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三 明楼

章二十三 明楼

        看到韩桐,林韬的心情一下子变好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而韩桐此时也看到了他,以及其身后负刀而立的林刀。

        “韩桐!”林韬笑着走了过去,韩桐看到他,虽说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神情,但从其眼神可以看出,看到熟人,她还是挺高兴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

        林韬苦笑,“这个问题,不该是由我来问你么?”

        “他是我爹。”韩桐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了指前方正在验尸的韩仵作,说道。

        “我也是跟着我爹一起来的。”林韬笑了笑,好奇,“不过,你既然是跟你爹一起来的,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呢?”

        听到这个问题,韩桐的两条细眉一下子交错了起来。

        “明知故问。”她如此回答。

        林韬不解其意,一头雾水,直到看到紧紧围住现场,不准闲人踏入的衙役们,这才明白过来。

        “他们都说我还小,不能进现场。”韩桐皱着眉,小嘴微微一扁。

        林韬点点头,“的确啊。”

        “小什么啊,我今年都已经十五了,不少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子都已经嫁做人妇了呢。”提到这个,韩桐便是有些炸毛。

        林韬微微苦笑,那不是也还小么?

        不过,此话他可不敢被韩桐听到,于是道:“这样也挺好的,至少你不用看见那两个死尸了。”

        “唉……说真的,我真的好想看看那两个死者的死状究竟是什么模样的啊。”

        说到这里,韩桐的双目罕见地绽放出雪亮神芒。

        林韬看得微微一愣,刚才的眼神,好眼熟的感觉……

        与此同时,正在详细检查尸体的韩仵作猛然目光一闪,叫道:“大人,有发现!”

        他这一叫,几乎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哦?你有何发现?”凌云天问道。

        “大人请看。”韩仵作说着,将一片尚且稚嫩的花瓣交给了凌云天。

        凌云天看过之后,微微皱眉。

        一旁,雪天寒也是有些不解,“这是……花瓣?”

        “不错,正是花瓣。”韩仵作点了点头。

        “这片花瓣,有什么不妥么?”凌妙音也有些奇怪。

        韩仵作笑道:“二位不是我幽州人氏,有些东西难免会不知道的。这花瓣,并不是普通的花瓣,而是相思树的花瓣。”

        “相思树?”众人相互对视,皆是从对方目中,瞧出了一丝好奇。

        “相思树?那是什么?”唐凤玲问。

        “表达相思之意的树么?”武动天也是好奇。

        “倒也与那差不多。”韩仵作道,“所谓的相思树,其实就是城北月老庙里的一株四季开花的桃花树,此树颇为奇异,据说在其树上挂上自己与心爱之人的名字,便能真正喜结良缘。据说颇为还颇为灵验。当然,这些也只是传说罢了。不过听说确实有几对夫妇曾在树下喜结良缘,故而受到了众多年轻男女们的喜爱。”

        众人点头,一脸惊异!

        “好有意思的树啊!不如改天去看看?”唐凤玲提议。

        “能让人喜结良缘的树么?”凌妙音喃喃自语,目中流露出一丝隐晦的期待之色。

        唯有雪天寒听完,轻轻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这相思树,只有一棵?”

        “当然。而且这个季节并非桃花盛开之时,但这片从死者王云身上发现的花瓣如此新鲜,这在此刻的幽州城内,唯有相思树下才会有了。”

        听罢,雪天寒目中闪过一丝了然。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在众人讨论之时,一旁的韩桐与林韬,也将他们几人的讨论内容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韩桐,幽州真的有那样的树么?”

        林韬心中想着韩仵作提到的下相思树,问韩桐。

        但韩桐此刻,根本就没有闲暇功夫理会他。

        “死者的尸体是在这里被人发现的,但是他的身上却又有相思树的花瓣隐藏,这个季节的桃花只有相思树盛开,所以能够肯定那花瓣就是相思树下的。”

        “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韩桐突然偏过了头,问林韬。

        林韬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微微一愣,摇摇头,“我不知道。”

        “这就说明,死者并不是在这里被人杀死的,而应该是相思树下。他应该是死后被人移尸到此的。”

        韩桐说这话时,嘴角含笑,纤手轻摆,眼中闪烁着极为兴奋的光芒。

        看得林韬暗暗点头。

        嗯,这个眼神,也很熟悉……

        “你说什么?这样也并不能完全证明,死者是死后被人移尸的?”现场中,唐凤玲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雪天寒。

        “不错。”雪天寒点头。

        “可是,他身上有相思树的新鲜花瓣,足以说明,他昨夜被杀之时,曾在相思树那边吧?”

