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七 血伞,北侠

章四十七 血伞,北侠

        夜到子时,最是沉寂。

        一轮新月高挂天穹,将破碎的月光洒向地面,微微照亮了官道之上,前行的车影。

        这是一辆简陋至极的马车。

        赶车的人,和车一样的平凡,朴素,没有丝毫出众之处。

        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显得极不起眼。

        这里已经是幽州的边境地区了。

        过了前方的无梦山,便到了京城玄都地界。

        马车夫的眼中燃烧起了从未有过的亮丽光芒。

        他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这一刻的到来。

        但,就在马车缓缓驶近无梦山之时,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却有几双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他们。

        就像是一群耐心等待猎物上门的猎人!

        忽然,一阵冷风乍起,月更黯淡了……

        与此同时,在玄都与幽州相通的京幽道之上,一阵健马疾驰的声音迅如疾雷般蓦然传来,马蹄扬起漫天尘埃,若一道狂飙,穿过这茫茫古道,直奔京城方向而去。

        当先一人,正是雪天寒!

        他的脑海中,依旧回想着黄昏之时,众人在梳理案情时的情景。

        当所有人都想到了那可能便是幕后主使的真实身份之后,白凡提出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即便如此,但这些还都只是我等的推测,如辰兄方才所言,我等并没有实际证据能够证明这一切都是那人所为。就如同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凌默杀人一样。”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是微微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

        但辰御天,却在这时,笑了。

        众人皆是神色一动!

        “其实,凌默杀人的证据,我们已经找到了。只不过,那人犯罪的罪证,我想应该都已经被他自己摧毁了……”

        闻言,原本心中已经升起了希望的众人,目中再次掠过一抹名为失望的神色。

        “……不过,证据虽然还找不到,但是却有证人,只不过,能不能够让他们成为证人,就要看诸位的能力了……”

        说着,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了两张纸。

        那,是玄天卫所找到的,有关最后两名举家搬迁之人的行踪!

        看到这情报,雪天寒等人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雪兄,霍兄,你们现在即刻领着两队龙卫分别前往这两个地方,能不能就出这两位证人,就看二位的了。”

        脑海中回荡着临行前辰御天的吩咐,雪天寒只感觉双肩责任的沉重,毫不客气地说,辰御天这一举动,可谓是将整个案子的成败,都交到了他们的手中。

        他们成,则整个案子便有希望侦破。

        他们败,那此案将永远成为悬案,因为他们找不到一丝丝的证据,来证明凶手罪行!

        在明知凶手是谁的情况下,若是因为没有证据便无法将其制裁,那将是最糟糕的结果!

        绝对不能让这种结果出现!

        雪天寒暗暗在心中誓,身下战马的度,在马鞭的催使之下,不由又加快了几分。

        前方,无梦山已依稀可见。

        马车行进无梦山的一刹那,刑明突然感到自己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山中一片寂静,但他却从空气中闻到了一丝危机。

        虽然隐退江湖多年,功力已大不如前,但身为武者的灵觉尚在,刑明不由摸了摸腰间的长剑。

        这是他当年闯荡江湖时唯一留下来的陪伴。

        “大明,怎么了?”简陋的马车里,缓缓传来一个极为温柔的女子声音。

        刑明微微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天气不太好,一会儿恐怕会下雨。”

        “下雨么?没关系,我有带着伞。”马车里的女子淡淡一笑,随即从车帘后面,伸出了一只纤纤玉手。

        手中,握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

        刑明看着那油纸伞,微微一愣,随即伸手,握住了那把伞……

        他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

        便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夜行衣,蒙着面孔的黑衣人!

        这人站在路中间,隔着前方的虚空,冷冷看着面前的缓缓驶来的马车。

        “站住,此路不通!!”

        黑衣人腰间刀光一闪,拦住了马车。

        刑明缓缓停下了车,静静地与这黑衣人对视。

        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对手,无论武功还是气势,都丝毫不弱于当年的自己。

        于是他的目中,燃烧起了久违的战意!

