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卷四十四 玉儿(续)

卷四十四 玉儿(续)

        唰唰……

        两道剧烈破风声响起,迅如狂风一般由远及近,直奔京幽道而来,身形撕裂空气造成的声势,若两道闪电一般,穿过这茫茫古道。

        此二人,正是冰火双秀。

        褚玉海的案子发生之后,他们和公孙一样非常担心其余人的死活,毕竟那些人都是极为重要的证人,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不测,那么整个案子恐怕就真的要变成悬案了。

        只是,他们一大早出来到现在,都已经在京幽道这一段搜索了好长时间了。却丝毫没有找到半点线索。

        难道他们平安的抵达了京城?

        这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景象。

        不过,以那幕后黑手几次的动作来看,他应该不会这么好心。

        虽说褚玉海的案子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这是对方做下的灭口之举,但众人的心中,却早已这么认为。

        也因此,寻找这些人,成了他们短期内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只是这个任务,看起来比之前想象中的还要困难不少。

        “凌云天说过,那帮山贼平日里就在猿山这一带活动,如今咱们至少也在这块地方转了七八圈了,怎么一个山贼都没有看到?”霍元极看了看四周,一脸迷茫。

        雪天寒神色略带些冷漠道:“你以为山贼是你么?一天到晚没事就在外边乱晃?”

        听到这话,霍元极顿时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死面瘫,开口就没有好话!

        “不过么这次你的怀疑倒是很正确,这里是京幽道和猿山交合一段路途,也是京幽道唯一一段与山交汇的路线。如果那些山贼真的是在猿山这里的,应该不会见不到人影。”

        “嗯,你说得对。“霍元极点点头,”可是凌云天也没有必须要在这种情况下说谎吧。“

        雪天寒摇摇头,“不见得,你别忘了是谁将刘敬言屈打成招关入死牢的?”

        “那最多也就是有些糊涂罢了。人家在人品至上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你应该是想多了。”霍元极微微笑了笑,觉得雪天寒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

        雪天寒叹了口气。

        小题大做么?真希望是这样,不过,目前还有很多线索,都指向了这位糊涂的府尹大人……

        二人正在路上调查,忽见迎面走来一个樵夫,背着柴,迈着步,哼着一支不知名的小调,脚步欢快的在路上走着。

        霍元极看了此樵夫一眼,无独有偶,此人竟然就是那日首先发现褚玉海的尸体的那个樵夫。见了二人,不禁高兴地挥了挥手,“雪大人,霍大人,二位在查案子么?”

        霍元极、雪天寒同时拱手抱拳还礼。

        “正是。”正想象着案情的霍元极看到这樵夫,立刻凑过去与他套近乎,“看樵夫大哥你这么开心,是不是今日打到的柴禾比往日多啊?”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一个打柴为生的樵夫,怎担待的起二位大人这一声‘大哥’,这是万万不行的。二位大人还是直接叫我黑三就好了。”

        樵夫连连推辞。

        “至于大人你说小人高兴地原因,这柴禾打得再多,也买不来几个钱,小人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就高兴呢?岂是小人高兴的是,今日经过那罗子坡之时,竟然捡到了十两纹银,这才是小人高兴的原因啊……”

        闻言,霍元极和雪天寒相互对视了一眼。

        “你说你在山中捡到了十两纹银?”

        “不错,就在离这里不远处的罗子坡。”樵夫点点头。

        “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看?”雪天寒淡淡道。

        樵夫迟疑了片刻,叹了口气,将一个黄色的钱袋子从怀中取出。

        霍元极看着樵夫目中依旧蕴含着的一丝迟疑,心中自然明白他的想法,于是伸手取了过来。

        “黑三,你要知道,不是你的东西,就莫要贪心,否则一旦因为贪心惹出祸端,到时你就后悔莫及了啊。”

        这几句话,是他根据刘敬言的遭遇有感而发。

        君不见,刘敬言不就是因为一时起了贪念将白秀秀的遗物据为己有,却因此引来了一场牢狱之灾?

        而且,如果不是自己等人找到了证明白秀秀真正死亡时间的尸格,恐怕就不是牢狱之灾,而是会因此丢掉了性命。

        樵夫听到霍元极的这几句话,顿时狠了狠心,阿静手中的钱袋子交给了霍元极。

        霍元极笑了笑,仔细翻看了一下那个钱袋,确实在忽然间,变了脸色。

        这次……可真是一语成谶了!

