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八 玉佩

章四十八 玉佩

        无梦山中,凌妙音关键时刻出手,为保北侠性命,对上十多名死士杀手,一时间,气氛紧张至了极点。

        “哼……凡想可阻挡我等者,皆杀无赦!”黑衣杀手一声冷哼,手中长刀蓦起银毫,凌妙音怡然不惧,银梅一支独开,迎战十大杀手。

        “既然不听劝,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手段吧!”

        剑光翻飞,刀芒乱舞!

        剑影,刀影,身影……交织一处,让肉眼一时之间,难以分辨清楚。

        “呵……你们,也不过如此!”凌妙音一声暴喝,手中银梅顿时绽放万千道锋芒,仿佛梅开万朵,朵朵惊艳间,蕴含无尽杀机。

        黑衣杀手们骇然而退!

        此刻他们哪里还不明白,眼前的女子乃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罡气离体高手,莫说十人,他们就是有百人,恐怕也不是此女一剑之敌。

        “哼……反正他已经中了剧毒,必死无疑,我们撤!”黑衣杀手中一人冷哼一声,而后所有人纷纷身形暴退,化作残影离开。

        “休走,留下解药!!”

        凌妙音正欲追击,却见荆无命蓦然间口喷黑血,身体无力地跪在地上,周身气息黯淡,显然已经是撑到了极点。

        她只好先回头照看荆无命。

        但即便如此,也并不意味着那些黑衣人便能逃过一劫,毕竟九龙府此番来人,并不只有凌妙音一人。

        就在他们自以为逃出生天之时,忽见前方两道人影若标枪一般挺拔而立,周身散而出的强大气息,更是如高山一般让人望而却步,生不出丝毫对抗之心。

        “此路不通,还请你们另寻出路!”武动天冷然一笑,身形一跃而起的同时,一道拳影顿时如流星破空一般震动八方,势如破竹一般攻入黑衣人阵势之中。

        这一拳之下,黑衣人们几乎个个口喷鲜血倒飞而出,浑身气息紊乱翻涌,体内再不存半分战力。

        唯有一人借助一道护体灵光保得性命,化作一道流光落荒而逃之外,其余人等尽被随后赶来的龙卫精锐生擒活捉。

        但这些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在落入龙卫手中的一霎,纷纷口喷鲜血而亡,不留给雪天寒他们一丝询问之机。

        看着这些人的尸体,雪天寒与武动天皆是微微叹了口气。而后二人一同来到了荆无命身边。

        荆无命此刻已然是强弩之末,但却仍然硬撑着望着那简陋的马车。

        “媛儿……抱歉,我恐怕不能陪你去京城了……”

        凌妙音则双手掐诀,不停地点在其周身各大穴窍之上,一道道劲力打入荆无命体内,压制其体内的剧毒。

        雪天寒皱着眉头微微看了看荆无命,道:“他,没事吧?”

        凌妙音轻轻蹙起了秀眉,微微摇头,道:“不太乐观,我虽然已经封锁了他周身的各大穴窍,但是若再得不到解药的话,恐怕必死无疑。“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武动天亦是皱起了眉头。

        凌妙音道:“当然不可能,你们不是捉到那群黑衣人了么?难道他们的身上也没有解药?”

        雪天寒微微摇了摇头,此事让方才他也想过,于是便让李青去挨个搜了搜那些人的身,不过却并没有现什么解药。

        “这怎么办?”凌妙音急了。

        雪天寒无奈道:“现在也只能带他回去请公孙看看了,希望他这个医圣传人能够有办法……”

        “你们说的那个人,他真的有办法救大明么?”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三人连忙抬头去看,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身子较小,穿着粗麻衣服的女子,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苦苦硬撑的荆无命。

        “媛……媛儿……”荆无命看着眼前的女子,神色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波动。

        “大明……”女子带着一丝哭腔,来到了荆无命身边。

        雪天寒三人看着这女子,问道:“冒昧问一下,你是……”

