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九 真身

章四十九 真身

        辰御天微微一愣!

        他看着霍元极,问道:“你说什么?这块玉佩是林姑娘的?”

        霍元极点点头道:“是啊!这玉佩之形,乃是传说中的贪食之兽饕餮,我曾经在霏霏身上见过一个一模一样的,当时还是她告诉我此兽的外形,还说饕餮乃是贪食的代表,对于她们这些厨子来说,是最好的寓意了。”

        听到这话,辰御天的目光骤然变了!

        他先是震惊,而后嘴角缓缓地翘起了一丝弧度,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将一切都想通了的表现。

        “原来如此……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他微微笑着,将手中的玉佩轻轻收了起来。

        霍元极顿时神色一动,道:“辰兄,这玉佩既然是霏霏的,那就不妨由我去把他交还给回去吧。她跟我提过这是她娘亲死前留给她的最后遗物,现在弄丢了一定很着急。”

        闻言,辰御天微微沉吟了一下,随即抬起头,认真地打量着霍元极。

        霍元极感到一阵茫然,道:“辰兄,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辰御天极为凝重地看了他一眼,问道:“霍兄,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林姑娘有感觉?”

        霍元极顿时愣住了。

        然后他微微有些尴尬地看了辰御天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人,不过还好,或许是此刻众人心思都放在里面公孙的治疗上,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辰兄你怎么会怎么问?”

        “不要说其他的,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辰御天依旧严肃地看着他。

        霍元极感觉今日的辰御天很奇怪,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只好老实地点了点头。

        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随即低声道:“既然如此,也罢,你就与我一同去一趟流枫楼吧,除了归还这块玉佩之后,我找林姑娘还有些事情要说。”

        霍元极微眯着双眼看了看辰御天。

        不知为何,就在刚才辰御天话落之际,他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此番去流枫楼,会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尤其是想到辰御天之前脸上那解开了一切谜题的笑容,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难道……”

        蓦然间,他神色一变,想到了一种可能。

        “应该不太可能吧……”

        霍元极自嘲般的地笑了笑,自己一定是糊涂了,怎么会那样想呢?

        不过,他嘴上越是这样说,心中就越是担心起来。

        “希望不会是这样……”他摇摇头,决定不再思考此事,反正辰御天会带他一起去,到时就知道了。

        药圣传下的《化生妙法》确实神奇,诸如荆无命二人所中之毒,平常时候若是得不到解药,即便有公孙的药灵内力吊住性命,基本上也难以活过一日。

        但此刻公孙利用自己药灵内力所蕴含的强大生机之力,按照秘籍上所记载的分毒之法,已经成功将二人体内所中的七种混毒成功分离出来,接下来只要用内力将所有毒素全部排出体外,此二人自然无恙。

        半个时辰后,所有毒素全部成功逼出,公孙缓缓收功,舒了口气。

        这分毒之法虽然厉害,但对于内力的损耗也是极大,这么一会儿功夫,一身内力竟然已经去了四成,简直是耸人听闻!

        轻轻擦去头上的汗水,公孙苦笑,难怪师父说只有修炼成《化生妙法》才能达到罡气离体的境界,这样可怕的内力损耗,对于内力的凝炼完全不下于与高手一场激烈的打斗啊!

        略微回复了下内力,公孙轻轻打开了房门。

        甫一开门,便看到两张无比激动的脸兴冲冲地凑了上来,目中闪烁着灿烂的希望之芒。

        “先生,大明他……”

        “先生,我家老爷他……”

        公孙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身后同样期待地看着他的九龙府众人,微微一笑道:“放心,他们体内的毒已被我逼出,此刻已然无恙。”

        听到这话,媛儿与另一名家属喜极而泣,随即便欲进去看望二人,但却被公孙阻拦。

        “他们的毒刚刚解除,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希望二位暂时先不要去打扰他们,以便恢复。”

        闻言,媛儿与那人皆是点了点头,目光关切地透过房门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二人。

        另一边,得知二人无恙之后,辰御天直接向霍元极使了一个眼色,随即离开。霍元极会意,也跟着离开。

        一盏茶的时间后,二人已经坐在了流枫楼的雅间之中。

        林霏霏亲自砌好了茶,在房间内迎接二人,笑道:“辰兄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小店来了?”

