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五 亡与逃

章四十五 亡与逃

        雨荷静静的坐在座位上。

        其周围,辰御天、霍元极、雪天寒、公孙、武动天、凌妙音、唐凤玲、林刀父子以及韩桐等十多人皆是有些奇怪的望着她。

        白氏兄妹则半是惊喜半是急切地问道:“玉儿,你这几日究竟去了哪里?那天和你和小妹去逛庙会,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是谁杀死了小妹?”

        雨荷,也即是二人口中的玉儿,则是神色略有复杂地看着二人。

        “少爷,大小姐……”她略带歉意道,“玉儿对不住你们,没能保护好小姐。”

        唐凤玲见三人如此,惊讶地看着雨荷,“你……真的就是玉儿?那个白秀秀的贴身丫鬟?”

        玉儿轻轻点了点头。

        “是的。还请辰大人原谅我之前欺骗了你们。”

        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过雨荷姑娘,我还真没有想到,你居然就是玉儿?”

        “嗯。因为之前我没有办法完全信任你们,所以并不敢将自己的身份告知,此事,还请各位见谅。”

        “哪里哪里,这一点完全没有关系的。”众人皆是连连摆了摆手。

        白秀水见众人与玉儿聊了这么多,却完全没有一点和案子有关的内容,向来急性子的她顿时忍不住了,直接拉住了玉儿的手,问道:“玉儿,你告诉我,小梅她究竟是被谁杀死的?你一定知道凶手是谁吧?”

        玉儿愣了愣,忽然叹了一口气。

        白秀水不明所以,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少爷,小姐,其实那一日我和小姐从庙会上离开之后,曾经遇到了一个自称是幽州府尹之子之人纠缠不休,将其震退之后,我和小姐便沿着原路返回了我们当时居住的客栈。”

        “你说你们返回了客栈……可是我们问过客栈的掌柜的伙计,他们都说你们从早上出去之后便没有再回来了啊。”白秀山微微皱起了眉头,摸着下巴沉吟道。

        “这怎么可能?我和小姐当时的确回到了客栈,而且我记得当时客栈里面的客人不少,客栈老板和伙计们也都在,我们还和他们打了招呼,他们没道理会没看见我们啊?”

        玉儿也有些疑惑了。

        但辰御天、公孙以及雪天寒三人,在听到这些话的一刹那,脑中,皆是灵光一闪!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目中,看到了一丝了然。

        公孙更是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画像给玉儿看。

        “玉儿姑娘你看一下,这个人当时是不是也在店里?“

        玉儿看了看画像,只见其上面所画的之人的相貌,分明就是那第一个被发现的客栈伙计李仁。

        看着李仁的画像,玉儿想了想,重重点了点头。

        “嗯嗯,有的,我和小姐就是和他打的招呼。”

        听到这话,公孙下意识地和辰御天、雪天寒对视了一眼,同时咧嘴一笑笑道:“果然……”

        众人不解,问道:“果然什么?”

        “我们终于知道,那幕后主使一直都害怕李仁他们说出来的是什么事情了。”

        辰御天极为自信地笑道。

        “哦?是什么?“

        “当然就是她们的行踪了,我想他想要隐瞒的,应该就是你们曾经回去过客栈的证词。”雪天寒看了看玉儿,向众人解释道。

        “她们的……行踪?”

        众人微微一愣。

        白氏兄妹也觉得有些奇怪,问道:“雪兄,她们的行踪有什么好隐瞒的?”

        公孙笑道:“当然有意义了。因为在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什么事情?”

        众人越听越糊涂,完全不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于是只好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玉儿这边。

        却见玉儿看着三人,微微叹了口气。

        “先生说的不错……接下发生的事情,才是整个事情的开端。我们回到客栈的房间后不久,便遭到了迷烟的暗算,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早就在我们的房间中洒满了迷药,我和小姐,就这样被迷药弄昏了过去。等我醒来之后,我们已经到了……”

        话到此处,忽然间,她的身子蓦然一震,眼睛猛然睁大。嘴角,更是有着一抹鲜血,缓缓流出。

        众人顿时惊呆了!!

