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 女儿身

章三十 女儿身

        花蝴蝶竟然没有趁机离开,此事大大出乎了辰御天的预料。

        他本以为花蝴蝶早已趁着释洞机与霍元极战斗的机会远离了此地,却没想到,他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还敢留在这里。

        叶弘此刻也发现了酒楼内的气机。

        察觉到的一刻,他的目中顿时闪过了一丝别有意味的神色,随即对着凌冰和释洞机使了个眼色。

        释洞机虽然与叶弘不和,但对于大局与私利还是分的清的。得到叶弘的示意后,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猛然抬掌,沉声低喝。

        “什么人鬼鬼祟祟,给我出来!”

        伴随着一道高喝,释洞机沉气按掌,一掌,隔空拍向酒楼。

        无匹内力于这一瞬间轰然爆发,化作一道威势绝伦的掌印,夹带风雷之声,向着那酒楼轰轰而来。

        掌风未至,但其中泄露而出的丝丝劲力,已然让那座酒楼变得摇摇欲坠,这一掌,若真的被轰上去,恐怕整座酒楼,都将不保。

        “不妙!”

        辰御天心下一沉,脚掌一跺地面,一个翻身来到酒楼之前,随即九劫云龙闪现,一道迅如闪电的寒芒掠入虚空,白光闪过,掌印已然被一分为二。

        “轰……”轰轰之响不绝于耳,回荡八方,被一分为二的掌印顷刻间寸寸崩碎湮灭,掀起一股无匹劲风,肆虐天地。

        但好在酒楼无恙。

        且,就在辰御天出手的同时,那酒楼之中,突然有一个人从其中窜出,没有丝毫犹豫地直接离去。

        看到此人,叶弘怔了一下,旋即目中的精芒一闪而逝。那个人,他看的分明,无论是衣着还是自身气机,都与花蝴蝶,分毫不差!

        “休走!”他大喝一声,欲追,却被雪天寒横剑拦住。

        另一边,凌冰与释洞机也被凌妙音,武动天二人再次阻拦,眼看激战再度爆发,却见……在那酒楼旁边的黑暗角落里,竟又有两道人影忽然出现,追击花蝴蝶而去。

        虽然这两人只是出现了一霎,但依旧未能逃过在场众人的眼睛,那是两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观其装束,应该不属于双方中的任何一方。

        竟然还有第三路人马在抓花蝴蝶?

        一时间双方众人皆是有些愣神,然而就在此时,叶弘忽然目光一闪,拉着释洞机与凌冰,化作残影消失不见。

        “好机会,追!”

        见状,辰御天心中猛然一沉,“不好,不能让他们抓到花蝴蝶,追!”

        话落,他直接一步踏出化作残影,向着花蝴蝶所逃方向急急追去,其余众人也纷纷施展轻功紧随而去,霍元极更是一把拉着林霏霏,同时化光而去。

        然而,等他们与叶弘众人一同抵达另一条街时,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副景象。

        只见整条街道都弥漫着浓浓的白烟,那两个最先追去的黑衣蒙面人也完全被这浓浓的烟雾笼罩,辰御天放眼望去,只见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显然,此情此景,应该是烟雾弹造成的。看来,花蝴蝶应该已经不在此处了……

        “武兄,就看你的了”辰御天淡淡开口,只见武动天轻轻一笑,随意一拳轰出,无匹拳风席卷间,浓烟尽数被吹散。

        雾散一刻,两个黑衣蒙面人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他们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花蝴蝶的确已经不在这里了。

        见状,释洞机眉头一皱,叶弘同样面带阴沉,再度化影离去,“追!”