        只见在这钱袋子上,赫然绣着一个明晃晃的姓氏:马!

        由此来看,这钱袋子,应该是属于一个姓马之人。

        但是这个马字,却让他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他记得不错的话,那些举家搬迁的几个人中,就有一户人家性马。

        他连忙从怀中取出了那份名单,展开一看,很快便看到了一个马姓之名。

        马元义!

        “难道真的会是他?”霍元极心中暗暗有些担心。

        雪天寒此时也发现了问题,便问那樵夫,“这钱袋子是在哪里捡到的?能不能带我们过去?”

        樵夫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于是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罗子坡。

        罗子坡就是一个比较陡峭的山坡,坡上长满了嫩绿的青草,每当清风拂过时,青草便随风摇摆,给人一派生机勃勃的感觉。

        三人来到落凤坡后,樵夫便是指着其中一个地方道:“就是那里,我就是在那里捡到的。”

        二人连忙来到他所指示的地方,仔细看了两眼,忽然身子一震,神色蓦地凝重起来。

        “黑三,我问你,这里平时经常有人经过么?”

        黑三笑道:“大人说笑了,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哪会有什么人经过,最多就只有这山上的那些老猿偶尔会光顾一下罢了。”

        “原来如此!”雪天寒了然,深深吸了口气。

        霍元极亦是凝重地长吸一口气,看着地面。

        就见,在他们脚下的草地上,分布着大量杂乱无章的脚印。

        这些脚印,一看便知乃是人留下的,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应该是有很多人。

        也就是说,有很多人曾经在此停留。

        而且之前黑三也说过了,这种地方荒山野岭的平时根本没有人会来。

        但现在,这里却有这么多的脚印。

        这很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

        几乎是在一刹那,两人同时张开了各自的灵觉,在这罗子坡四处搜索起来。

        这时,一股风忽然吹来。

        随即,三人便是在这风中。闻到了一股恶臭。

        “哇!什么味道,这么臭!!”黑三忍不住捏住了鼻子,这味道,实在是太浓烈了,太霸道了……

        雪天寒更是连忙封闭了自身的嗅觉,皱着眉头看着山坡后的一处荆棘树丛。

        臭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随即,他像霍元极使了个眼色。

        霍元极无奈,只好向着矮树丛走去。

        雪天寒则是迅速后退,这种味道,打死他都不要靠近啊!

        而当霍元极来到矮树丛边上时,身子顿时如遭晴天霹雳一般,愣在了原地。

        目中,满是凝重,甚至,还有着一丝阴沉,一闪而逝。

        良久,他开口对雪天寒沉声道:“通知辰兄,我们,有新发现了……”

        就见,在他面前的荆棘树丛当中,赫然躺着三具尸体!

        三具遍体鳞伤,满身是刺的尸体!

        在那三具尸体的旁边,分明,还有一把染了血的柴刀。

        ……

        得到了消息的辰御天和幽州府衙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和上次一样,这三人都是被乱刀砍死的,而且根据他们身上的尸斑以及恶臭来判断,他们的死亡时间应该比褚玉海一家要早一些。只不过奇怪的是,这三人的刀伤皆不是柴刀所致,可现场,却留下了这样一把染了血的柴刀。“

        公孙拿着那把留在尸体边的柴刀,缓缓道。

        “这还不简单,这一定是凶手想要嫁祸给这位樵夫而故意留在了现场的。”凌云天很肯定地拿出了一把柴刀,这把柴刀,正是黑三平时用来砍柴的柴刀。

        “你们看,这两把刀,几乎一模一样!!”

        凌云天从公孙手中拿过那把染血柴刀,与黑三的柴刀放在一起比较,果然两把刀除了一个新一个旧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差别。端的是一模一样!

        “卑职方才听说,他刚刚再次捡到了死者的钱袋,如果再在死者的旁边发现了这把’凶器‘的话,那么官府就一定会认为这必定是樵夫见财起意杀人劫财,如此一来,嫌疑就彻底被转移到了樵夫的身上。我想,凶手他一定就是这么想的?“

        听罢凌云天这番话,一旁的黑三顿时心有余悸!