        “玉儿!”

        白氏兄妹失声惊呼,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公孙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玉儿面前,伸手扼住了她的脉门,源源不断的向其中注入药灵内力。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玉儿的生命在快速的流逝着,即便是生机勃勃地药灵内力,也最多就只能吊住其最后一口气。

        回天乏术!

        公孙重重的叹了口气,韩冷如此,如今玉儿又是如此,一个又一个的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杀害,这实在是……

        辰御天的神色极为阴沉。

        在场如此多的高手,居然还能让一个人在眼皮底下死去,这个凶手,也未免太厉害了吧……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叫。

        “不好了,花蝴蝶逃跑了……”

        “什么?!”

        房间内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花蝴蝶逃跑了?偏偏在这个时候?

        辰御天顿时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似乎整个案子,变得更加复杂了啊……

        ……

        从馆驿出逃后,花蝴蝶一路飞掠。

        她害怕身后会有追兵,毕竟在两日在那馆驿之中,她见到了太多强者,其中更有四名乃是站在整个武林顶峰的圣者。

        因此,从馆驿逃出来后,她几乎是马不停蹄逃了够大半座城,这才停下,隐藏进了一条无人注意的小巷子内。

        不过她的运气还算不错,后面并没有什么追兵追赶。

        “呼……”轻轻舒了口气,花蝴蝶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这一次不但没有完成凌默交代的事情,还把自己陷了进去,如果不是运气好,恐怕这一次她这个赏金杀手就要彻底玩儿完了。

        幸好……逃了出来。

        正这般想着,忽然虚空中破风声响起,随即其面前,便是出现了一道身影。

        此人浑身上下都被黑斗篷遮掩,看不清身形相貌,只能根据体型的轮廓,推测出大致应该是一个男人。

        看到此人的,花蝴蝶立刻恭敬下跪。

        “参见尊主。”

        黑衣人没有背对花蝴蝶而站,没有回头看其一眼,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你这次的表现,很令我失望!”

        他漠然地开口,语气中不包含一丝感情。

        “是,属下知错,还请尊主责罚。”花蝴蝶神色复杂,但却毫不犹豫地开口道。

        “罢了,你自回去反省就是。日后切记,莫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黑衣人似是叹了口气,微微摆了摆手。

        “是……”花蝴蝶应了一声,随即有些迟疑地看了眼前人一眼,开口道,“尊主,她……”

        “放心吧,她不会有事情的。”

        黑衣人微微摆了摆手,随即直接消失在原地。

        花蝴蝶则是微微一愣后,目光不由自主望向了方才逃出来的馆驿的方向。

        微微冷笑了一下之后,她也离开了这里……

        ……

        馆驿。

        原本用来关押花蝴蝶的废弃柴房,此刻已经一片狼藉。不但门飞了一片,几个负责看守此处的龙卫精锐也是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哇!这花蝴蝶也未免太厉害了吧……”

        霍元极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一片房门,惊讶至极。

        公孙和辰御天急忙来到那四个倒在地上的龙卫跟前,依次替四人把了把脉,微微松了口气。

        这几人都没有大碍,只是中了迷烟,昏了过去而已。

        雪天寒、林刀缓缓地蹲下身子查看那片飞出去的门板,却忽然,二人同时神色一动。

        “看来林兄也感觉到了!”雪天寒微微一笑。

        林刀点了点头。

        听到她们二人的话,其余众人皆是有些奇怪,于是纷纷张开灵觉查探。

        随即,众人惊讶地发现,这四周的空气中,竟然荡漾着内力遗留下来的残余波动。

        这就说明,此地曾经有人动用过极强的内力,不然也不会这么久了还存在残余波动。

        辰御天也发现了这股内力波动。

        他还发现这股波动的气息,与那一夜花蝴蝶施展的封绝气息极为相似。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花蝴蝶应该施展过封绝。

        可是不应该啊,花蝴蝶的内力早在待回来之时便被自己封印,她又是从哪里来的内力用来施展封绝的呢?

        辰御天的神色越发浓重了。

        他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内力被自己封印的花蝴蝶究竟是怎么施展封绝逃脱的呢?