        “嗯。”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不能说明,他就是在那里被杀的呢?”

        雪天寒微微摇头。

        “因为根据死者身上的相思树花瓣,我们最多可以推理得出,在遇害之前,死者曾经去过相思树下。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在那里被花蝴蝶杀害的,这一点我们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没有证据证明的事,只能算得上是猜测。”

        “话虽如此,但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死者并非在相思树下被害而后移尸此处的,对吧?”

        唐凤玲想了想道。

        “的确如此。所以我们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证据!!”

        雪天寒罕见地自信一笑,随即问凌云天,“凌大人,请问这相思树所在的月老庙在何处?又该如何前往?”

        凌云天笑道:“这月老庙就在城北,距离此处也并不是很远,我等不妨一同前往。”

        “哦?凌大人也要过去么?”

        “大人说的是哪里话。卑职身为幽州府尹,既然那相思树很有可能就是死者第一遇害现场,下官又岂能有不去之理?”

        凌云天爽朗大笑。

        闻言,雪天寒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的确如此。凌大人,请!”

        “几位大人请!”

        于是,雪天寒一行人以及凌云天等州衙众人,齐齐向着那城北的月老庙行去。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行人来到了目的地。

        刚到月老庙门口,远远便看到一个庙祝模样的人匆匆走了过来,直接对着凌云天下跪行礼,“草民参见大人。”

        他虽然跪在地上,但雪天寒等人依然能够感受到其言行之中,隐藏着的那深深的恐惧。

        见此,雪天寒五人皆是微微一皱眉。

        他们几人初来乍到,而且身份也不为眼前这庙祝知道,所以这庙祝,所害怕之人,绝对不会是他们其中一人。

        那么余下之人,除却身为幽州府尹的凌云天,应该也不会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看来,这位府尹大人在幽州,并不太受百姓爱戴啊……”

        看着眼前情况,白凡暗自想着。

        不过想想也是,能把自己的儿子纵容成那种模样,想必也不是什么好官。

        “要不要顺便查办一下?”他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凌云天看了看庙祝,轻轻摆手,“免礼。”

        旋即,他又指着那庙祝,介绍,“几位大人,这是月老庙的庙祝吴玉,吴玉,这极为都是都是从京城远道而来的钦差大人,还不快快见过。”

        “啊……草民吴玉,拜见钦差大人!”听罢,吴玉连忙再度跪拜行礼。

        雪天寒微微摆了摆手,“免礼。”

        “谢钦差大人。”吴玉再次一拜,这才从地上站起,看了看跟在众人身后的一种衙役捕快,心头不禁再度一颤。

        “凌大人,您这是……”

        凌云天轻轻摆了摆手,“这个你去尽管放心。你的小庙里没有人犯事,本官来此,只是几位大人有事要来此调查。”

        闻言,庙祝不由看向雪天寒五人。

        众人自然看得出来此人眼中的担心,于是凌妙音笑道:“这位大叔你不必担心,我们也只是慕名此地的相思树已久,故来此看看。”

        听罢,吴玉虽然神色虽然还有几分不相信,但眼中的担心之色,却是少了许多。

        “几位大人想看相思树么?那就让小的领各位前往如何?”