        释洞机不善地看了一眼霍元极,与凌冰同样紧随叶弘离去。

        武动天本来还想追,却被辰御天伸手拦了下来,“不用追了,他们应该抓不到花蝴蝶了……”

        闻言,众人皆是一愣。

        “为何?你怎么知道他们抓不到他了?”武动天疑惑道。

        辰御天淡淡一笑,随即一指地面“答案很简单,喏,那不就是了么。”

        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那两个黑衣人昏倒的位置的不远处,散乱地扔着一些东西。

        众人定睛细看,发现那些散乱扔着的东西竟然都是一些衣服鞋子和面具,而且……这些衣物无论颜色还是样式,都与花蝴蝶的装扮一模一样。

        “这是……花蝴蝶的装扮?”公孙道。

        辰御天凝重地点了点头,“我想,他可能是知道自己的身上被下了千里香,所以才会把装扮都脱在这里,如此一来不但能够摆脱千里香的问题,还能逃脱叶弘他们的圈套。可谓一举两得啊!”

        公孙点了点头,“的确。毕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身份,一旦他脱下了伪装,就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可是,此刻毕竟是深夜,街上几乎空无一人,就算他脱掉了伪装,也不一定就能够瞒得过叶弘他们吧?”

        辰御天微微一笑,“但是先生觉得,叶弘他们没有了千里香,还能够追踪到花蝴蝶的行踪么?”

        公孙想了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应该不行。”

        “所以说……他们不可能找得到花蝴蝶了……那个家伙,至少暂时安全了……”辰御天目中的奇异之芒一闪即逝,隐隐蕴含着一丝无奈。

        “接下里,就要看看能不能从这两个人的口中,问出些什么了……”他的视线微微下移了一些,停留在了躺在地上依旧昏迷不醒的黑衣人身上。

        此二人突然出现,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为了何种目的,要抓花蝴蝶呢?辰御天和公孙微微沉吟,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其中,就有着他们需要的信息……

        雪天寒静静地打量着两个昏迷不醒的黑衣人,忽然间,他神色一动,目中的精芒微微流转。

        总觉得这两个人的身影好熟悉……雪天寒带着疑惑,轻轻揭开了蒙面人脸上的蒙面布,然后,两张熟悉的脸庞,顿时映入众人眼帘!

        “怎么……会是他们?”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

        辰御天亦是相同的想法。

        他看着眼前那两张熟悉的脸,微微抚额苦笑。

        眼前二人,其模样,分明就是死者白秀秀的兄长与姐姐,白凌言的那一对儿女——白秀山、白秀水。

        ……

        暗夜之中,长街之上,叶弘、释洞机、凌冰三人施展绝顶轻功,势要找到再度脱逃的花蝴蝶。但,三人追了几条街,却都不见其踪影。

        “我等已经找了五条街,都没找到那杀手的踪迹,恐怕,我等已经追丢了。”凌冰漠然道。

        闻言,释洞机面色一变,看向叶弘。

        只见叶弘面色微沉,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再度放出了一只金色飞虫。

        看到这金色飞虫,释洞机目光的精芒顿时一闪而逝。

        是啊……怎么就忘了还有千里香这一招了呢……

        只见那金色的飞虫在空中转悠了几圈之后,忽然向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三人见状,皆是眼睛一亮,随即展开各自轻功,紧紧跟着飞虫而去。

        不消片刻,他们来到了之前烟雾弹爆炸过的街道上。

        此时辰御天等人早已离开,街道上除了冷冷的夜风以及之前战斗留下的一些痕迹之外,别无他物。

        然而飞虫在飞到这里后,便不肯再往前飞,而是不停地在虚空中打转,似迷失方向一般。

        见状,叶弘的面色更加阴沉了。

        千里香是一种对于飞虫而言极为猛烈的香气,尤其是这种金色飞虫,几乎只要闻到一丝,无论香气浓烈黯淡,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香气的源头。

        而眼下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解释。

        那就是这处地方,到处都是千里香的香气!

        可是,如果花蝴蝶只是在此处停留过较长的时间的话,那么留下的香气也应该凝聚在一处地方才对,不应该像这样到处都是啊。

        除非……花蝴蝶并不是在此停留了较长时间,而是将他身上的装扮,全部都脱了下来散落在此地,唯有如此,此地的千里香香气才会这般的散。

        想到此处,叶弘沉着脸将飞虫收了起来。

        既然对方已经将沾着千里香的衣物都脱下了,那么此虫,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了。

        看到叶弘将飞虫收了起来,释洞机的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这个举动……预示着我们彻底追丢了,计划彻底失败了,对么?”

