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二 香粉

章二十二 香粉

        章二十二香粉

        “会是巧合么?”

        辰御天看着手中的名单,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刘大海竟然也是客乡居缺页账簿的众人之一,此时出乎了他的预料,同时,也让其遭遇如此不幸的原因,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他究竟是由于客乡居发生的那起不为人知的神秘事件而遭到了花蝴蝶的灭口?还是因为有人不想让他说出案发当晚刘敬言的真正行踪而被花蝴蝶杀害?

        照理而言,应该是前者的可能性较大,毕竟,之前的李仁等八人,也是因此而被花蝴蝶杀人灭口的。

        但偏偏,刘大海又是手握刘敬言不在场证明的重要证人。且又是在自己寻找他的这个节骨眼上被花蝴蝶杀死。

        这……自然不能不让人怀疑,花蝴蝶此举,是想阻挠他们继续为刘敬言洗冤。

        可是,这样又说不通,毕竟,白秀秀遇害一案,与花蝴蝶毫无关系。他又为何杀人灭口阻扰办案呢?

        如此说来,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客乡居内那一起不为人知的事件了。

        想到这里,辰御天不由叹了口气。

        此案,从李仁开始,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了一十三人。

        而且他们全部,都是因为客乡居之事而遭花蝴蝶灭口。

        二月初五那一天,客乡居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连累如此多的人惨死?

        而且那花蝴蝶,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杀害这些人?凭其以往的行径,绝不至于做出如此之事,那么他如此行事,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谜团越来越多,但自己手头的线索却是少的可伶,想到此处,辰御天不由再度叹了口气。

        他面色微微一沉,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只一眼,其身子便是蓦然之间轰然一震!

        “这是……”

        只见此刻,几个衙役在公孙的指示下正将尸体搬上担架,但就在众人把尸体抬起来之时,一处地方,引起了辰御天地的注意。

        就见,在尸体的肩膀部位,似乎沾上了白色的粉末。

        公孙也发现了这一点,蹲下身子用指手沾了一点,放到鼻子下微微闻了闻,“这似乎是……香粉。”

        “香粉?”辰御天皱眉。

        “没错,就是香粉。”公孙再次确认了一遍,随即认真点了点头。

        “他的身上,怎会沾上香粉?”

        一旁,霍元极看了看旁边的怡红院,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种地方怎么说也不会缺少香粉吧?”

        “不,不一样的。”辰御天与公孙轻轻摇了摇头,“这种地方虽然不会缺少香粉,可你见过哪个男人从那里出来之后,身上会沾上这种东西?最多,也就是沾上了一身味道罢了。”

        “这倒是。”霍元极点点头。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掉这种情况……”

        辰御天微微沉吟。

        “这附近光是这样的地方就有三四家之多,如果刘大海真的是在这些地方沾到了香粉,想必楼里的老鸨应该会有些印象。”

        “此事,就劳烦霍兄你代为打探了。”

        说罢,他对着辰御天微微抱拳一笑。

        霍元极半是苦涩半是无奈地笑了笑,随即带着两个衙役离开了现场。

        “大人在想什么?”

        看着霍元极渐渐走远,公孙看了一眼辰御天,轻声问道。

        辰御天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尸体,轻轻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

        公孙默然。

        不久,霍元极回来了。

        他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除却跟随他一起的两位衙役之外,还有四名打扮的花里胡俏的半老妇人。

        她们,都是这附近的青楼里的老鸨。

        霍元极怕她们光听到对犯人的描述会没有印象,所以带着她们过来看尸体。这样一来,在见过真人后,所说的供词,才足够可信。

        然而,在看过尸体后,四个人纷纷表示,近几日楼里并未接待过这位客人。

        “你等确定从未见过此人?”辰御天问。

        “千真万确啊,大人!”

        四人异口同声道。

        三人同时皱眉,若一个人说不认识还好,可四个人居然同时说,而且,此处也只有这四处那种地方,如果刘大海没有去过任何一家,那么他失踪的这五天里,又在什么地方?

        还有其衣服上的香粉,又是在何处沾上去的?

        以及他为何,会在此处被杀?

        “等等,我记得……”

        想到此处,辰御天目光猛然一闪,随即仔细检查了一遍现场。

        “没有,怎么会没有呢?”

        他皱起了眉头,公孙与霍元极见状,好奇,“你在找什么?”

        “血迹。”

        “血迹?”二人微微一愣。“花蝴蝶杀人从来都没有过出血的情况啊?”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实在是想不通,一个人,他不管从何处来到何处去,都不应该死在这样一个死胡同里面?”

        闻言,公孙的面色率先一变。

        霍元极则是琢磨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除非……他是被人刻意叫到此处加以杀害,或者……死后被人抛尸于此。”

        辰御天目光一闪。

        霍元极大惊!

