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九 找错人

章二十九 找错人

        对于万金赌坊而言,夜晚,是最美妙的时刻,因为每到夜晚,赌坊内的赌客便会剧增,而这,意味着赌坊的收益,将会更好。

        因此,夜晚的万金赌坊,往往是最热闹的,无论是多么糟糕的夜晚,也不会影响丝毫。

        今晚,亦是如此。

        赌坊的大门敞开,其内一如往常般灯火通明,赌客们赌博之时发出的各种嘈杂之声,也同样依旧。

        韩仵作小心翼翼的从长街走来,行到门口时,更是谨慎的四处张望了一番,确认四下无人后,这才走进了赌坊。

        但,就在他走进赌坊没有多久后,万金赌坊的屋顶上,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是一个粉衣少女,她站在屋顶上,盯着万金赌坊前方的长街,若有所思。

        “身为公职人员,居然偷偷摸摸来赌坊赌博?莫非这韩仵作,真的有问题?”少女喃喃中,一道月光照耀而下,恰好照在了她的脸上。

        此女,分明就是唐凤玲!

        “可恶的辰御天,别人都去抓花蝴蝶和叶弘去了,偏偏只有我被派来跟踪此人,真真太不公平!”少女恨恨地向着,目光不由自主的往不远处的长街望去。

        与此同时,在方镜住宅的屋顶上,天影看着百无聊赖地看着刚刚从乌云中解放出来的新月,轻轻叹了口气。

        在他下方的宅子里,方镜已经呼呼大睡了。

        “要我来监视此人,可是他这几天除了去州衙便是在家,根本没有丝毫反常的举动出现……真不知道府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喃喃自语中,目光飘向不远处的地方。

        “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抓住花蝴蝶呢?”

        ……

        最难解的心思,最难料的来人。长街尽头,叶弘、释洞机、凌冰三人找上林霏霏,不为其他,只为擒拿血色蝴蝶!

        “花蝴蝶,那是何人?”林霏霏眼中迷茫。

        “花蝴蝶就是你!”释洞机一指林霏霏,嘴角带笑,但语气却是冷冽非常,杀气森森。

        “我?我几时成改了名字,怎么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呢?”林霏霏目中的疑惑之芒一闪而逝,大眼睛转了转,笑道。

        “还想狡辩?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公子来揭破你的真面目吧!花蝴蝶!”释洞机微微冷笑了一下,“首先,那花蝴蝶是从这个方向逃逸的,而我等一路追来,却只在这长街之上看到了你一人。试问你一个女子,为何会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还不是因为你便是我们追踪的花蝴蝶!”

        “哦?”林霏霏目光一闪。

        “你一定是因为我们追踪追的急,故而没有办法只好脱掉了扮作花蝴蝶的那一套伪装,改用自己的真实面目。毕竟,江湖只知道杀手花蝴蝶,却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正面目,甚至,就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想要以此来蒙骗我们,对吧?但,很可惜,你的打算已经被我看破了。”

        释洞机自信一笑,目中厉芒一闪!

        林霏霏轻轻拍了拍手,笑道:“你的想象力的确很丰富,但很可惜,我必须告诉你,你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什么杀手,我只是一个厨娘罢了。至于我为何三更半夜出现在这里,我只能告诉你,我只是因为睡不着,故而出来散散心而已。”

        “哦?原来你的隐藏身份,是一个厨娘啊!”释洞机一笑,面色更显阴沉。

        林霏霏无奈。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都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自己不是他找的人了!为什么还这么固执己见?而且感觉,他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一样啊!

        “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你们,找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们口中的杀手,我只是一个厨娘。”林霏霏有些生气了。

        释洞机点点头,认真道:“我知道,你的隐藏身份是一个厨娘,此事我已经知道了。”

        林霏霏彻底无语。

        跟此人说话,怎么感觉就是在对牛弹琴呢?

