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封绝

章二十七 封绝

        夜沉沉,风萧萧。

        一轮新月高挂天穹,将微弱的月华向下倾洒。

        叶弘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内,昏黄的烛光,映照着他的身形,在窗前形成了一道孤寂的剪影。

        “笃笃……”二更鼓向,夜色已浓,长街上已无人迹,夜风吹过,更显寂寥。

        他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因为花蝴蝶向外传播的消息,便是“今夜二更,取你性命”这八个字。如果他说得真的的话,那么此刻便应该来了。

        当然,他也不认为花蝴蝶会说假话。

        这并不是他盲目的直觉或者其他什么,而是他经过对花蝴蝶的行为进行详细的研究后,得出的结论。

        花蝴蝶是一个很不称职的杀手!

        这就是他在研究过花蝴蝶的一切行为后,所得出的最终结论。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于杀手这个行当而言,为了杀人,杀手们往往都会采用偷袭刺杀类似的不光明的手段,这样既可以确保能够确实杀死目标,又能够让自己处于最安全的状态下,可谓两全之策。

        但花蝴蝶杀人从来都不是如此。

        首先,他杀人从来都不靠偷袭,无论目标是谁,他总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对方面前,然后再光明正大地将对方杀死。

        其次,在每一个被他杀死的目标的现场,他都会留下一块象征其身份的血色蝴蝶绣帕。

        一般的杀手,恨不得让自己的痕迹彻底消失在现场,以免被人发现是自己做的。可此人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不但不抹去自己杀人的痕迹,还利用绣帕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凶手是谁。

        从这两点,足以看出,这位名震江湖的杀手花蝴蝶,武功高低尚且不论,但绝对是一个喜欢出风头而且胆大包天的人。这样的人,往往不适合做杀手,但也不会食言。

        “二更天了……”

        叶弘推开小窗,看了看天色,天空中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朵乌云,不偏不倚的遮蔽了天上的新月。

        整片天地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嗯?”就在天地一暗的刹那,叶弘猛然神色一动,目光闪烁间,看向前方。

        只见黑暗中,伴随着一道微弱的破风声响,一道身影飘忽而至,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在看到那一抹鲜红的披风之时,叶弘心中已生一股杀机。

        “花蝴蝶……你终于来了……”

        来人没有说话,更没有丝毫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用平静地不能再平静的声音缓缓问道:“你在等我?”

        “当然,我一直都在等你!!”

        话落,叶弘纵身从二楼的窗户上一跃而下,站在了花蝴蝶的对面。其手中,一把森然长剑,已然在握。

        花蝴蝶的神色依旧没有半分变化。

        夜风冷冽,簌簌吹过!

        叶弘也没有动,可是他却从这偶然掠过的风中,感应到了一丝淡若无形的杀气。

        杀气很淡,淡得让人几不能察,但叶弘却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存在,他的眼芒透过眼前压力渐增的虚空,锁定住了这个自始至终只说过一句话的人影,更似要透过那张蝴蝶面具,去窥探面具下花蝴蝶的表情。

        而就在此时,虚空中的杀气,陡然剧增!!

        叶弘更是感觉到,一道冰冷刺骨的杀气,蓦然急速迫来!

        来不及多想,他下意识闪身原地,同时右手长剑向着方才所站立的地方,猛然挥出!

        只听“叮”的一声,清脆的金铁之声乍然响起,一点寒芒与长剑碰触之后直接弹飞。叶弘定睛细看,这才发现,竟是一枚不起眼的蝴蝶镖。

        看到此镖,他哪里还会不明白,这场刺杀,实际上从他们见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

        看来,自己犯了个错误。

        虽然,花蝴蝶杀人,的确是出现在目标面前后才会开始刺杀,但他的刺杀,却是比一般的杀手更加灵活多变,防不胜防,难怪之前会有那么多的江湖豪杰,栽倒在他的手中。

        “果然,天下间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小瞧了啊!”

        叶弘感慨一句,手中长剑一振,剑锋处蓦起一道暗云,带着一抹足矣划破虚空的明亮弧迹,向着花蝴蝶,狠狠刺来!

