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六 煞气入体

章四十六 煞气入体

        在白秀山低喝之声响彻整个独院之时,辰御天正在后院查看花蝴蝶逃跑的现场。

        四个看守站在那里一脸茫然,他们一早便被对方使用迷烟弄昏迷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花蝴蝶应该是击破正门出逃的。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四个看守既然都已经被弄昏迷了,那么那一声“花蝴蝶跑了”的叫声,又是谁发出的?

        是其他的龙卫?还是另有他人?

        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是居于何种心态,叫出那一声的?

        那一声之后,自己和龙卫们虽然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可是并没有特别慌乱,如果对方是想借此让整个馆驿陷入骚动的话,那么无疑是失败的。

        显然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那么对方的目的究竟何在?

        辰御天摸着下巴,微微沉吟起来。

        就在这时,白秀山的低喝之声,猛然传来!

        院内的众人皆是大吃一惊,不知他为何如此生气,于是纷纷顺着声音传出来的地方望了过去。

        就见那声音源头之地,内力波动犹如怒风席卷,一股滔天的煞气,猛然爆发开来!

        见状,辰御天等人皆是目光一凝,如此可怕的煞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心念一动,他直接化作残影消失在原地。

        其余几人亦是如此。

        待来到前院,就见白秀山怒气冲冲的从房间中冲了出来,其身后的白秀水急忙拉住他,叫道:“大哥,你不能去啊!”

        “妹妹你放开我,我要去杀了那个混蛋,给小妹报仇!”

        白秀山冷冷道,运足内力要从妹妹手中挣脱,但白秀水的手却好似铁钳一般,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这一幕看的辰御天众人微微吃惊!

        且不说白秀山的一身功力如何,就是他此刻的情绪加上那一股蛮劲,都不是一个女子可以拉得住的。

        可白秀水不但拉住了哥哥,还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功力才能办到。

        可是观白秀水的气息,也不过超凡脱俗大成而已,相比之下,白秀山的功力则已经达到了超凡脱俗的圆满层次,怎么看,前者都不像是能够拉住后者之人?

        尤其是此刻情绪万分激动的后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人微微有些发愣。

        就见白秀水拉着兄长,看着辰御天等人,惊喜道:“你们来了就好了,快过来帮忙啊,我大哥他要去找凌默报仇!!”

        闻言,众人又是一阵茫然。

        为什么要去找凌默报仇?难道说……

        “凌默就是杀死我小妹的真正凶手,这是玉儿刚刚亲口告诉我们的!!”白秀水急急忙忙说道。

        “什么?凶手是凌默?”

        雪天寒、霍元极、唐凤玲、凌妙、武动天、林刀、白凡等人皆是一阵惊讶,而辰御天则与公孙微微对视了一眼,目中流露出一丝丝意味深长的光彩。

        “没错,刚刚玉儿在断气之前亲口告诉我们的。”白秀水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先别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快点拉住我大哥再说,现在还不是去找凌默讨债的时候。”

        闻言,辰御天点了点头。

        现在的确还不是找凌默算账的时候,必须要将白秀山先拦下来。

        “白兄,你听我一言,现在还不是找凌默的时候,你能不能先冷静下来。“

        辰御天看着情绪激动的白秀山,温文尔雅道。

        “我没有办法冷静……既然我们都已经知道杀人凶手就是凌默那个混蛋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要他为我小妹偿命!!”

        白秀山神情越发激动,全身的内力一瞬间迸发开来!

        强烈的劲力波动席卷开来,白秀水神色微微一凝,随即便是感觉到一股大力突然出现,控制着白秀山从自己的手中挣脱出去!

        她连忙再度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可是我们还没有证据,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是凌默杀的人,而且我们唯一的证人也死了,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他杀了人。所以现在并不是去找他的最佳时刻,至少,也要等我们找到了证据,才能去找他讨债。”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我这就去杀了那个畜生,让他为小妹偿命!”

        白秀山完全不听劝告,内力再加一层!

        眼看他就要挣脱出白秀水的手掌,却听辰御天蓦然神色一变,低声道:“如果你现在杀了他,那么你也犯了杀人罪,我会依照大玄王法律例,将你捉拿归案!!”

        他的声音并不是很高,但在这一声落下之后,浑身煞气缠身的白秀山猛然间怔在了那里,周身的煞气也是在一瞬之间完全消散不见,就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众人顿时吃了一惊!

        只有辰御天微微一笑。

        他方才的那句话,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就只有一句话,那其中,夹杂着自己全身仅三成左右的龙战内力!

        身为天下内力榜第一等内力中最霸道者,龙战内力的作用可想而知,况且他刚才的那句话,还是在施展“龙威”之时,亲口说出来的。

        龙威,那是龙尊的一门只有在罡气离体之后才能修习的武学。简单来说,就是以龙战内力自身的霸道属性,配合内力气息散发出来,从而达到让对手在一瞬间内感到心悸害怕,继而不战而退。

        而龙威的作用也果然强大,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却也让煞气附体的白秀山,感到害怕,从而彻底脱离了煞气的控制。

        是的,方才白秀山之所以会那么激动,完全是因为,他的神智在那一瞬间,已经被煞气所支配。

        也就是说,刚刚那么激动的白秀山,并不是他本人。

        而是一个受煞气操控的傀儡。

        “多谢辰兄出手帮助,如果不是辰兄,我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让大哥恢复正常呢。”

        白秀水对着辰御天抱拳道。

        公孙仔细看了白秀山两眼,皱眉,“他这是煞气入体?”

        白秀水点了点头,道:“嗯。先生果然厉害。不知先生可有方法帮助我大哥?”