        好险啊!如果不是霍大人那几句振聋发聩的话语,恐怕自己这会儿已经背上杀人的罪名了……

        而听罢凌云天的分析后,辰御天却忽然冷冷一笑,道:“故技重施么……”

        凌云天奇怪,问道:“辰大人,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辰御天摇摇头,“不过凌大人,若真如你分析的一般,那么这凶手也实在太笨了一些,不但不知道尸体上的刀伤与柴刀完全不符,而且还如此多此一举的将这把柴刀留在现场,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告诉你这是在嫁祸他人么?”

        凌云天点点头,道:“大人说的不错,不过大人,有关仵作验尸的详细情况情况,也就只有我们这些公门中人较为清楚,一般的乡野之民,又怎会知道这种事情?他们大概以为我们在现场看到了那柴刀,便会直接当做杀人凶器吧……”

        闻言,辰御天眼睛猛然一亮!

        “凌大人的意思是……”

        “卑职认为,此案,应该是那些不懂仵作验尸详细经过的无知乡野乱民犯下的案子。最有可能的便是那一群盘踞在此的山贼。”

        凌云天坚定道。

        “说到这里,在下倒是有个问题想要向凌大人请教。”

        这是,雪天寒突然开口说道。

        “雪大人但说无妨。”

        “凌大人你口口声声说这附近盘踞着一群山贼,可我们今日在这附近转了好几圈,却为何连半个山贼都没有见到?而且就连一个类似山贼山寨的据点都没有看见。”雪天寒道。

        凌云天闻言,与方镜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忽然一笑。

        众人奇怪,问道:“凌大人何故发笑?”

        “诸位不知,这猿山的山贼,人数其实极少,只有十几个人。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山寨据点,平日里大都藏身在这荒山之中,四处游荡,所以很少有人能够找到他们。我们幽州地方军队在曾经在这山里搜寻了近半个多月,却依旧一无所获。而且这群山贼极为谨慎小心,他们一向只在晚上行动,所以白天基本上都看不到他们的。诸位大人若是不幸,可以在晚上偷偷前来,自然便能够看到他们了。”

        听完,辰御天淡淡一笑。

        “凌大人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不相信你们呢?只不过是心存疑问罢了。如今心头疑问已经解开,自然不会不信大人你了。”

        凌云天亦报以一笑。

        辰御天看了看那三具清理出来的尸体,道:“既然此案的凶手已经确定是山贼所谓,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要请凌大人多多费心了。”

        “这个自然。”凌云天微微一笑。

        ……

        “大人,你真的觉得那是山贼所为?”

        回到馆驿,公孙有些疑惑地看着辰御天,问道。

        辰御天微微摇头,“当然不是,我有十足的把握,这又是那个幕后主使者的杀人灭口之计!”

        “那,你为什么……”

        辰御天神秘一笑,道:“此事暂且保密,待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给你们解释。”

        说着,他看着了看对面坐着的林霏霏。

        此时的林霏霏,早已成为馆驿的常客,所有人都很喜欢这个会做菜的小丫头,只是……这丫头,也太黏霍元极了一些……

        看着此刻坐在霍元极旁边一起品尝美味的林霏霏,辰御天不又叹了口气。

        而后,他又将目光望向了远处雨荷目前居住的房间。

        此刻,她正与凌妙音站在门前,观望庭院内的花卉。

        只不过,这丫头即便是在赏花,眼中的警惕之色,也依旧不少。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辰御天不又叹了口气。

        此时,馆驿内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辰兄,大家,我们来了……”

        是白秀山的声音。

        声音刚刚落下的刹那,就见馆驿门口走进了两道身影,正是白氏兄妹。

        而就在看到这二人的第一眼,原本在房间门口上赏花的雨荷姑娘,却是身子蓦然一震,愣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白氏兄妹也看到了她。

        而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二人亦是怔住了,脸上涌现出不可思议的惊喜之色!

        雨荷亦是惊喜地看着二人!

        这样的气氛,顿时让周围的九龙府众人有些奇怪。

        这是什么情况?

        正当众人奇怪时,却听白秀山失声惊呼道:“玉儿,你是玉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7246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