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五 圈套

章二十五 圈套

        叶弘,已成为江湖悬赏第一人!

        这短短的一句话,带给辰御天的,却是无尽的震惊!!

        叶弘!

        这个自从祭天之变后便再次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家伙,终于又一次现身了!而且这一次,他更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江湖悬赏之中。

        他究竟,又在策划什么阴谋?

        辰御天才不会相信,此人只是单纯的被人悬赏了。

        依照前次释洞机所言,祭天之变那次救走叶弘之人,便是覆天教中人。而且,很有可能,他已经加入了覆天教。

        对于覆天教,辰御天向来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组织的神秘可怕,远远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毕竟,就连身为武林圣者的龙尊等人,谈起此教,依旧忍不住色变。

        更何况,这个组织还与已经破灭了的圣武岁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更是想要在王化时代的今天,重新复兴圣武岁月。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得不让辰御天对他们极为重视。

        而现在,叶弘加入了覆天教。

        所以,他的任何行动,很有可能便代表着那个神秘的覆天教。这,自然让辰御天,更加小心。

        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这个消息来得真不是时候。

        花蝴蝶杀人案以及白秀秀遇害案都才刚刚理出一点头绪,这个消息便突然传了过来,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

        不过,对于叶弘,他又没有办法不去管。

        毕竟,玄烨叫他们出巡,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将此人缉拿归案。而且,这次的密信,又是天子亲自送来的,就更加没有不管的道理了。

        “唉……”

        沉吟许久,辰御天轻轻叹了口气。

        见状,雪天寒微微一挑眉,问道:“辰兄,因何叹气?”

        辰御天伸手将手中的密信递给了他。

        雪天寒看罢,同样皱了皱眉头,随即将手中的密信给九龙府其他人相互传看。

        众人看罢,虽然表情不尽相同,但目中,却是不约而同的掠过了一抹惊诧之色。显然,对大家而言,这个消息,令人震惊!

        “他居然成了江湖悬赏第一人?是谁这么有钱对其悬赏?”

        唐凤玲微微皱眉,叶弘此人她虽然接触不多,但光凭那鬼镇以及祭天大典的一次交集,她便知道,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

        不但心思缜密,而且心狠手辣!

        最重要的是,此人深谙人心,所走下的每一步棋,都必有深意!

        如此的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江湖悬赏的序列之中!而且,还是其中头把交椅!

        此事,必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辰兄,你怎么看?”林刀目中满是凝重,。

        “会不会是他以往身为江淮盟盟主以及献王之时结下的仇家做下的?”武动天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种情况,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但,众人又觉得无论什么事情沾上了叶弘这个名字,就势必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或许,此事,也是如此。

        “以叶弘的心性,如果他真的不想被人找到的话,我想天下间除了圣境之外,应该就没人能够找到。之前虎画案过后,他不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么。直到蜀州案发之后,才再次现出行踪。”

        凌妙音想了想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的名字出现在江湖悬赏之中,是因为他故意想要让人找到他?”

        雪天寒眼睛一亮。

        “嗯嗯。很有可能。”凌妙音点了点头。

        “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霍元极摸了摸下巴,有些茫然。

        凌妙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自始至终只是叹了一口气的辰御天,此时,嘴角处却是蓦然掀起了一抹微微上翘的弧度。

        “让人故意找到他么?原来如此啊……”

        看到这熟悉的笑容,霍元极等人纷纷精神一震,目光炯炯地看他,“辰兄,你可是……已经知道了叶弘的目的?”

        辰御天灿烂一笑,微微点头。

        “不错,多亏了妙音的提醒,我已经全都想明白了……”

        “真的么?”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

        “自然是真的。”辰御天浅浅一笑,“好了,我们先回来吧,等公孙出来,我在慢慢解释给你们听……”

        说着,他转身回到了二堂。

        其余众人也跟着返回二堂,唯有以凌云天为首的幽州州衙众人一脸迷茫,丝毫不知道他们刚才究竟在说些什么。

        但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就在辰御天转身走进二堂的同时,其右手的袖子中,赫然有着一块玉牌,微微闪烁出了一丝淡淡的白芒。

        ……

        “你的计划真的行得通么?”

        在幽州一家较为偏僻的小客栈的某个房间内,释洞机望着窗外时而经过的行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极为浓重的不屑。

        其身后,一道身影静静地坐在桌旁品茗。

        这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年轻女子,女子年纪不大,但脸上却没有明显的情绪流露,如同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

        论气质,与雪天寒倒是有几分相像。

        但,雪天寒的冷,更多的表现在他的行为举止上,而这女子的冷,则是深入到了骨子里。

        仿佛其天生,便是这般的冰冷,这般的不近人情!

        而女子身后,一袭青衫的叶弘轻轻盘坐在房间的床榻之上,听到释洞机的问题后,其金紧闭的双目方才微微睁开了一丝。

        “这个请释公子尽管放心。此事,绝对万无一失!”

        “最好如此,否则,我们很难向九祖大人交代!!”

