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四 山雨欲来

章二十四 山雨欲来

        雪天寒的发现,是一道似是在地上拖行过的痕迹。

        看到这道痕迹,他目光一闪,下一刻,竟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原来如此……看来,死者的确是在死后被人移尸得了。”

        “可是,凶手移尸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雪天寒凝视着这道痕迹,沉吟起来。

        而这时,走到相思树后面的林刀忽然皱起了眉头。

        在其上方,一簇较为浓密的桃花丛中,两个小小的身影,隐匿其中,密切注视着树下的众人。

        这二人,自然便是林韬与韩桐了。

        韩桐在做出王云很有可能是死后被人移尸的判断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便先与林韬来到了月老庙查看。可没想到,他们还没怎么动手,就大老远地看到吴玉领着州衙的人过来了。

        为了不被各自的爹爹发现,二人无奈之下,只好先躲了起来。

        而此处空旷,没有什么遮挡物,所以二人唯一的选择,便是相思树本身。

        但现在看来,恐怕这相思树上,也不太安全了。

        韩桐死死地盯着树下的林刀,心中不住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啊,千万不要被发现……

        然而,这种伎俩,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江湖经验十足的林刀?

        且不说二人藏身之地并不算是十分隐秘,就是他们身上的气息,也不可能瞒得过林刀的灵觉。

        于是乎,在林刀经过树下的第一时间,他便发现了树上的二人。

        只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将二人从树上叫下来,而是咧嘴一笑,旋即离开了。

        树上的二人见状,心中皆是庆幸不已。

        离开相思树下的林刀,直接来到了雪天寒身边,看到其正对着一道痕迹冥思苦想,便仔细打量了几眼。

        这道痕迹,乍一看非常像是人被拖拽过的痕迹。

        但是此处,怎么会有这样的痕迹呢?

        难道……凶手在杀死死者之后,对尸体进行了拖拽?

        这也说不通啊,以花蝴蝶超凡脱俗巅峰的实力,不可能连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都扛不动。

        那么,这个痕迹,究竟又该怎么解释呢?

        林刀微微眯起了双眼。

        雪天寒又仔细看了几眼那个痕迹,忽然,眼中精芒一闪。

        “我明白了……这个痕迹,已经被破坏了。”

        “哦?”林刀目光微微一凝,目光顺着那拖拽得痕迹往前看去,但却见前方的土地上仅是凌乱的脚印,的确,这个痕迹所在的现场已经遭到了破坏,已经不完整了。

        “这……怎么办?”

        林刀看着那个痕迹,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无奈。

        “没办法。毕竟,我们没能及时发现,此处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更没能将其保护好。”

        雪天寒微微摇头,站了起来。

        “不过,虽然现场遭到了破坏,但是我们,至少还是可以肯定,那王云,便是在此处被杀死之后转移尸体到那里的。”

        “这一点,从这个被破坏的痕迹也可以看出一二。只是不知道,这个痕迹,究竟是因为什么而留下来的?”

        林刀微微点头。

        的确,如果能够知道那个被破坏的痕迹究竟是因为什么而留下来的话,或许此案,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扑朔迷离了。

        “唉……罢了,看来此处也不可能再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告诉凌云天,我们先回去吧。目前唯一的指望,就要看看那两具尸体,究竟能够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吧。”

        说罢,雪天寒直接离开。

        林刀微微摇头,随即将他的话带给凌云天,片刻后,衙役们便全部撤退了……

        而解除了封锁的相思树下,很快便又陆陆续续有着众多的年轻人再次聚了过来。

        而就在这些人聚集过来之后,相思树上,有两道小小的身影,悄然从树上溜了下来。

        ……

        辰御天静静的坐在州衙的大堂中。

        从刘大海遇害的案发现场回来之后,他就坐在了这里,一言不发。

        而公孙一回来,便钻进了韩仵作的验尸间,刘大海的尸体,以及刚刚从现场运回来的林明、王云的尸体,都被停放在那里。

        至于霍元极,本来他是和辰御天坐在二堂当中的,只不过辰御天一回来便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陷入了沉思,这让他感到相当无趣。于是坐了没一会,就跑出去散心了。

        而辰御天,则依旧坐着。

        仅仅是今日一早,便一连发生了三条人命案,每个人,都死在血色蝴蝶之下。

        且,截至目前,死在这位江湖著名杀手手中的人命,已经多达一十一条,就情节而言,已经十分严重。

        可,直到现在,他们也搞不清楚,花蝴蝶杀人的真正动机,究竟是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了阻挠调查?

