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二 意外收获

章四十二 意外收获

        【92zw】        从猿山归来,已是傍晚时分。九龙府众人忙了一天,回来没多久便都休息了。

        一夜无话。

        翌日一大早,辰御天便在房间里陷入了沉思。

        褚玉海一家被杀,究竟是阴谋,还是巧合,目前还无法确认。

        但是此事,却给他和九龙府众人,敲响了警钟。

        褚玉海身为缺页账簿上残余之人,本身便与此案有着密切的联系,如今他一家被杀,无论是不是巧合,都让众人,感到了事情的严重。

        “必须尽快查清楚其余人举家搬迁的状况,如果他们也在路上遭遇不测,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这般想着,辰御天从袖中取出了一块玉牌。

        此玉牌,正是调动玄天卫的证明!!

        只是,玄烨当初将玄天卫交给自己时,曾经亲口说过,只有关于叶弘之事,方才可以调动玄天卫。

        如今自己要找的那些人,自然与叶弘没有半点关系,到底要不要调动玄天卫来帮忙呢?

        一般来说当然是不要为好,只是如今形势紧迫,早一点找到其余人,便能早一点让他们脱离死亡阴影的笼罩。

        “管不了那么多了……”

        最终,辰御天目光坚定地叹了口气,他决定利用玄天卫来找寻其他人,只是,此事在和玄天卫说的时候,还需要和叶弘扯上一点关系才好……

        叶弘更加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中,已经被了一口黑锅……

        办妥此事,辰御天心情顿时畅快了不少。

        凭借玄天卫强大的情报网,找那几个人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这自然让他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应该去处理一下花蝴蝶的事情了……”

        褚玉海一家的死亡,最终被凌云天认为是路遇山贼早洗劫而亡。因为就在案发现场,也就是那条通往京城的官道不远处,刚好有一伙山贼蛰伏。

        因此,这件事在找到其他人的下落之前只能暂时搁置。

        所以,辰御天只能讲注意力放在以往发生的凶杀案以及白秀秀遇害一案之上。

        这两件案子,他越查,越是觉得联系紧密。或许那一日霍元极并没有说错,这两桩案件,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犯下的。

        出了自己的房间,沿着东边走了一阵,辰御天便来到了一个单独的木屋前边。

        这木屋门前各有两名龙卫精锐驻守,见到辰御天到来,纷纷见礼:“大人!”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吩咐四人开门。

        这里,原本是馆驿内一间废弃的柴房,但此时,已经成了关押花蝴蝶的囚室。

        房门刚刚打开,辰御天便是看到了在坐在柴房角落,依旧一脸冷酷的花蝴蝶。

        在她的面前,放着两个碗。碗内装满了已经变凉的饭菜,满满当当,一看就没有动过。

        见到辰御天进来,她脸上的冷酷更甚,目中更是有着一抹极深的恨意一闪而逝。

        辰御天看了看一点也没有动过的饭菜,微微皱了皱眉。

        “她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么?”他问一旁的龙卫们。

        龙卫们摇了摇头,告知他花蝴蝶从进来以后便没有吃过东西,虽然给了她不少,可是她都没有动过丝毫。

        辰御天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他看了看花蝴蝶,问道:“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花蝴蝶没有理他,依旧拿冷酷的眼光瞥了他一眼。

        辰御天微微摇头。

        然后,他吩咐卫士们去厨房在哪一份新鲜的饭菜过来。

        花蝴蝶神色一动,面色没有丝毫变化。

        辰御天则是亲手将那两份已经凉掉了的饭菜收拾起来,道:“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就算是要跟我们抗衡到底,也应该吃东西呀,不然拿什么和我们抗衡?你不吃东西,又怎么可能有力气和我们耗下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碗筷,丝毫没有抬起头来看花蝴蝶一眼。

        若他此时是抬起头来,便会发现,在他话音落地的刹那,花蝴蝶的眼中,闪现出了一抹从未出现过得奇异之芒。

        很快,卫士将新的饭菜送了进来。

        辰御天亲自将饭菜和碗筷放在地上,而后看了看花蝴蝶。

        “你慢慢吃吧。吃完了我在再过来找你。当然,我希望当我等一下来找你的时候,你能够开口说句话,不过我想应该不太可能。”