        见状,花蝴蝶眼神一凛,目中乍现一道森冷杀机,随即双手虚握,一杆长枪,蓦然出现在其手中。

        下一刻,长枪横扫,枪锋带着飞泻而出的杀气,迎向弧迹的最顶端……

        叮!

        清脆的金铁之声再度回荡在夜空中,枪与剑,在虚空中凭生一股劲风,夹杂着各自的残余内力,席卷四周。

        两道身影从劲风中暴退而出,拉开了一段距离!

        叶弘稳住身形,感受着体内翻涌的气血,看向花蝴蝶的眼神中,充满了凝重。

        谁也没有想到,向来以蝴蝶镖暗器闻名于江湖的花蝴蝶,竟然还是一名枪手,而且还是一名极为优秀的枪手。

        不得不说,这太出乎预料!

        “很惊讶,是么?”花蝴蝶看着叶弘,缓缓开口。

        叶弘点了点头,“的确很惊讶,因为我没有想到以暗器著称的杀手,居然还是一名用枪的好手。”

        花蝴蝶森然一笑,“只是这样么?那我会慢慢告诉你,你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说罢,花蝴蝶双脚错步,手中长枪已然破空,枪锋闪耀虚空,发出嗡嗡之音,一股摄人的杀气顿时弥漫空中。

        他初时给叶弘的印象,只是一个行踪成谜,性子有些高傲的杀手。然而此刻,他却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非常沉着冷静,眼芒射处,无一不是随时可以发动攻击取人性命的要害之地,根本不留半点说话的余地。

        这确实非常符合杀手杀人的标准!

        叶弘心中不敢大意,他的眼神变得极为凝重,洞察着对方长枪逼迫而出的气势走向,手中的长剑一点一点地伸向虚空……

        长街上寂静无声,夜风袭来,到了他们相距的空间,仿佛撞上了一面墙,再也渗透不进去丝毫。

        如此强横的气势,使得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出现丝毫疏忽。

        这是无声的对峙,在如此紧张地气氛中仿佛透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不动则已,一动必是石破天惊!

        叶弘感受着对方迫来的如潮压力,不得不感叹对方内力的深厚,他更是从这股深厚的内力波动中,感受到了一股正在慢慢累积强大的杀气。

        透过这杀气,他知道,对方,快要出手了!

        果不其然,就在这个念头出现在叶弘心头的刹那,对面的花蝴蝶,身子忽然向前微俯,如猎豹般陡然冲前!

        人动,枪却未动,就仿佛长枪悬凝空中一般,等到他踏出三步时,劲力陡然从掌中爆发,长枪甫动,如恶龙般飚射而出!

        叶弘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出枪方式,但心知,这样的出枪,可以借力强大的惯性,让出枪速度增加数倍,威力更加惊人。

        间不容缓之际,他唯有横剑格挡。

        “唰……”

        锐利的枪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暴刺而来,叶弘手中长剑一点一点伸向虚空,在即将与长枪交错而过的一瞬间,轻轻一挑。

        顿时,在长剑巧劲的作用下,长枪微微向上抬高了三寸,虽然仅仅只是三寸,却已经让它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叶弘趁机向后退开。

        花蝴蝶回枪退步,枪势更烈,手腕一振之下,长枪化作漫天枪雨,如暴风骤雨般卷向叶弘的身体。

        叶弘虽然处于守势,却丝毫不乱心神,手中长剑有条不紊的挥动,将花蝴蝶的所有攻势一一化解。

        “不愧是高手,临危不乱,就是不知,你能否接的下,我这一招!”

        话落,花蝴蝶脚步一转,手中长枪气势更加霸烈,一道道绚烂无比的枪芒,横扫虚空,将这片战场,整个化作肃杀之地。

        “烈阳点雪!”

        道道杀气凝结在枪锋,化作一道虚幻的火焰枪芒,以无可匹敌的态势,夹杂在满天枪芒之中,向着叶弘,一刺而下!

        这是必杀的一枪,也是花蝴蝶心中必胜的一枪!

        他不相信,以叶弘区区超凡脱俗巅峰的功力,能够抵挡住这一枪!