        若真是如此,那么他所阻挠的,究竟是哪个案子?

        是客乡居客人遇害一案?还是白秀秀遇害一案?

        若真是客乡居客人遇害案,那么,死亡名单中的八人,以及林明、王云等人的遇害,便有了解释。

        想到林明与王云,辰御天不由皱起了眉头。

        此二人恰巧在自己寻找他们调查的前夜遭到刺杀,这,难免引起会引起怀疑。

        毕竟,他们死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

        如果,他们的死,真的是某人不想让那件发生在客乡居内发生的那个事件而作案的话,那么这个幕后黑手又会是何人?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准备去找林明他们调查的呢?

        “按照名单显示,林明二人以及刘大海,皆是在这个人第一次开始封口的时候,收去了封口费。按照一般情况,这三人既然收取了封口费,那么他们,应该不至于被害才对。”

        “而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那名幕后黑手,对他们几人,并没有动杀机。否则,就不会有那张死亡名单和非死亡名单之分了。但为什么,最终,他还是对这三个人下了手?”

        “莫非……他是害怕,我们会从林明他们的口中,问出些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所以,选择在我们找到他们之前,杀人灭口?”

        “毕竟,死人是最不可能泄露什么秘密的。”

        辰御天目光不住地闪烁着。

        “若真是如此,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幕后之人,应该已经知道我们要去找林明和王云的事情,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就连天寒他们几人,我都还没有来得及说。”

        他仔细回想当时与公孙决定前往客乡居调查当时的情景,当时,除却他们二人之外,在场的众人,只有凌云天、方镜、韩仵作以及韩桐四人。

        韩桐自然是不太可能。

        那么,这个泄密之人,应该便在其余三人之中了。可是,究竟又会是谁呢?

        “凌云天身为幽州府尹,应该不可能。不过,此人的身上也有秘密,最起码,那刘敬言之事,他必然脱不了关系。”

        想到当初在死牢见刘敬言的情景,尤其是想到他总是时不时地抬头看上一眼凌云天的可疑行为,足矣证明,凌云天,在此事当中,必然不会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

        不过……

        毕竟刘敬言是被他屈打成招而自认杀人的,若他是因为想要隐瞒此事实而强行威逼刘敬言自认杀人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即便是有嫌疑,应该也是和白秀秀一案有关,与客乡居这个案子,应该没什么关系才对。这泄密之人,应该不会是他。”

        “而另外两人……”

        辰御天想了想,无论是韩仵作,还是那名为方镜的主簿,此二人说实话,都是有可能的。

        且,这二人其中之一,必定就是那名泄密之人!!

        只是,究竟会是谁呢?

        辰御天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方镜,虽然与其接触不多,但看其面相,以及平日里看到的行为推断,此人,应当是一个擅长溜须拍马之人,而且应该极为精通奉承之术。

        这样的性格,若说其见利忘义,因为钱财而出卖一些事情,倒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此事,似乎又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除却这方镜,还有另外一个嫌疑人。

        虽然,这个人,辰御天潜意识的认为,他应该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他给自己的第一印象,还不算太坏。

        “等等……”

        想到这里,辰御天双目猛然有着一道灿烂无比的闪亮精芒,一闪而逝!

        他想起来了。

        昨夜,在万金赌坊,那个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熟悉身影……

        之前,他还没有太多注意,可现在想来,那个熟悉的人影,分明,就是……韩仵作!!

