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五 真正的尸格

章三十五 真正的尸格

        幽州州衙。

        辰御天带着龙卫来到门口时,凌云天顿时被吓了一跳。

        “辰大人,不知你这是……”

        他双目在这些龙卫的身上扫来扫去,想知道辰御天的葫芦里到底又在卖什么药。

        但辰御天微微一笑。

        “没什么,只是来告诉凌大人一个不好的消息。就在昨晚,韩仵作遭到花蝴蝶刺杀身亡了。”

        凌云天闻言双目顿然紧缩。

        “怎会如此?”

        “唉……一切说来话长……”

        辰御天叹了口气,却并未将此事细说。

        而是直接带着龙卫和公孙、霍元极二人,来到了韩仵作平时工作的验尸房。

        “你们几人守在门外,没有我的许可,谁都不得入内。知道了么?”

        “明白!”

        龙卫们齐声应道!

        凌云天站在门外,神色露出些许沉吟。

        “唉……也不知道这验尸房究竟有多少线索,这位钦差大人,居然天天都往这里跑……”

        一个声音发着牢骚。

        方镜缓缓的走了过来,小声地对凌云天道:

        “大人,你说他会不会……”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凌云天张口打断!

        “住口!大人的心思,岂是你能够猜测的?”

        “是!是!小人知错了。”

        方镜的目光微微闪烁,躬身致歉。

        验尸房内。

        冰窖。

        放置着白秀秀躯体的简易木床旁,辰御天缓缓地蹲下了身子。

        然后,他目中的精芒微微一闪!

        “果然在这里……”他微微一笑。

        公孙和霍元极好奇,也随他蹲下了身子,随即二人的脸上,便是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惊讶。

        只见在木床下方,一个扁平的木匣,紧紧地倒贴着木床的床板。

        这木匣不算太大,即便紧紧贴在床板上,但若是不仔细去看的话,还是很难看出它的存在的。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霍元极伸手将木匣从床板上取了下来。

        原来,木匣的一面涂满了浆糊,再加上处于冰窖之中,才使得木匣牢牢地倒贴住这床板,不至于掉下来。

        “不过,大人你是怎么知道,此物是藏在这里,而不是在韩冷自己家里呢?”

        公孙看了看木匣,沉吟片刻,问道。

        “很简单,其实韩冷在临死之前,已经将此事告诉你我了。”

        微微一笑,辰御天伸手接过了公孙手中的木匣。

        “哦?”

        公孙目中的精芒一闪即逝。

        “大人是指……那个奇怪的手势?”

        “嗯。包括那个手势在内,但那只是整个暗示的一部分。”辰御天点点头。

        “一部分?”

        霍元极惊讶。

        “没错,那个指着地面的手势,只是整个暗示的一部分。整个暗示分为三个部分,另外两部分分别是韩冷自身的尸体以及他最后说出的那两个字。”

        “尸体?还有最后的话?”

        霍元极抱着胳膊陷入了沉思。

        公孙亦是摸着下巴,目中闪过些许沉吟之色。

        “没错。你们仔细回想一下,当时韩冷的尸体倒在地上,用手指着地面,并且说了两个字‘这里’。这种情况,无论是谁,第一眼看到,都一定会觉得他是在说地面下有东西。对吧?”

        “没错。”

        二人点点头。

        “包括我们还有今早那些‘捷足先登’的人,一开始都是这么想的。”

        “但就因为这样,我们忽略了一个很重的事情!”

        辰御天淡淡道。

        “重要的事情?”

        公孙与霍元极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目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疑惑。

        “什么重要的事情?”

        “请你们再仔细回想一下,韩冷被花蝴蝶刺杀之前,曾经说过的话……”

        辰御天提醒二人。

        二人仔细想了想,韩冷被刺之前,似乎正在说……有关于那人幕后黑手的话。

        忽然,他们的目中同时一闪!

        他们想起来了。

        当时韩冷的原话是:“是的,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们,我很清楚他的手段,一旦我说出了他的名字,我就会立刻命丧……”

        “原来如此!”

        公孙恍然大悟!