        他自嘲般地摇了摇头,随即离开。

        然而,就在他走后不久,原本一脸冷漠的花蝴蝶,竟然目光一闪,将地上的碗筷捡起,狼吞虎咽了起来……

        ……

        离开了花蝴蝶的囚室,辰御天心头微微有些无奈。

        原本,他是想要从花蝴蝶的嘴里得知一些有关那名幕后主使的事情。

        不过此事,他本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花蝴蝶的嘴很紧,想要掰开,非常不容易。

        但花蝴蝶,又是此案唯一的突破口。

        想要侦破这件连环杀人案,花蝴蝶知道的线索,他们就必须要掌握。

        但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着实时需要费一些功夫的。

        因此,辰御天并着急,离开“囚室”之后,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香囊。

        这正是他之前在凌默私府的大堂捡到的香囊,从凌默私府回来之后便赶上了褚玉海一家的尸体被发现,这香囊直到现在还没有仔细看过。

        这只香囊整体是淡粉红色的,上面以银线绣着一朵清荷,看起来极为典雅。

        “私府里的侍茶丫鬟说过,这香囊是被凌默青睐的丫鬟们的专有物,整个私府内除了凌默之外,便只有这些地位不凡的丫鬟们拥有。这只香囊看样式也应该是女子所佩戴的东西,想必是哪个丫鬟无意间丢失的吧。”

        辰御天盯着手中的香囊,为微眯起了眼睛。

        “刘大海的尸体上沾有香粉,可以确定他被杀当时人应该就在凌默的私府,可问题是,他为什么会在那里?那地方,绝不是他一个打更的更夫有资格进去的,除非……是主人邀请。”

        “可凌默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邀请一个更夫进入自己的私府呢?又为什么会在那里被花蝴蝶杀死?”

        “等等……花蝴蝶?”

        想到这里,辰御天脑海中蓦然灵光乍现!

        “刘大海在凌默私府被花蝴蝶所杀……而之前那被追杀的女子,在被私府家奴追杀之时,花蝴蝶亦隐藏在一伺机而动……花蝴蝶、凌默,巧合的情况……”

        他喃喃自语间,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亮!

        “难道说……花蝴蝶和凌默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还有那女子,又为何会被凌默追杀?”

        想到这里,辰御天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不远处一个由龙卫们把守的房间。

        那里,就是那个被救回来的女子所住的房间。

        自从被救回来,她直到现在,依旧昏迷不醒。

        “花蝴蝶与凌默的关系,需要仔细查证,另外有关白秀秀的行踪,也需要继续调查下去……看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呢……只可惜天寒他们都去搜查其他搬家之人的行踪去了,看来,只能由我独自去调查了……”

        微微摇头抱怨了一句,辰御天直接离开了馆驿。

        ……

        凌妙音在屋子里苦闷的走了两圈,又坐回在了椅子上。望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女子,她微微叹了口气。

        这已经是救回此女的第二天了,可是她还是没有半分苏醒的迹象。

        这让公孙很苦恼,也让她很无奈。

        因为辰御天害怕她会再次受到刺杀,所以便安排了她日夜不停的守在房间里保护此女。

        这让她非常不解。

        毕竟,这馆驿内除了他们目前还住着四个功力堪比可谓武林顶峰的老怪物,有谁有天大的胆子,敢到这里搞刺杀?