        “那里是赌坊,他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他再度微眯起了眼睛。

        他记得,从今年起,凡是公门中人,皆不允许接触赌博!凡是有违反者,皆将被开除公籍。

        这条律例,是从今年一月,才开始实行的。

        想到这个条例,辰御天不由笑了。

        说起来,这个条例,与自己,也有些关系。

        那是过完年以后的一天,玄烨这个天子闲来无事,将自己和玄曦等人召集到了太极宫,然后让他们讲一讲在回京途中所遇到的那件鬼庙天罚案。

        本来,这个案子早在辰御天回京以后,便已经写了详细地奏折报告过了。

        可是玄烨对此并不满足,非要听他们亲口讲一下才行。

        于是,本着让天子开心的目的,辰御天只好再给他讲了一遍此案的详细情况。

        而,当辰御天讲到白山县捕快孙豹因为嗜赌成性而导致家破人亡这一节后,玄烨当即拟旨一道,严令全天下各州各县府衙内的公人绝对禁止赌博,一经发现,严肃处理。避免孙豹的惨剧再度重演!

        “这条律例,虽然实行没有多少时间,但是幽州距离玄都并不是很远,想必应该也已经开始实行了。既然如此,身为州衙仵作的韩冷出现在赌坊中,就颇为耐人寻味了啊。”

        辰御天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泄密之人,会是他么?”

        就在这时,雪天寒等人也从月老庙那里回来了。众人一进二堂,便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辰御天。

        “辰兄,你们已经回来了啊!”

        武动天出声打了个招呼,辰御天微微抬眼看了一下,就见众人陆续走了进来。

        雪天寒看了看他,笑了。

        “你回来了,那边如何?”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情况不算太好,你知道那边的死者是谁么?”

        “哦?”雪天寒微微挑眉。

        “是谁?”凌妙音、唐凤玲、武动天以及林刀皆是看他,目中隐隐约约有着一丝好奇闪过。

        “就是我们昨夜苦寻未果的刘大海!!”

        “什么?是他?”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唯有幽州州衙内的其他几人有些懵。

        “他居然也死了?”唐凤玲惊讶至极。

        “嗯。不但如此,我们还有一个发现,你们看看吧。”说着,辰御天将那张非死亡名单取了出来,递给众人。

        众人接过后,开始还有些茫然,但雪天寒只是看了几眼,便看到了那上面刘大海的名字。

        “他居然也是那些人之一?”他惊讶。

        “是啊!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辰御天苦笑着点了点头。

        “那杀人凶手……该不会……”凌妙音看过名单后,似是猜到了什么,面色猛然一变!

        辰御天苦笑着点了点头,“没错。”

        说着,他将那血色蝴蝶绣帕取了出来。

        看到这绣帕,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凶手,自然又是花蝴蝶了。

        雪天寒看着那方绣帕,正欲开口间,却见外面猛然有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随即,众人只觉周遭空气温度暴涨,如同热浪一般,扑面而来。

        此人,自然便是炎尊!!

        但,炎尊怎么会来这里?

        所有人都是有些惊讶的看着缓步走进来的炎尊,一脸惊讶!

        尤其是凌云天等人,得知眼前此人便是武林圣者之一的炎尊后,顿时如遭晴天霹雳一般,愣在了原地!

        “外公,你怎么来了?”许久,霍元极问道。

        炎尊瞥了外孙一眼,“怎么,不欢迎外公么?”

        霍元极无语,“当然不是,只是有些好奇,外公你平时不都和冰王前辈一起行动么?为什么今天竟然一个人来了州衙?”

        炎尊微微一摊手,“本来,我们的确是两个人来的,不过……”

        听到这个不过,雪天寒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难道……我师父他又迷路了?”

        “正解!”炎尊微微一笑。

        雪天寒微微摇头,无语。

        但就在这时,炎尊又是一笑,“好啦,不逗你们了。冰王老鬼还在馆驿,没有迷路。而老夫之所以来此,只是猜拳输给了他,所以负责将这封玄烨小子送来的密信交给你们。”

        听到这话,众人又是一阵无语。

        猜拳……

        “好啦,密信在此,老夫先走了。哼!这次回去一定要赢那老鬼一回!”

        说完,炎尊留下迷信,便再次消失在天际。

        只留下地面上一众无语的众人。

        辰御天打开密信,只看了一眼,目光便是蓦然一变!

        “这是……”

        只见,密信之上,只有一行字。

        叶弘,已经成为了江湖悬赏第一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5452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