        一股浩大的内力波动,缓缓地自其体内,蓦然爆,若一股狂飙,席卷这片空间!

        黑衣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似是没有料到这个马车夫居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内力。

        但他的表情,却并未有半分变化!

        因为他知道,他的身后,还有十多名同伴,眼前的这个马车夫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

        这是他一踏进此山,便注定了的结局!

        “阁下为何拦我去路?”刑明轻轻的握住了腰间的刀柄,缓缓问道。

        “我不是说过了么?此路,不通!!”黑衣人答道,声音冷冽如刀,不含一丝感情。

        刑明疑惑道:“此路明明通向京城,你为何说此路不通?”

        黑衣人冷笑起来,“你错了,对于其他人而言此路的确是通往京城,不过对于你们夫妻二人而言,此路通往的绝不会是京城!”

        “哦?不是京城?那又会是何处?”刑明缓缓将腰间的刀,拔出了三分。

        黑衣人冷冷一笑,手中刀光暴起的一刹那,吐出了两个森寒的字眼:”地狱!“

        下一刻,长刀横空,直接向着刑明斩下!

        然而刑明此刻,却是忽然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这个笑容出现的刹那,他的身体猛然跃离了马车。

        随即,马车周遭,磅礴的内力波动乍现虚空,一层青蒙蒙的神芒在马车之上流转变幻,竟是化作了八道青色盾影,将马车生生保护在其中,不容一丝侵犯。

        黑衣人瞬间目光大变!

        他终于明白,方才对方之所以要和自己说那几句无光痛痒的话,完全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施展武学,以此保护马车中的妻子。

        果真狡猾!

        黑衣人暗骂一声,正欲动作,却现眼前蓦然一花,一道璀璨刀芒,横空而现!

        见此情景,黑衣人想也没想便身形暴退!

        而刑明似早已料到了他会退,暴喝一声,手中长刀顿时拖起一道玄奥无比的幻虹乍现空中。

        一进一退,进者比退者要快,当黑衣人刚好退到一旁的山崖崖壁时,刑明的刀芒已直向他的面门袭至。

        但黑衣人脸上,却没有一丝绝望。反倒有一抹阴谋得逞的邪魅微笑,缓缓出现。

        刑明心中暗道“不妙”。

        但却已经迟了。

        就在黑衣人笑容出现的刹那,山崖崖壁之后,蓦然冲出了十数道人影,每个人手中手中都闪烁着凛凛冷芒,散着阴冷刺骨的杀气!

        一时间,竟有十数把刀,笼罩而来!

        刑明脸色大变,他顿时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局,一个完全针对自己的杀局!

        而就在其愣神的刹那,原本被其逼到绝路的黑衣人,抓住机会,长刀再挥,一刀,拦腰斩向刑明!

        刑明想也没想直接暴退!

        但黑衣人却并没有再次进攻。

        不过,即便如此,刑明依旧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因为他的头上,还有数十把刀高高悬着,觊觎着自己的性命。

        唰唰……

        密密麻麻的刀芒在虚空中交织,仿佛化作一道铺天盖地的杀网,失去眼前人的性命。

        面对这样的攻势,即便是刑明,也不可能抵挡得住。

        生死一刻,他没有丝毫绝望流露,而是微微苦笑了一下,随即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紧接着,一道玄奥无比的字音,猛然从其口中吐出!

        随即,只见惊天杀网之下,一道红芒从马车中疾掠而来,落在刑明的手中,缓缓化作了一把伞。

        一把红色的油纸伞。

        旋即,伞开!

        一片鲜红神芒,顿时弥漫了这个空间,就连天空,都被渲染成了红色。

        鲜血一般的红色!

        一道红色的光环,在伞开一刻,蓦然以刑明所在之地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开,所到之处,就连虚空之中的空气,都纷纷逸散,天空的杀网,更是在这道鲜红的光环下,瞬间崩碎。

        那些黑衣人们的目光刹那间大变。

        因为他们认出了这把伞。

        天下百兵榜排名第四。

        血伞,无秋!

