微微叹了口气道:“你终于肯承认了!”

        林霏霏道:“是啊,我承认了,要抓要杀,都随你便。”

        说罢,她伸出双手,做出一副束手就缚的样子。

        但辰御天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你杀了那么多人,我自然是要抓你归案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两个问题想要问你,我想你应该会如实回答我的吧。”

        林霏霏道:“那当然。”

        “很好,第一个问题,玉儿是你杀的吧?”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目光一闪问道。

        林霏霏很直接地点了点头道:“是。”

        “好,第二个问题,是谁指使你杀害那些人的?”

        辰御天这个问题一出口,林霏霏的眼神蓦然大变!

        但这也只是一刹,一刹之后,她便收敛心神,笑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那些人都是我杀的,没有人指使。”

        但这一刹那的神色变化,并未能逃过辰御天的眼睛。

        他亦笑道:“姑娘你以为我们是傻子么?且不论你刚才的表情便已经暴露了一切,而且我们也研究过,以你之前在江湖中的所作所为,是绝对不会将那些人作为你赚取赏金的目标的,而那么恰巧,你杀害的那些人又全部都是白秀秀一案的证人,所以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你所作所为都是受人指使。”

        听到这些话,林霏霏再度沉默下来。

        辰御天继续笑道:“不肯说么?其实你不说,我们也知道的。”

        随即,一个名字从其口中缓缓吐出!

        林霏霏听到这个名字,顿时面色大变!旋即又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是他,为何还要问我?”

        辰御天笑道:“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证据。”

        闻言,林霏霏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露出了十分难以置信地神色,反问道:“难道……你是想让我去帮你们作证人指证他的罪状?”

        辰御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林霏霏神色古怪道:“你简直是疯了!”

        让自己这个受人指使的杀手去指证主使之人,这样疯狂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眼前之人才说的出来了。

        然而辰御天却是笑道:“不,我这是在为姑娘你着想。”

        林霏霏反问道:“为我着想?”

        “不错,以姑娘你的身份去指证他的罪状,按照大玄律法,可谓戴罪立功,可免死罪。你原本杀害多条性命,但若肯戴罪立功,那便可免一死。”

        辰御天话音一落地,霍元极顿时惊喜地站了起来!

        林霏霏的脸上亦是露出了一抹喜色,但旋即又黯然一叹。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霍元极闻言一愣,脸上的惊喜之色直接僵住了。

        辰御天问道:“为何?”

        “因为你说的那个人,他是我的义父,是他在我家破人亡之时收留了我,请了师父教我我武功和厨艺,我,不能背叛他。”林霏霏黯然道。

        “我明白了。”辰御天点点头,推门欲走。

        林霏霏问道:“你不抓我么?”

        辰御天没有回头,笑道:“从今日起,这座流枫楼就是你的囚牢,你不能离开此地一步,我会派遣人员严密看守,你好自为之。”

        说罢,他直接离开。

        林霏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异样之芒。

        此时,房中只剩下了她与霍元极二人。

        两人相顾无言,一时之间房内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沉默良久,林霏霏先开口道:“对不起……”

        霍元极微微沉默,旋即道:“你不必向我道歉,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他说这话时,神色微微有些欲言又止,但林霏霏可以看到他目中有着一如既往的精芒闪过,她明白,即便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他依旧相信自己。

        于是林霏霏笑了。

        “那当然,虽然一开始我的确是奉义父之命想要以你作为突破口潜入你们这些人中,但是长街那一次之后,我确信我真的喜欢上你了,所以才有了那一次的临危收手。”

        听到这话,霍元极也笑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收到一丝委屈的。”

        说完,他也离开了。

        但林霏霏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却是忽然叹了口气。

        目中,满是担忧之色。...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655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