        辰御天笑道:“林姑娘说笑了,在下今日可是特地来给姑娘你捧场来的。”

        林霏霏道:“捧场?难道辰兄也想尝一尝那天下绝品?”

        辰御天笑道:“那是自然。不过在下更想一试姑娘你的手艺。不知姑娘可否赏脸?”

        一旁,霍元极看着辰御天所作所为,神色微微有些疑惑,不是说来还玉佩的么?怎么辰兄进来之后反而绝口不提这玉佩之事,反倒说起了厨艺?

        他心中奇怪,但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是盯着辰御天看。虽然不知道辰兄究竟想做什么,不过他相信他这么做定有深意,或许只是不太方便说出来罢了。

        只是,不知为何,看到辰御天如此和林霏霏说话,他的心中,却是微微有些不高兴起来。只是,究竟为何不高兴,他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此事小妹自然不会拒绝,还请辰兄在此稍候片刻。”林霏霏说罢,便离开了房间。

        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看了霍元极一眼,虽然其脸上没有表现,但他却从其目中,现了一丝不快。

        “霍兄可是在埋怨我为何绝口不提那玉佩之事?”

        霍元极见心事被拆穿,装着喝了一口茶,道:“辰兄如此做,必然有其道理,我又怎好说什么不是?”

        辰御天暗笑,这绝对是心里不痛快了啊……不

        过想到接下来可能生的事情,他的神色又凝重了几分。

        “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恐怕接下来,你会更加不高兴啊……”他心中暗道。

        约莫半个时辰后,林霏霏端着一个汤煲走进了房间,笑着放到了二人面前的桌子上。

        霍元极见到美食上桌,也顾不得什么心情了,当即拿过碗来盛满了,大口大口地品尝起来。

        辰御天亦是盛了一碗,慢慢品味了一口后,不由双目一亮,赞道:“好!真是太好了!真不愧是天下绝品美食,每一种味道都恰到好处,不浓不淡,姑娘果然是好手艺啊!”

        “哪里哪里,辰兄谬赞。”林霏霏笑道。

        但就在此时,辰御天目中精芒蓦地一闪而过,接着话锋一转,低声叹道:“但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此话一出,房间内的气氛顿时一变!

        霍元极拿着汤匙的手缓缓僵在了虚空中,一双眼睛既难以置信,又有些愤然地看着辰御天。

        林霏霏神色微微一僵,随即笑道:“辰兄此言何意?”

        霍元极亦是微眯着眼看着辰御天,一抹罕见至极的敌意之芒,次出现在他的眼中。

        “是啊,辰兄!你为何诬蔑霏霏为贼?今日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即便你我是兄弟,也不可饶恕。”

        他叹了口气,微微眯着眼睛,道。

        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随即从怀中取出了那块翡翠饕餮玉佩,放在了桌子上,道:“林姑娘,这块玉佩你可认得?”

        看到这玉佩,林霏霏下意识地摸向了腰间,但却什么都没有摸到。随后她叹了口气。

        “当然认得,此乃我母亲临终前的留给我的遗物,我一直将其带在腰间,却不知何时失落了,幸亏辰兄捡到,不然小妹还真不知怎么跟九泉之下的娘亲交代啊。”

        林霏霏说着,向着辰御天盈盈一拜,便伸手欲拿那玉佩,却被辰御天伸手拦下。

        “辰兄,你这是做什么?”林霏霏道。

        “林姑娘,你可知道此物在下是在哪里捡到的么?”辰御天问道。

        林霏霏笑道:“辰兄说笑了,小妹若知道辰兄是在哪里捡到的,那小妹早已自行将她找回来了,又岂会等到辰兄你捡到?”