        但辰御天依旧让她待在此女的身边。

        虽然她不像唐凤玲和玄曦那般活泼好动的坐不住,但是一天一夜的对着这一个昏死过去的人,是个人恐怕都会被闷死。

        因此,此刻的凌妙音,亦是感到非常的无聊。

        此时此刻,她非常想要到外面走一走,散一散心。

        在屋子里再度转了几圈之后,她终于打定了主意。

        反正此女一时半刻也应该也醒不来,我出去走走,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离开了房间。

        外面的风光无限美好,在房间里被关了一夜的她,此刻看着房间外庭院内的一株再普通不过的垂杨柳,都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一棵树了。

        更不要提那些种在院子中央,用来观赏的各色花卉了。

        如此美丽的景致,顿时让她沉醉在其中。

        片刻之后,已经远离了那女子所住的客房。

        走在清晨馆驿的大院内,努力呼吸着清晨独有的清新空气,他感到无比满足。

        不远处,林韬和韩桐两个小家伙正各自捧着一本书,在公孙的指导下大声朗读着。

        距韩冷过世也已经过去了一天,经过这一天的时间,韩桐也终于从父亲过世的悲痛中走了出来,这让凌妙音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

        然而,她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就在她刚刚离开的房间中,一件让她难以置信的事情,正在发生……

        那原本昏迷了一天一夜的女子,就在她离开房间不过片刻的时间后,猛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其目内,没有丝毫昏迷许久而苏醒的茫然,反而是一片清明。

        她苏醒之后,立刻无比谨慎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待确定房间内除了自己再无其他人之后,方才缓缓从床上坐起。

        望着紧闭的房门,她的目中,闪过了一抹异样之芒。

        很显然,她应该是在很早之前便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之前所谓的昏迷,都只是她故意装出来的。而这么做,只是想要骗过辰御天等人,让他们以为,她还未从追杀力竭的昏迷中苏醒。

        因为,在这红尘世间,她除了自己,谁都不能信任!

        也不敢信任!

        ……

        辰御天再度来到了凌默私府。

        上一次来,他是为了调查清楚香粉的出处以及惩治杜三。

        这一次,他则是为了调查清楚凌默与那杀手花蝴蝶的关系。

        上一次来,他明目张胆地进入私府。

        这一次,他则选择了偷偷潜入。

        因为这一次,他要调查的事情,对与凌默而言,对于凌默而言,无异于是他最大的隐秘。

        若是明目张胆地进入府邸搜查,定然什么都查不出来。

        但这样偷偷潜入进行暗访,说不定便能够得到意外地发现。

        而事实证明,这样做的确能够得到意外的收获。

        他利用自身轻功,无声无息轻而易举地便潜入进了私府,而后径直向着后院凌默平日起居所住的卧室而去。

        途径后院一处凉亭之时,偶然听到一阵清脆如黄鹂一般的娇笑之声。

        停下看时,只见三五个衣着较为华丽的少女,正坐在凉亭当中喝茶赏鱼,相互玩闹。

        辰御天本无心注意这些女子的动态,但当他的目光在这些女子的腰间扫过之后,他便改变了想法。

        因为,这几个女子的腰间,都挂着一个和自己见到的样式差不多的香囊。想来,这群少女,应该就是那侍茶丫鬟口中那些被凌默青睐的侍妾了。

        “唉……”其中一个女子突然叹了口气。

        另外几个女子见状,皆是调笑道:“清荷妹妹,好端端的,你为何叹气啊?”

        那名为清荷的侍妾道:“姐姐们,你们还记得公子已经有多少时日没来找过咱们姐妹了么?说不定他早就已经把我们姐妹给忘记了呢……”

        听到这话,其余几个少女也是露出了愁容。

        “唉……说的是啊……咱们少爷的心性大家也都了解,他的心,说不定早就已经被其他的女人给勾走了,比如说那几天一直都非常的公子欢心的那个雨荷……”

        “说到这个雨荷,我听说她其实是一个刺客,前日趁着给公子侍寝的时候意欲刺杀,不过却被识破了,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哎?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了。这事情整个府里的人都知道了,公子还为此大发雷霆呢……”

        几个少女叽叽喳喳的说着,暗中在假山后偷听的辰御天则是目光一闪。

        刺杀凌默失败……看来这个雨荷,应该就是自己救回去的那个女子了……

        就在此时,他又听到一个侍妾的话语。

        “哎……说到这个,之前我听说好像还听说公子在观音庙的庙会上还抢了一对主仆进府呢。”【就爱中文】...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69268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