        叶弘看着林霏霏,微微沉吟。

        初见林霏霏时,他和释洞机的想法相同,也认为眼前此女,便是花蝴蝶。

        毕竟,诚如释洞机所言,江湖中人,的的确确从未有人见过花蝴蝶的真面目,对其性别,也并不清楚。所以也不能排除那花蝴蝶,原本就是一名女子的可能性。

        而释洞机说的那种方法,也却是算得上是一种良策,若是花蝴蝶真的被逼急了,采取这样的方法,倒也不奇怪。

        毕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可是,在与林霏霏交谈之后,他开始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怀疑。因为眼前此女的表现,无论从什么地方来看,都与那传说中的杀手花蝴蝶有些不符合。

        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此女是花蝴蝶的可能。因为这一切,也可能是花蝴蝶故意装出来的。

        可,若眼前的林霏霏真的不是那个花蝴蝶的话,那么他们在此耽误的时间越长,真正的花蝴蝶逃离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必须尽快确认此女是否就是花蝴蝶!可,该怎么做呢?

        叶弘目中的精芒微微一闪,心中有了决定。

        下一刻,他抬起右手,掌蕴浩元,不等林霏霏反应,便是突然一掌,偷袭而来。

        林霏霏猝不及防,身形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目中闪过一丝丝惊恐,更是眼看着叶弘的掌印越发逼近,双腿一软,竟是跌坐在地。

        “救……救命啊……”她坐在地上,大声求救,看向叶弘逼近的目光蕴含着无限的惊恐,仿佛这一刻,他已不再是人,而是一个死神,一个随时能带走自己生命的死神!

        “救命……救命啊……”

        呼救声接连不断地响起,她的身子不住颤抖,目中的恐惧之色,也更加浓重。

        然而叶弘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眼看其右手手掌就要轰击在林霏霏的身上,远处突来一道红刀光,带着无匹霸烈的杀气,怒斩而来!

        眼见刀光来势凶猛,叶弘不得不收手暴退。

        “哼!堂堂覆天教,居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下如此重手,叶弘,你真是好样的啊!”

        伴随着刀光劈来,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远远传来,紧接着,就见一个红衣人蓦然出现在林霏霏面前,手中握一柄火红战刀,对着叶弘三人,杀机相向!

        突然得救的林霏霏,看着突然出现的高大背影,身子蓦然一震!

        这个背影,她太熟悉了。

        “你没事吧?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伤害你。”红衣人回头对她微微一笑,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林霏霏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无比安心的感觉。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只要他在,自己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嗯,我没事。”她轻轻点了头,面色微微有些羞红。

        “那就好!”霍元极轻轻点点头,旋即目光一寒,看向叶弘三人,“叶弘,我本来以为,你虽然奸诈,但好歹还算得上是一个枭雄,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连这样一个柔弱女子都要下如此毒手,简直令人不齿!恶心!”

        “难道说……你加入了覆天教后,所学会的就是这种不要脸的行为?还是说,你们覆天教之人,都是这般不要脸之人?”霍元极看着叶弘,脸上满是讥讽。

        “住口!”

        话落,叶弘尚未回话,便听释洞机冷声开口,看向霍元极的目中,满是杀意。

        “居然如此损毁圣教名誉,该杀!!”话落间,释洞机右手悍然出招,无匹内力凝聚掌心,向着霍元极一掌杀来,掌风过处,隐带风雷之声。

        “来得好!”霍元极眼中战意磅礴,手中的长刀蓦起一道暗云,夹带无匹杀势,迎向释洞机。

        叮……

        刀掌轻触,发出的却是却是清脆至极的金铁之声,霍元极忽然感到对方掌心中生出一股庞大斥力,将自己的刀锋狠狠推了出去……

        倒退数步,霍元极稳定身形,目中的神色凝重起来。

        抛开其他不谈,光是这释洞机的内力修为,就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劲敌了。

        “不错嘛……”霍元极轻轻一笑,目中的战意越发强烈,旋即脚下一个错步,身形一转,旋刀一劈!

        “再接我一刀试试!”

        刀出,若一道火幕突然横亘于天地之间,虚空之中的空气迅速燃烧,转眼间已形成熊熊大火,向着释洞机蔓延而来。

        刀未至,但火焰形成的热浪,已经扑面而来。

        释洞机不敢大意,第一时间运转护体罡气防护己身,同时右手微微抬起,黑金古扇出现在其手中,他张开古扇对着前方的熊熊烈火,便是一扇!

