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八 长街激战

章二十八 长街激战

        最难解的困局,最难料的变故。长街之上,随着花蝴蝶一指虚空,一股浩然之力瞬间席卷整片天地,所过之处,天地万物,皆为之一凝!

        时间,在这一刻,似被静止!

        花蝴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不住的从他的额头低落下来,显然,施展这样的武学,对于他的内力损耗极大。

        抬头看了一眼被封绝了时间而一动不动保持着之前姿势的叶弘,他直接转身,离开了此地。

        因为他很清楚,封绝时间这一式武学,虽然可怕,但效果最多只能持续十息,他必须要趁着这点时间逃出去,逃出这个,为自己设下的埋伏圈。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绝对的安全。

        是以,他使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着远方逃去。

        而,长街之上,叶弘的身影,依旧被静止着,保持着封绝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纹丝不动。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一息……两息……八息……九息……

        十息!!

        第十息一到,整片天地,顿时如被打破的玻璃一般,发出一声怪异至极的响动,随即那些被静止了时间的事物,终于又再次恢复了活动。

        叶弘亦是如此!

        此时,他面色阴沉地站在长街上,看着远方。

        两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屏气凝神,看着叶弘。

        “没想到他竟然连时间也能够封绝,这次可真是失算了……”叶弘眼芒注视这虚空的尽头,缓缓摇了摇头。

        “你之前不是还保证万无一失么?怎么会失算了?若这次真的让他跑了,我看你如何向九祖大人交代!”释洞机埋怨道。

        叶弘微微一笑,“你不要着急,我的确是没有算到他可以封绝时间,但还是算过他逃掉的可能性的……因此,在之前与他交锋之时,我已经在他的衣服上洒下了千里香,他,跑不了的。”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打开盖子后,一只金色的飞虫从中飞出。

        看到此物,释洞机和那冰山女子,皆是眼睛一亮!

        千里香,并非如其名字一般,香气可弥漫千里不散,事实上,这是一种很特别的香,这种香,人闻不到,但虫子可以。

        因此,这千里香,便常常被暗中洒在人的衣服上,做追踪之用。

        只见那飞虫从瓶口飞出之后,先是在空中转悠了一阵,很快便调整了方向,向着其中一个方向,急速飞出。

        看到这一幕,三人心中一喜!

        “追!!”

        释洞机、冰山女子相互对视一眼,脚下一动,便是欲追着那金色飞虫而去。

        但,就在此时,突来数道剑光,织成杀网,阻拦了三人的去路。

        “谁?”释洞机冷喝一声,掌中浩元饱提,抬手间,袭来的剑光纷纷溃散湮灭。

        那冰山一般的女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双手挥动间,一道道冰蓝掌印出现,将来临的剑光纷纷击碎。

        “释兄,叶弘,好久不见!”一道朗笑蓦然传来,伴随着满天的剑光,几道人影从四周的暗黑角落中走出,正是九龙府一行人。

        “辰御天!”看到这些人,释洞机和叶弘惊讶万分,似是在惊诧,他们的出现……

        辰御天微微一笑。

        早在花蝴蝶还未现身时,九龙府众人已经提前来到了此处,且为了防止被叶弘等人的灵觉发现,他们特地将各自的气机收敛到微不可察,而后各自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躲了起来,等着好戏开场。

        原本,在叶弘暴露真实实力,花蝴蝶落入下风之时,众人便打算出手救援,谁知花蝴蝶竟然施展封绝,将时间封绝了十息,众人也因此,被生生静止了十息,知道封绝解开,才恢复了自由。

        霍元极和武动天本打算直接去寻找逃走的花蝴蝶的行踪,但是辰御天却告诉他们,若是自己去寻找,不清楚对方从哪个方向逃跑尚且不论,就是她到底跑了多少里路程,也不太清楚。

        而且,他也不相信,凭借叶弘的心机,会想不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果不其然,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叶弘便是说出了自己在花蝴蝶衣物上洒下了千里香的事情。

        然后,他们就顺理成章的出手了。

        “怎么了二位?莫非只是过了个年,你们就不认识在下了?”看着叶弘和释洞机两张惊讶地脸庞,辰御天淡淡一笑。

        释洞机神色微微一变,看着辰御天,心中杀机浮现!