        是以,在这一枪刺出的刹那,他笑了。

        但,他的笑容,很快便凝结在了脸上。

        因为,就在其长枪即将刺中对方心脏的一刹那,对方体内,却是突然有这蒙蒙光芒绽放而出,光芒在周身化作一道球体光幕,将其整个人都包裹在内,而自己的长枪,则被这光幕拦在外面,无法再刺进去分毫。

        这光幕,自然便是叶弘的护体罡气!

        原本,他并不打算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真实功力,因为他觉得此时的花蝴蝶并没有被自己完全麻痹,若是直接暴露真实实力,恐会令其心生退意。从而让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

        但,当花蝴蝶这一枪刺出后,他却是惊讶地发现,这一枪,若是不动用护体罡气的力量,自己根本就无法抵挡。

        无奈之下,他只好提前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随之的,计划,自然也要做出一些相应的改变!

        就在叶弘暴露真实实力的一刹那,客栈内的另一个房间内,释洞机与那冰山女子同时目光一闪。

        下一刻,二人直接消失在房间中,不知去向。

        看着叶弘周身的护体罡气,花蝴蝶大惊失色,整个人下意识收枪暴退,每一根神经都在同时绷紧变直,无比小心地看着对面的叶弘。

        “你……你……不是超凡脱俗?”

        “就像你之前说的,我会慢慢地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叶弘轻轻一笑,周身的护体罡气刹那消失,但同时,一股不同于之前的可怕内力波动,亦是从其体内,猛然爆发而出!

        “这,这是……”

        “这才是我真正的功力!方才你所见,只不过是为了引你出来,所伪装的功力罢了。”叶弘冷笑一声,手中长剑直指花蝴蝶。

        花蝴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引我出来?你想做什么?”

        “这个你没有必要知道,我们只是需要你陪着我们去一个地方而已。”叶弘嘴角依旧带着冷笑,一步一步地逼近,眼芒透过虚空,如两道冷冽的利剑,刺在花蝴蝶被半张面具遮盖的脸上。

        花蝴蝶神色一变!

        “难道你以为……功力远高于我,就能够让我乖乖地束手就擒了么?”

        叶弘的嘴角微微扯出了一抹带着戏虐笑容,缓缓道:“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

        说话间,花蝴蝶将手中的长枪收回,看向叶弘的目中,闪过了一丝精芒!

        叶弘缓缓一笑,脚步未停。

        “我知道你有一式封绝,可以封住任何东西,甚至,就连空间都能够直接封绝,但这一式封绝,若用在封印空间之上,最多,便只能封印方圆三丈之内的空间。对么?”

        花蝴蝶本来准备结印的双手骤然停下!

        他一脸惊恐的抬头,看着叶弘,“你,你怎么会知道?此招我从外在江湖中使用过,你不应该知道的!”

        叶弘淡淡一笑,脸色越发寒冷。

        “但很可惜,我还是知道了。而且,如果你想要使用这一招的话,那就尽管使用吧!我可以告诉你,以此为中心三丈之外,我还安排了其他的埋伏。纵然你能够利用封绝从我这里逃走,也绝对没有机会逃出去的!不信的话,你尽管试试!”

        “这可是你说的!”

        花蝴蝶目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随即双手在胸前迅速结印,一股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内力波动,骤然从其周身传荡开来。

        感受着这股浩大且奇异的内力波动,叶弘心头微微一动!

        “不愧是传承自圣武岁月的封龙内力!果然与我们所修炼的内力,有所不同!”

        “你果然知道封龙内力之事,不过,你刚刚,其实说错了一点。”看着叶弘,花蝴蝶的来诡异的出现了一丝笑容。

        看到这一丝笑容,叶弘心中下意识的生出了一丝不妙。

        “你没有说错,我以封龙内力施展而出的封绝,若封绝空间的话,最大的确是只能封绝方圆三丈以内的空间,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封绝,除了空间之外,连时间,也是可以封印的!”

        听到这话,叶弘心中顿时一沉!

        “糟了……”

        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花蝴蝶继续结印,然而已经迟了,就在花蝴蝶话音落地刹那,一股浩然之力,骤然间,已经席卷天地。

        霎时,天地,为之一滞!...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352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