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四 死亡讯息

章三十四 死亡讯息

        韩冷死了。

        他死的很安详,以至于死后,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看着他的笑容,辰御天和白凡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其最后的拜师之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在为韩桐找一个归宿。

        毕竟,他一旦离开,韩桐,便再也没有任何亲人可以依靠了。

        所以,他才会想到这拜师之法。

        借助师徒这一层关系,让公孙代为抚养,这,便是他临终前,为女儿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这一点,公孙也明白。

        而韩桐看着父亲带笑而死的尸体,至今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明明晚饭的时候,爹爹还高兴地与自己在一起吃饭,怎么现在就……

        为什么会这样……

        她喃喃自语间,不断地重复着这个问题,但却没有人能够告诉她,这个问题的答案。

        泪水,再次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已经十四岁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而且,这些年,她跟着父亲,见过了太多的尸体,也见过了太多的人,在尸体前的痛哭流涕。

        所以,对于韩冷刚刚哄她的话,她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是假的。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

        她不想,在父亲的最后时刻,让他伤心难过。

        她想要让父亲,就像当年母亲离开的时候一样,快快乐乐的离去。

        现在,她做到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伤心?

        泪水模糊间,她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些自己曾经在县衙里见过的,在亲属朋友尸体旁痛哭流涕的人。

        原来,自己此刻,也和他们一样!

        原来,失去亲人的滋味,就是这样的!

        “爹爹……”她终于忍不住,趴在韩冷的尸体上,痛哭起来。

        屋内的众人,纷纷叹了口气。

        林韬更是轻轻地站在了她的身后,一言不地望着她。

        对于韩桐,他和屋里的大人们一样,选择不去劝解她。

        他虽然年纪小,但自幼跟着父亲闯荡江湖,懂得了很多东西。

        所以,他知道,这种时候,最好是不要劝解。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哭个够,等她将这股情绪完全泄出来,再去劝解为好。

        否则,反而会收到反效果。

        这个道理,是以前在江湖中游历时,父亲告诉他的。

        那时候,他们刚好遇到了父亲的一位朋友妻子去世了,当时父亲的那位朋友非常伤心,趴在尸体上伤心痛哭、

        而作为他最好的朋友的父亲,则只是站在一旁,平静的看着。

        当时他问父亲,“为什么不去劝劝他,你看他哭得多么伤心啊……”

        当时林刀看着他,反问道:“为什么要去劝他呢?”

        林韬当时就愣了。

        “他哭得那么伤心,爹爹你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啊。”

        林刀笑了笑,然后,就告诉了他一段让他永远铭记于心的话。

        “是啊,我是正因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就更加不能劝解他了。”

        “为什么?”

        “因为有一句话说得好啊,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们男儿,因为这句话,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多么大的失败,都可以忍住泪水,只留血,不流泪!可是,你莫要忘了,这句话还有后半段,‘只是未到伤心处’。那么也就是说,男儿到了伤心至极的时候,也是可以流泪的。”

        “而他现在失去了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伴侣,这本就是伤心至极的事,如果这种时候还不能让他流泪,那么,什么时候才可以呢?或者说,如果你看到了一个人,他明明死了亲人,可他在亲人的目前没有流出一滴眼泪,你会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呢?”

        林韬认真地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会觉得这个人好无情啊!”

        “这就对了。既然一个人没有眼泪会让人觉得无情,那你又为何不让他哭呢?况且,现在是他最伤心的时候,也是最应该用泪水来泄情绪的时候,我如果这个时候劝他别哭,那就不是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情了。劝,可以,但必须要在他泄过后才有效,你明白了么?”

        “嗯嗯,爹爹,我明白了。”

        看着眼前的韩桐,林韬在心中用力的点了点头。

        辰御天同样看着韩桐,叹了口气。

        但,就在他从韩桐身上收回目光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然后,他目中的精芒一闪即逝,视线,看向了韩冷的右手。

        只见其右手的四根手指,纷纷收拢着,只有一根食指,指着地面。

        “这是……“看到这个手势,他的脑海中顿时灵光一闪!

        “难道……”联想起韩冷临终前留下的最后两个字,他想到了一些事情。

        “难道……这下面,有东西?”辰御天死死盯着脚下的地砖,沉吟起来。

        就在这时,霍元极和林刀回来了。

        看到趴在父亲尸体上哭得很伤心的韩桐,二人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辰御天将二人叫出屋子,问道:“又被她跑了?”

        霍元极略带歉意地点了点头,“抱歉,辰兄,这次是我大意了。不过,说起来,这次的花蝴蝶,有些奇怪。”

        “哦?什么地方奇怪了?”辰御天问道。

        霍元极将方才生在院子里的战斗详细的说了一遍,听到花蝴蝶突然收手这一节,辰御天也不由吃了一惊。

        “你是说……他那一招明明能够杀死你,却故意让收手饶了你一命?”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的确如此。”霍元极点了点头。

        听罢,辰御天忽然开心的笑了。

        “原来如此啊……看来这个花蝴蝶与你熟识啊……”

        “我怎么可能和那样的人熟识呢……辰兄你不要打趣我了。”霍元极摇了摇头。

        但辰御天却是凝重摇头道:“不,我没有说笑。你想想,花蝴蝶收手,有没有故意放你一马的嫌疑?”

        霍元极想了想,点了点头,“我不能完全断定他是否真的有,不过据我猜测,应该是有的。”

        “那既然如此,你觉得什么样的人会在这种生死战斗之中放你一马?”辰御天又问道。

        “朋友或者亲人……”霍元极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一定是你认识的人,没有人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留手。”辰御天道。

        霍元极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如果素昧平生,那么断然是没有放自己一马的道理的,尤其是在这种明显是生死战斗之中。

        可是,若真是自己熟识之人,那为什么自己会对此人毫无印象呢?