        “我是他的妻子,多谢几位救命之恩。”媛儿大大方方地向着几人行了个礼,虽然她的穿着较为简陋,但行为举止却透露出一种大家闺秀独有的端庄秀气,这令雪天寒不由眼前一亮。

        “原来是夫人。”雪天寒道,“夫人来的正好,荆兄的情况非常不乐观,我们必须近况将他带回去治疗。”

        “嗯。我明白,我和你们一起过去。”媛儿轻点臻。

        三人见状,立刻带着吩咐李青驾着马车,载着荆无命夫妇,跟随者大部队离开了无梦山。

        与此同时,那唯一逃脱了的黑衣杀手,在没命般的奔逃了将近半个时辰后,终于在一处峰顶停了下来。

        此时在这峰顶之上,一个全身被黑色斗篷包裹的神秘人正默默地站着,看到黑衣人回来,低声道:“回来了?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

        “尊主,我们遇到了高手,他们全部都战死了!!”黑衣人略带着一丝悲痛地道。

        “高手?什么实力?罡气离体境界?”神秘人问道。

        “三个罡气离体高手,我们都不是对手,他们全部都被生擒活捉,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黑衣人很是镇定地回答道,完全没有之前的悲痛之感。

        神秘人眉头微微皱了皱道:“目标呢?解决了么?”

        “尊主放心,他中了我们的七星之毒,必死无疑!!”黑衣人斩钉截铁地开口道。

        “那就好。“神秘人点了点头,而后直接在黑衣人面前消失不见。

        黑衣人屏气凝神拱手而立,道:“恭送尊主!”

        一夜无话。

        翌日,太阳刚刚升起,辰御天已经独自一人来到了后院,那原本关押着花蝴蝶的柴房前。

        此刻的柴房依旧和昨日案之时的情况一模一样,一半房门散落在外面的地上,两扇窗子依旧完好无损。原本馆驿的管理官员是打算修理此处的,不过因为辰御天言及此处可能还有重要证据没有被现,故而馆驿方面才决定延迟两日再动工。

        所以,辰御天想要在这里找到新的证据,就务必要抓紧这两日的时间。

        而关于此事,他心中至今还有三个疑问。

        其一,便是那迷烟究竟是从何处而来?虽然根据那四个看守的说法,花蝴蝶自身真的很有可能携带者此物。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花蝴蝶身为只杀赏金第一的杀手,应该不太有可能随身带着迷烟这种东西才对?

        其二,则是花蝴蝶出逃之时曾经传来的那一声喊叫,他昨夜已经挨个问过那些龙卫,他们当时谁都没有喊过那句话。那么很显然,喊这句话的一定就是花蝴蝶的帮凶,可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

        当时在府内的外人除却馆驿的驿丞之外,便只有林霏霏一人,难道那个帮凶,就是这些人中的其中一个?

        其三,就是这个帮凶在花蝴蝶出逃之时喊那句话的目的究竟何在?之前他便已经分析过,如果单纯的只是为了让整个馆驿乱起来,那么这无疑是失败的。所以对方打得应该不是这个主意。但如果他的目的不是这个的话,又会是什么呢?

        这三个问题,从昨夜开始,便一直困扰着他。

        于是一大早,他便再次来到了这个案现场,企图能从这里,找到一些新的线索。

        “当时四个看守所在的位置在这里,花蝴蝶被关在这里面。那个帮凶想要救助花蝴蝶,必须就必须要趁着他们被封绝固定身体之时点燃迷烟,而迷烟此物并不能飘很远,因此对方想要这四人全部迷倒,便一定是站在离此处不算太远,但又十分隐蔽的地方,而此处符合这个条件的地点,只有三处。“

        想到这里,辰御天立刻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假山,右侧的矮树丛以及左侧的那一片高高的牵牛花丛。

        “牵牛花丛的高度虽然足够藏下一个成年人,但是牵牛花此物并不似树木那般茂密,若是藏身在此,必然会露出一定的破绽,所以他势必不会躲在此处。”辰御天看着左侧微微摇了摇头。

        “而树丛则恰恰相反,虽然树叶繁茂没有空隙,但是此树丛太矮了,如果一个成年人想要藏身进去,势必要蹲下来才行,这样一定会造成一些动静,引起看守的注意,所以此处他应该也不会选。”

        再次摇了摇头,辰御天将目光望向了那座造型奇巧的假山。

        此山论高度足够让一个成年人藏身于此而不被现,而且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动静,如果他是那个帮凶的话,最佳的埋伏地点,便是此处了。

        想到这里,他微笑着走到了假山后面。

        可是令他震惊的是,这假山后依旧什么都没有,就连燃烧迷香烧剩下的烟灰,也没有现。

        难道自己的推测措了?那个帮凶根本就没有藏在这里?