        叶弘同样面色阴沉,他知道对方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备而来,只是,他们的目标,究竟是自己,还是那个逃走的花蝴蝶?

        “你想做什么?”他双目阴沉,开口问道。

        “你觉得呢?”辰御天淡淡一笑,脸上浮现出一抹别有深意地笑容。

        看到这笑容,叶弘的面色便是陡然一变!

        “你……你果然是想要阻拦我们!”他长剑斜指辰御天,面色越发的阴沉,冷冽的双目中,有一抹杀机一闪而逝。

        辰御天缓缓收起笑容,目中同样有着冷芒乍现,“答对了!我们又怎么可能真的让封龙族后裔落入你们覆天教的手中呢?关于此事,我劝你们还是尽早放弃吧!”

        “哼!痴人说梦!”闻言,释洞机冷哼一声,双脚微微分开,一掌轰向辰御天!

        “既然你们执意阻拦,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到底有几分能耐!”话落间,虚空中的手掌凝聚起无匹内力,带着一股风雷之势,轰然袭来!

        见状,辰御天目光依旧,但就在这浩然一掌即将临近其周身三尺范围之时,一道人影,蓦然出现在身前,随即抬起右拳,凝聚霸烈拳势,迎向了释洞机。

        这出现在辰御天面前之人,正是武动天!

        轰……

        拳掌相接,虚空中蓦然生出一股旋风,一股诡异的吸力从其中散发开来,卷动着周遭的尘土,漫天飞扬,席卷八方而去……

        同时,两道身影齐齐向后暴退。

        武动天脚掌在地上猛然踏出数步,方才勉强稳住了暴退的身形,强行压下体内因为刚才的碰撞而翻涌不休的气血,他看向释洞机的目光,也微微出现了一丝变化。

        释洞机此人,从一开始给他的印象,便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虽然他知道此人的功力不下于自己,但从其外表看此人依旧时像书生比武者多一点。

        但经过刚才的碰撞,他才知道,此人不但内力可以与自己持平,更重要的是,其所掌握的内力,论及霸烈程度,与自己竟然丝毫不差!

        要知道,自己所掌握的战王内力,可是天下第一等内力之中最为霸道的存在,普天之下,若论霸道内力,几乎无人可出其右。可眼前,这个释洞机所掌握的内力,却丝毫不弱于自己,甚至,他隐隐有种预感,这种内力,似乎战王内力,还要更霸道一些!!

        “圣武岁月流传下来的内力么?那我可要好好瞧一瞧了!”武动天战至兴头,目中一抹火红的战意一闪而逝,大笑一声,再度冲前。

        同时,其周身,一道道火红的战意如同组成了一副无形的铠甲,使得这一刻的武动天,霸气非常!

        “战王内力么?”释洞机冷冷一笑。

        而在释洞机与武动天一战开始之后,那冰山女子出手了。

        她的目标,正是九龙府此行中唯一的女子,凌妙音。

        看到这黑衣女子攻来,凌妙音丝毫不惧,目中反而有着一抹渴望许久的战意涌出!

        黑衣女子默不作声,手中寒芒乍现,一柄长剑顿时出现在其手中,剑锋横空,在虚空中留下一道绚烂的弧迹,向着凌妙音,蓦然斩来!

        凌妙音双目一闪,体内的锋芒内力尽数运转开来,一股锋利之意,弥漫周身,这一刻,仿佛她自身,便是一把剑,一把锋芒毕露的绝世宝剑!

        宝剑出,必染血!!

        凭着这样的信念,凌妙音缓缓挥动手中的银梅,一点一点的切入虚空,迎向那灿烂弧迹的顶端……

        一剑,快似奔雷!