        他想起了之前申万等人的死。

        那三人,不就是被一封匿名信集中到一处之后被人杀害的么。难道……此次也是一样?

        可是,花蝴蝶肯定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那么,这些事又是何人所做?

        “难道……花蝴蝶身后,还有人指使?”

        “这个是肯定的。否则以花蝴蝶的在江湖中的作风,是绝对不可能会为难这些小人物的。”

        公孙微微点头。

        “可是,会是何人呢?”霍元极疑惑。

        辰御天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过无论是谁,此人能够让花蝴蝶为其办事,足以说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说到这里,辰御天的语气,无比凝重。

        霍元极沉默。

        公孙则再次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尸体。

        “无论那幕后主使究竟是何人,我们总有一日会找到他。当务之急,是这具尸体。”

        他说。

        辰御天、霍元极同时看他。

        “先生可是有什么发现?”

        “大人认为,这刘大海之死,会是之前所说那两种可能的哪一种呢?”

        公孙不答反问。

        闻言,辰御天淡淡一笑。

        “先生认为呢?”

        公孙也笑了,下一刻,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极为默契地开了口。

        “当然是后者!”

        “哎?”看着二人默契十足的模样,霍元极微微张了张嘴,一脸惊讶。

        “为什么?为什么是后者?”

        公孙道:“我之前仔细检查了一遍尸体,发现死者在死之前体内的阳气的确有很大的亏损,如果不是生病的话,那么可以确认,他在死之前的确……做了很多呃……那种事情。”

        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公孙语速渐慢,明显是斟酌了许久。

        听罢,霍元极惊讶,“这种事情你也能检查出来?”

        公孙无语。

        “这种事对于咱们习武之人应该不是很难吧。你也能办到的,只要用灵觉查探一下就可以啊。”

        霍元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我的确也能做到。可是我却无法将人阳气亏损之现象……想到是做了那种事情呀。”

        公孙再度无语。

        这是在间接地说我思想不对么?

        看到话题明显跑偏,一旁辰御天不得不咳嗽了一下,以此提醒二人。

        “咳咳……”公孙同样咳嗽了两声,继续说,“死者在死前阳气亏损,可以说明,他的确是去了那种地方。可是,此处四家的老鸨却又说从未见过他,说明他并未来过此地的那四家,也就是说,在其失踪的五天之中,并不在这附近。”

        霍元极点头。

        “那么他的尸体为何会出现在这此处呢?我本来在想,也许是他在回家途中遇到了花蝴蝶而后遭到了杀害。但是,当我看到死者的衣物之时,我便否决了这个猜测。”

        说着,公孙指了指尸体。

        霍元极看了看尸体,随即皱起了眉头。

        就见,此刻死者的穿在外边的长衫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的月白里衣。

        这身里衣看起来非常的新,且所用布料更是较为名贵的丝绸。

        “的确。以刘大海更夫的身份以及家境,不太有可能穿的起这么名贵的丝绸衣物。”

        公孙点点头。

        “不错,这一点从其外边的长袍便能看出一二。”

        “可是,如果这件里衣不是他自己的,那么就只能是别人的了。但是他为什么要穿别人的衣服呢?”

        霍元极又问。

        “也许……是因为他的原本的衣服沾上了一些不该沾上去的东西,比如血迹……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这时,辰御天缓缓地开口了。

        “血迹应该是不可能。花蝴蝶所杀之人,几乎都是死于毒杀,致命伤在脖子上,但是由于伤口太过细小,一般不会渗出太多血液。”霍元极沉吟,“既然不是血,那就只能是别的东西。”

        “等等……别的东西……难道是……”

        他的眼睛骤然睁大,看向辰御天。

        只见辰御天淡淡一笑,微微点头,“不错,我想应该就是那个东西。”

        “如果是因为沾上了那些东西而换了里衣的话,那么做这些事情的人,应该不可能是死者本人。因为以他的身份,不太可能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换衣服。而且……”

        “也不太可能换得了如此名贵的衣服……因为这样的衣服,那种地方应该也不会有。”

        辰御天接着他的话继续道。

        公孙也接口道:“而且他本人也不太可能会买这样的衣服穿……所以,只能是凶手给他穿上的了。”

        “可我还是不明白,只是沾上了那种东西,为何花蝴蝶就要替他换一身衣服呢?”霍元极疑惑。

        辰御天猜测道:“或许……他是觉得,如果那些东西和尸体一起出现的话,会暴露一些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信息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可真的是疏忽了。”霍元极看着尸体,笑了。

        辰御天也笑了。

        “是啊……可是如果没有这些疏忽的话,我们又怎能看破这个杀人抛尸的诡计?”

        “说的也是。”公孙点了点头,同样看向了担架上的尸体。

        他们的目光,纷纷汇集在了尸体的一处地方。

        那处沾上了香粉的地方。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85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