        释洞机饱含深意地看了叶弘一眼,咧嘴一笑,随即向着房间外面走去。

        “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悉数办妥。接下来,就看你的表演了。”

        这句话的最后一道字音落下,释洞机的身影已然消失。

        桌旁的冰山女子随之起身。

        “你说的事情我也已经办妥,就先告辞了。”

        说完,她同样离开了房间。

        叶弘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原本平静的双目,猛然有着一丝阴沉一闪而过。

        释洞机看不起自己这个半路加入却一下子就成为了覆天教中层人物的外人,此事,叶弘心如明镜。

        他也知道,释洞机对自己抱有很大的敌意,虽然他不清楚这些敌意究竟是从何而来,但他知道,自己与释洞机,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战友。因为,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做到以心交心。

        不过,这些叶弘都不稀罕。

        但,他没有想到,在九祖大人公布了此次行动的成员名单并命令他为此次的行动制定计划的时候,明明对自己那般不屑那般仇视的释洞机,对他的命令,却是一条一条有条不紊的执行着。

        虽然,他经常会像刚才那样质疑自己的计划,可面对自己安排下各种事情,他却总是以最大的努力最完美的去完成。

        叶弘清楚,释洞机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说他不再恨自己了,他只是为了覆天教的大计,暂时将自己的私人恩怨放到了一边,一心一意地去为了覆天教的大计毫无保留的贡献自己的力量。哪怕命令自己做这些事的人,是自己最瞧不起,最仇视的人。但只要是对圣教大计有所帮助,那便无妨!

        “纵然面对自己最敌视的人,都可以做到这样……覆天教,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叶弘叹了口气。

        忽然,他神色一动,从袖口处,取出了一块闪烁着白色光芒的玉简。

        随即,他的眼神一下子冷厉起来。

        “猎物还没有引来,倒是有不少不开眼不怕死的先找上门来了啊……既然如此,那就只好……”

        说着,其右手光芒一闪,一道劲气,激射而出!

        啪!

        桌上的一只茶杯轰然炸裂!

        “……下一回杀手了!”

        ……

        幽州州衙,二堂,

        九龙府七人安静地坐在堂中。

        一旁,凌云天和方镜二人看着七人的模样,心头皆是有些奇怪。

        他们虽然没有听懂之前辰御天他们的谈话,但是在看到七人看过那封密信之后便变成了这幅样子,想也知道一定是因为那封密信的缘故。只是不知道那封密信究竟写了些什么,竟然让这些人看过之后,都便成了这幅样子。

        凌云天看了看辰御天旁边的桌子。

        那份密信,此刻就放在桌子上。

        但是凌云天,却没有那个胆量敢去看一眼。

        他刚才可是听的真切,这封密信,可是当今天子亲自送来的,若没有天子或者辰御天等人的批准,谁敢去看?

        万一是那么重要机密的话,那一个刺探国家机密的大帽子,恐怕就得立刻扣在自己的头上。

        而且还是摘都摘不掉的那种!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而辰御天七人,则很有耐心地静静坐着。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

        而堂内的众人,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不过,凌云天也观察的仔细,他发现除了辰御天之外,其余六人的脸上,或多或少的,都露出了一丝不耐烦之色。

        唯有辰御天的目光依旧古井无波,巍然不动。

        终于,又过了半个时辰后,一道脚步声清晰的在每一个人的耳中响起。

        听到这脚步声,剩余六人,皆是精神一震,旋即六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二堂的厅门处。

        只见公孙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看到公孙,辰御天两个半时辰都未曾变过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波动,而其余六人,则是如同看到了希望一般,目光火热地将公孙盯着。

        公孙顿时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只是跑去验尸房验了三具尸体,怎么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而且这些家伙的眼神,怎么那么怪……

        “公孙,你终于回来了。”

        辰御天起身开口,看了一眼旁边的凌云天和方镜。

        “凌大人,此处可否暂借我等谈论一些机密要事?”

        “当然可以。”

        凌云天说完,便带着方镜离开了二堂。

        既然辰御天已经说出了“机密要事”四字,他自然没有继续留下来的道理。毕竟,机密要事这四个字,便已经代表了那是对方内部的秘密,他们这些外人,自然没有理由去听。

        凌云天离去后,公孙显然发现了现场的气氛并不对劲,于是问道:“大人,可是在我验尸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辰御天点点头,将那封密信交给了他。

        公孙看罢,顿时大吃一惊!

        “这……这是……”

        辰御天点点头,笑道:“没错,事情就是这样的。不知公孙先生对此事有何看法?”

        这时,再也耐不住性子的武动天开口道:“辰兄,你不是说等公孙来了就详细给我们皆是叶弘如此做的目的么。如今公孙已经到了,你还不开始么?”

        听到这话,公孙终于明白为什么看到自己这些人会露出那样的眼神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大人,依学生看来,此事,应该是一个陷阱!”

        “哦?先生果然厉害,只是看了一眼,便轻易看破了叶弘的阴谋。”辰御天微微一笑,“不知先生你是如何看出,这是一个陷阱的呢?”

        公孙摸着下巴想了想。

        “大人,以我们之前两次和叶弘交手的经历看,此人城府极深,做事情往往心思缜密,滴水不漏。就拿幽州一役来讲,若不是王通先行在雪川银号留下了暗示,恐怕我们最后也很难想到他的最终目的。从此事来看,叶弘,绝对算得上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人。”

        辰御天点了点头。

        “而且,从虎画案神秘消失再到幽州案现身,这期间内,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都没有一人知道此人的藏身之处,足见其藏身能力之强。”

        “一个谋而后动的人,是不太可能让自己处于无法掌握的情况之中的,即便真的陷入了这种情况,他也绝对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让掌控权再度回到自己的手中,而不是让自己一直处于这种无法预测的变化之中。”

        “这,是其本性使然!”

        “但现在,从我们对此事丝毫不知这一点看来,他应该什么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情况,不符合他的本性。除非……这个所谓的悬赏,根本就是他自己搞出来的,这样,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所以,他才会毫无动作。”

        “因此,我才会认为,此事,十有**,是一个圈套!”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3526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