        这件已经在江湖中消失了近十五年的兵器,终于在此刻,再现尘寰。

        与此同时,从幽州连夜骑马赶来的雪天寒等人,也来到了无梦山之外。

        望着山中几乎将天空都染红的鲜红神芒,雪天寒、凌妙音以及武动天三人的面色皆是一变!

        “不好,来迟了!”

        话音落下,三人已然离开了马背,化作残影,疾掠而至那山中战场处。

        看到刑明手中那散着猩红神芒的红色油纸伞,三人的神情皆是凛然一变!

        “血伞无秋!”

        “这把伞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三人惊异的目光,顺着血伞,凝滞在了刑明的脸上。

        “看来,他应该就是十五年前忽然退隐江湖销声匿迹的北侠荆无命了,”武动天道,“江湖中人还以为他早已死了,没想到居然是隐居在幽州,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看到那些身份可疑的黑衣人,三人哪里还不知道,这手持血伞的北侠荆无命,便是他们此行要保护的目标。

        不过,也多亏了他居然是北侠,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死在这些黑衣人的手中了。

        就更别提什么出堂作证了!

        三人正惊异间,却见荆无命手中的无秋猛然间凌空漂浮而起,沿着其周身环绕一圈后,伞身骤然合拢,伞柄在前,水平漂浮在荆无命的右侧。

        ”呀……“荆无命暴喝一声,身形陡然前进。

        与此同时,无秋的伞柄,蓦然间分开,随后,只见一柄一指宽窄的血色长剑,凌空飞出,落在了荆无命的手中。

        “绝逸断凡尘!”

        一声低喝,伴随着万道血色剑光,犹如这夜色下最深刻的恐怖,骤然降临在黑衣人的面前。

        “绝逸断凡尘!果然是北侠荆无命!没想到他真的还活着!”一旁,武动天神色大喜。

        “传闻无秋虽是油纸伞,但其内却是隐藏了一柄削铁如泥的绝世宝剑血运。想必就是此剑了吧!”

        雪天寒盯着那把绽放出无数血芒的血色长剑,目中绽放出一抹罕见的战意。

        “无秋虽然厉害,但是北侠退隐江湖多年,功力早已不及当年,然而反观其对手,一招一式无不狠辣至极,很明显修炼的乃是杀人之术,如果长此以往,恐怕这一场,荆无命必败无疑!”

        凌妙音看着场中的战局,微微叹了口气。

        她乃是剑圣传人,自身对于剑术的领悟早已登峰造极,远非一般剑者可比,因此一眼之下,她便看到了荆无命这般强势攻击之下隐藏的致命弱点。

        “没关系,反正还有我们在啊!”武动天轻松道。

        凌妙音微微点了点头。

        便在此时,战局中的荆无命猝不及防之下中了一刀。

        这一刀,虽然并没有伤及要害,但却令其左臂血流如注,更糟糕的是,中了这一刀之后,竟然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自己的心口猛然传来,似要窒息一般。

        “噗嗤……”下一刻,一口黑色的鲜血,猛然自其口中喷射而出!

        “卑鄙……居然在兵器上喂毒!”

        荆无命几乎是在刹那间便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狠辣至此,不但十多人围攻其一人,更是在兵器上抹了足以见血封喉的毒物,若不是自己连忙用内力封住毒素的蔓延,恐怕现在,自己已经下了黄泉地狱。

        “哼……我们是杀手,杀人,当然要不择手段!”

        一个黑衣人蓦然冷笑一声,随即长刀蓦起一道暗云,直取荆无命的项上人头。

        即便到了这种时候,他依然不肯放弃诛杀目标!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亮丽的剑芒猛然从斜刺里暴射而出,掠过重重虚空,直接来到了荆无命身前。

        “哼!想要取他性命,还要问过本姑娘才行!”

        一声清喝传出,刀芒与剑芒在虚空中碰撞。

        “叮……”一声清脆的金铁之声蓦然响起,只见黑衣人的身体直接向着后方跌飞而去。

        同时,其他的黑衣人们也看到,一道倩影,蓦然间出现在了剑光消失的地方。...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6554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