        公孙摇摇头道:“煞气乃是自然形成,除非他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控制这些煞气,否则谁都帮不了他。”

        白秀水的目光闪过了一抹隐晦的失望。

        但也并没有太影响她的情绪。

        毕竟公孙所言,她早已清楚地知道,询问公孙,也只不过因为抱着一丝侥幸之心而已。

        片刻,白秀山清醒过来。

        看着众人看自己的奇怪眼神,他顿时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又失控了?”他问妹妹。

        白秀水没好气地点点头,道:“是啊,你不但失控了,还叫嚷着要去杀了凌默报仇,辰大哥帮了你。”

        “多谢辰兄帮助。”白秀山连忙向着辰御天抱了抱拳。

        “白兄何必客气。不过我必须再告诉你一次,此刻还不是直接去找凌默讨债的时候,一来是因为我们的确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杀了人,二来则是因为,如果我们现在就去找凌默,势必会打草惊蛇!”

        “哦?不知辰兄口中的之蛇是指什么?”

        “此事暂且保密,不过在下可以告诉二位,等到时机到了,我们一定会替令妹以及玉儿,讨回一个公道的。”

        “此事,辰某说到做到,不知二位肯不肯相信?“

        辰御天目中精芒爆闪,斩钉截铁地坚定道。

        白秀山看了看他,沉默了半晌,方才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罢了……一切,都仰仗辰兄你们了……”他向着辰御天等人,拱手深深一拜。

        “我等自当竭尽全力!”众人皆是点头应和道。

        “如此,在下与妹妹现在此谢过诸位!”说完,他和白秀水皆是对着众人深深一抱拳。

        看着二人的动作,众人顿时感到一份莫大的责任压在了自己的肩上!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等竭尽全力,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吧!”

        辰御天振臂一呼,所有人都是性情高涨,纷纷应是。

        ……

        “现在,让我们重新梳理一下整个案子,包括花蝴蝶犯下的那些连环杀人案。”

        宽大的房间中,九龙府所有人齐聚一堂,围着一张长桌而坐,每个人的目中,都是有着一缕缕精芒一闪而逝。

        辰御天看着众人,首先开口。

        “根据玉儿临终前所言,可以肯定,死者白秀秀案发当日先是去了观音庙赶庙会,庙会结束后便回到了客乡居客栈,然后在房间里遭到了凌默的设下的陷阱,于是被凌默强抢回府……“

        “而根据观音庙的那位随侍僧所言,堂妹与凌默在观音院内发生了冲突,并且凌默在玉儿的手中吃了个亏。”白凡接口道。

        “这么说凌默很有可能是因为怀恨在心,所以对她们下了毒手?”武动天道。

        “应该不太可能,凌默此人好色如命,之前我还曾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几本《春宫图》,我想他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将那样两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杀掉,”辰御天摇了摇头道。

        “如此说来,那他就是垂涎死者的美色,所以将她强抢走了。但是因为白秀秀死活不从,于是便将她杀害了。”

        霍元极微微皱了皱眉。

        “极有可能!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失手将死者推下楼梯的。死者的身上有多处骨折和磕碰的痕迹,致命伤而是在后脑部位,可以确定是从高的地方推下来致死的。”公孙想了想,道。

        辰御天点点头道:“没错,之前我去他的房间时,的确曾有发现过楼梯。”

        “如此说来,凶手,应该就是凌默无疑了。他先失手杀死了死者,然后用赌债之事威胁韩冷帮他在尸体上做手脚,最后抛尸荒野,将死者随身财物取下,扔到路边,等待刘敬言将之捡起。如此一来,这杀人的罪名便成功嫁祸到了刘敬言的身上,而他自己便可以逍遥法外了。”

        唐凤玲摸着下巴,缓缓而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分析的不错,不过还是有一个漏洞。凌默又怎么会知道,那个钱袋子,一定会被刘敬言捡到?”

        “这……”唐凤玲顿时有些语结。

        辰御天笑了笑,道:“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刘敬言会捡到那个钱袋,而且他也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哦?”

        “他想要的只是一个替罪羊罢了,无论是谁经过那里捡起了那个钱袋,对于他来说都不无所谓,只要那个钱袋被人捡了起来,替罪羊就有了。而刘敬言,只是因为机缘巧合成为了这只替罪羊罢了。”辰御天继续笑道,“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因为我并不认为以凌默的能力,能够在杀人之后想到这样复杂缜密的嫁祸之法。”

        听到这话,众人的目光顿时变了!

        “大人的意思是……”公孙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我想……这一切,应该都是我们称之为的那个所谓的幕后主使者,所干的好事……而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让凌默彻底甩掉杀人的罪名!”

        “为此,他不惜利用金钱来封住那些曾经在客乡居内见过死者主仆以及凌默的人的口——我之前说漏了一点,对方想要隐瞒的,除了白秀秀主仆的行踪之外,还有凌默的行踪也是他想要隐瞒的一部分。因为所有人都只要一口咬定那日没有见过白秀秀主仆,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查到凌默的头上。”

        “为了隐瞒此事,他更是不惜利用花蝴蝶屡下杀手,将所有可能泄密之人尽数杀死,甚至是那些已经收了他的封口费之人,但凡有一点泄露的可能,便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目光再度一变。

        “可是……他又为何要为凌默做这么多的事情……”凌妙音微微蹙起峨眉,神色之中带着一丝不解。

        辰御天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没有说话。

        看着他那极为玩味的目光,众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也唯有这个人,有可能为了凌默,做这么多的事情!

        “难道说……”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咧嘴一笑道:“不错,正是他!!”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246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