        霍元极赞同似的点了点头,“言之有理。”

        辰御天微微看了他一眼,道:“说的也是,那在下就告诉姑娘好了……此物,乃是我在花蝴蝶出逃的现场附近的假山之后,找到的。”

        听到这话,霍元极和林霏霏的面色皆是变了。

        霍元极难以置信地看着辰御天,问道:“辰兄,此话当真?”

        “辰某岂能说假话骗人?”辰御天摇头道。

        霍元极神色一僵,旋即怔怔地看了林霏霏一眼。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原本,在听到辰御天诬蔑林霏霏是是贼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生气,因为她不相信林霏霏这样一个性格纯良的女子会是什么贼,故而对说这话的辰御天,莫名有些反感。

        但现在,辰御天却说那玉佩是在花蝴蝶出逃现场附近找到的,也就是说,事情生之时,林霏霏很有可能便在那附近。

        而且当时因为玉儿正在给众人讲白秀秀案当日的行踪,所以当时自己以及所有九龙府中人及案件相关之人都在房间之中,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之人,便是林霏霏以及那些龙卫,驿丞。

        没有不在场证明、又曾经在现场出现过,此时林霏霏的嫌疑,的确很大。

        但他依旧不相信林霏霏会是那样的人。

        于是他道:“辰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怀疑霏霏放跑了花蝴蝶?可花蝴蝶出逃是由于我们在封印其内力是没能将封龙内力一起封印,再加上搜身不严密而使其藏在身上的迷香没能及时被现所造成的吧?应该完全不关其他人的事才对啊!所以,就霏霏的玉佩表明她曾经在那里出现过,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吧?”

        辰御天道:“是啊!原本的确是如此,但是不知道霍兄你还记不记得,在花蝴蝶出逃之时,我们曾经听到了一声叫喊?”

        霍元极点了点头,这他当然记得,就是这一声,让他们知道了花蝴蝶出逃的事实。

        “我之前问过馆驿里的所有人,他们都说在那一声之前,谁都不知道花蝴蝶出逃之事,而当时除了当事人花蝴蝶外,便只有我们安排在外面的四个看守,而他们当时也都被迷烟迷昏了,所以也不可能是他们出那一声喊叫的,对吧?”

        霍元极点点头道:“对。”

        “那么霍兄你认为,又会是何人喊出了那一声的呢?”

        霍元极闻言微微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这我怎么可能知道。说不定是哪个人看到了花蝴蝶逃跑的情况后故而大喊了一声,以此来提醒我们。事后又怕担责任,不肯承认罢了。”

        闻言,辰御天微微叹了一口气。

        “霍兄,你非要如此睁眼说瞎话么?”

        “辰兄此话何意?”霍元极神色一变,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叹气道:“你真的不知道那一声是何人出的?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只有一个人,有能力,有机会,出那一声喊叫。”

        说着,辰御天的目光缓缓地停留在了林霏霏身上。

        霍元极沉默不语。

        如辰御天所言,他的确不是想不到这一点,但是,他实在无法相信,林霏霏这个看上去单纯娇蛮的女孩,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此刻被辰御天说穿,他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辰御天也是微微叹了口气。

        他早料到霍元极会为林霏霏辩护,这是人之常情,谁也不会任由自己喜欢的人被人说成是贼或者其他不好的人。

        这一点,辰御天可以理解。

        但即便是明知如此,他也还是需要将霍元极带到这里来,因为这是他必须要面对的事情。

        无论结果如何,此情此景,他终究要面对……

        “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做得?她根本就没有理由这么做?”霍元极拼命摇头否认辰御天,指着林霏霏道。

        “不,这是有可能的。她有足够的动机去做这件事,因为……”

        说到这里,辰御天仔细打量了一旁的林霏霏一眼,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她,才是真正的花蝴蝶!”...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655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