        “白秀水说过,花蝴蝶是个女子,你想想有没有哪个你认识的女子与她相似?”辰御天提醒。

        霍元极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也知道,我的朋友遍及江湖,虽然我记住名字的人不算太多,但江湖中和我一起喝过酒的朋友实在是太多,就是女子也有不少,我怎么可能记得?”

        辰御天无奈。

        “那就没有办法了……”

        “罢了,花蝴蝶之事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当务之急,怕是要先看看韩冷留给我们的最后提示,究竟有什么样的线索在里面!”

        听到这里,霍元极惊讶,“哦?他死前留下了提示?”

        辰御天指了指韩冷尸体的右手。

        看到那只右手的姿势,霍元极与林刀目中的精芒顿时一闪而过!

        “莫非……他是在说地面下有问题?”霍元极摸着下巴想了想,猜测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应该没错。他死之前,曾经对我说了两个字。这里……”

        “这里……那配合上他的这个手势,应该就是想要告诉我们,地底下有古怪!!”

        林刀罕见地开口。

        “此事倒也简单,一会儿将尸搬走,我们仔细查看一下就知道了。”

        一炷香后。

        韩桐终于哭累了,趴在韩冷冰冷的尸体上睡着了。

        林韬去给她盖衣服的时候,依稀听到她在说着梦话:“爹爹,桐桐不要你走……”

        众人再度叹了口气。

        公孙将自己新收下的学生抱到一边的床上,霍元极和林刀二人则合力将韩冷的尸体搬离了原地。

        辰御天看着韩冷死前用手指指着的地砖,眉头一皱。

        下一刻,他猛然出掌,直接将这块地砖,从地面上撬了起来。

        然而地砖之下,什么都没有。

        看着地砖下露出土色的地面,辰御天再度皱了皱眉头。

        怎么会没有呢?难道说那个手势,并不是特地的指某块地砖,而是一个泛指?

        若如此,那么也就是说每一块地砖下,都有可能隐藏着秘密?

        看着房间内铺设地密密麻麻的地砖,辰御天微微有些无语。

        这么多砖,一块一块地翻,得翻到什么时候去?

        思虑良久,他还是决定明天再来好了。

        毕竟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而且明天来的时候,正好可以带上出巡时天子委派下来的那两支龙卫精锐过来帮忙。

        毕竟,这些家伙这些天委实有些太闲了。

        明明是护卫他们出巡的,结果到了幽州以后,自己等人每天忙忙碌碌的查这查那,而这些家伙倒是轻松地很。

        不过,这也怪自己。

        毕竟以前查案身边都只有这些朋友们帮忙,如今手中虽然多了两支五十多人的护卫,却还是习惯在查案子的时候之调动身边这些以往便跟着查案的朋友。

        这个习惯不好,得改!

        嗯,必须得改!

        ……

        翌日。

        当辰御天、公孙以及霍元极带着龙卫们来到韩冷家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幕让他们吃惊无比的景象!

        只见昨夜还井然有序的房间,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

        桌椅、床、柜子、包括书架,此刻几乎都是翻倒在地,书架上的书散落的到处都是,桌子上唯一的一套茶具也摔得粉碎,残渣遍地。

        更触目惊心的是,整间房子的地砖,几乎全部都被翻开,甚至就连地砖之下的地面,都被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

        这,根本就是掘地三尺啊!

        简直比洗劫还要可怖!

        辰御天看到此情此景,顿时心中一沉!

        “不好,难道被人捷足先登了?”

        公孙和霍元极也是心头一凉,若真的被对方捷足先登,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三人在龙卫的陪同下,在屋内四处搜查。

        但结果,却是没有丝毫现。

        毕竟,这个地方已经被掘地三尺,若真有什么东西藏在地下,恐怕也早已被那些洗劫此处的人拿走了。

        辰御天的面色越来越阴沉。

        他也感觉似乎有些不妙。

        也许,东西真的已经被人拿走了也说不定……

        但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忽然一闪,脑海中浮现出了昨夜韩冷遇刺之前,说过的几句话。

        “是的,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们,我很清楚他的手段,一旦我说出了他的名字,我就会立刻命丧……”

        “他想说的话,应该是命丧九泉……也就是说,他当时就已经知道,自己若是说出了那名幕后主使的身份,就会被杀……只是没想到,他还没有说出那人的身份,便先遭到了毒手……”

        “那么既然他知道对方随时都会杀他,那么他还有可能,将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自己的家里面么?”

        他沉吟片刻,旋即摇了摇头。

        “应该不可能!他应该知道,如果自己一旦死亡,那么自己家里,一定会是第一个被搜查的目标。”

        “那么东西会在哪里呢?”

        “他昨夜留下的那两个字以及那个手势,难道还有其他的意义?”

        辰御天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此刻,他所站立的位置,正是昨夜韩冷尸体倒下的地方!

        “尸体倒下的位置……这里……尸体的位置……”辰御天喃喃中,脑海不断重复着韩冷尸体倒地时的画面,他临死前所说出的那两个字以及右手那个奇怪的手势。

        “等一下,难道说……”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蹲下了身子,仔细端详这这块躺过尸体的地方。

        忽然,他目中精芒一闪而过,整个人变得亢奋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东西,此刻应该还在那个地方才对!”

        他笑了笑,站起身来,对屋子里的龙卫们布命令。

        “走,我们去州衙!!我已经知道,那个东西,究竟藏在什么地方了!”

        ……

        大家不妨也猜一猜,为什么辰辰他们要去州衙吧?...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714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