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一 巧合?

章二十一 巧合?

        清早,朝阳初升。

        沉寂了一夜的幽州城,逐渐苏醒,但还未等人们彻底从梦乡中挣脱出来,街上,便是猛然间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人们纷纷外出查看,随即便见到在长街之上,赫然,有着两具死尸,躺在路中间。

        幽州州衙很快收到了消息。

        不多时,凌云天带着韩仵作以及大量的捕快来临,将现场封锁。

        而他们刚到现场,就发现了那被留在两具尸体不远处的蝴蝶绣帕。

        “这是……”

        凌云天看着手中的绣帕,微微沉吟,旋即双目精芒猛然一闪!

        他对着身旁的一名捕快道:“你现在立刻去馆驿通知钦差大人,就说花蝴蝶又出手了!”

        捕快点了点头,奉命而去。

        但,此时的他们毫不知晓,就在距离此处约莫两条街的小巷子内,也有一具尸体,遭人发现了。

        ……

        辰御天今天起来的比平常较晚一些。

        昨夜为了调查刘敬言那位一起打更的发小的行踪,他们几乎是跑遍了大半座城的赌坊,可偏偏,还是没有此人的半点消息。这个人,就好似人间蒸发一般。

        三人约莫到了丑时才回到馆驿休息,以至于今日早上辰御天睡醒之时,已经过了辰时。

        悠闲地吃过早饭,正打算和公孙他们一起前往客乡居调查,却突然收到了凌云天托人带来的消息。

        “什么?花蝴蝶他又动手了?”

        听罢捕快的传话,九龙府所有人几乎都是大吃一惊,辰御天沉吟片刻,问道:“你家大人现在应该就在现场吧?”

        “回钦差大人,正是。”

        “既然如此,就要劳烦你带我们过去一趟了。”说着,辰御天站起了身。

        其他人也都纷纷起身,准备出发。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诸位大人随小的前来。”

        在捕快的带领下,除却闭关中玄曦外,九龙府所有人都来到了命案现场。

        此时州衙对现场的初步勘查基本已经结束,凌云天于方镜正在询问几个平民打扮的人。

        九龙府众人没有和他打招呼,径直来到了韩仵作所在的尸体旁。

        “韩先生,别来无恙。”

        “原来是钦差大人。”

        双方寒暄了几句,辰御天直接道:“能否让本府看看死者?”

        “当然可以。”韩仵作微微一笑,随即命令一旁留守的衙役掀开了遮盖尸体的白布。

        而就在白布揭开,看清死者面目的刹那,公孙、白凡、雪天寒三人,顿时如同遭遇晴天霹雳一般,猛然色变!

        “没想到啊,这次的死者……竟然……就是他们……”

        公孙吃惊之余,微微叹了口气。

        辰御天不解,看了看那两具尸体。

        那时两具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尸,一个看起来五十左右,另一个年轻一些,约莫二十五六。

        尸体从头到脚也只有一处伤痕,就是那位于脖子处,微微泛黑的细线一般的伤口。

        这种伤口,李仁和杨阔的尸体上,也有。

        看到这些,辰御天目光一闪。

        死者的死因以及死状都和李仁杨阔类似,看来,此次,也应该是花蝴蝶作案了。

        但是……

        辰御天看着尸体,问公孙,“公孙,你们,是不是认识这两名死者?”

        公孙点了点头,“不瞒大人,这二人,我们的确是认识。他们,就是我们本来打算过去调查的客乡居的掌柜林明。以及跑堂伙计王云。”

        “什么,是他们?”辰御天大吃一惊。

        就在这时,一个衙役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对着凌云天报告道:“报——大人,不好了,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什么?”凌云天以及在场众人听到之后,顿时大吃一惊!

        仅仅一个早上,就发现了三具尸体,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凌云天觉得自己快要晕了。

        “现场在什么地方?”他问。

        “据说是在的附近的小巷子里,李头已经带着兄弟们先过去了。”

        听完衙役报告,凌云天不由自主揉了揉眉心。

        辰御天看出了他的为难之处,便道:“凌大人,你在此处即可,那边,就要我等过去即可。”

        闻言,凌云天目光一闪,却是面有难色道:“这……怎么好意思劳烦钦差大人您呢?”