        一剑,徐若清风!

        然而,就是这截然不同的两剑,在虚空中交织的刹那,却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叮……

        清脆的金铁之声响彻云霄,似要将这漫漫长夜从沉睡中惊醒过来,两道亮丽的剑光,在交接一刹,轰然化作毁天灭地的暴风,向着四周,席卷而开……

        唰唰唰……

        逸散的剑气,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四散而开,将周遭的地面以及房屋切割而开,留下一道道难以磨灭的剑痕。

        两道倩影,一黑一白,在剑气肆虐间,蓦然暴退而开。

        她们的衣服上还残留着剑气划过而留下的伤痕,口角之间更是朱红点点,显然,方才的交手,二人谁都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

        但二人对此,却是没有半分在意,他们的注意力,此刻,全部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两个人的目中,皆是爆发出一股从未见过的闪亮精芒!

        “你很不错!普天之下,除了那剑圣之外,你是第一个剑术可以与我匹敌的女子!”黑衣女子第一次开口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么?”凌妙音淡淡道。

        “好!我叫做凌冰,你呢?”黑衣女子干脆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凌妙音!”

        “凌妙音……好!我记住你了!下一次,一定要和你分个胜负!”凌冰认真地点了点头。

        凌妙音闻言,同样将“凌冰”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中,但下一刻,她的面色却是突然一变,随即连忙看了凌冰一眼!

        与此同时,始终未曾动手的叶弘,脸上蓦然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我们说过的,尔等,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听到这话,辰御天把目光投向了凌冰!!

        只见凌冰双手在胸前掐出几个繁复的手印,旋即一指虚空,口中低喝三字:“冰中镜!”

        最后一道字音落下,二人之间的虚空中,蓦然凭空出现了一面冰镜,此镜甫出,便是绽放出刺眼霞光,将这暗黑之夜,瞬间化作白昼!

        而在这霞光出现的一刹那,叶弘与凌冰的身影,化作残影消失不见,释洞机更是弃了武动天后,身形同样化作一抹残影,消失不见!

        “不好,让他们跑了,快追!”

        辰御天与公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同样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其余霍元极、雪天寒、武动天、凌妙音、林刀五人,同样化作一道虹光,紧随而去。

        ……

        长街的尽头,一道倩影在月下缓缓走来。

        这是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少女,由于是在夜晚,她的容貌看不太清楚,但其身段玲珑,身姿曼妙,即便是在层层衣物的包裹之下,依然无法遮掩那惊人的曲线,使得这曲线,在这漆黑之月下,更是展现出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倏然,天空中的乌云散去,一抹轻柔的月光,不偏不倚,照射在其宛若天成的俏脸之上。使得这张脸,在此刻,终于清晰了起来。

        这是一张绝美的俏脸,峨眉娇耳,瑶鼻樱唇,每一样都生长的恰到好处,再配上一双似蕴水波的明媚双目,使得这张脸看起来浑然天成,散发着一种极致的美。

        这张脸的样子,分明就是那流枫楼里的女厨神林霏霏!

        但却不知,她为何会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长街之上?

        林霏霏在长街上慢慢地走着,忽然抬起了头,望着远处,神色微微一动。

        “嗯?”

        就见不远处的夜空中,三道残影骤然降临。

        “花蝴蝶,你往哪里跑?”

        残影降临同时,一道冷喝猛然传出,只见三道残影在林霏霏面前幻化凝聚,很快便形成了三道陌生至极的人影。当先一人,是一名青衫文士,其次则是一个黑衣贵公子,最后是一名黑衣女子。这三人方一出现,便是眼神不善的看向了面前的林霏霏。

        “花蝴蝶,这下……看你还能往哪里跑……”那黑衣贵公子手持一把黑金古扇,对着她冷然一笑,目中,更是隐隐有着一抹戏虐之色,一闪而过。...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352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