        辰御天也点了点头。

        “没错,他当时的话语,已经充分说明,他早已知道自己会被那个幕后主使杀害,而以他对那个人的了解,一定也会想到,一旦他死了,他的家一定会遭到搜查。”

        “所以,我以此推断,他很有可能,并没有将东西藏到自己的家里。”

        “有道理!!”

        霍元极极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辰御天则一边继续解释,一边将手中的木匣打开。

        “既然他并没把东西藏在家里,那么显然是我们将他的暗示解错了。于是我重新思考整个暗示,终于让我发现,所谓的暗示,其实要加上他自己的尸体,才算完整。”

        “哦?”

        “其实,整个暗示,加上他自己的尸体,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暗示。而整个暗示解释出来,便是……”

        说着,辰御天指了指白秀秀的尸体。

        “东西在尸体下面!!”

        “这,才是整个暗示的正确解释!!”

        辰御天一言既出,霍元极和公孙顿时睁大了眼睛!

        的确,当时韩冷的那个手指,指的的确是自己尸体下的一块地砖。

        所以,辰御天的这个解法,确实是行得通的。

        至于为什么会通过尸体想到这里,那就更简单了。

        毕竟,东西既然不在他的家里,那也就说明,并不在他自己的尸体之下。

        而他平日里经常活动地方,能够和尸体沾上边的,就只有州衙的验尸房了。

        “不过,大人你是怎么知道东西就藏在白秀秀的尸体床下的?”

        公孙想了半天,也想不通为什么辰御天刚才一进入冰窖,便会直接来到白秀秀的尸体床边,明明这里有很多的尸体啊!

        “这个啊……”

        辰御天笑了笑,略带些无奈。

        “其实我是猜的。因为韩冷会被杀害,完全就是因为在白秀秀的尸体上做了手脚,所以我猜,他如果藏东西的话,应该会将东西藏到白秀秀的尸体下。“

        “所以,你这次算是赌了一把了?”

        “嗯。索性,我这一把,赌对了!”

        说着,辰御天拿起了自己的右手。

        他的手中,拿着几张白纸。

        那正是从发现的木匣子中取出来的。

        公孙结果这些纸,看了一眼,目中顿时闪烁出夺目的光彩。

        “这……这是……白秀秀的真尸格啊!”

        “什么?”

        霍元极吃了一惊,然后凑过来细细观看那几张纸上的内容。

        这的确是一份尸格!

        而且,尸格的姓名一栏,的的确确写着白秀秀三个字!

        最重要的是,在死者死因那一栏,所写死因,并非之前他们看到的被掐死,而是写着这样的几个字:

        “根据死者伤势初步推断,应该是被人从楼梯等地方被人推下来致死。”

        “致命伤则在后脑。”

        看到这样的文字,众人立刻确定,这的确是一份真尸格。并非之前伪造的那些冒牌货。

        “你们看这里!”

        霍元极指着尸格上死亡时间一栏叫道。

        辰御天和公孙顺着他的指向看去。

        只见上面写着六个字。

        当夜酉时左右

        看到这里,辰御天终于明白了。

        原来,除了之前发现的那些手脚,就连尸体的死亡时间,都被做了假。

        而根据这份尸格上的死亡时间来看,死者死亡之时,刘敬言还尚未出门。

        那么他当然不可能是杀人犯了。

        既然如此,凌云天当时,又为何一口咬定就是刘敬言杀了人呢?

        只是因为他捡到的那些属于死者的物品么?

        可若那些东西真的是刘敬言捡来的,那么究竟又是谁,故意拿走了死者的随身物品,丢弃在路上?

        在尸体上做手脚的是韩冷。

        那么从尸体上拿走随身物品的,应该也是他。

        他拿走这些东西之后,应该都交给了那个幕后主使者。

        而此人,又为何非要嫁祸刘敬言呢?

        等等,嫁祸……莫非,杀害白秀秀的真正凶手,其实就是这个幕后黑手……

        他先杀人抛尸,又利用赌债以及公门中人不准赌博这个新条令来要挟韩冷在尸体上做手脚,并将其随身物品取走……

        不,不对,这样说不通!