        辰御天摆了摆手,“没关系,反正陛下要我们出巡,也是为此,凌大人就不必客气了。当然,本府也会留一些人手在此,凌大人若有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对他们开口便是。”

        说罢,也不容凌云天回话,他径直带着公孙、霍元极二人,在那名衙役的引领下,前往的那一处案发现场。

        而林刀、雪天寒、凌妙音、唐凤玲、林韬、武动天几人则被留在了此处的现场。

        此时,林韬站在父亲身后,百无聊懒地四处张望。

        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拥挤的人群。那里,有一道小小的熟悉的身影,正向这边张望着。

        “竟然是她?韩桐?”林韬心中暗喜。

        ……

        辰御天、公孙、霍元极在衙役的引领下,很快便来到了案发现场。

        正如衙役的报告,案发现场恰巧就是紧邻的小巷子里,此刻,此处已经被官府封锁,不容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半步。

        但即便如此,巷子口依然被看热闹而路人们拥挤的水泄不通。

        四人挤着人群进入了现场。

        在与封锁现场的捕头说明过后,三人见到了这一次的死者。

        那是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生的獐头鼠目,尖嘴猴腮。身上穿了一件灰色长衫,看起来已经很旧了的样子。一双不算太大的三角眼大大的睁着,似在死前见过极为可怕的东西一般。

        其身上,也只有一道和李仁他们一模一样的致命伤。

        而且,在其陈尸周围,也有一条绣着血色蝴蝶的白色绣帕!

        显然,这也是花蝴蝶所为。

        公孙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尸体,辰御天则站了起来,问那捕头,“可曾知道死者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回大人,经过我们多方打听,已经可以确定死者名叫刘大海,绰号叫做大嘴刘,是一个更夫。”

        “什么?”闻言,无论是辰御天,还是在一旁验尸的公孙,以及霍元极,皆是无比吃惊!!

        眼前的死者,便是大嘴刘?

        那个和刘敬言一起打更的发小儿?

        他,竟然也被人杀了!

        辰御天眉头微微皱起,摸着下巴沉吟起来。

        此事,很不对劲!

        昨日,他们才说要去查客乡居,结果今日,客乡居内唯一可疑的两个人,便花蝴蝶杀死。

        原本,他们想找大嘴刘详细了解一下案发当晚刘敬言在子时之后以及三更之前那段时间的行踪,结果现在,他,也同样被花蝴蝶杀死。

        此事,不太对!!

        总感觉,这花蝴蝶,似乎在有意阻扰他们继续调查。

        可是,这是为何?

        李仁他们的被杀案暂且不论,白秀秀被害一案,似乎与花蝴蝶毫无关系。

        可他为何,还要杀死大嘴刘,阻扰调查呢?

        “莫非……”

        辰御天目光蓦然间闪过一丝闪电般的精芒,就在这一刻,他的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根据死者身体的僵直情况来看,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六个时辰,也就是昨夜的亥时到今晨的辰时这一段时间内。死因同样是无影散之毒,只不过其中毒身亡不到十二个时辰,故而指尖还没有发黑。”

        公孙初步验尸后,走了过来。

        “而且,从尸体情况来看,他在死亡之前应该喝了大量的酒。”霍元极摸了摸鼻子,笑道。

        “看样子的确如此。”公孙点了点头,“至于其他信息,等我进一步恐怕要等我进一步检验后才能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

        辰御天沉默片刻,方才缓缓开口。

        “不过,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你们昨夜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这个家伙了。”霍元极忽然笑道,“看来这家伙在得到了封口费以后,压根就没有去过赌坊,而是来到了这里寻欢作乐。也难怪你们会找不到了。”

        听到“封口费”三字,辰御天与公孙,几乎是同时,身子一震!

        “你说什么?封口费?”

        “没错!”

        霍元极微微一笑,旋即抬起右手,用左手指了指手中那张纸的某个地方。

        公孙接过其手中的纸,那正是那张在花蝴蝶荷包之中发现的除却死亡名单的另外一张名单。

        二人顺着霍元极指着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在那上面,白纸黑字,赫然写着刘大海的名字。

        原来,刘大海,也是二月初五那一日,身在客乡居之人。

        同样的,他也是那些在众人推理中,接受了封口费原本可以免去死劫之人。

        看到这个,辰御天目中不由生出了一丝怀疑之芒。

        “会是巧合么?”

        他看着手中的名单,再次陷入了沉思。...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