        闻言,众人看向雪天寒。

        凌云天也发现余下的九龙府众人中明显是以雪天寒为首,于是也看向雪天寒,“大人,你看……”

        雪天寒微微点头。

        “如此,那就有劳你了。带路吧!”见状,凌云天便是对吴玉道。

        吴玉点了点头,领着众人进庙,“几位大人,这边请……”

        这月老庙的确如方才韩仵作所言,因为有相思树的存在,使得香火极为鼎盛。仅是从月老庙门口到相思树所在地的短短路程,一行人便不知道撞见了多少互相爱慕的年轻男女,结伴着前往或者离开。

        此庙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几位大人,前面就是相思树了。”吴玉指了指远处一棵极为高大的巨树。

        众人顺着他的指引望去,就见那是一棵开满了花朵的桃花树,满树繁花在这晨风的吹拂中不住在枝头摇曳,送来一阵阵幽幽花香,沁人心脾。

        树下,更有几对年轻男女虔诚许愿,他们的脸上的幸福笑容,更给这满树桃花美景,增添一抹亮丽的风景线。

        雪天寒盯着此树,微微沉吟。

        等树下许愿的那几对男女走后,雪天寒便是对凌云天使了个眼色,凌云天会意,立刻吩咐衙役捕快暂时将此地封锁。

        此举,让吴玉一阵惊心。

        “凌大人,您这是……”

        “你放心。几位大人只是想要详细调查一下这个地方,不会用太多时间的。”说罢,凌云天便不再理会他,而是跟着雪天寒等人一起搜索此处。

        片刻后,凌妙音首先有了发现。

        “你们看,这是什么?”她指着相思树树干上的一道痕迹,问众人。

        武动天第一个走过来看了看那个痕迹,发现那似乎是一道刻痕,便皱了皱眉,有些不确定地道:“这似乎是一处刻痕,不过应该和案子没什么关系才对。”

        “这样啊……”凌妙音微微有些失望。

        而就在这时,雪天寒也有了发现。

        ……

        ……

        幽州以北,三千里处,有一座白羽城。

        城内,有一座明楼。

        此楼,在寻常百姓眼里,或许十分的平常,但在江湖中人看来,此楼的名声,却是丝毫不弱于那些名震江湖的大门大派,甚至,能够与那些高高在上的圣者宗门比肩。

        毕竟,没有哪一个江湖人,没有过和明楼做生意的经历。

        是的,明楼在江湖中,想来向来都是以商人身份自居。

        不过,他们不贩卖神兵利器,也不出售武功秘籍,他们的在江湖中的生意,所交易的货物,只有一种。

        消息!

        无论是江湖中无人知晓的隐秘消息,还是大到名扬江湖的一方豪雄,小到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人的个人详细资料,甚至是那些大门大派不为人知的秘密,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或者付出相应的代价,明楼,便全部都能提供给你。

        这,便是江湖中的明楼。

        而这一日,明楼里,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此人用一件黑斗篷将自己从头到脚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了一双宛如鹰鹫一般的锐利双目。这样的打扮,在明楼其实并不少见,很多不喜欢暴露自己身份的人在进入明楼购买消息的时候,都会选择这样的打扮。因此,一开始,负责守门的明楼守卫也没有太多注意。

        但,此人来到明楼后说了一句话,却顿时让整个明楼守卫以及负责接待的掌柜,大吃一惊!

        “我要发布悬赏!!”来人冷冷说道。

        负责接待他的掌柜听到这话,震惊之余,连忙笑着解释,“这位客人,此地是明楼,我们只做消息交易的……”

        然而,不等他话未说完,来人便又是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

        “阎王三更鼓!!”

        这五个听起来似平凡的字眼,落到那掌柜的耳中,却是再度掀起了惊天霹雳!

        因为,这五个字,在这明楼之中,有着极为特殊的含义。

        至今掌柜的缓缓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目光凝重且冷冽,仔仔细细将来人打量了一遍之后,道:“看来阁下倒是清楚自己究竟进了什么地方啊?”

        “当然。”来人轻笑,“此地不是冥楼么?”

        掌柜脸色一沉。

        冥楼,是江湖中极为神秘的一个杀手组织,该组织内的杀手在江湖中凶名赫赫,但武林中,却罕有人知道,这个杀手组织的真正据点,便是依靠贩卖消息在江湖中出了名的明楼。

        而那一句“阎王三更鼓”,便是请动冥楼杀手出动的暗号。

        “看来你果然清楚。”掌柜冷冷一笑,随即拿出了一道令牌,将房门封闭,问道,“现在可以说说,你,想要悬赏何人了?”

        来人森然一笑,吐出了几个饱含杀意的字眼。

        “江淮盟盟主,叶弘!!”...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408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