        辰御天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推理。

        那如果……他是在杀人之后取走了死者的随身物品,而后抛尸荒野,最后在逼迫韩冷在尸体上做手脚,以此来冤枉那个捡到了死者随身物品的冤大头呢?

        可这样一来,现场的那四组男子脚印又该怎么解释?

        总不可能是四个人杀人吧?

        辰御天觉得脑子就像是一团乱麻,完全理不清。

        但就在这时,霍元极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对了,为什么昨夜刺杀韩冷的,会是花蝴蝶呢?”

        “什么意思?”

        公孙不明所以,问道。

        “我的意思是……韩冷涉及到的案子明明是白秀秀遇害案,这个案子,应该和花蝴蝶没有关系才对啊,为什么昨夜花蝴蝶会突然来刺杀韩冷呢?”

        听完,公孙也是一愣!

        对啊!一直以来,花蝴蝶涉及到的案子,都是客乡居那个案子,与白秀秀被杀一事,并无瓜葛。

        可是,为何昨夜她会去杀人呢?

        想着想着,公孙想起了之前白氏兄妹说过的一句话。

        因为之前我们听说,能够给那个杀人凶手提供不在场证明的人被花蝴蝶暗杀了……而且,小妹失踪那一天在客栈里工作的两个跑堂伙计,以及客栈老板都被她暗杀了……所以我们怀疑她和小妹遇害一案有关,所以才会……”

        “白秀秀失踪那一天,正好是二月初五,而客乡居的那些客人会被杀害,也是因为一件发生在二月初五的神秘事件,二者这么巧都发生在二月初五,莫非有什么关联?”

        公孙沉吟。

        “白秀秀一案,经过韩冷之言,可以肯定背后一定有一个幕后主使。”

        “客乡居一事,通过对花蝴蝶的行为分析,也可以肯定,其背后有人指使。否则以她在江湖中的声望,不会做出这种事。”

        “两件案子都有幕后主使,而且都能够调动花蝴蝶执行暗杀任务……”

        “这实在……太巧了些……”

        “莫非……”

        想到这里,公孙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但却又最合情合理的想法。

        而这时,霍元极也是迟疑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这两件案子,会不会原本,就是一件案子啊……”

        他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公孙。

        公孙目光闪烁了许久,但还是未能开口给个答案。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这件案子,可就太有趣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只见辰御天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思考,微笑着看向二人。

        “不过嘛……我也觉得会是这样,毕竟,这两件事,有太多巧合的地方了……我们需要好好调查一下了。”

        听到这话,公孙与霍元极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向他。

        “你打算怎么做?”

        辰御天淡淡一笑。

        “我打算……先回馆驿……”

        “毕竟……此处说话,不是很方便。”

        话落,他微微笑着,走出了冰窖。

        公孙和霍元极对视了一眼,皆是对方目中看到了一丝无奈。

        而后将发现的尸格收好,与霍元极紧跟着他离开……

        刚出验尸房,便见凌云天带着方镜迎面迎了上来。

        “辰大人,您忙完了?”

        “不错。对了,凌大人,韩仵作之事,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不方便告诉你们,还请见谅。”

        “此事无妨。”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不在叨扰凌大人,若是还有什么事,本官会再来府衙请教。先告辞,请!”

        说完,辰御天带着龙卫们离开了。

        凌云天和方镜看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去,心中各有所想。

        “大人,你看这……”

        方镜微微抱了抱拳,对凌云天恭敬道。

        凌云天回头看了一眼验尸房。

        “方主簿。”

        “在。”

        “回头在帮府衙招一名仵作,韩冷亡了,但咱们府衙,总不能没有仵作。”

        “明白。”

        话落,凌云天转身离开。

        临走之时,他似在自嘲一般的说了一句话。

        “似我等这般做卒子的,永远都不要去猜想相帅的心思。只要按部就班的跟着相帅的命令走,这局棋,就可以赢了。”

        话落之时,他人早已不在院子里。

        但方镜却是一下子面若土色,几滴大大的冷汗,从额头渗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6154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