        辰御天心中暗自怀疑,目光一寸一寸的在这假山后搜寻着,而当其目光从假山转移到后面的土地之上时,他的身子猛然间便是一震,随即微微皱了皱眉头。

        只见在他脚下的土地中,正有一块苍翠欲滴、晶莹剔透、形似异兽的翡翠玉佩静静地躺着。

        “这是……”他伸手拿起了那快玉佩,微微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这玉佩看起来很是眼熟,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样子……可是,他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此物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将此物暂时收起,随后继续在四周搜集,看看还能否找到其他的线索。

        但很可惜,除了这此玉佩之外,他一无所获。

        而就在他从后院柴房来到前院之时,便是见到李青与孟刚各自驾着一辆马车冲了进来,马车还未停下,便见二人从车上跳了下来,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快来救人……”

        ……

        在原本玉儿所居住的空房间内,此刻躺着两个受了伤中了毒的男人,一个自然便是北侠荆无命,而另一人,则是此行霍元极几人负责保护的对象。

        说到此事,霍元极此行本来要比雪天寒顺利的多。他们的目标虽然并不是什么退隐江湖的大侠,但他们赶到的时机非常巧妙,本来是可以完好无损的救回目标,但却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让目标中了对方的毒箭,奄奄一息。

        当然,那些黑衣杀手的下场也相当凄惨,相比雪天寒这边全部都是自杀结束生命,另一边的黑衣杀手,则几乎全部殒命于霍元极与林刀的刀下,无一活口残留。

        只是,他们也依旧没有从这些人的身上找到解毒的解药,无奈之下,他们也只好选择将目标带回来请公孙医治。

        公孙替二人诊断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媛儿以及另一位目标的家属连忙关切地问道:“大夫,大明(我家老爷)情况如何?”

        公孙微微叹了口气,道:“他们所中之毒,,乃是由七种剧毒之物混合而成的混毒,原本这种混毒除了相应的解药外是没有任何解除之法的……”

        听到这里,那另一人的家属顿时露出一副悲痛之色,“先生的意思是……我家老爷他没救了?”

        媛儿脸上虽然也有些悲色,但是她却把握住了方才公孙口中所言的两个关键字:原本!

        “先生话中带着原本二字,也就是说,先生如今是有解决之法了?”

        公孙微微一笑道:“这位少夫人果然聪明,的确,在下最近研习师父留下的《化生妙法》,的确是有办法为他们二人解毒,只是这个方法我从未试过,故而能否成功,我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闻言,媛儿神色一沉,默然片刻后,开口问道:“那不知先生至少,有几成把握?”

        公孙轻轻叹了口气,道:“六成。”

        媛儿微微点头,六成把握,的确算不上是太高,可若不试一试,那么大明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此情况之下,就算是只有一成把握,她也要试一试才行。

        “那么拙夫之性命,就全都仰仗先生了”她深深吸了口气,随即对着公孙深深一拜。

        公孙凝重地点了点头,郑重道:“在下自当竭尽全力!”

        随即他将所有人全部请出了房间,声称此解毒之法在施展之时,绝不能受到一丝丝打扰。

        于是,所有人都只能站在门外,等候他的消息。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辰御天凝视着那块玉佩,眼睛眯得越厉害,此物,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见过的呢?

        “咦?这块玉佩怎么会在你的身上呢?辰兄?”霍元极忽然惊讶道。

        辰御天道:“哦……这是我在后院见到的,也不知道是谁无意间掉落了的。”

        霍元极了然道:“原来如此,这玉佩是霏霏的啊!我在她的身上见过这块玉佩的。”...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655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