        这一扇之下,火势的蔓延方向陡然转变,竟是向着霍元极所在的方向迅速而来。

        霍元极惊讶,连忙再度斩出一刀,火焰刀光直接与火幕在虚空碰撞,之后,惊天动地的巨响,轰然响起!

        轰……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刺眼的火光轰然炸开,将这漆黑一片的夜晚霎时间变得亮如白昼,灼热的火浪从爆炸中心卷动八方,长街的地面青砖,顷刻间化作飞灰。

        在火浪劲风作用下,释洞机一连暴退数十步,方才勉强稳住身形,感受着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翻涌不休的气血,他的目光,首次出现了凝重。

        “不愧是天下第一等内力之中的火極内力,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霍元极擦去嘴角的血迹,笑了笑,“过奖过奖,不知你,还能再接我一刀么?”

        方才的碰撞中,他不但被热浪劲风逼得后退,更是在爆炸的冲击之下,口吐鲜血。

        按理来说,他的伤势,比释洞机要重得多,但,他却是在这种时刻,再度说出了这种明显带着挑衅之意的话语。

        释洞机目中的杀意更加浓烈!

        他一向视覆天教如自己家一般,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毁损或者玷污它的名誉。凡是敢这么做的人,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而霍元极,却恰恰犯了这条禁忌。

        所以,在他说出那些毁损覆天教名誉的话后,在释洞机的心中,他,已经与死人无异了。

        而现在,这个“死人”又一再地挑衅自己,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释洞机冷冷一笑,手中的黑金古扇光芒一闪,竟是化作了一柄锋利长剑。

        下一刻,他一步踏出,手中之剑,毫无花哨的刺向霍元极……

        “哈哈……来吧!”霍元极大笑一声,目中的战意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一股常人无法忍受的可怕热浪,蓦然从其身上爆发开来。

        但,就在这时,虚空中却是突然有冰雪降临,片片雪花落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锋利剑痕!

        凌冰惊讶万分地看着这些雪花,“这……是剑气?雪花一般的剑气?”

        正诧异间,倏然,一道寒冰剑气乍现虚空,以绝对的速度,向着释洞机激射而去!

        唰……剑气势若奔雷,就几乎是眨眼之间,已然与释洞机手中的长剑,碰在了一起!

        叮……

        释洞机的剑招,看似毫无特殊,但在与那寒冰剑气相交的一刹那,那就连火焰都可以冻结的可怕寒气,竟是没有对其手中的长剑造成半点伤害,甚至只是在接触的刹那,便是轰然破碎开来。

        但尽管如此,释洞机的攻势,还是被打断了。

        只见他持剑而立,傲视前方,“冰极内力果然也是名不虚传!冰天雪剑,不愧为冰王高徒,这一手以剑化雪的隐匿之术,果然高明!”

        他话落一刻,只见漫天雪花骤然倒卷,风雪弥漫间,一道人影渐渐出现在霍元极身前,白衣长剑,漠然而立,正是冰天雪剑无疑。

        “好了,叶弘,我知道你刚刚出手不过是为试探那女子的武动,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吧?”

        随着雪天寒的现身,辰御天、武动天、公孙、凌妙音以及公孙等人也纷纷从黑暗中缓步走出来,辰御天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叶弘,缓缓说道。

        叶弘沉吟不语。

        如辰御天所言,他方才之举,的确是想要试探一下眼前女子是否有武功,因为凡是习武之人,只要遭遇突然的偷袭,便一定会会下意识的催动内力防御。

        这是本能意识,是以无论一个人的心智有多么可怕,在突然遭遇到这种情况后,也难以避免。

        可方才,林霏霏完全没有这么做,由此可以断定,她应该是不会武动的。那么自然,她应该也不可能是花蝴蝶了。

        毕竟,真正的花蝴蝶是会武动的。

        然而,就在这时,辰御天蓦然眉头一皱,看向一旁的一间已经打烊了的酒楼。

        就在刚才,他隐约感觉到了一丝气机,从那酒楼内,传了出来。

        那气机,他很熟悉。

        因为,刚才,他还亲自感受过一道一模一样的气息,就在叶弘与花蝴蝶交手的时刻。

        是的,这一丝气机,经辰御天判断,应该是,属于花蝴蝶的!

        他居然没有趁机逃离!

        辰御天深深皱起了眉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352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