        叶弘淡淡点了点头,“是的。你猜的没有错。”

        听到这话,释洞机的面色顿时变了。

        “你之前不是还说这次的计划万无一失的么?怎么会追丢了呢?这下,我看你如何向九祖大人交代!”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怒,看看面色平静无波叶弘,质问道。

        叶弘平静地摇了摇头,“计划,毕竟只是计划,实际情况中的发生的变故,任何一个的计划,都不可能完美的将这些变故全部算到。况且,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失败,九祖大人要看到的不是我们的计划成功与否,而是我们最终能不能拿到封龙族的精血,所以,这次的失败,我们还不用想九祖大人交代什么。”

        “哼!歪理邪说!”释洞机冷哼一声,随即离去,“既然如此,那我希望,你在下一次的计划可以成功,就像你说的,九祖大人要看到结果!”

        最后一个字落下后,他的身影早已消失。

        “我也先回去了。请!”凌冰留下短短一句话,同样离开了。

        长街之上,唯有叶弘一人,立在冷风中,微微沉吟。

        “但,花蝴蝶究竟是怎么知道,他的衣服上撒着千里香的呢?那香,人应该是闻不到的才对?且我在这一路追击中,也从未提过千里香之事,辰御天他们也一样,如此,也不可能是在隐匿行踪时偷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那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

        思来想去,都找不到答案,叶弘索性先压下心头的疑问,抬头看了看月色,此时四更已过,天色将白,竟是已近黎明时分。

        “罢了,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先回客栈!”说完,他转身踱步,离开了……

        ……

        馆驿内,白氏兄妹依旧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

        公孙替二人诊了诊脉,道:“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被花蝴蝶以大力击昏,睡上一会儿就好了。”

        “这就好。这就好。”听到他这话,白凡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方才众人带着昏迷的二人回来,听过事情的经过之后,他还以为他们在那浓烟里中了什么毒,担心的要命,此刻才放下心来。

        接着,他四处看了看,却发现霍元极并不在,于是问道:“对了,霍兄去哪里了?”

        辰御天笑了笑,“哦……他呀,在房间里陪着林小姐呢。”

        “林小姐?”白凡好奇。

        “就是流枫楼的那位女厨神林霏霏,我们在半路上偶然遇到了她……”说着,凌妙音将如何遇到林霏霏以及叶弘等人认错人一事详细地给白凡讲了一遍。

        听罢,白凡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与此同时,在霍元极的房间内……

        “喏,给你。”霍元极从门外走进了房间,将一杯刚刚泡好的姜茶端给林霏霏。

        林霏霏坐在烛火下,烛光映照着她的俏脸更显绯红,只见她轻轻伸出玉手接过了姜茶,低声细语地对霍元极说了一句,“多谢。”

        “无须客气。不过,你怎么会深更半夜的一个人在街上走呢?这样很危险的,尤其是对于你这样不会武动的女子而言。”霍元极轻轻摆了摆手,随即问道。

        “我……我睡不着,所以就像出来走走,没想到居然就遇上了那几个人。”林霏霏轻轻喝了一口姜茶,在茶杯中热气的烘托下,她的脸更红了。

        “哦……原来如此。”霍元极点点头,看着林霏霏喝茶。

        也不知是烛光的映照还是热气烘托,少女的脸更加的红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白氏兄妹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而苏醒后的他们,给九龙府众人,带来了以及一个足以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消息!

        “你说什么?”辰御天看着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白秀水,满目震惊,甚至于让他一下子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如果不是刚才白秀水的声音还算洪亮,他差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其余众人亦是如此!

        所有人,此刻都是惊讶万分地看着白秀水,因为就在刚才,她告诉了众人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实。

        “不错!你们没有听错,那花蝴蝶,那个天下闻名的杀手,她是一个女子!如假包换的女儿身!”...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3527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