        这应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才对啊!

        难道还有另外一名封龙族人在帮助她?

        就在这时,他的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等等……封龙族人?对呀,封绝这门绝技,是封龙族后人使用封龙内力才能使得出来的。可我记得很清楚……当初封印花蝴蝶的内里时,只在他的身体内,发现了一股内力。“

        “可按照她当初和叶弘夜战之时,她能够动用的内力,分明有两种才对,难道说……我当初只是封印了他本身的内力,但那来自与血脉的封龙内力,并没有被我封印?”

        如此一来,就可以解释为何她在内力被封印之时,依然可以使用封绝了。

        而且,这四个看守是被迷烟迷倒的。

        可是花蝴蝶又是哪里来的迷烟?

        他明明记得自己再将其关押到这柴房前,曾经叫看守对她搜过身的,她的身上应该什么都没有才对啊。

        怎么会有迷烟?

        难道真的是有其他人在帮忙?

        辰御天目光微微一闪。

        这时,在公孙的治疗下,那四个负责看守的龙卫陆续醒转过来。

        当他们得知花蝴蝶逃跑的消息之后,皆是在大惊失色的同时向辰御天请罪。

        “卑职等看护不力,还请大人惩罚。”

        辰御天看着四人,微微摆了摆手,道:“此事岂能怪罪你们?况且那花蝴蝶依然逃脱,如今就算怪罪你们,又有何用?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花蝴蝶才是……我问你们,你们可曾记得花蝴蝶逃跑时候的具体情形?”

        四个看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辰御天以及身后的九龙府众人皆是疑惑道:”怎么?你们都不记得了?“

        一个看守摇了摇头,“倒也不是说不记得了,只不过大人,我们刚刚经历的事情,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太离奇了。”

        “哦?说来听听。”

        “是!大人!原本,我们都在房间外执勤,可是突然间,一股奇怪的内力波动出现了,随后我们便是发现,我们不能动了……”

        “哦?不能动了?”

        “是啊……”看守到现在说起此事,脸上依旧挂着心有余悸之色,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离奇的事情,竟然只是在一瞬间,身体便完全无法动弹了,简直就像是见鬼了。

        “那你们又为何会昏倒?”

        辰御天看了身后众人一眼后,微微沉吟片刻,道。

        “公孙先生说了,你们是中了迷烟才倒下的。”

        “迷烟么?卑职等没有丝毫察觉,只记得身体不能动弹之后不久,我们就全部失去了意识。”看守回答道。

        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记得当初将花蝴蝶关押至此前,曾经叫你们对她搜过身吧!”

        “是的。不过,她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有些地方,卑职们实在不好意思触碰。”

        辰御天脸色微微一沉。

        难道这迷烟,真的是花蝴蝶自身原本就携带的?而不是有其他人帮忙?

        ……

        “玉儿,你要振作一点啊!”

        原本的房间中,白秀水拉着玉儿的手,略带一丝悲色的叫道、

        一旁,白秀山同样满脸悲痛,但更多的,是其隐藏在眼底的那份暴怒!

        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杀人?

        这一刻,白秀山心中无比痛恨那名凶手。

        “少……爷,大……小姐……”玉儿坐在椅子上,艰难的叫道。她的脸色煞白,周身隐隐缠绕着几缕死气。此时的她,生命完全就是靠着公孙留在其体内的一股药灵内力顽强地吊着,一旦这股内力完全被消耗,那么她立刻,便会魂归黄泉。

        “我们在,我们在这里,玉儿……”白秀水连连说道。

        “凌……默……”

        玉儿艰难地抬起一只手,喘着厚重的气息,缓缓说道:“他……就……是……杀……害……小姐……的……凶……手,在……我们……房……间……里……下……迷烟……的,也……是……”

        话到此处,戛然而止……

        那只奋力挣扎抬起来的手,也再一次无力地垂了下去……

        白秀水和白秀山都知道,这只手,今后再也不可能抬起来了……

        二人目中,无言的悲哀弥漫殆尽。

        “凌默!!!”

        下一刻,一声充满杀气的低喝,蓦然从房间内,响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246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